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百二十五章 賀壽

更新時間:2022-05-12  作者:天子
朱明善馬上要過六十大壽。

在朱家失勢的大環境下,這本來不是什么大事,可對于朱娘來說,卻是個很讓她捉急的事情,畢竟她剛從朱家分家出來,此時她的態度將會決定朱浩在家族中的地位,就算她很不想跟朱家人聯系,但為了世俗之見,她也不得不籌備。

“小浩,那天你就留在王府,我會跟你祖父和祖母說,你最近忙于功課出不來,沒法親自前去祝壽,請他們諒解。”

以往朱娘盡可能避免回朱家,免得被扣下當人質。

這次她是避無可避。

朱浩安慰道:“娘,就算是鴻門宴,你也能順利出來的。”

李姨娘問道:“啥叫鴻門宴?”

朱浩簡要介紹了一下歷史上楚漢相爭,劉邦赴項羽之邀,最后成功逃離項營的故事,然后道:“以史為鑒,就算是很危險的宴會,但只要小心謹慎,依然可以順利逃脫。我會跟王府說說,看看后天能不能請假跟你一塊兒去。”

“你也要去?”

朱娘不理解。

朱浩道:“就算我去的話,也不會單獨去,而是請王府派人跟我同去……娘總不會認為朱家敢為難興王府的人吧?”

朱娘不由想到之前陸松陪著朱浩歸家,把朱萬簡和劉管家趕走那次,的確只要興王府的人在,朱家的人就不敢造次。

“別勉強,人家興王府怎會理會咱的家事呢?”朱娘不覺得拿拜壽為由打擾興王府是什么好事。

朱浩回到王府,直接去找陸松商量。

陸松道:“朱老千戶六十大壽,的確是一件大事,不如這樣吧,我去跟張奉正說說,再由張奉正提請一下……你沒對你先生提及嗎?”

他的意思是說,這種事你可以向唐寅討教一下對策。

朱浩笑道:“最近陸先生忙著備課,我不想過多打擾他。”

其實是準備對付袁宗皋。

“嗯。”

陸松隨即去通報,當天下午,張佐便與陸松一起來見朱浩,順便帶來朱祐杬的意思。

張佐笑道:“朱家在安陸多年,對王府來說不是什么外人,時值老千戶大壽,王府沒道理不送上一份壽禮……明日就讓陸典仗陪你同去,順帶帶上王府的侍衛,幫你撐撐場面。”

顯然這種事不是張佐能做主的,既然興王做出決定,派人陪朱浩回朱家,朱浩心里便有底了。

朱家再放肆,也不能當著王府的人面前,為難一家子孤兒寡婦吧?

張佐把意思傳達到后便離開。

而陸松則成為具體執行人。

陸松明顯有些打怵,他怕被同去賀壽的朱萬宏要挾。

“陸典仗,以我所知,到現在我大伯都還沒在公開場合露過面,朱家不知他已回安陸……他既然藏著掖著,明日不回去拜壽也未可知。”

朱浩對此有那么幾分自信。

若朱萬宏真是個大孝子,回到安陸后不至于有家不歸,這次回來后更是藏得嚴嚴實實,家族都不知他的去向,若他來日想回去拜壽,早幾日便會露面……到現在還沒現身,說明他不想回。

“希望如此吧。”

陸松的疑慮并沒有因為朱浩的安慰而打消。

翌日下午。

朱浩早早從課堂離開。

陸松已在外面等候。

唐寅送朱浩出學舍,提醒道:“你要是有麻煩的話,我會幫你跟興王說,讓興王派人把你接回來。”

朱浩笑著連連搖頭:“不至于,不至于。”

唐寅沒多說什么,也不打算送個什么禮物給朱明善,本就素不相識,朱家還是錦衣衛世家,結交廠衛在士林乃是大忌,唐寅沒必要難為自己。

朱浩跟陸松出了王府西門,已有侍衛備好馬車,前后三輛。

前面那兩輛馬車坐人,后面一輛馬車則拉著王府贈送的壽禮。

兩口箱子,看起來很大,但從侍衛搬抬時不怎么費勁判斷,不是金銀等物,說明王府也只是好面子,更多是擺出個禮重有加的形式。

馬車先回了一趟家,朱浩進門問過李姨娘才知道,母親上午未時剛過就走了。

“浩少爺,實在不行……你還是別去了。”李姨娘非常擔心。

朱浩笑道:“王府陸典仗就在外面等著呢,他跟我一起,代表興王向祖父送賀禮,不會有事的。”

話是這么說,但朱浩還是心存疑慮。

朱家人不能用常理來揣度,有時候像是書香門第,會跟你講理,有時又像是粗鄙武夫之家,行事不擇手段,講究勝者為王。

鬼才知道老太太今天會怎么出招。

從之前老太太一直都對三房不聞不問的態度判斷,很可能是在憋大招,就在等老爺子過大壽這一天一起算總賬呢。

一行九人出城。

除了朱浩和陸松外,還有三名車夫和四名負責抬箱子的侍衛。

王府肯定不會調遣太多安保人員來給朱家送禮,找幾個人陪同已算是很給朱浩面子。

到了地方,只見朱家莊子門前馬車排成了長龍,城中富戶和士紳前來賀壽的人不少,只是沒見官府的車駕,也不知是沒來還是說只派人來簡單恭賀后便離開。

“你們是……?”

門子見到三輛車軸寬大的馬車前來,自然要迎上前問詢一下。

朱浩從馬車上跳下,門子仔細瞅了幾眼,居然不認識。

陸松上前道:“興王府,陪同朱家三房朱少爺前來送賀壽,勞煩進去通稟一聲。”

門子一聽來頭不小,趕緊入內通傳。

不多時,朱萬簡帶著劉管家迎了出來。

如今朱明善臥榻不起,老太太當家,但名義上的主事人卻是朱萬簡,這次大壽迎客之事也由他負責。

“我當誰呢,小浩子……你真敢來啊。又帶了王府侍衛,你小子可真有能耐,每次出行都讓王府的人隨行,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王府世子呢。”

朱萬簡一上來就陰陽怪氣,絲毫不避諱王府侍衛就在旁邊。

劉管家急忙上前行禮:“幾位貴客,里邊請。”

陸松本來要掏拜帖,但見對方這架勢,也就免了。

懶得搭理朱萬簡,陸松拉著朱浩的胳膊,帶著四名侍衛抬著箱子進入莊子大門,只留了三名車夫在外候著。

朱家大宅很熱鬧。

流水席上午就開始了,不但本地士紳和朱家旁支前來賀壽,佃戶和四鄰八舍也都來了,只是他們的席位安排在外面的巷道以及前院,并沒有進內院,內院席位都是為有一定身份和地位,且送的賀禮比較上檔次的人而準備。

如果只是來混吃混喝,莊子巷道的席位管夠。

很多佃戶家的孩子,一早就跟著大人過來吃席,畢竟這種吃白食的機會一甲子一回,有沒有下次另說。

朱浩進了前院,就見朱娘坐在靠近內門的席位上。

朱家雖然沒有禁錮朱娘,但也沒給好臉色瞧,即便朱娘來時備了厚禮,還代表了朱家三房,居然連內院都沒讓進,足見這個家對三房人有多刻薄了。

“娘!”

朱浩老遠就向朱娘打招呼。

跟朱娘同桌的,都是朱府管事、城里店鋪掌柜以及莊頭的夫人,或是周邊里正妻女什么的,算有點頭臉的人物。

朱娘坐在那兒,身前筷子都沒動,只等宴席結束便走人,免得受人折辱。

旁邊大嬸還在跟她叭叭叭嘮叨著,朱娘正有些不耐煩,突然聽到兒子的聲音,先是一驚,抬起頭來,看到兒子是在陸松和王府侍衛陪伴下到來,這才稍微放下心。

“小浩……”

朱娘起身相迎。

旁邊大嬸眼前一亮:“我說朱娘,你生得好兒子啊,一看就聰明伶俐,將來準有出息……我八嬸看人很準的。”

陸松近前行禮:“朱夫人。”

王府一幫侍衛眼中,作為朱浩的母親,朱娘確實當得起“夫人”的尊稱,旁邊那些阿婆阿嬸卻在竊笑。

朱家是個論資排輩之所,連內院都進不去的女人,算什么夫人?

朱浩瞪著旁邊的朱萬簡:“二伯,這是什么意思?我娘帶了那么貴重的禮物前來賀壽,你就讓她坐在外面?這是不把我們當一家人?”

說話的聲音很大,周圍人都清楚聽到。

很多人顧不上吃席,都圍攏過來看熱鬧。

朱萬簡本來一天下來喝了不少酒,頭有些暈,聽到這話大感意外。

這小子居然敢跟我叫板?

誰給你的勇氣?

“嘿,你小子……”

朱萬簡差點兒就要行使長輩的權力,當眾教訓一下這個沒爹的侄子。

劉管家趕緊拉住眼看就要失控的朱萬簡。

劉管家腦袋瓜很好使,看出朱浩故意大聲聲討,說明朱家人做事不講規矩,在輿論上占據主動,也有把朱萬簡逼到原形畢露,達到敗壞朱家名聲的目的,若是朱萬簡借著酒勁兒在壽宴上鬧上一鬧的話……麻煩就大了。

“朱少爺,請見諒,這一切都出自老夫人安排;再者說了,就算您和三夫人是本家人,但不管怎么說已經分家單過,分家自有分家的規矩。您有何不滿的話,只管跟老夫人提及。”

劉管家的話,算是在輿論面前扳回一城。

隨后他很怕外面這些不諳真相容易被人挑唆的街坊、佃戶什么的被朱浩帶動情緒,急忙做了個請的手勢:“請陸典仗入內賀壽。”

“我娘也要一起去!”

朱浩據理力爭。

劉管家道:“三夫人請便。”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