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九十四章無恥,下流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白塔之城,邊境,荊棘騎士團…

  和只顧震驚的吃瓜群眾雁夜,愛麗絲菲爾等人不同,專業人士衛宮切嗣很有職業素養,立刻在腦海中搜索關鍵詞。

  他希望找出凱倫·萊因哈特是何方神圣。

  和別人不一樣,切嗣老爹一開始就不相信無銘是傳說中的初代山中老人。

  他就是一個殺手,能從種種細節判斷無銘根本不擅長暗殺,反而是喜歡正面砍人,只是手段不太講究。

  王哈桑:年輕人,你是不是對暗殺有什么誤解?殺手難道不應該正面砍人嗎?

  衛宮切嗣努力思索著,結果自然是一無所獲,畢竟連雷恩自己都不知道卡蘭騎士世界到底是哪里。

  這世界當然不會有荊棘騎士團的傳說。

  樹林邊,呆毛王同樣思考了一會兒,確定自己沒聽說過什么白塔之城,也不知道凱倫·萊因哈特是誰。

  不過她依然展顏一笑,對方是架空英靈,本就來歷神秘,她不知道也正常。

  Saber嘴角翹起,似乎心情不錯,騎士之間光明正大的對決,她最喜歡了。

  心中略顯興奮,呆毛王碧綠的瞳仁中泛著驚人的神采,她拿起無形的神劍指著他:

  “凱倫,既然我們已經互相通報過姓名了,那么拔劍吧!今晚一決高…一決勝負!”

  看到她本想說一決高下,又下意識咽了回去,雷恩臉上露出一縷無良的笑容。

  這家伙還有點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矮。

  “杜蕾斯,哦(traceon)。”

  雷恩用八級英語輕聲念誦一聲,伸出雙手,魔力迅速蔓延至掌心處。

  右手握住一把赤紅如血、長約2公尺的長槍,左手持一桿長1.4公尺的金色短槍。

  兩把槍上流轉的魔力氣息證明它們都是貨真價實的寶具。

  “這是…”呆毛王目光一凝,盯著那兩把槍。

  “Lancer的寶具,破魔的紅薔薇,和必滅的黃薔薇。”愛麗絲菲爾驚訝的說道。

  切嗣老爹表情微微凝重,雖然已經知道了無銘能復制寶具,但這種能力還是有點可怕。

  因為他復制的寶具并不是徒有其表。

  雷恩嘿嘿一笑,雙手一動,槍刃揮舞出兩道弧光,槍身到槍尖纏上的咒符布條迅速脫落,露出兩把魔槍的真容。

  “騎士王,不用我多介紹了吧,兩把魔槍都是常駐發動型寶具,不需真名詠唱即可發揮效果,這回可要小心了。”

  雷恩用銳利的槍尖指著Saber,這兩把魔槍只是B級寶具,他投影出來后,威力比之原版也只是略差一絲。

  打量著紅薔薇和黃薔薇,呆毛王表情微微凝重,她能感覺到這兩把槍帶來的威脅感和Lancer手中的相差無幾。

  這種投影魔術,真是無賴又可怕。

  “哼,為什么不用刀,你的刀法更好吧?”Saber壓下心中的感慨,質問道。

  她有點不高興了,認為對方在小覷她。旁人也有點疑惑,無銘明顯更擅長用刀。

  為什么?因為槍更好用啊。

  雷恩笑容十分玩味,露出戲謔的眼神,目光如炬,上下打量她的鎧甲和身體。

  “凱倫,你看什么?”呆毛王眉頭一皺,很不適應他那種充滿了惡趣味的目光。

  雷恩臉色突然“嚴肅”起來,猩紅的槍尖流轉著寒光,他拿起紅薔薇指著呆毛王,模仿迪盧木多的語氣對她大喝道:

  “不看什么,你為什么還不褪下鎧甲?你身上的盔甲是由魔力生成的,你要是想用它防御的話,還是趁早放棄吧。

  Saber,在我的大槍面前,你就如同沒穿衣服…咳咳,你就如同赤身果體一般!”

  呆毛王一怔,這話很耳熟,和Lancer在海灣碼頭區差不多。

  但是這些話從無銘嘴里說出來,她總感覺不對勁…特別是迎著他戲謔的目光,玩味的笑容。

  赤身果…沒穿衣…

  下一秒,Saber身體一顫,突然覺得有點慌張,下意識移開了盯著他的視線,雪白的臉蛋上漸漸染上一層紅霞。

  反射弧有點長。

  雷恩難得看到她害羞的樣子,不由得凝神觀賞,他承認,自己剛剛是無意的。

  當然是無意的嘍,和刷子哥一樣,那段話沒別的意思,很正經很嚴肅。

  出于好意,他才提醒她,“破魔的紅薔薇”真的很厲害,她的魔力鎧甲一點用也沒有。

  旁觀的人表情也變得很奇怪,之前可沒人見過騎士王這種模樣,就如同被不良少年調戲了的純情小姑娘一般。

  可惜,沒等雷恩和眾人欣賞多久,

  呆毛王重新抬起了頭,似乎是惱羞成怒了,她板著一張俏臉,翠綠的眸中充斥著怒火,死死地盯著雷恩。

  臉色漲得通紅,分不清是害羞還是憤怒,她氣得直哆嗦,沖著他訓斥道:

  “你這個混蛋…無恥!下流!”

  呆毛王不是金先生,平時很有禮貌,她似乎連臟話都不知道怎么罵。

  令Saber有點錯愕的是,對方聽到她的訓斥后,似乎很生氣。

  雷恩怒火中燒,漆黑的瞳孔瞪著她:

  “無恥?下流?Saber,你什么意思?憑什么這樣憑空污人清白,我說錯什么了?!”

  理直氣壯,毫不心虛。

  “可惡!你剛剛說那些下流的…”呆毛王同樣難掩怒火,可她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雷恩冷哼一聲,一本正經地質問道:

  “怎么下流了?迪盧木多說得,我為什么說不得?”

  和尚摸得,我為什么摸不得?

  呆毛王完全是歧視他,他身為騎士怎么會有什么齷蹉的想法,完全沒有!

  “這…這個…”

  呆毛王一愣,迪盧木多是對她說過相似的話,現在無銘也說,好像沒毛病…

  一時沒理清頭緒,她沉默了片刻。

  “不一樣,他是騎士,不像你這樣可惡…”呆毛王反應過來,更生氣了,怒視著他。

  雷恩撇撇嘴,非常不屑的說道:“怎么不一樣?Saber,我也是騎士!”

  “不,Lancer他不是那個意思,他只是…”Saber腦子有點混亂,急忙解釋著。

  “那個意思是什么意思?我也沒別的意思啊。”

  “不一樣,他是無意的,你是在故意調戲…”

  “不不,迪盧木多也是在故意調戲,只是你沒反應過來!”

  “可惡,他和你不一樣,他…你無恥,下流!”被打亂了節奏,呆毛王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

  “你說的沒錯,迪盧木多他無恥,他下流!竟然給自己大哥戴綠帽子,可憐的老芬恩。

  沒錯,我和他是不一樣,我很有節操的,不貪圖美色,也沒去勾引大嫂。”

  呆毛王:“……”

  啊啊啊啊啊!

  頭上那根呆毛一陣抖動,阿爾托莉雅快要氣瘋了。

  可屢次被打斷了思路,帶歪了節奏,此刻她思路很混亂,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這段對話自然被圍觀的幾人聽到了。

  “哈哈哈…”

  看著場中氣急敗壞的Saber,和強詞奪理的無銘,間桐雁夜終于忍不住笑出了聲。

  憋了很久了,此刻雁夜一只手捂著肚子,一只手扶著樹干,笑得身體直抖。

  “呵呵~”愛麗絲菲爾抿嘴偷笑了幾下,忍不住說道,“無銘,這樣欺負女孩子,可不好哦。”

  久宇舞彌伸手捂住嘴巴,輕輕搖了搖頭。

  切嗣老爹咬住嘴唇,繃著一張面癱臉,他其實也想笑,但他不能,得維持住高冷的魔術師殺手形象。

  “可惡,你這個騎士敗類!接招吧!”Saber終于冷靜了一些,臉上帶著寒霜。

  知道自己被是調戲了,她當然很生氣,此刻也不廢話,拔劍沖向那個混蛋。

  “來吧,正面上我啊。”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