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九十三章邊境騎士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遺憾?遺憾什么?”呆毛王狐疑的看著無銘,他又開始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雷恩小心翼翼地后退幾步,露出燦爛的笑容,上下打量著她,語氣中帶著幾分玩味:

  “我覺得你要是再長大點,一定會成為了不得的大美人,不過現在差了點火候。”

  “差什么?”眉頭一皺,Saber下意識問道。

  不過剛問完她就后悔了,直覺告訴她,她就不該問這個問題。

  雷恩繼續后退,拉開安全距離,表情突然嚴肅,一本正經的說道:

  “現在你雖然也很漂亮,但模樣實在太嫩了,身高是硬傷,胸平,腿短…總之太年輕,實在讓我提不起興趣。”

  胸平?太矮?

  啊啊啊啊啊!

  Saber徹底不說話了,怒火在胸膛中燃燒,漸漸上涌,很快淹沒了她的理智。

  她剛接受了自己的女性身份。

  沒有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外貌,連Saber也不例外,她同樣無法忽視別人對她外表的看法,何況剛剛雷恩就激怒了她。

  拉滿了仇恨。

  下一秒,魔力奔流吹起了呆毛王的金色頭發,回旋的狂風中,一套銀白色的甲胄迅速編織,覆蓋在了衣裙上。

  拔出無形的圣劍,俏臉上殺氣騰騰的。

  她拿劍指著不遠處的無銘,咬牙啟齒的說道:

  “你…太可惡了,今天我一定要教訓你!”

  瘋女人那件事她可沒忘記,如今胸平、腿短…新仇舊恨之下,要是不砍他幾劍,她估計今晚自己都睡不著覺。

  “Saber,這么生氣干嘛?說幾句公道話怎么了?我只是敘述一個事實而已。”雷恩面帶微笑,毫不介意她一副恨不得砍死他的樣子。

  反正也泡不到她,得罪幾下也沒什么。

  怪不得從者們都喜歡欺負她,別的不說,看她炸毛的樣子,還挺有趣的。

  “無銘,我們出去,來戰!”Saber根本不想廢話,迫不及待想砍他。

  雖然他說的好像是事…不,根本沒有那回事,一個騙子,胡說八道。

  總之砍他就對了。

  雷恩收斂笑意,一本正經的說:

  “打一架沒問題,不過比武自然要有點彩頭,你這次要是輸了,之后就得聽我的安排。”

  握著圣劍的Saber一愣,意識到了什么,故意激怒她,就是為了說這個吧。

  不過…她還是很生氣!

  “哼!”呆毛王冷哼一聲,目光冷冷地看著他,“好,不過你輸了,也要竭力幫我說服切嗣,讓我去迎戰Rider!”

  口頭說服不了對方,以武力來決定誰聽誰的,正合她意。

  “一言為定。”雷恩微笑著說道,既然說服不了她,就打服她好了,明天就可能決戰,可沒空和她爭執下去。

  “哼,一言為定!”Saber冷哼一聲,長劍遙指,俏臉上露出一縷自信的笑容。

  雖然那個家伙嘴巴很毒,但她不得不承認,無銘就算不是初代山中老人,也是一位頂級的英靈,十分強大。

  如此強大的對手,令她有點熱血沸騰。

  察覺到她翠綠色眸中的興奮之色,雷恩微微一笑,并不意外,雖然經常吃癟,但她其實真沒害怕過誰。

  呆毛王身經百戰,其實也是個喜歡戰斗的家伙,擊敗強敵同樣會讓她產生榮譽和自豪感,令她興奮起來。

  互相捅刀,在所難免。

  兩位從者要動手干架,自然驚動了城堡中的人。

  切嗣老爹是不想無銘和Saber進行這種內斗的,不僅毫無意義,萬一出了差錯影響了從者的戰斗力或狀態,就得不償失了。

  “切嗣,如果你答應我去挑戰Rider,就不打了。”這是呆毛王的答復。

  被人小覷,他還“污蔑”她,她堅持要和對方干架,證明騎士王的實力。

  “放心吧,她傷不了我,陪她玩玩而已,我會手下留情的。”雷恩的話打消了衛宮切嗣的顧忌。

  切嗣老爹也有別的考慮,今晚酒宴結束后,哈桑已死,征服王和英雄王都回去了,回來襲擊他們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只要無銘和Saber受傷不至于太重,可以及時治療,至于魔力,明天白天也能恢復。

  況且,切嗣老爹也想看看無銘的實力到底如何。

  城堡外的林地旁,朦朧的月光下,雷恩和Saber相距十米,正在對峙。

  地面上坑坑洼洼,有許多裂痕,碎石木屑遍地都是,旁邊只剩零星的幾顆樹木還算完好。

  兩人還沒開打,這是上次迪盧木多來襲時和Saber交戰留下的。

  這些痕跡也在提醒Saber,對手的實力有多可怕,無銘那次擊敗Lancer,她就在樓內觀戰,前后只用了不到八分鐘。

  而且他未曾使用圣劍解放真名,她自問哪怕恢復了實力,也做不到這一點。

  說沒有壓力是不可能的,不過更多的是興奮。

  一旁觀戰的人也不少,切嗣老爹,間桐雁夜,以及愛麗絲菲爾和久宇舞彌都在,Assassin已死,顧忌少了很多。

  “夫人,你沒事吧?”舞彌站在一旁,有點擔憂的看著臉色蒼白的太太。

  愛麗絲菲爾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三名從者已死,她現在很虛弱,不過生命無多,自然想多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不是無聊地躺在床上等死。

  場中,皎潔的月光傾瀉而下。

  Saber神色凝重,精神高度集中,身上雪亮的騎士鎧甲流轉著一層金屬冷光。

  她拿劍指著對面的家伙,用一種非常正式的口吻說道:

  “不列顛之王,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正式向你發出挑戰,對面的騎士,報上名來!”

  無銘說自己曾是一位騎士,故而她用騎士的禮節說道。

  “無銘,他是一位騎士?”愛麗絲菲爾有點驚奇。

  衛宮切嗣臉色略顯詫異,和久宇舞彌下意識看向一旁的間桐雁夜。

  雁夜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根本不知道:“不清楚,我覺得…不太像。”

  他沒發現無銘哪里像一位騎士了。

  眾人持懷疑態度,認為Saber只是客氣一下,但接下來無銘的表現卻令他們一陣錯愕。

  魔力浩蕩而出,一套銀白色騎士甲胄套在了雷恩身上,造型華美而輕靈,上面銘刻著一些特殊的花紋。

  肩甲有兩把精美十字劍交叉著,腕部繡著藤蔓枝條,胸甲上是一座雄偉的高塔,點綴著玫瑰花瓣…但最顯眼的是一頂荊棘王冠,就銘刻在高塔上空,上面的尖刺栩栩如生。

  這一幕令對面的呆毛王露出驚訝之色。

  上次兩人對戰時,無銘編織的那套騎士甲胄,和她身上的造型雷同,明顯是在調侃她,但這次完全不一樣…

  設計得體,外形美觀,構造不失實用,上面的花紋同樣精美而恰到好處。

  雷恩穿著最初的騎士鎧甲,心中多少有點感傷。

  吶喊和咆哮,鮮血與殘陽,長劍斷折,甲胄破碎,肋骨斷裂,手臂被撕碎…拼盡了一切,最終依然一無所有。

  不過雷恩臉色依然非常平靜,他做了一個非常標準的騎士禮節,目光澄澈的看著Saber,用清朗的嗓音說道:

  “白塔之城,邊境,荊棘騎士團,中隊長──凱倫·萊因哈特,接受你的挑戰!”

  這──

  本不抱期望,沒想到他真說了,不似作假,呆毛王立刻傻眼,難掩吃驚之色。

  這個騙子,曾經居然真的是一位騎士。

  眾人皆驚,不僅愛麗絲菲爾和間桐雁夜他們一臉震驚,切嗣老爹也露出明顯的驚訝之色,這太令人意外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