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八十八章 說一不二

更新時間:2022-06-11  作者:天子
朱浩跟馬掌柜進城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家中已擺下朱浩考中縣案首的慶功宴,這時候本應闔家團聚,但朱浩看重“事業”,只能暫時把家人放到一邊。

到客棧見到歐陽女。

此時歐陽女和她身邊婆子,全都精神萎靡,面如死灰。

如果說跟朱浩做生意前,她還有跑路這個選項,現在連跑路的資格都沒有了……跑路需要銀子傍身,身無分文,一個女人到哪兒都是個死。

“閣下,不需要問責,如果你非要說是我們故意坑害,事前動了手腳,讓你們的鏡子在路上損壞,請拿出證據來。”

朱浩上來就先下手為強,把話挑明。

歐陽女怒目圓瞪:“你……”

“如果沒有證據,單純只是因為我們的鏡子質量不好,對不起,因為鏡子這東西本來就是易碎品,貨物出手概不退換,所以我只是禮節性過來慰問一下,對于你們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恕愛莫能助。請節哀。”

說著朱浩躬身行禮,好像為歐陽家徹底破產而哀悼。

歐陽女身邊的婆子仍舊表現得很強勢:“你們就不怕鬧到官府?”

馬掌柜面色陰沉:“要報官,隨時請便,做生意講究誠信,交易當日我們早就說明這批貨要小心運送,還提議你們買保險,這樣運到目的地若出現損毀情況,我們包賠,可你們沒同意……若是我們心里有鬼,怎么會做出如此承諾?

“我看運送隊伍一定有內鬼,暗中動手腳破壞了貨物,現在真出了事,硬要把屎盆子往我們頭上扣,你覺得可能嗎……我說得對不對,小東家?”

說完馬掌柜望向朱浩。

“嗯。”

朱浩點頭首肯。

歐陽女閉上眼,心如死灰。

眼下好像除了一死了之,就剩下最后一條路,那便是順從之前奸人給她規劃好的路線,進成國公府當老頭子朱輔的小妾。

朱浩道:“作為曾經的生意伙伴,我給你個選項,賣身償債……”

“胡說八道!”

婆子聞言立即發飆。

朱浩指了指那婆子:“這位是歐陽家簽了賣身契的吧?”

“是又怎樣?”

婆子一副要為主人效死命的模樣,咬牙切齒,差點兒就要沖過來跟朱浩拼命,“敢欺辱我們小姐,老身就算拼著這條老命不要,也要你們付出代價。”

馬掌柜道:“稍安勿躁,拼命什么的大可不必,強龍不壓地頭蛇,我們的人手比你們多多了,喊一聲沖進來一兩百人沒有任何問題……買賣不成仁義在,你這樣鬧騰就沒意思了。”

歐陽女一擺手:“讓他說下去。”

朱浩笑道:“還是歐陽當家識時務……其實在跟你做生意前,我已打聽過你的情況,你手下那個穆掌柜,好像跟成國公府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卷錢跑路好像是要逼迫你就范……當前你有三個選擇,首先便是跑路,這條路換作半個月前還能選,但現在……”

歐陽女不說話,雙腮崩得緊緊的。

“第二條,你這個東家進成國公府當小妾。以我所料,成國公府定然不會承擔歐陽家之前欠下的巨額債務,你重振家業的希望就將此破滅,閣下只是為自己保留了一條退路,你身邊這些……簽了賣身契的,還有你們歐陽家的產業,會迅速被債主瓜分殆盡,連你自己,只是因為有成國公府庇護才不至于被抄沒發賣罷了。”

歐陽女黑著臉喝問:“你憑什么認為,我們歐陽家已山窮水盡?”

朱浩搖搖頭:“如果連合作伙伴的真實情況都不知曉,我還出來做什么生意?要是你們歐陽家有出路,何至于連最后的憑靠,幾條船都抵押給我?”

被朱浩戳中心思,歐陽女神色沮喪,一語不發。

“我直說了吧,我要的是歐陽家的生意渠道,只要你賣身過來,我可以把我的貨物交給你們銷售,你為我打工,我給你分成,以我制造出的商品的受歡迎程度,相信用不了幾年,甚至只要一兩年時間,你就可以順利把家產贖回,重新樹立歐陽家在江南商場的地位。”

朱浩把自己的要求以及畫出的大餅和盤托出。

婆子咬牙道:“癡心妄想!小姐,不要因為我們這些奴婢,害了您前程,您現在隨時可以走……”

“哎哎哎。”

馬掌柜沒好氣提醒,“當著債主的面,公然談論不償還債務跑路,怕是不合適吧?”

婆子這才意識到失言,呆立當場。

怎么說眼前的朱浩都是債主。

名義上歐陽女是用船只抵押拆借銀子,可朱浩完全可以把船賣了后說不夠還債,然后逼歐陽家繼續償還債務。

所以某種程度而言,抵押是抵押,還債是還債,互不影響。

朱浩豎起手,喝止馬掌柜:“老馬,做人還是留一線為好,怎么說也曾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人家要跑路,就讓她跑,是不是路費不夠?這樣吧,回頭從賬上支取十兩銀子,送到歐陽當家手上,人家要放棄重振家業的機會,甘心棄債跑路,那能攔得住?

“今日別過,風餐露宿,人身安全沒有任何保證,她一介女流能往哪兒跑?看來只能往蜀地……十兩銀子就當是資助歐陽當家,至于債務,四條貨船是本金,那條客船當作利息……就此一筆勾銷。”

說完,朱浩起身就要走。

該說的話說完了,莫非還要留下來跟歐陽家這群草包吃飯,商量一下后續怎么合作不成?

不好意思,我只接受投誠歸順!

若你不愿意多說無益,這個渠道我爭取不來,還有別的渠道可以爭取,難道天下間有生意渠道只有歐陽家?

再說了,歐陽家已經爛到這地步,是個人就能坑上一把,其渠道能好到哪兒去?如果歐陽家上下一心,共克時艱,何至于被手下一個背叛的掌柜坑到家破人亡?

朱浩整理了一下衣衫,邁步出門。

馬掌柜也不啰嗦,屁顛屁顛跟上。

拿十兩銀子出來,彰顯了東家的仁義,坑了別人還落下個好名聲,自己沒啥損失,何樂而不為呢?

再者馬掌柜也不希望朱浩生產的東西完全脫離蘇熙貴的銷售渠道,惹來前東家不快,他巴不得兩方談崩。

朱浩行將出門,歐陽女突然道:“等等。”

朱浩回頭皺眉打量對方,歐陽女眼神中充滿期冀。

“小姐……”

婆子還想說什么。

歐陽女問道:“你說的……賣身償債,是怎么回事?”

朱浩道:“說是賣身償債,其實不過就是給我打工……償債是不可能讓你償債的,最多是你賣身給我,我這邊有個主人的名分,如此你就不可能再賣身給別人,這般操作下來我能保住你,不至于被其他債主押走……”

“你……”

歐陽女聽了此番說辭,氣得差點兒吐血。

朱浩卻顯得理所應當的樣子:“而且你賣身的錢,就是那十兩銀子,你可以把它交給你手下這些人,讓他們回家,各安天命。別意外,我就是空手套白狼……”

對面主仆二人,就跟聽天書一樣,全都傻了。

讓人免費賣身,白給你打工,還如此理直氣壯?

“但是呢,我給了你重振家業的希望,因為我會用你們歐陽家的渠道幫我賣貨,一次可以分你利潤的一成……你可別小看這一成,如果我賺到一萬兩銀子的話,你就能賺一千兩,歐陽家的債務我計算過,不算贖回宅子,外債大概白銀八百兩到一千兩……若是加上田宅,可能需要兩千兩以上……我沒估算錯吧?”

主仆對視一眼。

自家債務對方一清二楚,還說這不是有預謀坑騙我們銀子?

朱浩道:“賣身,換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你不用擔心我會把你轉賣什么的,這點信譽我還是有的……我家里的情況呢,馬掌柜最清楚不過,孤兒寡母,我一個沒長開的孩子對你也不會有什么不軌企圖,而且由始至終我看中的只是你們歐陽家的渠道罷了。

“如果過個五年,你仍舊沒賺取足以贖回家業的銀子,那時我會給你一筆安身立命的錢,到時候你拿這筆錢跑路的話,也不至于餓死鄉野……不知你意下如何?”

不但歐陽家這對主仆,連馬掌柜都聽明白了。

朱浩的意思是說,你未來五年給我免費打工,我只給你分成,不給你開工錢,因為簽訂了賣身契,所以你的債主拿你沒辦法,最多是把你家的產業變賣,五年后如果你賺到足夠多的銀子就能贖回家產,要是賺不到,手里也有個成百上千兩銀子,那時再跑路,就不至于像現在這般窘迫。

連馬掌柜都難免在想,這償債的規劃,真的很不錯啊。

就是你讓人家免費賣身給你,人家能答應嗎?

堂堂大戶人家千金,賣身給你當奴婢,說是不會把人家怎樣,可真要簽了賣身契后你就是要怎樣,人家還能把你怎么著?

“十兩銀子,買個重振家業的機會,你干不干?”

朱浩一臉和善的笑容,只是這笑容在對方看來卻有些陰森可怕。

歐陽女神色變了幾變,最后道:“明日一早,我再給你答復。”

盡管她沒答應,但顯然心動了。

除了賣身這條不可接受外,其余的好像都還可以。

“好,那時就算你還要跑路,十兩銀子照樣奉上,但那時我們互相間可就沒什么關系了。你離開安陸,就算遇到再大的麻煩,也別想回來找我們,我們不會承認認識你。馬掌柜,你做個見證,沒問題吧?”

朱浩笑著看向馬掌柜。

馬掌柜鄭重點頭:“沒問題,全都聽小東家的,小東家說怎樣就怎樣吧。”18024/10552098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