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六十六章 獎懲有度

更新時間:2022-04-21  作者:天子
蔣輪聞言有些意外,好奇地問道:“姐姐,不是說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時候當今圣上才開始時常臨幸后宮的嗎?怎么才過四五個月就要準備誕子了?”

連蔣輪這樣沒什么才干,甚至可稱之不學無術的人都察覺到問題不對。

蔣王妃道:“此等事豈是你我應該關心的?你去還是不去?去的話,跟家人要分開幾個月……但對你是一次歷練。”

“去京師?”蔣輪想了想,笑笑道,“該去還是去吧,誰讓這是咱家事呢?我這就回去做準備。”

“嗯。”

蔣王妃沒有跟弟弟說太多,畢竟皇帝妃子幾時懷孕,又幾時誕子,就算興王府有所懷疑也輪不到他們來發表意見,這時候興王府只需拿出恭賀的態度就行了,不然誰都會覺得你興王府居心叵測。

蔣輪走到外邊的院子,嘴里嘀咕:“看來誰當皇帝,還真不好說,指不定紫氣東來,最后落到我腳下這片土地呢!難怪老陸之前會如此說,看來他這早就得到消息了啊。”

朱浩并不關心京師發生的事情。

這幾天他正在跟朱娘商議,準備讓朱娘投資他的事業,為朱娘重新找個事情干干。

研發方面,自己可以負責,但具體生產,還是交給老娘比較穩妥。

一個人的精力終歸是有限的,總不能讓一個八歲大的孩子成天跑東跑西,既要照顧好學習還得兼顧改造大明,甚至帶動一場轟轟烈烈的工業革命吧?

“小浩,你是何意?我們不曬鹽,要……自己開工坊?”朱娘聽到兒子建議,覺得很怪異。

眼下完全可以靠之前買來田地過點安生日子,為什么還要出去拋頭露面?

朱浩道:“如果我們不開工坊,不賺錢,朱家人就會放過我們?若被他們知道其實我們還有田地和錢財,一定會胡攪蠻纏,去官府告狀說我們偷朱家的……”

李姨娘一臉不信:“朱家人再蠻橫無禮,也會想想,他們給得了我們多少?”

李姨娘有驕傲的資本。

雖然之前的錢不是她賺的,但她是參與者,在一家人努力下,一萬多兩銀子到手,朱家人總不會覺得靠之前那小小的鋪面能賺這么多錢吧?

朱娘似又想到什么,蹙眉:“若朱家說這是朝廷賞賜給小浩父親的,市井之人不知其中緣由,只怕會誤解。”

光靠鋪子賺不來這么多錢,但你一個節婦能從哪兒搞錢?百姓可不管你是怎么弄到手的,難道告訴別人,我們是曬鹽甚至販私鹽所得?

錢本身就來路不正,最怕被人追查。

“娘說得對。”

朱浩笑了笑,他覺得這次母親總算開竅了,“如果我們繼續擺出一副坐吃山空的架勢,朱家就會懷疑我們有積蓄,用心追查,那事情很容易就會露餡兒。但如果我們找個營生做,擺出一副苦苦支撐的架勢,朱家有了注意的方向,就不會有那么多懷疑了。”

朱娘點點頭,望著兒子問道:“那我們開工坊……做點什么?”

“我在一本古書上……”

朱浩馬上開始編瞎話。

朱娘當即打斷兒子:“好好說話!”

顯然朱娘這次不肯相信兒子的說辭了,老說在古書上看到的方子,請問古書在哪兒?為什么你能看到的古書,別人就看不到?

李姨娘卻很喜歡朱浩這種娓娓道來的講故事的方式,一臉熱切:“姐姐,還是聽他說下去吧。”

對于一個沒多少文化,身份又相對卑微的妾侍來說,從朱浩的故事中,能找到一種“老天爺幫助家里走出困境”的暢快感,好像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朱家人不斷來找麻煩,而朱浩就能從古書上尋到應對之法……老天爺顯靈啊!

“娘,從哪兒看到的不打緊,至少我們能做出別人做不出的東西,其實我已讓于三把工坊開起來,只是現在規模很小……”

朱浩循序善誘。

朱娘又蹙眉:“你自己開工坊?哪兒來的銀子?還有……為什么于三會幫你?”

朱浩笑了笑:“有賺錢的買賣,于三為什么不做?再說蘇東主不也等著我們為他改進曬鹽工藝?如果他知道我們手上有好東西,還能大批量生產的話,他會不會主動上門來采購呢?”

朱娘長吁了一口氣,望向朱浩的目光中多了幾分嚴厲,大概覺得兒子說話做事開始脫離一個正常孩子思維,便想拿出嚴母的作派。

“娘,明天你跟我去工坊看看,見識到成品后,你再決定跟不跟我一起做。”

朱浩發現朱娘有要嚴管自己的苗頭,只能把巧舌如簧收斂起來,試著讓朱娘去接觸和融入,而不是強行改變。

第二天上課。

朱浩給幾個孩子帶了“禮物”,當他把一個小布袋里的東西展現在幾個孩子面前時,小伙伴們眼睛都看直了。

“這是什么?”

“好漂亮,我能摸摸嗎?”

“別摸,萬一摸壞了呢?是不是冰做的?能吃嗎?”

朱浩在他們面前展示的,正是他工坊制出的玻璃下腳料制品,一些透明的玻璃球。

朱浩笑道:“弄了些好玩意兒,回頭我教你們一種新玩法,叫做彈彈珠……這東西不能吃,別往嘴里塞……”

這邊還在說,陸炳拿起來一個直接丟進嘴里,想嘗嘗到底是什么味道。

發現這東西堅硬到牙齒咬不動時,陸炳只能苦著臉把玻璃球給吐了出來,因為沾染了口水,朱三一臉嫌棄地道:“趕緊拿走。阿炳,你可真惡心,什么東西啊,不知道干不干凈就往嘴里塞。”

朱四道:“姐,剛才好像是你在問能不能吃的吧?要不是你問,陸炳也不會拿來嘗的。”

“用得著你多嘴多舌?”

朱三很不滿意弟弟這種拆臺行為。

“好了,彈珠數量不多,一個人分三個,當是我送給你們的禮物……來,把自己的那份拿走,下課后我教你們怎么玩。”

正巧這幾天幾個孩子沒什么新玩意兒,倍感無聊,甚至朱三和朱四還頻頻央求興王要出王府去玩,如今有了彈珠想來能頂上一段時間,畢竟是從來沒有過的娛樂項目,新鮮感十足。

下課后。

學舍院熱鬧起來。

朱浩科普了一些彈珠的玩法,隨后就是近乎于對決一般的博弈,每個人的目的都是要把對手的彈珠變成自己的。

因為彈珠這東西對他們來說太稀罕了,花錢都買不到,除了從朱浩這里獲得,沒有別的來源,可朱浩說了暫時就這么多,他們唯一獲得更多彈珠的方法……刨除搶奪或是騙取這些非常規手段,就只有贏下對手一條途徑。

但打彈珠這種游戲,無論是挖坑進洞,還是比拼投射標準線,都是規則看起來簡單,但需要具備一些技術含量的。

于是乎……

下課不過一刻鐘,幾場游戲下來,不幸的事情發生了……所有彈珠通通都回到朱浩手上,就連自詡手眼協調無所不能的京泓都沒有例外。

朱三還在旁數落:“小京子,你不是說自己很能嗎?蹴鞠的時候就會吹牛,怎么這次又不行了?早知道的話,我就跟朱浩一伙了。”

朱四也很氣餒:“姐,朱浩說了,他不跟我們結盟,水平不行就說不行,別找那么多借口……朱浩,要不我們重新來過?”

這會兒朱四可不笨。

輸了想把彈珠拿回去,同時心中開始盤算,不能再跟朱浩玩,一群剛玩彈珠的門外漢,直接跟朱浩這樣看起來身經百戰的高手過招,那不是等著輸嗎?

“還給你們可以,但要進行一番考試,最近陸先生和公孫先生對我們的考校很少,這次考試就由我來進行。”

朱浩說出交還彈珠的條件。

居然要考試?

幾個孩子,除了陸炳外,一個個都灰頭土臉。

陸炳不動聲色,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無論考什么都不會,屬于完全沒有心理包袱的那個。

“要考試啊朱浩,現在不是有了陸先生嗎?還用的著你?不如換別的方式?”朱四開始叫苦。

朱浩態度堅決:“我贏了,就算沒有獎勵,總該對你們有點懲罰吧?再說考試這種事,學會的知識都是你們自己的了,不過是找機會把它復刻出來,算是懲罰嗎?我出的題目都是平時你們學過的,不會連這點挑戰的心都沒有吧?”

京泓最先接受現實:“來吧。”

有京泓發話,朱三和朱四就算是滿肚子怨言,也只能把嘮叨話收回。

于是乎。

唐寅出去轉了一圈回來,本以為隨便教點東西,就可以熬到中午吃飯,回到課堂卻發現幾個孩子正在奮筆疾書。

“好了好了,不用裝樣子了。”唐寅不耐煩地揮揮手,“先生不在的時候就知道瘋玩,看到先生再做樣子,有意義嗎?”

唐寅差點兒就想說,看看朱浩,這小子就不會搞這套,你們在那兒奮筆疾書的時候他卻在對著窗口發呆。

就算不鼓勵他這種偷懶的精神,也該學學他的坦蕩。

朱三本來在幾個孩子中學問進展最慢,此時她也是最不耐煩的:“陸先生,別打攪我們,我們正考試呢,如果回答不出來……朱浩會罰我們!”

------題外話------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