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計劃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朱浩算是真正見識到寧王府的霸道。

我不賣戲班給你,你就想要我的命?

難怪寧王謀反可以做到天下人皆知唯獨皇帝不知,這種囂張跋扈的姿態,估計真敢把殺人放火的事落到實處,地方官員參奏寧王謀反的奏疏那是一個應接不暇,可寧王花錢疏通關系方面做得很到位,錢寧等人收錢收到手軟,

以至于總能蒙蔽圣聽。

隨后的宴席,朱浩沒有參加,他帶著于三和龍班主返回住處。

路上于三急道:“小東家,大事不妙,咱是不是真要把戲班賣了?”

朱浩沒有正面回答,笑著道:“此等事還是多問問戲班中人的意見,看看他們作何選擇。”隨后目光落到一旁的龍班主身上。

龍班主臉色怪異,好似在考慮下一步動向。

不過以朱浩估計,龍班主肯定是希望賣出戲班的那個,三百兩銀子……就算被人抽走一成好處費,那也有二百七十兩……

有了這錢,再去辦三個五戲班都不成問題。

朱浩沒跟于三、龍班主一起回戲班駐地,直接回家找朱娘。

“娘,我們可能很快就要離開南昌府了。”

朱浩在家人面前無需隱瞞。

朱娘沒說什么,一旁的李姨娘不解地問道:“咱進南昌城沒幾天,這就急著走?小院可是租了半年……”

朱浩道:“寧王府跟朱家有勾連,我聽說朱家已通過寧王府相熟之人,打探到我們的下落……”

普通借口不管用,朱浩只能把大殺器給搬出來。

這一招果然好使,別說是朱娘和李姨娘,就連朱婷和剛來不久的小白聽到朱家,都好像小紅帽聽說大灰狼要來,瑟瑟發抖,恐懼發自內心。

朱娘問道:“從南昌離開,

我們能去何處?”

“娘,

我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往江南,到南京、蘇州、杭州等地游歷一下,在那邊躲避一段時間。亦或者……可以往西走,進巴蜀……”

朱浩說此話時,默默觀察朱娘和李姨娘的反應。

二女聽說要繼續亡命天涯,果然心底的恐懼都寫在臉上,好不容易在南昌獲得短暫的安定,馬上又要長途逃亡,是個人都會發愁。

“不過在此之外,我們還有一招更絕的……回安陸。”

朱浩最后才說出心底的選項。

朱娘驚訝地問道:“小浩,你在說什么胡話?我們回去……不是自投羅網嗎?”

朱浩笑嘻嘻道:“是啊,我們回去屬于自投羅網,不但我們這么想,朱家也會這么想,他們總不會認為我們真有那么傻吧?

“我們在安陸有自己的田地,到時候往農莊里一躲,以之前咱在城外曬鹽時打通的關節,要在安陸隱藏起來,

很難嗎?”

朱娘不由一怔。

連旁邊李姨娘也不由望向朱娘,

用力點頭:“夫人,其實浩少爺說得……有幾分道理。”

朱娘簡單思索后,

看著朱浩堅決地搖了搖頭:“不可,咱們出來的目的,是讓你求學,現在你連書都沒讀一天,就要回安陸,回去后還得四處躲藏,你上哪兒讀書去?為了伱的前途考慮,絕對不能回安陸。”

果然這個母親還是最關心兒子學業,不過她的擔心早就被朱浩預料到了。

朱浩笑道:“娘,你說如果我們把陸先生……也就是唐伯虎帶回去,繼續當我的老師,是不是一切就很完美了?”

朱娘板起臉:“你在說什么胡話?娘打聽過了,唐伯虎名聲在外,基本不可能是那個落魄的陸先生……再者說了,就算唐伯虎真是陸先生,他憑什么跟我們回安陸?你別打歪腦筋了,我們留在南昌府不走,大不了以后少上街,總之要給你找到先生……”

現在朱娘沒有了生活壓力,只考慮兒子的前途問題,在這種事上容不得兒子自作主張。

朱浩委屈巴巴地道:“娘,如果當天跳湖的真是陸先生,也就是唐伯虎,你猜他為什么要那么做?現在可是正月間,你說湖水該有多冷啊!”

朱娘黑著臉不回答。

“其實陸先生看出寧王有謀反之心,想裝瘋賣傻來躲開寧王,若是我們借助于三的戲班,幫他逃出南昌府,他為防止被寧王府的人找到,肯定要找個地方隱居以避禍。

“安陸有興王府,那絕對是陸先生安身立命的好地方,之前他就曾說過想在興王府謀個差事,我們帶他回去,供他吃穿,他在教授我學問的同時,瞅準機會進興王府……你覺得他有什么理由拒絕?”

朱浩語氣變得極為懇切。

現在他必須讓朱娘同意自己的計劃。

把唐寅拐走,而不是等寧王放人。

如果寧王放人的話那唐寅想去哪兒就去哪兒,隨心所欲。但如果是幫唐寅逃走,那唐寅想的就是如何躲避寧王的追捕,需要時刻藏匿好身份,到那時唐寅的自主性將大大降低,若是把唐寅介紹到興王府……

當然這只是一種設想,興王府是否收唐寅當幕僚另說,畢竟興王府沒有寧王府那樣的野心,不會想將全天下的人才都招攬到麾下,為謀反或是給孩子當皇帝做準備。

“你……”

朱娘想說什么,可看到兒子真誠而又熱切的眼神,她又不知該如何說起。

朱浩道:“娘,要不這樣,如果真確定陸先生就是唐寅,而他也愿意跟我們回安陸,那你就同意我的決定,行嗎?”

朱娘微微蹙眉,心中反復衡量,如果真如兒子所言,把天下聞名的唐伯虎帶回安陸,教兒子學問,確實很不錯。

朱浩繼續說項。

“以唐寅在文壇的影響力,即便他不當官,能做他的弟子,對我將來讀書或是考科舉,都會有莫大的幫助。如今朝中閣老、尚書中尚有他的座師,我入他門墻也算是拜入名門……娘既為我的前途著想,就給我這次機會吧。”

即便朱浩說到這個份兒上,朱娘還是在猶豫。

李姨娘嘆道:“浩少爺,就算你說的都對,陸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唐先生,可他離開南昌,也是在避禍,我們為此開罪寧王府……對你沒好處啊。”

朱浩道:“當初我進興王府刺探情報,難道不是更加兇險……我們從南昌回到安陸,在自己的地盤上,為什么要擔心寧王府?寧王府勢力再大,也不可能把觸手伸到湖廣,一路追殺到安陸吧?”

經朱浩這一說,李姨娘點點頭,覺得有道理,轉而幫朱浩說項:“夫人,不如就聽浩少爺一次,如果陸先生真是唐先生,咱可不虧。”

朱娘輕嘆一聲,終于妥協了,因為即便不找唐寅,短時間內也找不到教兒子學問的先生,不如一試。

如果真成功了,回報驚人。

“那就試試看吧,先找陸先生問問,看他是否愿意跟我們回安陸,最好他不是唐伯虎,如果是……恐怕不會跟我們走……”

朱娘不敢想,自己在街邊隨便撿了個醉鬼,就是天下聞名的大才子,雖然老了點,但唐寅的名氣實在太大,不是升斗小民敢想的。

所以就算只是普通先生,朱娘也愿意帶回安陸教兒子,或是她想明白了,與其在外面亡命天涯,不如躲在最危險的地方,讓兒子能安心讀書。

朱浩終于得到朱娘授意,下一步就是跟唐寅取得聯系。

不過在這之前,他要把涂欽出面代表寧王府買戲班的事解決一下。

等他回到戲班駐地時,此時戲班中人的態度分為截然不同的兩派:

有人想留下來,轉檔到朝中顯貴李士實名下,有官員庇護,戲子也能獲得安定的生活;還有人想離開,豪門大戶不是那么好進的,誰知道其中有多少齷蹉?還不如跑幾年江湖,等恢復自由身,海闊憑魚躍,就比如公冶菱。

公冶菱見到朱浩,連忙湊過來問道:“當家的,您之前不是說過,不讓我們去侍奉權貴嗎?”

朱浩笑道:“我沒有讓你們去陪酒待客啊……如果我真打算賣戲班,而你又不愿意,我會提前通知你,讓你花錢贖回自由身。”

白給自由身這種事,朱浩是不會做的,自己花錢買的,只是讓你們登臺唱戲,給你們一份穩定的工作,又沒占你們便宜,憑什么讓我吃啞巴虧?

但他不會獅子大開口。

常在印走過來嘆道:“東家,如果選擇留下來,只怕會禍事連連。”

“哦!?”

朱浩有些驚訝,問道:“怎么個說法?”

常在印看了看旁邊的于三和公冶菱,無奈道:“南昌府周邊都不太平,盜匪橫行,或是有人故意為之。如果寧王有不軌之心,只怕……會牽連到我們,留在這里固然可以獲得一時安定,后患卻很大,不如跟在東家身邊……老朽看得出來,只有您才能帶給我們真正穩定的生活。”

戲班中其余兩個老樂師也都過來表態,支持常在印的說法。

大概他們之前商議過。

朱浩點頭:“如果你們都不愿意的話,那就只能讓龍班主的人留下,我去跟他商量一番。”

朱浩跟于三到了隔壁院,打探過龍班主的口風,才發現什么叫人與人不同。

龍班主是抻著頭想留在南昌。

“龍班主,不是我不想賣我那戲班,我花了幾十兩銀子買下來,一轉手賣二百多兩,這買賣做得值,只是我手下那幫人不講究,都不想留下,說要跟我混飯吃……我也不能逼人太甚,要不這樣,就把你的戲班賣給寧王府,錢由你來收……之前我的戲大部分你戲班的人都會吧?”

龍班主按捺住心中的驚喜,神色間顯得有些為難:“不太熟,再者,鄙人手下也沒那么多人啊。”

朱浩笑道:“人少沒關系,南昌城里如今到處都是戲子,隨便簽幾個充門面就行,花得了幾個錢?以后給達官貴人唱戲,還能在南昌這等繁華之地立足,多好的機緣?比回安陸那小地方強多了吧?

“另外我那兒置辦的行頭,包括服裝道具,全都送你了,只要你能把戲唱好,讓我手下那幫不開眼的家伙吃個教訓就行……等你登臺表演完,我就會領著他們離開南昌,回安陸吃百家飯!”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