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人傻錢多

更新時間:2022-06-02  作者:天子
“馬掌柜,做生意講究笑臉迎人,你咋把大客戶往外面推?喂,跟你說話呢……有沒有禮貌?”

朱萬簡對馬掌柜的態度很不滿。

在朱萬簡看來,老子來跟你談生意,那是你的榮幸,居然隨便哈喇兩句就把我打發了,還說什么找手下來跟我接洽?

這是把老子當空氣,是吧?

馬掌柜卻對朱萬簡的大喊大叫不加理會,繼續帶著歐陽家的人往錢鋪子方向走。

朱浩笑呵呵湊了過去:“二叔,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吃了虧還不趕緊上去找場子?”

劉管家一瞧,好家伙,這個朱家小少爺居然在這里扇風點火?感情你也知道你二叔是個什么貨色,想趁機陰他一把?

朱萬簡撇撇嘴:“小浩子,你以為當長輩的都跟你這樣沒風度?看到那女子沒?國色天香、沉魚落雁……就算再怎么形容她的美貌都不為過……看她氣度雍容,舉手投足都散發著讓人難以抵擋的魅力,一定是從大城市過來的千金小姐,男人在這樣的女人面前可要保持風度……”

此話一出,劉管家忍不住皺眉。

你朱萬簡的風格不就是沒事找事、欺軟怕硬、吆五喝六么?

今天沒有當場發作,感情你是看到有女人在,想保持什么風度?可在家中小妾和秦樓楚館的女人面前,你從來都是沒個正形啊……

朱浩卻點頭表示贊同:“二叔是我見過最有氣度的男人,你等我,我跟過去看看……真熱鬧!”

“你小子……喂,有沒有點教養?姓馬的連朱家面子都不給,你個小孩子跟去湊什么熱鬧?我的話聽到沒?”

朱萬簡想叫住朱浩,問問朱娘最近在干什么,以為靠自己的聰明才智可以從朱浩嘴里打聽出來點秘密。

卻發現朱浩根本不聽他的。

“這小子,腦子有病吧?”朱萬簡見朱浩一熘煙往錢鋪子方向跑去,不由冷笑著說了一句。

劉管家目睹朱浩所到之處,幾乎所有人都在向其致意,殷勤備至,面色瞬間變得沉重起來:“二老爺,情況不太對勁啊……你看那些力夫、伙計什么的,都圍著咱家少爺轉,會不會……這碼頭上的生意跟三夫人有關?”

朱萬簡瞪了劉管家一眼:“一個小孩腦子不好使也就罷了,你偌大一個人腦子也缺根弦?就他跟他娘?一介女流想在本地做塌房生意,還任大?癡心妄想!”

錢鋪子里。

馬掌柜把歐陽家的女東主請進來后,讓人奉上茶,隨后朱浩便熘了進來,站在旁邊氣喘吁吁。

馬掌柜想隆重引介,朱浩抬手示意馬掌柜自己去接洽,不要提他。

歐陽家的人都在打量朱浩這個半大孩子,似奇怪為何馬掌柜從一開始看朱浩的眼神就不對,難道說這是馬掌柜的兒子?跟過來學經驗等著以后繼承他爹的生意?

“馬當家,話直說了吧……”

歐陽家的女主人開口了,聲音如黃鶯初啼,清脆悅耳,因長途跋涉而來,一張羞花閉月的俏臉上帶著一抹倦色,雖是一家商號的東家,但其本身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放到后世也就是高一新生,眸子里透露出一抹屬于她這年歲該有的茫然和無助。

馬掌柜道:“歐陽當家請講。”

女子道:“是這樣的,我們跟蘇當家咨詢過,得知安陸這邊新近出產一種可供人梳妝打扮的銀鏡和可讓讀書人、老人明目的琉璃片,在南北二京以及蘇杭等地供不應求……聽說馬當家生意做得很大,是否可以代為引介出產這幾種緊俏商品的東家,當面商談一番?”

馬掌柜一怔。

這女人。

說話真沒忌諱。

你知道銀鏡和眼鏡生意賺錢,就眼巴巴跑來安陸求購,還是通過我原來東家的關系?

你不知道我那前東家就是靠這幾種東西賺錢嗎?

你這戧行戧得也太過直接了當吧?

“這個……”

馬掌柜不由自主往朱浩看去,見朱浩笑容燦爛,馬掌柜不由非常尷尬。

你這小姑娘,雖說是歐陽家現在的當家人,但為人處世怎能如此沒經驗?

你該想到我們不可能把這么賺錢的獨家生意介紹給你,你還眼巴巴跑來詢問,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

另外,你要找的人不是別個,就是眼前看著你笑的小孩,真要做成生意不用找他娘,他自己就能做決定。

“不好意思,鄙人在安陸做的是低買高賣的牙行生意,很多事……您直接問蘇東主比較好。”

馬掌柜說話算是很客氣了。

你是蘇東主介紹過來的,上來就要搶生意,我作為他曾經的手下,以后也要靠其吃飯,怎會把這么機密的事告訴你?

你可以去問問蘇東主,如果他愿意把生意分潤你一部分,那是他的事……我可不能擅作主張。

女子秀眉微蹙,美眸泛著水霧,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似乎連空氣都變得悲傷起來,不得不說一個人美到極致,一顰一笑都可以影響他人情緒。

她旁邊一名三十來歲的男子,略帶不善地問道:“馬當家,你是知道內情卻不肯說,是吧?你打開門做生意,價高者得,為何要遮遮掩掩?”

“不得對馬當家無禮。”女子說了一句。

男子隨即退到一邊。

女子對馬掌柜道:“勞煩馬當家幫忙打探一下,小女子家道中落,急需市面奇缺的貨物打開市場,此番到安陸來,想采購幾種琉璃鏡以挽回家族危境,望馬當家憐見,賜予有用訊息,歐陽闔府必定感懷您老的恩德。”

這一說,不但馬掌柜明白了,朱浩也心如明鏡。

你家在南京的生意維持不下去,知道銀鏡和眼鏡生意很賺錢,又通過蘇熙貴之口了解到這幾宗商品皆出自安陸,便跑來安陸想截胡……

這種行為屬于不遵守信義,若蘇熙貴知道你戧行,他會怎么想?

何況你一來便一頭撞到鋼板上,問別人或許還有機會,找的卻是當初蘇熙貴的手下,不是問道于盲嗎?

“實不相瞞,我在安陸之地開設塌房已數月,從未聽說過公孫當家說的那幾種東西,另請高明吧!”

馬掌柜出言拒絕。

“小女子初來乍到,尚未安頓,這便進城找個客棧落榻,之后派人來知會地址。若馬當家打探出消息,請一定及時告知……”

女子見馬掌柜端起伙計送上的茶水抿了一口,大有送客之意,當即沉下臉,慪氣般起身離開,不再提租用倉庫之事。

哼,你不幫我引介玻璃鏡的生意,我也不把我從南京運來的貨存放在你這里……

歐陽家的人離開錢鋪子。

朱浩站在門口看著遠去的一行人,嘴角堆笑。

馬掌柜過來請示:“小東家,您看這……”

朱浩道:“這女孩不撞南墻不死心,估計會留在本地打探一段時間。”

馬掌柜搖搖頭:“觀其言行,不像有能力重振門楣。”

“哈哈。”

朱浩不由笑出聲來。

馬掌柜到底是“老江湖”,一眼就看出來,歐陽家衰落是有原因的,老當家過世,一個剛成年的少女被頂到臺前來,為人處世全無經驗,還想重振門楣?

這不是癡人說夢么?

“小東家,您不會跟她……”

馬掌柜很擔心,若朱浩跟歐陽家搭上線做玻璃鏡生意,或許真被那小妮子歪打正著,就此扭轉家族頹勢。

朱浩搖頭:“老馬,咱為人處世要講原則,我跟蘇東主說好的,獨家供貨,如果又跟別的商賈也搭上線,那就是言而無信……你覺得我是那種見異思遷的人嗎?”

馬掌柜想了想。

雖然朱娘母子做生意不循常理,不時推陳出新,卻從未做失信于人之事。

若朱浩做生意不講誠信,蘇熙貴還能屁顛屁顛湊上來,如今更是連現成的倉庫和人手都轉交給朱浩?

蘇熙貴那是多精明的人?正是因為他看出跟朱浩做生意穩賺不賠,才會這般信任。

“是小的失言了。”

馬掌柜趕緊認錯。

朱浩嘆道:“派人盯緊點,我就怕這女孩做生意心切,最后落得個人財兩空……好歹是蘇東主介紹過來的,還有成國公府背景,讓其折在本地不好。”

馬掌柜琢磨了一下,歐陽家現在急于重振門楣,被人利用然后騙財騙色,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

“小的自會派人盯著。”

歐陽家一行從錢鋪子出來,到了雇請的馬車前。

先前說話的男子有些氣憤:“這個馬當家,分明知道什么卻不肯說,完全沒把咱當朋友。”

少女沒說什么,她身后一個四十多歲的婆子道:“與人利益,人家才會把我們當朋友,之前從未曾合作過,彼此毫無交情,怎指望別人坦誠相告?”

少女頷首,算是贊同婆子的話,便要上馬車,準備先進長壽縣城安頓。

此時有人靠攏過來。

正是先前碼頭邊沒走的朱萬簡和劉管家。

“你們……可是外地來的商賈?你們沒跟姓馬的談成什么生意吧?要不要采買些稀罕物件兒?我這邊有好貨供應,不妨看看?”

朱萬簡本來不想跟陌生人做生意,但他一向欺軟怕硬,一看歐陽家這一行,老的老少的少,更是由一個剛成年的小女孩帶頭,還是從外地來的,分明是個推銷家族產的琉璃器皿的絕佳機會。

琉璃器皿之前有人購買,全是那些商賈不懂行,以為這是好東西,結果買回去擺上貨架后才發現這玩意兒華而不實,性價比極低,買的人少之又少,就此便沒了回頭客。

老太太讓他年前必須銷售出去一批琉璃器皿,眼下見到凱子,還不趕緊釣一釣?

這次劉管家沒有反對,因為他覺得朱萬簡看人很準,要想把庫存的琉璃器皿賣出去,只有找陌生的外地人,且看上去不太會做生意的那種。

“走開走開,你們要是真有不愁賣的好東西,會找人推銷?騙鬼去吧!”男子一看朱萬簡那張丑臉,心生厭惡,就想趕人。

“不得無禮。”

又是同樣一句。

歐陽家的少女東主記得先前這丑陋男子說過是本地錦衣衛千戶家的二爺,自己要打聽玻璃鏡子的事情,當然要找本地土著,現在朱萬簡主動上門搭茬,這倒是是個不錯的機會。

沒理由拒人于千里之外。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