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八十七章 反應

更新時間:2022-06-11  作者:天子
當天下午。

袁宗皋去過州衙,回來后單獨請見朱祐杬,連張佐都沒叫。

書房里,袁宗皋詳細把自己在州衙聽到的情況,如實告知朱祐杬。

朱祐杬聽完后面色凝重。

“……袁長史,湖廣地界盜匪一直都有,為何此番卻說那盜匪是沖著我興王府來的?前來州城刺探消息的細作的供述,可信嗎?”

原來巡檢司抓獲幾個進城刺探消息的細作,從中竟有盜匪頭目,嚴加拷問下得知,說是流寇即將進擊安陸州,目標竟然是興王府在城外的王莊。

朱祐杬當然覺得這消息太過扯淡。

再怎么說,興王府也是皇室宗親,手下有王府儀衛司這一正規武裝力量,你一群賊匪就敢找王府的麻煩?

活膩歪了吧!

袁宗皋嘆道:“在下之前也不相信,但見到鄺知州本人,看過案牘后才得知,賊匪乃是自江西流竄而來,明顯跟南昌府的……寧藩,過從甚密。”

“嘶。”

朱祐杬吸了口涼氣。

一般的毛賊,別說針對興王府,就算面對普通縣衙都要撒丫子逃命。

但這次情報顯示威脅安陸州安危的賊匪,背后竟有寧王支持,膽氣自然絕非一般小毛賊可比。

“興王,在下說句不中聽的,伯虎人在興王府,雖然從未對外宣揚過,但他居安陸一年有余,之前還曾回鄉省親,難免不會被寧藩盯上……寧藩不敢明著與我興王府作對,但若以陰謀詭詐手段生事……”

袁宗皋說出個很現實的問題。

興王府不在江西地界,跟寧王風馬牛不相及,照理應該相安無事。

可問題是,興王府跟寧王府卻因唐寅而產生過節。

唐寅從南昌城裝瘋遁走,很可能知道寧王謀反的一些內幕,這廂卻被興王府收留,在寧王看來,你丫分明是不給我面子。

明面上我不能把你興王府怎么著,但指揮一些跑腿的賊匪,流竄至安陸州鬧事,順帶劫掠一下王莊,讓你興王府不得安寧之余,順帶打擊一下你的經濟命脈……這對寧王府來說不難。

朱祐杬皺眉道:“袁長史,你之前曾做過分析,唐教習可能知曉寧王府謀逆內情,你看這件事……是否有必要向朝廷檢舉?寧王府敢以盜匪生事,若此時再行容忍,會否太過怯懦?”

以往興王府不想理會寧王府在江西干嘛,但現在人家都欺負到自己頭上來了,若還是一味回避,豈不是太過示弱?

世人又會如何看待興王府?

袁宗皋卻搖頭:“袁某曾于江西任差一年,體會頗深,那寧王善于收買和蠱惑人心,朝中更是廣結奸佞,即便江西監察御史和各級衙門,已多番跟朝廷檢舉寧王不法之事,都被其巧言令色遮掩。

“本身我興王府便與朝中關系不睦,若被那幫奸佞反誣,說我王府無事生非,有不臣之心的話……”

朱祐杬眉頭緊鎖。

即便袁宗皋不說下去,朱祐杬也意識到,這位老成持重的王府長史,一向主張就是與朝中人員隔絕往來,明哲保身,蓄勢待發。

以往低調也就算了,問題是現在寧王府已快要騎到自家頭上拉屎拉尿來了,難道還要往后退卻?

袁宗皋道:“興王,以老朽所見,眼下得趕緊組織人手完成春耕,各處村寨加強守衛,一旦賊寇襲來,及時應對……另外,城外王莊里那些老弱婦孺,應早一步遷至城中安頓。”

朱祐杬搖頭:“城里屋舍有限,哪兒有那么多地方安置?”

袁宗皋笑道:“不是有朱浩嗎?”

“嗯!?”

朱祐杬從未想過,這種事居然能跟朱浩扯上關系。

袁宗皋一改之前凝重面色,微笑著說道:“黃藩臺內弟蘇熙貴蘇當家,在本地有一些產業,此事可以向其求助,若黃藩臺關心安陸盜亂,體諒興王府難出,無須正式出兵,只要稍微調動兵馬,造勢一番,賊寇必不敢猖狂。

“再者,朱浩與他母親經營塌房生意,家產頗豐,在本地或有閑置屋舍可借與興王府一用。”

顯然袁宗皋不清楚朱娘母子底細,還以為生意做得很大,手下產業也多。

卻不知朱娘怕被朱家人惦記,就算置辦田產也都在城外,至于宅子就只有那一套老宅,其他則是朱浩暗地里購置的房產,從未對外公開過,要安置下王莊遷居城內的老弱婦孺,明顯沒那實力。

朱祐杬卻欣然點頭:“那此事就交由袁長史處置。”

之前王府長史司因為張景明和袁宗皋兩個老大不在,被承奉司壓了一頭,袁宗皋回來后跟張佐的內斗中又以失敗告終,使得近來長史司頹勢盡顯。

這次通過盜亂之事,袁宗皋決心拿回權柄。

張佐只擁有王府倉儲、大賬的控制權,而城外鬧匪寇,需要跟官府溝通,人家袁宗皋進士出身,去年又做了一年江西按察使,官場人脈極為豐富,跟地方上交涉再方便不過。

至于調集人力物力防盜,自然也是袁宗皋這樣睿智的老長史負責比較好,你張佐再怎么說也只是奴婢,在世人心目中,一旦發生大事只能由讀書人來做主。

家奴就負責家奴的事情,王府雖然知道你忠心,但整體兵馬以及錢糧調度,家奴先靠邊站,聽令行事就好。

張佐得知此事后,第一反應就是去找唐寅商議。

他張佐替代不了袁宗皋在王府的地位,但若是加上唐寅的話,就有板板手腕的機會,等到了東院,卻被告知當天唐寅、范以寬、陸松和蔣輪都不在,居然約好一起出王府喝酒去了,可能要很晚才回來。

張佐很著急,卻又無可奈何。

再怎么說人家唐寅是為興王效命,幫你張佐出謀劃策,那是看得起你,但人家沒有義務每件事要聽你的調度,再說了給唐寅開工錢的人也不是你……

張佐忽然意識到,拉攏唐寅已然是當前刻不容緩的頭等大事。

此時的朱浩,回家跟母親見過面,并到父親靈位前祭拜,告知自己考中縣案首的好消息,便換了身衣服,出城辦事去了。

上午馬掌柜來過家中,說是有生意上的事情商量,朱浩揣測跟歐陽家的鏡子生意有關。

其實這兩天朱浩也隱約得知江西盜匪流竄至湖廣地界,勾連本地盜寇劫掠江北府縣,如今已經攻破一些地主豪紳修筑的村寨,燒殺劫掠無惡不作。

江西盜患早就存在。

前后兩任贛南巡撫,都沒有平息盜亂,這不知兵的王守仁就被朝廷啟用,全力對付賊寇,但暫時看不到有什么立竿見影的效果。

以歷史所載,江西正德十年左右盜寇猖獗,主要原因就在于官賊勾結,一旦官府有清剿計劃,第一時間便被人傳遞給盜寇知曉。盜寇會化整為零,藏匿到深山老林中,等官府偃旗息鼓后再出來劫掠。

朝廷統治力比較強的地區,比如南昌府和武昌府周邊,盜匪根本不敢去招惹,但在防御相對空虛的區域,比如說安陸州下轄兩縣……

盜寇來了,官府基本都是緊閉城門不出,各村結寨自保,等著盜匪來攻,盜匪搶掠一番發現沒多少油水,自然會轉戰下一個地區,一直到官府組織兵馬清剿,然后又跑到深山老林躲避。

循環往復。

朱浩帶人到了漢江邊,發現渡口有巡檢司兵馬巡邏。

漢水碼頭商賈云集,貿易發達,從江南以及巴蜀來的貨物從這里下船,運往臨近州府,乃本州最繁華之所,雖然渡口沒有修建城墻,但也構筑了一些堡壘,輔以三米高的木柵欄,若是盜匪逼近,在進駐兵馬的情況下,可以支撐一段時間。

賊匪打家劫舍屢屢得逞,主要在于其機動靈活,靠行軍速度跟官府打游擊,所以基本都是輕裝簡出,嚴重缺乏攻城器械,攻堅能力極差,所以就算是渡口這種地方,小股匪寇來了也沒法攻下來。

“小東家。”

馬掌柜見到朱浩后拱手行禮。

朱浩笑問:“找我那么急,可是歐陽家那邊有消息了?”

馬掌柜嘆道:“等得人心焦……聽了小東家的話后,我派人連夜乘快船東去,在南直隸安慶府追上貨船,收買了歐陽家一個管事,讓其開箱查看鏡子情況,這才把事揭開……昨夜歐陽當家來過邸店,問詢相關事宜,當時吞吞吐吐,極力遮掩。

“今日一早她又來了,態度轉而變得激動,要我們給她個公道,不然就鬧到官府。我去你家沒找到人,回來時她又指著我鼻子罵了許久,這才氣沖沖回城……要不小東家前往客棧與其會上一面?”

馬掌柜乃是本分商人,但在朱浩耳濡目染下,已具備奸商的潛質,提到歐陽家那個女當家的反應時,臉上滿是幸災樂禍的表情。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