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五十章 我的地盤

更新時間:2022-06-02  作者:天子
劉管家的意見比較中肯,考慮很全面。

朱嘉氏沒有正面回答是否同意。

她繼續翻看賬目,越看越生氣,再次“啪”的一聲把賬冊摔到桌面上。

朱萬泉勸說:“娘,生意不好,府中上下節衣縮食便是,勿要大動肝火傷了身體!”

朱嘉氏道:“看看這都干了些什么!琉璃生意,最初時不也賺了幾十兩銀子?怎到年底,這生意又變成虧損了?”

朱萬簡把頭一甩,這次他可不準備吱聲,因為琉璃工坊本就沒交到他手上。

劉管家道:“最初是有客商圖新鮮,買了咱的琉璃器皿回去賣,每個凈賺一二十文的樣子,可到后面……少有人問津,到臘月前,工坊內存貨太多,工匠相繼被遣散,年前應該沒法再開工了。”

琉璃器皿……

想到這個,朱嘉氏心口便在滴血。

為了拿到琉璃工坊,好不容易對三房手下留情了一次,現在看來這生意就是個爛攤子。

“那調查鏡子來源,可有著落?”朱嘉氏追問。

劉管家道:“或真與三夫人有關,但現在找不到任何證據。先前有傳言,王府從民間采辦了一種可以看清遠處物體的東西,也跟琉璃鏡片有關,送到朝廷做了貢品,但后續如何尚不知曉……安陸地界可能真的隱藏有高人。”

“呵呵。”

朱萬簡看到劉管家也被老太太追問到面紅耳赤,窘迫不堪,不由笑出聲來。

朱嘉氏惡狠狠瞪了朱萬簡一眼:“你這孽子,限你年前,把庫房內琉璃器皿悉數賣出去!”

“啊?娘,現在根本就沒人采買,那么多瓶瓶罐罐要賣出去,談何容易?況且,年前……也沒剩幾天了,怎么個賣法?”

朱萬簡叫苦不迭。

劉管家望著朱萬簡,試著分析:“二老爺,老夫人的意思,大概是想讓您借機去探探那突然冒出來經營塌房的大坐商的底……咱家的琉璃器皿旁處真的沒有,屬于稀罕物,不如嘗試賣給他們,只要稍微有得賺就行,借機弄清楚他們的路數。”

朱嘉氏點頭贊許:“還是劉管家看得明白,這樣,你跟老二一起去碼頭,遇事隨機應變,年前家里一定要有一些進項,如今乃多事之秋,朱家的錢都必須用到刀刃上,再也經不起折騰了!”

朱萬簡被老太太勒令前去漢水碼頭找塌房老板商談賣琉璃器皿之事。

當然他們不知道這大坐商就是朱娘母子,不然絕對不會去觸霉頭,朱浩輕易也不會讓朱家人知道真相。

“老劉,先前你在老太太面前故意針對我,算幾個意思?”

朱萬簡出門后,沒等上馬車就朝劉管家發難,一雙厲目仿佛要擇人而噬。

劉管家本來打算自己親自趕車,載著朱萬簡一起到渡頭,如此可以省去不少麻煩。

但看到二老爺咄咄逼人的模樣,只能讓下人再去準備一輛馬車,然后努力為自己辯解:“老夫人查賬,提前沒人知曉,銀子去處自然得有個說法,總不能讓那些手下承擔責任吧?這樣誰會替咱朱家賣命?

“如今事情已經發生了,咱們只能努力找補,既然老夫人說年前要有進項,就算琉璃器皿賣不出去,也可以賣點別的……能應付過去便可,老夫人并非不講理之人。”

“哼!”

朱萬簡輕哼一聲,惡狠惡地瞪了劉管家一眼,這才施施然登上馬車。

他在意的不是能否在年前為朱家賺到錢,而是自己在其中是否有油水可撈。

此時長壽縣城外碼頭。

朱浩在馬掌柜陪同下到了自家經營的錢鋪子門前,今日馬掌柜特地請朱浩出城,說是一位南京來的女商賈即將抵達,其背景極其雄厚,更是前東主蘇熙貴特意介紹過來的,點名要見塌房東家。

“蘇東主跟這家商賈關系很好嗎?到底什么來頭?”

站在渡口,朱浩看了看遠處江面上來往穿梭的點點帆影,而近處兩艘四百料的大船正在碼頭上卸貨,貨物全都往自家倉庫送,排成一條長龍的力夫正肩扛腰背,喊著號子運送貨物,朱浩便不上前打擾。

但并沒有見到什么商賈下船。

馬掌柜道:“具體不太清楚,但以東家……蘇東主的意思,這家商賈復姓歐陽,乃南京成國公門下,早前曾為成國公府所用,只是其老當家突然暴斃,留下許多爛賬,致家道中落,如今走沿江一線貨運……家里兩百料、四百料的船只都有好幾條。”

朱浩笑道:“家里有這許多大船也叫家道中落的話,那我們這買賣根本就不值一提……既然人家身家不菲,能跟我們做什么生意?”

馬掌柜搖頭苦笑。

心想小當家真會自嘲,咱們經營的塌房雖然不敢說日進斗金,但在官府的配合下,基本壟斷了安陸市場,怎么就不值一提了?

此時漢江下游過來一條四百料的大黃船,料想就是歐陽家的座船。

正要準備迎接,就見一前一后兩輛馬車由城門口往渡口駛來,朱浩眼尖,一眼就看到前面趕車的劉管家。

“老馬,你去碼頭迎接一下,我這邊有點事。”

眼下正是中午,碼頭上人不多,迎接個官商,馬掌柜完全夠格,而且歐陽家的女當家來找的應該就是馬掌柜,而不是他這個一直隱身幕后的半大孩子。

朱浩更愿意看看朱家要搞什么名堂。

這一過去不打緊……

后面一輛馬車上下來的居然是朱萬簡。

一主一仆,外加一個車夫,三人居然趕兩輛馬車,朱家人可真有意思。

朱浩感受到劉管家跟朱萬簡間的隔閡,走過去笑著打招呼:“這不是二伯嗎?這里都能碰到,真是稀罕啊。”

朱浩一點都沒回避的意思。

雖然身邊沒帶人,但眼下這處渡口最大塌房的東家就是他,碼頭上的力夫也在為他做事,工錢全等著他來支付,根本就是自家地盤,一呼百應,怕個鬼啊!

“喲嚯,大侄子!你不好好在王府讀書,跑這兒來干嘛?王府的人也在左近?”朱萬簡四下打量一番,這附近除了埋頭干活的力夫,就是為數不多擺攤的商販,臨近年關,就算江面沒上凍,天寒地凍出來討生活的人也沒多少。

朱浩一個八歲大的孩子立在渡頭,著實有些不搭調。

朱浩笑道:“沒別人,我一個人來的,我到這邊尋一個朋友。”

“哈哈,你小子真會咋呼,到渡頭來尋朋友?你怎不說是來做買賣的?別礙老子的事……姓劉的,我們要找的人在哪兒?帶我去見!”

朱萬簡不想跟朱浩廢話,或者說他現在見到朱浩就煩,如今三房已分家,老太太也沒指示要綁朱浩回去,便當沒看到。

劉管家突然指向岸邊一群人:“那個好像就是塌房掌柜,來頭不小,聽說姓馬。”

朱浩順著劉管家手指看向碼頭。

此時大黃船已靠岸,從上面下來一行人,約莫七八個,為首是一女子,身邊帶著丫鬟。

距離有點遠,朱浩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感覺對方年歲不大,不像蓮女那般成熟,更像是十五六歲沒出閣的少女。

“走,過去談談!”

朱萬簡也不管人家是否歡迎,徑直便往碼頭去了。

看這架勢,朱萬簡分明是來找茬!

反正沒什么事,朱浩也就跟著一起走了過去。

碼頭上。

歐陽家的女當家,剛被丫鬟扶著走下艞板,跟迎來的馬掌柜打了個招呼。馬掌柜被對方清麗絕俗的容顏所懾,怔了一會兒才發出邀請,準備帶人到錢鋪子談事,這邊朱萬簡便帶著劉管家走了過來。

“你就是馬當家?久違了!”

朱萬簡一上來說話就很不客氣,賊目不時瞟向那擁有花容月貌嬌顏的少女。

沒等馬掌柜反應過來,歐陽家這個女當家帶來的家奴,立即涌上前把朱萬簡和劉管家給擋住。

馬掌柜臉色一變,覺得自己似乎太過草率,沒帶幾個伙計近身保護,原本想的是就在碼頭上,距離自家倉房沒幾步路,難道還怕有人劫道不成?

現在看來居然真有來找麻煩的……

一旁負責指揮力夫運貨的工頭連忙跑過來,一臉緊張地問道:“馬掌柜,可有事?”

“沒事。”

馬掌柜說話間,目光落在朱萬簡、劉管家和兩人身后的朱浩身上,此時朱浩滿臉笑容,好像個瞧熱鬧的局外人。

“閣下是……?”

馬掌柜覺得既然對方是來找自己的,可能是本地商賈,自己來安陸沒多久,不是所有的商賈都認識,伸手不打笑臉人,也就心平氣和詢問。

朱萬簡趾高氣揚:“錦衣衛千戶之家來訪,本人姓朱,家中排行老二。”

馬掌柜一聽,好家伙,來頭不小。

歐陽家的奴仆聽說是錦衣衛的人前來,連忙后退兩步。

“閣下……”

馬掌柜正要客氣兩句,突然覺得哪里不對,迅即恍悟,如今的東家不就是出自錦衣衛朱千戶家?

那朱千戶朱老太公,好像是小當家的祖父,雖說已經分家了……

難怪小當家會跟朱家二爺走在一起。

別人不知道朱浩跟朱家的嫌隙,這段時間馬掌柜已經調查得一清二楚,當即沉下臉,懶得給好臉色,朱萬簡什么德行他早有耳聞。

這種人找上門來,準沒好事。

“朱家二爺是吧?若有事的話,鄙人會派人跟你接洽……李當頭,你去看看孫掌柜和何掌柜在不在,找個人接待一下……”

馬掌柜的意思,你朱萬簡就算親自來,也沒資格直接跟我談生意。

你只配跟我手下那些掌柜談,等有了意向我才會親自出馬。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