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以訛傳訛

更新時間:2022-04-21  作者:天子
課照上。

不過朱浩變成了一邊創業一邊學習,家里、王府、戲班和工坊幾邊跑,還要兼顧寫戲本和說本,以及給村子孩子上課,著實累得夠嗆。

反而上課成為了他的“休息時間”,課堂上呼呼大睡的次數更多了。

公孫衣見怪不怪,可唐寅老是看到朱浩在那兒悶頭睡大覺,自然有點恨其不爭,但又明白朱浩最近確實很累,加上朱浩交給他批閱的幾篇四書文,寫得中規中矩,實在挑不出毛病……他沒法苛求一個虛歲才九歲的孩子做得更多。

日子就這么持續下去。

這天朱浩一覺醒來,發現朱三和朱四都守在他的課桌前,眼巴巴等著。

反正朱浩下課時會準時醒轉,姐弟倆都習慣。

“下課?”

朱浩打個哈欠,舒展了下懶腰,“該走了吧?”

朱四連忙道:“別急著走啊……朱浩你可是答應過我的,找唱白蛇的姐姐進王府給我們唱曲兒,你忘了嗎?”

朱三可憐兮兮地望著朱浩,小眼睛里滿是渴求,似也在等著這件事。

朱浩做恍然狀:“對了,還有這件事……好吧,我這就出王府,把人帶來,希望她現在不是很忙……門禁那邊沒問題吧?”

陸炳在旁邊嚷嚷:“我爹說行。”

“對對對。”

朱四也在幫腔。

找公冶菱進王府唱獨角戲,是朱三和朱四一起央求蔣王妃并獲得同意的,范氏把消息帶給陸松,沒通過興王。

不過最近興王府對幾個孩子的看管也沒之前那么嚴格了,偶爾朱三和朱四中午不回去吃飯,而是留下來蹴鞠或是聽朱浩講故事,王府也沒說嚴加管束。

但朱三和朱四出王府卻是萬萬不行的。

“朱浩,早點去用飯,我先走了。”

唐寅不想理會幾個孩子的事,反正找什么戲子來王府唱戲跟他無關,他也不認為這樣會危及郡主和世子的安全。

朱浩道:“那就到西院等著,我去去就來。”

朱浩果然守信。

當他把公冶菱帶進王府時,陸松親自陪同前來,進王府時公冶菱非常小心,此時的她并沒有著戲服,按照朱浩的要求以常服而來,本身戲子在戲臺下并不會穿得花枝招展,看上去就像一個布衣荊釵的普通民婦。

她的光彩并不照人,之前讓人驚艷感覺,完全來自于白素貞的扮相。

“來了!”

朱四非常興奮。

那感覺就好像迷戀偶像且見到偶像的小迷弟,朱三比弟弟克制一些,而陸炳純粹就是個只會跟風的不懂事小子,京泓立在遠處看著,他想過來卻覺得不合適。

這些孩子中間,除了朱浩外,最懂事的就要數京泓,他很清楚自己在王府中的定位。

“民女見過幾位小主。”

公冶菱不知該如何稱呼眼前幾位。

朱四笑嘻嘻上去打招呼:“白素貞姐姐,我叫朱四,你可以稱呼我小四也行……”

“我叫朱三。”

“我叫陸炳。”

凡有什么事,總少不了陸炳。

朱浩看了陸松一眼,這家伙絲毫也沒有離開的意思,似乎也想留下聽免費的戲,朱浩便打招呼:“陸典仗,我們到外面等著吧。”

“嗯。”

陸松點頭,避過公冶菱看過來的目光,與朱浩到了院子門口。

幾個孩子隨即把公冶菱圍起來,央求唱戲。

一片熱鬧。

西跨院門口。

陸松佩刀撐著地,站在墻角,打量朱浩:“你是怎么想的?是覺得,現在外面對王府沒威脅,王府對你也無防備之心?”

朱浩笑道:“我沒太多想法,年前就答應過世子和郡主,說要帶唱白蛇的姑娘進來給他們單獨唱一場,我不過是履行約定。對了陸典仗,最近林百戶應該不在湖廣吧?他沒派人來給你傳信?”

陸松不想回答這種問題。

旁邊不時有侍衛和下工的工匠以及奴仆路過,跟朱浩在大庭廣眾之下探討為錦衣衛做事,跟找死無異。

“再唱一段,再唱一段……”

院子里傳來朱三的喊叫聲。

剛才朱三這個姐姐還挺克制的,但現在看來,她瘋起來比弟弟更沒正形。

陸松不時往院子里看看,單獨把一個女戲子留在朱三、朱四身邊,看起來沒什么威脅,但事情誰說得清呢?萬一這女戲子暴起對世子發難,他必須得第一時間趕過去制止。

“陸典仗,之前我跟你說過,讓你入股戲班,你不再考慮一下?現在看來,入股后真就是一本萬利。”

朱浩又笑著拉陸松入伙。

大家抱團做生意,一起賺錢,本來戲臺就搭在靠近王府的地方,如果陸松平時帶著王府的人去維持一下秩序,哪怕不親自去,讓人知道這戲班由王府儀衛司罩著,一般人也不敢去撒野。

陸松問道:“賺錢的好事,為何要找別人?”

朱浩嘆道:“你這都沒聽說嗎?前幾天我本家兄長,居然帶人去戲臺那邊搗亂,當時京知縣和陸先生都在,我也在場,看得真切,幸好當晚我那個兄長犯了點錯也被官府拿下,事情才不了了之……

“戲班這一攤子全靠我一個孩子撐著,遇到事情不及時處理的話,恐怕會引來更多的麻煩。”

“這就是你拉我跟你做生意的理由?”陸松將信將疑。

朱浩笑道:“那陸典仗有意還是無意?”

陸松想都沒想便一口回絕:“無意!”

朱浩攤攤手,既然對方不同意入伙,那只當自己沒說。

他算是看出來了,其實陸松還是很講原則的,他給錦衣衛做事更多是情非得已。

“陸典仗還是小心一點吧,之前袁長史不都說了,林百戶曾拜訪過他,跟王府達成了和解,回頭他出賣你的身份也不稀奇……你對王府百般回護,到頭來只怕落得一場空。”

就在陸松準備多談論幾句時,卻見朱浩轉身往院子里走去,“最近王府對世子的安保措施稍微有些松懈,但相信用不了多久,又要抓緊了。”

陸松皺眉。

他不明白朱浩這話是幾個意思。

“你想說什么?”

陸松跟著朱浩進了院子,問話的聲音自覺輕了許多。

朱浩回答得漫不經心:“眼下王府防備松懈,來自于陛下后妃懷下龍嗣,可若回頭發現是詐胡……就是子虛烏有的意思,朝廷對興王府的戒備恐怕會比原先更甚。”

陸松吸了口涼氣。

他很想說,你小子危言聳聽,皇帝妃子懷孕居然是炸胡?

不過隨后又聽朱浩慢悠悠補上一句:“可這不正是興王府上下所求?所以說事事難料,禍福更是難測啊!”

陸松聽了朱浩的話深有感觸。

當晚蔣輪請王府的幾個武官喝酒,酒席結束,陸松送蔣輪返回王府外宅邸。

蔣輪笑道:“老陸啊,看你今天喝酒的時候心不在焉,可是覺得今天的酒不夠好?下次給你找好酒。”

陸松急忙解釋:“并非如此,只是在想心事,有關朝中事務。”

“哈哈。”

蔣輪暢快大笑,更像一種譏嘲。

你一個王府典仗,芝麻綠豆大的武官,說是實職,但你手下才幾個人?更像個武散官,你居然開始琢磨起朝廷大事來?連我……一個正七品的文散官,都不會去操這么不合身份的心。

陸松卻正經問道:“姑爺,您消息靈通,陛下后妃中有人懷孕……是否存在作假的可能?也就是說此事子虛烏有?”

蔣輪臉上的笑容淡去,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陸松。

“卑職失言了。”

陸松馬上感覺可能是自己多喝兩杯,居然當面問蔣輪這種問題。

蔣輪道:“老陸,我知你一心為王府,若后妃有孕,我那大外甥……說句不好聽的,前途堪憂……

“但咱是臣子,幾時輪到為帝王家事發愁?想皇帝身邊后妃沒有三千也有幾十上百吧?美女如云,有一個兩個懷孕有何稀罕?此事休要再提!”

陸松急忙道:“是,是,在下不再提了。”

本就后悔把事情說出來,但王府中人應該個個都希望當今皇帝絕嗣吧?皇帝連個兄弟都沒有,若真絕嗣的話,皇位就很可能會傳到興王這一脈……王府內雞犬都能跟著升天。那我提出一點懷疑,你應該不會多想吧?

陸松說過也就罷了,只是對蔣輪說,并沒有張揚,事情就當揭過。

蔣輪喝醉后聽到的事情,回頭便忘了。

不料兩日后,蔣輪被蔣王妃叫到王府,本來二人只是堂姐弟,情分不是很深,但現在蔣王妃逐漸對他器重起來。

“……姐姐可有旁的事?沒事的話,我先回了。”蔣輪在蔣王妃面前有些抬不起頭。

蔣王妃道:“是這樣的,你姐夫準備派人到京師朝貢,我跟他提及,讓你同去。”

“朝貢?”

蔣輪沒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蔣王妃嘆了口氣,神色中有幾分失望:“陛下后妃身懷龍種,此等時候各地藩王都會到京城恭賀,若是等誕下皇嗣后再去恐怕會有些遲,有消息說后妃誕子在四五月間……”

------題外話------

這章是為盟主“劍客”大大的加更,謝謝你的慷慨打賞!天子繼續求訂閱、打賞和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