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零一章真實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目送著鎧之巨人消失在地平線上,墻上眾人都是一陣難言的沉默。

  韓吉最先反應過來:“墻壁應該沒有被破壞,如果巨人都是村民變的,現在應該清理…”

  清理的差不多了,但仍然可能有漏網之魚,比如薩莎遇到的那頭。

  不過考慮到康尼的感受,她沒有再說下去,但意思大家清楚了,韓吉讓眾人沿著城墻先去托洛斯特區和艾爾文、兵長他們會和,事情還沒完全結束。

  羅塞之墻內出現了巨人,現在境內的大部分民眾都在希娜之墻內避難,很多人擠在地下街,也就是利威爾出身的地方,那里本來就混亂的治安變得更差了。

  墻內普通民眾比較順從,要求不多,但如果都活不下去,天知道他們會干出什么事,憲兵團的人正在維持治安,而群眾已經有點坐立不安了。

  他們害怕4年前瑪利亞之墻奪回戰那種事會再發生。

  因為糧食儲備同樣有限,等到物資耗光,再讓民眾滯留在希娜之墻境內很可能引起嘩變,所以眼下調查兵團和駐扎兵團的主要任務就是盡快巡查羅塞之墻一遍,確保沒有漏網的無垢巨人。

  一行人在墻壁上行軍,清風拂面,韓吉試探著問了一句:“雷恩,你似乎有種特別的力量。

  能讓你砍傷鎧之巨人,勉強抗住超巨體表散發的熱蒸汽。”

  “是有,不過比不得巨人之力強大,好奇的話,過幾天我可以展示一下。”雷恩沒有隱瞞,事實上也不只韓吉一個人察覺了。

  艾倫一愣,有點好奇,三笠若有所思,阿明則早有發覺,他一直沒問而已。

  “我的確挺好奇的,對了,艾爾文打算和你談談。”韓吉饒有興趣的說。

  “正好,我也有些事打算和團長說。”雷恩表情平靜,他來到這個世界,行為一直很“保守”。

  他也不是對這個世界完全一無所知,之前因為各種顧慮,或者害怕把事情搞砸,畏首畏尾的,幾乎一事無成。

  “分隊長!”

  莫布里特似乎有事喊了韓吉一句,她跑了過去,過了一會兒,女神和尤彌爾來到雷恩身邊。

  “雷恩,現在的你和以前差別很大。”赫里斯塔有點緬懷,她回想起了大家都是訓練兵時期的日子,一轉眼已是物是人非,有人安眠,有人分別,有人反目成仇…

  時間其實不過才過去了一個多月而已,但大家已經回不到從前了,雷恩悠悠一嘆:“我這種樣子,你是不是很失望,我一點也不溫柔,也不堅強,我不過是個自以為是的家伙罷了。”

  赫里斯塔臉上很平靜:“如果我是個壞女孩,你會覺得失望嗎?”

  “不會,赫里斯塔,一直活在別人的評價里很累的,你是沒法讓所有人都滿意的。”雷恩露出個復雜的笑容:“過了三年的平靜安逸的日子,我變得軟弱了,還真以為是個正常人了!

  現在我才記起,我曾經是個殘忍的劊子手,只是我一直不愿想起那些事而已。”

  有些痛太深太深,時間也無法撫平,能若無其事的維持著笑容,不是堅強,不過是習慣了。

  “我不知道你曾經是個什么人,不過每個人都有不愿回想的事。

  而現在,我需要直面自己的身份了。”赫里斯塔想起了不久前韓吉告訴她的話。

  她沒有退縮,露出個笑容:“雷恩,請記住我真正的名字,我是希斯特利亞·雷斯,一個差勁的壞女孩!”

  雷恩輕笑一聲:“我是不是應該說句,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赫里斯塔,現在應該是希斯特利亞,她一臉茫然,雖然知道對方在開玩笑,但她理解不了這個梗,接觸久了,她也明白對方時不時會說出一些奇怪難懂的話。

  雷恩見狀恢復正經:“希斯特利亞,我記住了,希望你能用這個名字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喂,說兩句就行了,這個,給你!”一旁的尤彌爾一臉不耐煩的把一個金屬罐塞到雷恩手里。

  “這是什么?給我干嘛?”雷恩一頭霧水。

  尤彌爾漫不經心的說:“鯡魚罐頭,上面寫著‘鯡魚’二字。”

  目光一凝,雷恩注視著上面完全看不懂的字符,確定這不是墻內的文字:“這好像是一種陌生的文字吧,你認識?”

  他轉頭直勾勾的盯著她,尤彌爾若無其事的說:“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不認識,是萊納告訴我的,他認識這種文字。”

  “對了,城堡中有一瓶酒上的文字我也完全看不懂。”希斯特利亞補充了一句。

  雷恩深深的看了尤彌爾一眼,凝視著手上的鯡魚罐頭沒開口,毫無疑問,這是個非常重要的情報,特別是在當下這個微妙的時期。

  阿尼在結晶中沉睡,萊納和胡佛身份被識破了,鎧之巨人和超巨暫時已經離開,外敵既去,接下來該干嘛?

  夕陽西下,晚霞染紅了半邊天,黃昏的余輝映照在河流中,裊裊炊煙升起,甕城中的民眾并沒有撤離,托洛斯特區到了。

  韓吉分隊一行人乘坐升降機下了城墻,城中街道上十分冷清,只有寥寥幾個行色匆匆的路人,他們臉上都難掩驚慌和迷茫。

  目睹了這一切的艾倫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想起了當年乘船逃離故鄉時的畫面和艾路米哈區內那些流離失所的民眾。

  一切仿佛是場輪回,他很失落,握緊拳頭:“我以為自己能改變這一切,結果依然是老樣子!我什么也沒能做到!”

  “通往自由的道路是曲折的,我們還需要加倍努力才行,現在可不是泄氣的時候。”雷恩淡淡的說了一句。

  艾倫用手揪著自己的頭發:“我沒有灰心,只是覺自己很無能!這一次,我又差點被抓住了!”

  他盯著雷恩的手臂:“為了救我,連累你受傷了,上次利威爾兵長也是這樣。我總是辜負著大家的期望!”

  “艾倫,你這次表現得很不錯了。”雷恩審視著他:“別把所有的事都往自己身上攬,你還沒那么偉大。”

  “哈?”艾倫微微一愣,疑惑不解。

  雷恩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還真以為自己是救世主了?誰規定你必須勝利了,誰說你的使命是拯救人類了,其他人難道都死光了嗎?

  你沒必要多想,你只是艾倫·耶格爾,一個15歲的少年而已。把所有希望和重擔放到一個人身上是錯的,對那人來說也不公平。”

  艾倫露出個稍顯苦澀的笑容:“是的,我并不特別,謝謝你的提醒。

  也許是我突然擁有了巨人之力吧,雖然嘴上否認,但我之前內心中還真以為自己是救世主了。

  我其實有種很混賬的想法,那些為我犧牲的人死得其所,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我錯得離譜,你說得對,誰的命不是命呢!

  你好像也有種特別的力量,你曾經這么想過嗎?”

  “自然,還比你清醒的更晚。”雷恩淡然一笑,相似的想法他曾經也有,認為自己是天命之子,逢兇化吉,遇難成祥,遲早逆天,現在嘛,不提也罷。

  不出意外,凱倫如今墳頭的草都幾米高了,這就是現實!

  羅塞之墻內出現巨人的消息也傳到了這里,民眾自然惶恐不安,要知道,托洛斯特區奪回戰才過去不到兩個月。

  無論什么地方什么時代,戰爭中受罪的都有底層的普通民眾,經過奪回戰后,整個甕城經濟衰退,失業率驟增,很多有點資本的人都外羅塞之墻內遷,一片蕭條慘淡的景象。

  但命運無常,讓人哭笑不得,誰能想到,現在倒霉的換成了羅塞之墻內的居民了,反倒是甕城中的人不用被趕到地下街去。

  “大家不用擔心,調查兵團已經成功將敵人驅逐了,我們安全了!”一名駐扎兵在有些冷清的集市中高喊道。

  “太好了,不用擔驚受怕了。”一名菜農喜極而泣,最近的日子真的太艱難了,養家糊口都操碎了心,實在沒空理會巨人了。

  “可不是,終于有個好消息了,生意難做啊。”旁邊的水果攤上一位中年大叔松了口氣,真的經不起折騰了。

  民眾們歡呼了起來,消息傳得很快,不少人從屋子里跑了出來,奔走相告,氣氛喧鬧起來,多了幾分人氣。

  昨天下午巨人出現在羅塞之墻內的消息傳來后,托洛斯特區幾乎成了一座孤城。

  基層就是一根弦,如果繃得太緊,未必不會斷掉。

  到了調查兵團臨時駐地,眾人休整了一下,天色漸晚,韓吉領著雷恩去見艾爾文。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