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二十四章 師徒同心

更新時間:2022-05-12  作者:天子
唐寅到這會兒總算是聽明白了。

朱浩說的“肺腑之言”,看似給出了一個幾方共贏的方案,全都是為興王府著想……其實就是想拿他當槍使,幫他出謀劃策,把袁宗皋給擠兌走,防止袁宗皋的回歸影響到朱浩的利益。

“陸先生別急著拒絕,別說什么臥龍、鳳雛可以共存,我只相信各取所需,袁長史在王府多年,已不像是朝廷官員,更像是興王家臣,他未來要謀求發展,或是為子孫后代帶來蔭蔽,就不能把所有希望寄托王府,必須要……分散投資,請恕我家里是做買賣的,喜歡算一點小賬。話粗理不粗,這也是為陸先生在王府能長久做準備。

“陸先生跟袁長史的境遇畢竟不同,陸先生離開王府后,還有何處可以容身?”

朱浩的話說完,唐寅本來要指責朱浩工于心計的小伎倆,但仔細思索,不由沉默下來。

想想也是。

人家袁宗皋不在王府里當長史,照樣可以當江西按察使,甚至可以回朝當別的大官,畢竟人家是進士出身,還有興王在背后為其籌謀,根本不缺官位。

而他唐寅呢?

舉人出身,自斷仕途,如今還被寧王府追殺,除了留在興王府還能去別的地方?

朱浩還完書將走之際,留下最后一番話:“也不是說袁長史回來后,跟陸先生會有什么直接的沖突,但對興王而言,陸先生只不過是世子身邊的教習,王府大小事情不必再求教先生。想想隋教習,再想想公孫先生……王府對于教習的要求,可不單單是要有名氣啊。”

又是在警告唐寅。

興王府對幕僚是講情面的,但對教習并不講情,人家要的是能栽培世子茁壯成長的牛逼人物,不行就換,在隋公言和公孫鳳元身上已體現過兩次。

你唐寅不會以為,當上王府教習就是端上鐵飯碗了吧?

而且你能否留在王府當教習,不是袁宗皋一句話的事?

等袁宗皋回來后發現,你唐寅有越俎代庖鵲巢鳩占的嫌疑,就算氣量再大,會不會背地里給你穿小鞋?

文人表面上都是氣節高古的義氣之士,但背地里如何誰又知道?

儒生,尤其是那些算謀出身的老儒生,簡直蔫壞。

你不想著跟人競爭,沒有危機意識,還指責我這樣為你指明潛在風險之人,你才叫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朱浩善意提醒,但回頭仔細觀察,發現唐寅并沒太當回事。

唐寅這人,朱浩算是看出來了,有點自暴自棄的意思,他鼓勵唐寅跟人競爭有點困難,說到底是因為唐大才子沒有那種“你死我活”的銳利,不像一把刀子,更像是一根茅草,風往哪兒吹人往哪兒倒。

但朱浩也發現,經過他提醒,唐寅的精氣神好像有一些改變,眼神中有了一絲鋒芒,雖然行事還是照樣懶散。

兩天后,唐寅主動來找朱浩。

“剛得到消息,說是袁長史回安陸途中,給興王來信,指點了世子課業,并對我的教學做了一番指導……再便是跟興王提出,要在湖廣范圍內再為世子挑選兩名教習,若是實在選不出,就上奏朝廷委派。”

唐寅這下總算相信朱浩的話。

本來唐寅還覺得,朱浩危言聳聽,堂堂王府長史,當初還是袁宗皋推舉他進王府當教習,怎么也不會做出卸磨殺驢的事情吧?

但現在袁宗皋人還沒回安陸呢,就以公孫衣離開王府,世子已成長,需要多方面教導,又以分擔唐寅壓力為由,對興王提請多找幾個教習,雖然符合朱祐杬的預期,但對唐寅打壓之意明顯。

如果不是袁宗皋提議,王府已有唐寅這個名師,興王怎么也落不下臉面再找人來跟唐寅競爭。

公孫衣之所以能幾次三番進王府當教習,主要是因為他是老人,王府對其知根知底,再加上唐寅對公孫衣并無排斥。

但貿然找外人,等于是告訴唐寅,王府對你的教學質量還有不滿之處,或是對你這種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教學方式不認可。

現在由袁宗皋把話說出來,一切就顯得合情合理了,舉薦唐寅進王府之人,建議王府多找幾個教習,不過分吧?

朱浩笑了笑,沒來由地問上一句:“陸先生,你知道原來那位隋教習,每月束脩是多少?”

唐寅一怔。

雖然對文人來說,不管是求學、做官還是為他人做幕僚,處處離不開錢,平日卻恥于談錢,尤其是在王府這樣的地方。

“我回答你吧,三兩銀子一個月,若是加上逢年過節的禮,以及平時送的米面等……估計一年下來能拿到四十兩銀子的樣子。”朱浩笑著說道。

唐寅大吃一驚:“你……你是從何得知?”

朱浩道:“這些都是郡主告訴我的,而公孫先生在王府,每個月的束脩為八錢……一年下來,加上其他零零散散的收入,可能只有十兩銀子。這對一個生員來說,已經不少。陸先生,不用我說,為什么跟你提這件事吧?”

唐寅面色更不好看了。

唐寅在王府,每月束修近十兩銀子,等于是三個隋公言,或是十幾個公孫衣……

王府雇傭他的成本,明顯有些偏高了。

雖然興王府給他的,不如寧王府給得多,但問題是興王府從來不指望利用唐寅的名氣來謀求什么利益,甚至還在幫唐寅遮掩他在王府這件事,等于是好心為他提供了個容身之所,本身王府收留他還要承擔一定風險。

你一個惹禍精,能給興王府帶來潛在風險之人,一個月收這么多錢,當然要提供出等價的服務才可,如果你的水平跟隋公言一個檔次……

王府要你干嘛?

之前袁宗皋不在,這錢花也就花了,可問題是袁宗皋回來后,你唐寅在王府中的地位便尷尬了。

“你想讓我怎么做?”

唐寅終于想明白了。

朱浩這小子提醒及時,是該未雨綢繆,如果等袁宗皋回到王府全力對付自己時再出招,只怕離自己無家可歸也就為期不遠了。

朱浩沒想到唐寅這么快就上道,笑著道:“能做的事情太多了,但第一步要做的,以退為進,這不用我來教你吧?”

唐寅一怔,隨即不解地問道:“你是讓我請辭?但王府……應該會挽留吧?”

“挽留是一回事,但要看是否出自真心。”

朱浩笑嘻嘻說道,口氣像是天真孩童,但說的事卻是成年人世界里的爾虞我詐。

“陸先生在王府中地位是否穩固,之前是看興王的信任,未來恐怕就要看世子對你的態度如何了……如果陸先生平時在課堂上還是擺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以刻板的印象出現在世子面前,你覺得世子會極力挽留你嗎?”

唐寅琢磨一下。

有道理。

朱祐杬之前對我信任有加,是建立在他沒人可用的基礎上,不是我吹牛,王府中人,除了袁宗皋和張佐外,其余都是草包,還真沒法跟我的智計相比,更因我身邊還有朱浩這個智囊,幫我出的謀略完全可以跟袁宗皋和張佐匹敵,能讓興王折服。

但若是袁宗皋回來,興王的信任必然轉移回袁宗皋身上。

那時我在王府中的定位,就是普通的教習,我能否留在王府,主要看世子的課業進度如何,以及世子對我的依戀程度,在選教習這件事上,隨著世子年齡成長,他的意見已開始擁有決定性的力量。

退一步說,即便我主動或是被迫離開王府,以后興王府能否給我帶來恩惠,也要看世子對我的眷戀情況如何。

如果世子真當了皇帝,而他心中又沒太把我唐寅當回事,那我在王府當教習,也不能給我帶來實質性的恩惠,但若是世子對我很信任和依戀,即便我走了,將來他能當皇帝,哪怕我死了,我的后人或族人也能得到實際利益。

“你小子……”

唐寅想明白這一層,發現朱浩的布局非同一般。

朱浩道:“所以未來陸先生要如何跟世子打成一片,讓世子覺得陸先生不可或缺……就看陸先生自己選擇了。”

唐寅皺眉:“朱浩,我進王府,可是被隆重請進來的,怎么聽你的說法,好像我在這里,承了王府多大的情一樣……我唐某人需要擺出如此低的姿態嗎?”

朱浩笑呵呵道:“陸先生,做人講氣節是對的,但也要分場合,如果陸先生氣節真的很高,估計這會兒還在南昌大街上裝瘋子呢!”

唐寅很無語。

為了逃離寧王府,裝瘋賣傻,南湖裸奔、當街撒尿的事都做過,還有什么顏面可講?

“好,這次聽你的!”

唐寅下定決心。

朱浩笑道:“對了,這幾天我不太能幫到你,我祖父馬上要過大壽,家里為此正在籌謀,趁著袁長史還有幾天才能回安陸,我得把注意力放到家里邊,陸先生……你要加油哦!”

“加油?”

唐寅不太明白這新鮮名詞。

“哦,就是努力的意思,這就好比車轍子跑不動了,加點油進去潤滑一下,努力的同時……也一定要懂得變通。”

朱浩還在笑,不過這次唐寅卻覺得朱浩的笑容順眼多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