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八十章 問策

更新時間:2022-04-26  作者:天子
上更時分。

京泓正在宿舍,借著燭光溫習功課,此時外面突然一片光亮。

側目看過去,朱浩手里提著一個奇怪的東西走了進來。

“這是什么?”

京泓望著朱浩,沒有問朱浩去了哪里,反正朱浩神出鬼沒慣了,以京泓水平實在理解不朱浩所作所為。

京泓更關心朱浩手里的東西是什么。

像燈籠,又不是燈籠,可以手提著所處走動,外面刮著風,朱浩居然一路行來,里面的火苗都不滅。

朱浩把那器物放下,京泓終于看清楚了一些,好像是一盞桐油燈,只是外面蒙上了奇怪的外殼,乃是透明的,好像是平時他們玩的那種彈珠的材料,只是更加平順,更加晶瑩剔透。

朱浩順手把書包里的冊子拿出來,隨口解釋:“我稱此物為馬燈,就是一種可以掛在馬鞍上,用以夜里騎馬而行照明之用的燈。”

“這……不會燒著嗎?好像是封閉……里面的燈火很快就會熄滅吧?”

京泓很聰明,雖然沒接觸過科學,但也知道如果把燈用一件密閉的東西扣起來,不多時就會熄滅,而學過化學的當然知道那是因為氧氣耗盡。

朱浩笑道:“看起來是封閉的,但其實有三層通氣孔,通過銅管連接過來……現在只能用銅管,用在照明上或不是普通人家能承擔,但若是采用鐵管的話,成本大幅度下降,用的人也會多起來……”

朱浩的實驗室里畢竟沒有煉鐵爐,要制作金屬鑄件,還是用銅更適合成型和改進。

他手里的馬燈,就是防風燈的一種,以金屬為框架,并以金屬圓筒作為連接內外空間的導管,上下兩層,下層裝桐油,上層是玻璃罩,這樣會最大程度透光,比起用燈籠既明亮又安全,還不用擔心外殼被火燒毀。

本該是尋常的一個晚上。

朱浩伏案寫戲本和計劃書,而京泓則溫習功課。

不過因為朱浩帶了馬燈來,京泓沒心思讀書了,一直瞪著燈罩看了許久,幾次伸手過去摸,臉上或喜或憂,不知道的還以為魔障了。

朱浩卻知道,這小子對于新鮮事物有極大的好奇心,尤其是對科學的東西,連朱四都沒京泓這種強大的求知欲。

二人本就有約定,讀書和寫東西的時候不說話,二人也一直信守承諾。

安靜過了小半個時辰,外面傳來腳步聲。

京泓側目看過去,發現有道人影來到房間門前,卻沒有直接進來,只是輕輕敲門。

“篤篤……”

“誰?”朱浩問一句。

外面傳來陸松聲音:“是我。”

京泓望著朱浩:“好像是陸典仗。”

京泓早就習慣了,反正每次陸松前來找的必定是朱浩而不是他,最初還覺得自己被冷落,但在發現跟朱浩的巨大差距后,他明白自己沒資本跟王府典仗做直接的溝通。

最后也就見怪不怪。

“請進。”

朱浩沒有過去開門,只是說了一句。

他最后一個進房來,沒有閂門,好像猜到晚上會有人前來拜訪。

陸松隨即推開門走了進來,當他看到兩個孩子都在書桌前讀書,突然覺得很不真實。

京泓讀書也就罷了,朱浩你這么多心思,腦袋瓜比一個成年人都要靈活,以往只是書讀得多,現在去了趟南昌帶回大才子唐寅,算是“行萬里路”了吧?就這樣你還在這兒裝什么樣子?

“朱少爺,我來……是找你說事的。”

陸松本要叫朱浩到院子里敘話,但看到馬燈后,他跟京泓的反應一樣,都被這看起來很特別但又非常實用的燈具給吸引了。

朱浩放下筆,起身望著陸松:“請陸典仗到外面稍候。”

言罷朱浩收拾好面前的卷宗,提起馬燈,又拿了自己的一根蠟燭遞給京泓,京泓卻搖搖頭沒收,只是把自己之前照明的半根蠟燭重新點燃。

院子里。

陸松見到朱浩提著馬燈出來,大感稀奇,即便嘴里在說事,目光還是穩穩落在朱浩手里提著的馬燈上。

“……之前我已稟告王爺,全如你猜測的那般,你的擔心都被印證了。另外陸先生好像猜到了我的一些情況,覺得你我間的接觸不同尋常,你是否告訴過他有關我……跟錦衣衛的關系?”

陸松神色凝重。

給朱浩的感覺是,陸松現在膽小如鼠,一有點風吹草動就反應過激。

朱浩道:“我沒事告訴他這些干嘛?他跟錦衣衛的關系很好嗎?”

陸松皺眉,這孩子說話怎么如此老練?我問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干嘛用反問句?讓我來回答你?

“再者。”

朱浩又補充,“別看陸先生平時晃晃蕩蕩沒個正形,但他絕對不會出賣別人來換取自己的前途和利益,他不是那種賣友求榮之人。”

“賣友求榮?”

陸松不太理解朱浩新穎的說辭。

朱浩微微一笑:“他剛進王府不久,身邊沒熟人,把你當成朋友看待……對這一點我看得很清楚。”

陸松又是一怔。

他忽然想起之前唐寅叫住他,一臉為難,欲言又止的模樣,如果唐寅真對他起了歹心要出賣他的話,何至于如此猶豫?

如朱浩說的那般,唐寅把他當朋友,一切就解釋得通了。

正因為唐寅有情有義,才會覺得有些問題太過敏感,超出朋友間可以互相問詢的范疇,唐寅才欲言又止。

“最后便是……你覺得陸先生會想到,一個為興王府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凡事都不計較個人得失的忠義之士,會是為錦衣衛打探消息、以出賣王府求得利益的奸細嗎?”朱浩又用了反問句。

這次的問題,陸松依然無法回答。

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只要朱浩沒對唐寅泄露他錦衣衛奸細的身份,那唐寅本事再大,也不會聯想那么多。

陸松沒有因為朱浩之前一系列讓他覺得刺耳的措辭而慍怒,這次他為興王府立功,朱浩才是真正的幕后功臣,他很感謝朱浩暗地里的幫助,道:“先前朱衛正提出,讓你避嫌離開王府,陸先生跟我一起幫你說話。”

朱浩笑了笑:“我提醒你跟陸先生,其實就是為防止事發后,王府當面覺得我也參與其中,到那時事情將不可挽回!”

“果然如此。”

陸松心中安定下來。

他覺得朱浩沒說謊,反而恰恰證明朱浩有先見之明,他突然想到什么,問道:“你跟陸先生是如何說的?”

朱浩笑道:“他對我的信任,比陸典仗高得多,所以我不需說太多便義無反顧向王府發出預警……陸先生一心為王府,他的誠意不用懷疑吧?我想,就算以后真把你受錦衣衛挾制,暗地里泄露王府情報的事告訴他,他也會幫你出謀劃策,而不是急著去舉報。”

陸松之前不信朱浩的話,但聽過朱浩對局勢的分析,以及最后結果……陸松發現自己的見地居然不如眼前這個孩子。

既然智慧不如人,還承蒙人家恩情,你好意思再懷疑人家對你圖謀不軌?

“眼下王府內緊外松,等各處護衛調回來,防備才算完善……朱浩,這兩日你盡可能少出去,你對此如何看?”

陸松這次算是真心求教。

朱浩神色淡然:“其實這會兒王府不應該為擔心打草驚蛇而保持低調,反而應當在安保力量沒有周全前高調行事,那些心懷歹意之人發現王府已提高警惕,變成鐵板一塊,他們便會知難而退。”

陸松道:“你的意思是說……應該提醒興王,提高警戒級別,對外造成一種風聲鶴唳的假象?”

朱浩微微一笑沒多做解釋。

“你……你有何想法,但說無妨,我知道你在這件事中不太好持立場,可我相信你不會為家族事而壞了令尊留下的忠義之名……”陸松道。

朱浩笑了笑:“陸典仗無需給我戴高帽,家父還曾留給我忠孝之風呢。”

陸松一怔。

你小子……

我說忠義,你卻說忠孝。

這算是自貶嗎?

你會為了維系對家族的孝道就要出賣王府?當我不知道你小子早就把利益跟王府捆綁在一起了?

“其實眼前興王的做法也沒太大問題,如果非要把有限的人力用到極致,難免會造成內部空虛,讓敵人有機可趁……那還不如保持現狀。”朱浩忽然改變之前的說法,讓陸松極為不解。

這小子翻來倒去是為何?

卻聽朱浩補充道:“但若這會兒王府中什么人,能告訴我大伯,說王府內呈現內緊外松的狀況,那我大伯會不會以為王府這是誘敵深入,來個請君入甕呢?”

“嗯?”

陸松稍微思忖后,臉上滿是訝色。

這小子損招挺多啊。

維持現狀,卻又故意泄露消息,讓錦衣衛的人知道王府現在已有戒心,那錦衣衛行事必定處處受制。

錦衣衛的人自作聰明,以為王府不知已泄露全面戒備的風聲,還在拼命掩飾,便不敢輕舉妄動……如此一來,主動權就完全落在王府手里。

明明王府眼下防御力量不足,卻讓錦衣衛畏手畏腳,這一招只能說相當高明。

請:m.7722.org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