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七十九章 危險人物

更新時間:2022-04-26  作者:天子
唐寅不明白為何會被朱浩言中,朱萬宏返回安陸居然不安好心,興王還聽信了他的話,派人暗中調查……

唐寅暫時只能這么認為。

朱祐杬倍感欣慰:“王府中不但有唐先生這樣洞悉先機、料事如神的大賢,還有陸典仗這樣處處小心、觀察入微的忠貞義士,看來袁長史的擔心是多余的,即便他不在,王府也不會出現偏差。”

興王的話讓唐寅了解到,陸松并不是奉命調查,而是自行其是。

唐寅隨即聯想到,會不會陸松也是在朱浩提醒下才去調查的朱萬宏?

張佐急忙問道:“那王爺,接下來該如何應對?若真是錦衣衛窺伺在旁,只怕……王府將不得安寧,不僅人員進出要小心,平日膳食方面是否也要謹慎些?”

張佐擔心的不單單是錦衣衛搗亂,更怕對方派人滲透到王府內部,明目張膽行刺的可能性不大,但若是采取暗中下毒等手段,防不勝防。

朱宸道:“殿下,聽說錦衣衛朱家有一孩童在王府,是否……將其趕走?或是多加防備?”

此言一出,唐寅和陸松莫名緊張起來。

朱宸是武官,對于權力爭斗,還有什么家族恩怨渾不在意,他注重的是一個人的出身,刻板印象是身份來歷便代表了立場,朱浩是朱家人,現在朱萬宏對王府心懷惡意,那朱浩就不能留在王府。

朱祐杬皺眉沉思,明顯被朱宸說動。

錦衣衛要對興王府不軌,這時還留朱浩在兒子和女兒身邊,怎么都說不過去。

殺朱浩不可能,別說朱浩對興王府有恩,就算沒恩,朱祐杬也不是濫殺無辜之人,其實趕走朱浩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可他始終有顧慮。

朱祐杬望向唐寅:“唐先生對此有何看法?”

唐寅道:“興王殿下,實不相瞞,其實正是朱浩提出,他大伯回安陸后,沒有馬上歸家與妻小團聚,而是選擇留在城里,其行跡甚是可疑,在下才推測錦衣衛或有不軌之舉,朱浩……并無相助家族之意。”

唐寅受朱祐杬器重,不能自砸招牌說一切都是朱浩提醒,要留朱浩在王府,只能說是自己從朱浩的講述中發現端倪。

陸松急忙道:“卑職之前也得過朱家少爺提點。”

唐寅為朱浩說情,合情合理,畢竟那是他的學生,知道朱浩回歸家族后將會遭遇怎樣的待遇,再就是朱浩對唐寅逃離南昌、進興王府有莫大的恩德。

陸松為朱浩說話,卻是不得已而為之。

我好心提醒你陸松立功,這邊興王說要趕我走,你連情都不幫我說,不是過河拆橋是什么?

我回到朱家過凄慘日子前,是不是先把你王府奸細的身份曝光,來個魚死網破?

現場一片安靜。

別說朱祐杬,連張佐和朱宸都沒想到,對錦衣衛異狀洞察先機的唐寅和陸松,居然同時為朱浩說情。

“朱浩他……”

朱祐杬不知該怎么評價了。

不單純是撐腰,畢竟唐寅和陸松也說了,他們料事于先,是得過朱浩提醒,雖然朱浩只是雙唇呼扇說上幾句,沒做實事,但功勞還是應該記其一份。

張佐這時也選擇了站隊,恭謹道:“王爺,袁長史走之前說過,朱浩這孩子乃忠良之后,小小年紀便懂仁義禮法,曾火場救人……這時候讓其回歸朱家,雖然可能只是暫時的,但或就打草驚蛇,讓錦衣衛有所察覺呢?”

先說朱浩心懷忠義,再講道理,表明不能打草驚蛇,張佐進言的方式深得袁宗皋個中三味。

朱祐杬頷首:“此言有理,朱浩并未做錯事,他之前還曾代世子受苦,我不能對他有所懷疑。這樣吧,這件事暫且不要對朱浩說,避免他產生不必要的心理負擔,另外就是……最近不要讓他出王府……”

張佐笑著點頭,未再說什么。

唐寅卻道:“朱浩年后差不多每日都歸家,這時不宜改變作息,也是為避免為奸邪察覺異常。”

“嗯。”

朱祐杬留朱浩在王府不歸,本身也是為保護,并不擔心錦衣衛會利用朱浩做什么對王府不利之事。

朱祐杬最后拍板:“王府上下加強戒備,內緊外松,各處能抽調的人手這幾日都調回城,王府再行戒嚴……屆時王府嚴禁人員隨意進出,平時府上用的糧食和瓜果蔬菜等,一律都要經過嚴格篩選,來歷不明的一概不準帶進王府。”

“得令!”

朱宸和陸松代表王府儀衛司接受了朱祐杬下達的命令。

興王府正式加強戒備。

遵照朱祐杬的命令,避免打草驚蛇,要等分布在安陸各處的王府儀衛司侍衛全都調回來,才正式全面封鎖王府,這中間大概需要兩天時間。

在此期間,王府內緊外松,對外要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唐寅從王府內院出來時,陸松與之同行,二人走出內院東門時,把守此處的侍衛只有四人。

加上各處警戒和巡邏的,唐寅大致估算了一下,眼下王府只有三四十人守夜。

相比于王府的遼闊,這點人手確實太少了,難怪興王說把所有人手調回來之前,不宜打草驚蛇。

“陸典仗,請留步。”

唐寅叫住正要去外院查看防務的陸松。

陸松不解地問道:“陸先生叫住卑職何事?”

唐寅欲言又止,想了想,還是一臉為難地問出口:“你跟朱浩之間……有何不同尋常的來往?他……跟你說過什么?”

唐寅雖然以前沒當過正式的幕僚,兵書韜略什么的也沒詳細研讀過,只能算是半吊子的謀士,但他的觀察力和分析力一流,想他在南昌獲悉寧王有謀反之意,便裝瘋賣傻遁走,這分膽略非常人可比。

還沒進王府做幕僚前,唐寅就跟朱浩一起去見陸松,當時陸松居然被朱浩三兩句話說動,替他們給興王傳話,后來入王府,朱浩跟陸松眉來眼去,這次陸松能跟他唐寅一樣洞悉先機調查出線索,還幫朱浩說話……

若發現這么多異常,還沒想到陸松跟朱浩間有非常規關系,那他唐寅可就真的愚不可及。

陸松望著唐寅灼灼的目光,心中沒來由多了幾分膽怯。

能瞞住王府上下,卻瞞不住這個為興王和袁長史欣賞、擁有無比智慧的王府幕僚唐伯虎,莫非我陸松王府細作的身份要敗露于此?

“這……其實是因為犬子跟朱浩同為世子伴讀,平時與我也曾多有交流,此番的確是他提醒,讓我留意朱千戶動向,陸先生不要誤會……”

陸松心虛下說話聲音都在顫抖。

盡量讓自己的真話多一些,甚至不惜告訴唐寅,其實就是朱浩提醒讓我去調查的,這解釋了我為什么要幫朱浩說話。

他的理由聽起來合情合理,但最后一句“陸先生不要誤會”,其實有點不打自招的意思。

唐寅只是問,朱浩跟你是否有來往,以及跟你說過什么,你照實回答,甚至可以理直氣壯,卻說不要人誤會?

誤會你們之間有什么陰謀不成?你們也沒做什么危害王府的事啊!

唐寅皺眉。

他實在想不明白,陸松為什么要在最后加上那一句,聽起來很古怪。

唐寅自然想不到,錦衣衛潛伏在興王府最隱秘的奸細,就是一心為王府著想,深得興王器重的陸松,所以就算唐寅自詡看明白了朱浩跟陸松間有勾連,卻想不明白其中有何內情。

“哦。”

唐寅茫然不解,想了想,好像只能解釋為朱浩跟陸家人私交不錯,陸炳平時對朱浩的推崇他可是看在眼里。

朱浩跟自己同學的家長聊聊保護王府的事,很不尋常嗎?

“陸典仗快去忙吧,估計這兩日王府都要緊張起來,還得防止王府中工匠把風透露出去。”

唐寅如今也住在東院,自然見識了東院那群匠人和長工的散漫,自然會想,如果自己是錦衣衛,肯定會從這些人身上尋找王府的破綻。

陸松沒想到唐寅會這么容易放過自己,但還是不確定唐寅有沒有發現自己的秘密。

“那唐先生,卑職先去了……”

陸松緊張起來,忘了之前一直稱呼唐寅為“陸先生”,現在滿腦子都在想“唐寅太可怕了”,自然不會再把唐寅當成什么狗屁陸先生。

等他走出一段路,回頭發現唐寅沒有跟來,長長地松了口氣,心想:“看來應該跟朱浩商議個對策,就算我為王府立下功勞,可要是被唐寅告知興王,說我可能是錦衣衛的奸細,那我多半還是會被王府放棄,那時我也會名譽掃地……還是讓朱浩幫我參詳一下吧。”

他當即便想往西院方向走,但又遲疑,覺得這時候去找朱浩太過礙眼,被唐寅知道了不更加深其懷疑?

“難怪從寧王到興王,都對唐寅推崇有加,如今王府兩位長史都不在,朝廷也沒有委派新長史,看來唐寅乃是興王眼中長史的最佳替代者,從此后王府上下計策或全出于他之手……他今日已明著問我跟朱浩的關系,短短時間就察覺到異常……此人何其危險!”

請:m.7722.org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