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二十四章 見機行事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安陸,興王府。

朱浩一直沒有消息,年后興王府也沒有新先生到位,每天朱三和朱四所謂的讀書,就是拿著本書發呆,整日無所事事。

“早知道的話,真該在朱浩走之前讓他把說本寫出來,

如果現在有說本打發時間該有多好啊?”

朱三雙手交疊放在桌上,腦袋擱在上面,整個人都顯得很懊惱。

朱四把一個紙球丟起來,隨后抓在手里,好像在用手指玩蹴鞠。

這是朱浩教他的方法,課堂偷奸耍滑第一招,用課本擋住先生的視線,

暗地里做各種小動作。

朱四道:“說得好像你認識所有的字一樣……給你看,

你能看懂嗎?”

兩個孩子年齡太小。

即便過了年都長一歲,但學問和見識并沒有明顯增長,就連朱浩所講故事,如果不是他考慮到受眾年齡層面有高有低,必須要通俗易懂,若只是以書上的內容來講,他們都未必聽得懂。

朱三側過腦袋,瞪了弟弟一眼:“讓你去跟父王說,把朱浩叫回來,你怎么沒去?”

朱四一把將紙球丟在地上,顯然這個手指蹴鞠的游戲并不好玩,他搖頭輕嘆:“我問過了,父王說朱浩現在已不在安陸,怎么找他回王府?父王說他去外地游學,可能要成年考科舉時才會回來。”

朱三生氣道:“王府那么多人,真有心找,還能尋不回來?我看就是推搪……”

“喂,

三姐,你當王府會為了朱浩,會傾盡全力尋人?對我們而言,朱浩是一起玩的知心朋友,可對于王府而言,他只是我們的伴讀,普普通通。或許父王還會想,如果我們真需要伴讀,大可從外面隨意找一些同齡孩子回來,為什么非得是朱浩?”

朱四經過王府送走朱浩之事,好似成長了許多,說話帶著一絲哲理,朱三聽得一愣一愣的。

朱三好奇地問道:“王府又要招新伴讀了?”

“沒聽說啊。”朱四搖頭。

朱三怒了:“那伱說個屁啊!朱浩的本事,是一般同齡孩子擁有的?小京子那種笨蛋,你稀罕嗎?你說說看,誰能替代他?”

靈魂三問!

朱四見姐姐很生氣,隨手把丟在地上的紙球撿起來,繼續玩他的手指蹴鞠游戲,畢竟當前也沒別的事情干。

“沒法替代也沒辦法,

現在連京泓都回不來了,

更何況朱浩……或許正因為朱浩本事大,

還能帶著我們玩,

父王和袁先生他們怕朱浩帶壞我們,令我們玩物喪志吧。”

“偏見,都是偏見!”

朱三抗議。

可惜她的反對只有弟弟能聽到,也就成了抱怨,反正是白搭。

姐弟倆沉默良久,朱三都快趴在桌上睡著了,朱四那邊才傳來話聲:“如果朱浩回來該多好?馬上開春了,到時一起玩,一定會很開心。”

南昌府。

龍班主出面跟涂欽接洽,賣戲班不再需要朱浩經手。

朱浩讓于三回去后馬上把戲班就地解散。

“……換上普通人衣服,不要住民院,干脆遷到客棧去,不要帶任何樂器和道具,全部留給龍班主,如果被人認出來,就說被戲班趕出來了……先在城里住兩天,等風聲過去我們就一起出南昌府。”

朱浩安排時,于三瞪大眼,滿腦袋漿糊。

于三好奇地問道:“那……浩官兒,我們出南昌城后,去哪兒演戲?”

朱浩隨口道:“到時再說……到九江府補齊服化道后,可能回湖廣,到沿江各州府巡演,等走完一圈再回安陸,畢竟安陸才是我們的家……至于我和母親、姨娘,可能要到江南走一趟……”

朱浩沒有坦言相告,這次出逃計劃異常機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即便要告訴于三,也要等一家人順利逃出南昌府,視后續情況而定。

于三負責解散戲班,但并不是說戲班真的就此散伙了,朱浩依然要負責一大票人的吃穿住行。

等龍班主賣戲班之事談妥,朱浩再悄悄把人員整合起來,一起帶出南昌府,到時候可能會把唐寅捎上。

眼下要取得跟唐寅的聯系,并安排其以戲班藏身,以便順利脫逃最為著緊。

這件事朱浩不再仰仗于三,而是直接到城中各茶寮,找來茶博士問詢唐寅的事。

現在唐寅經常從寧王府出來,他的種種瘋癲舉動,早就成為街邊路人的談資,茶寮來往客人眾多,口口相傳,找消息靈通的茶博士問清楚并不難。

經歷之前跳湖事件后,寧王府有意讓唐寅遠離湖泊,東湖舉行的南昌士子的聚會,一概不邀請唐寅參加。

唐寅沒法表演跳水技巧,只能上街裝瘋賣傻,隨處撒尿,力爭完美地表演一個精神病人。

剛開始唐寅還借助酗酒,后面連酒都不喝,可能大早晨起來突然就犯病,穿著一身單衣便跑出王府,等跑累了隨便找個犄角旮旯,倒下就睡,渾然不顧外面天寒地凍,讓跟著他的人目瞪口呆。

朱浩聽了茶博士的講述,不由打了個寒顫。

心中不由感慨,唐寅為了離開寧王府,真夠拼的,堂堂聞名天下的大才子,年少輕狂時如此也就罷了,現在臨老了,身子骨那么單薄,居然大冬天當“流浪漢”?

不過轉念一想,唐寅還沒裸奔,尚有進步空間。

對朱浩來說,本來可以等上一等,到唐寅發展到不著寸縷跑出王府,再試著與其聯系,可時間不等人,眼下他在南昌府不能久留,回頭龍班主頂替他賣戲班之事兜不住,到時全城一搜捕,戲班可能真的沒了,自己得重新招募和培養人不說,還不能以戲班掩護唐寅出城……

朱浩花錢請了幾個小孩守在寧王府門口,看到唐寅再出來裝瘋賣傻,及時通知他。

正月十九這天。

距離大堂會最精彩的百花洲大會演還有一天,終于有消息傳來,說是唐寅昨夜沒回寧王府,跟人喝酒到半夜,露宿街頭……

朱浩一聽,就算唐寅沒裝瘋時,這不也是常態嗎?不然安陸怎么被自己的娘親撿到?不稀奇!

可聽到后面,朱浩便覺得唐寅真夠拼的。

原來露宿街頭不說,唐寅一大早突然發瘋,跑到東湖玩“裸奔”,雖然不是不著寸縷,但也衣衫不整,還在一群趕早市的過往行人面前往湖里撒尿,結果一個不穩掉進東湖,只是這次落水的地方淺,很快被人救了起來。

同行的友人給他披了一件外套,便羞臊離去,隨后唐寅著單衣跑到附近的街道,尋了個地方倒頭便睡,據說衣不遮體……

用一個字來形容。

正月雖然已過大半,但處在小冰河期開端,天氣依然很冷,衣不遮體睡大街不算,睡覺前還要下水游個冬泳,被各種路人圍觀指點……

真的很拼。

朱浩得知情況后,便叫了關德召和關敬兩父子,跟他一起到靠近東湖的街巷,果然老遠就看到一堆人圍在一起看熱鬧。

關德召不解地問道:“小當家,今日來此作何?提前為明日的大戲做準備?”

朱浩沒有馬上靠近,遠遠觀察了一下,發現附近有形跡可疑的人在盯梢,終于明白唐寅為什么要這么拼,顯然寧王并不相信唐寅真的瘋了,一直派人暗中觀察和試探。

朱浩道:“明日的戲我們不上臺……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這兩日我們隨時都可能離開南昌。”

關德召點頭,之前于三已經給他們說了當前的處境,他和兒子已隨戲班眾人住進了客棧。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正式登臺亮相的機會,連邊緣角色都沒出演過,可他并不著急,見識過朱浩試戲時所唱片段,他很清楚朱浩有能力給他們父子編戲,還是量身定制的那種。

據說戲本已經到了于三手上,只要到了安穩的地方,父子倆就可以排練老祖宗關羽的新戲。

有幾出戲傍身,就算以后離開戲班單飛,也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錢。

他們進戲班并不一定是為長期掛靠,更多是要在戲班中學到東西。

朱浩默默觀察,見兩個鬼鬼祟祟的家伙觀察許久后湊在一起交頭接耳,也不知在商議什么,隨后其中一個轉身往寧王府走去,剩下一人搓了搓手,遠遠瞥了一眼人堆,再次跺了跺腳,便一頭鉆進附近的茶樓,估計是進去喝杯茶暖和暖和。

朱浩知道機會來了,立即讓關家父子留在原地等候,快速沖進人群。

穿過人墻,朱浩終于看到落魄的唐寅。

頭發蓬松,濕漉漉的甚至還在淌水,身上只著一襲單衣,身體卻出奇地沒有發抖,側身躺在一塊大青石上,口中發出“呼呼”打鼾聲,但朱浩仔細觀察后發現他的眼皮偶爾會跳兩下。

就算再不怕冷,這種寒風刺骨的天,之前還泡了個涼水澡,跑到街巷躺在青石板上睡覺,唐伯虎的老身板著實有些吃不消了。

“走了走了!這里還要做生意,哪兒來的病癆鬼?”

唐寅睡的地方并不是哪一家店鋪的門口。

可附近商家發現這個醉漢仰臥的位置終歸還是影響到自家做生意,畢竟人群扎堆看熱鬧,誰還進自家鋪子消費?所以忍了又忍,但鋪子遲遲不開張,掌柜實在受不了,干脆過來趕人。

但就算這個掌柜上去踢上兩腳,唐寅還是照睡不誤,實在沒辦法,只能悻悻離開。

周圍圍觀的人發現沒多大熱鬧可瞧,相繼散去,最后只留下朱浩。

朱浩左右看了一眼,見沒人注意,挪到唐寅腦袋附近的墻角蹲下,抬頭看看天,故意用奚落的口吻道:“人終于走了,這些吃瓜群眾真不長眼,早點散去還能透些陽光進來,今天天氣不錯,是個曬衣服的好天。”

“呼……咳……”

這頭裝睡的聲音一點都不正常,像是喉頭被什么東西噎住了。

卻沒有睜眼。

“陸先生,我早就跟你說過,別來南昌,你就是不聽,現在怎么樣,吃苦了吧?你說你何苦來著?”朱浩苦口婆心。

“呼……呼……”

這次打鼾的聲音就正常了許多。

朱浩裝作沒事人一樣,他這樣一個孩子蹲在這兒,就算寧王府的人看到也不會起疑心,只當是哪家孩子拿醉鬼逗樂,他繼續道:“再這么下去,你身子骨肯定受不了,垮了的話即便能離開,也只剩下半條命……以你這年歲,還有幾個半條命?

“此番我從安陸來,帶了一個戲班在身邊,如果你有心跟我走,明日找機會去東湖邊看戲,人多眼雜,盯梢的人容易分心,到時候我帶你以戲班為掩護,一起逃出南昌城。”

“明日我早早就會到東湖,你瞅準機會,到地勢高的地方露一回臉,到時候我會湊過來,見機行事!哦對了,明日別癲了,你越癲越引人矚目,目標大了不好走,適當收斂一下,正常點就好。”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