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二十章 無人可用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大明正德十年,正月十五。

安陸州,長壽縣,朱家莊園。

朱萬簡跪在后堂,旁邊坐著的是家中除了三房外的其余各房人,老太太朱嘉氏當著全家的面,對朱萬簡進行一番批斗。

朱萬簡聽到最后怒不可遏,

當即駁斥:“跑的是老三家的,娘怎么來教訓我?這件事我哪里有錯?”

后堂瞬間安靜下來。

老太太陰沉著臉,默不作聲。

所有人都感覺到,這是暴風雨前短暫的寧靜。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劉管家的通報聲:“老夫人,錦衣衛來人了,說是要見您。”

朱萬簡不屑道:“錦衣衛又來人找麻煩?興王府的爛攤子交給他們便是……”

朱嘉氏沒有理會二兒子,

對一旁的四子朱萬泉道:“看住他,若他起來,

就用戒尺狠狠抽!”

說完居然把代表家法的戒尺交給朱萬泉。

這下朱萬簡更加來氣了,怎么說那也是自己的弟弟,哪有弟弟教訓兄長的道理?

這個娘不是偏心是什么?

朱家正堂。

林百戶風塵仆仆而來,見到朱嘉氏連基本的禮數都沒有,上前便質問:“我才離開安陸兩個月,怎么會發生此等事?進興王府的不是你們朱家人?明擺著跟你們作對,朱家就沒絲毫表示嗎?”

朱嘉氏之前還在訓斥兒子,林百戶當前,她一反常態沒有低聲下氣,好似根本沒顧慮到自己身在京師的大兒子的處境。

朱嘉氏板著臉道:“林百戶,世子伴讀被趕出王府,乃是興王所做決定,非但是我家孩子,就連京知縣家的公子也被趕了出來,

這能怨誰?”

林百戶臉色一變,喝問:“老夫人,你這是在向我發火嗎?”

火藥味瞬間彌漫。

朱嘉氏走到椅子前坐下,也不招呼林百戶入坐,

繼續用冷漠的眼神瞪過去:“以老身所知,林百戶在興王府的內應到現在都平安無事,還能源源不斷給你帶來情報,但林百戶卻從未想過把這些跟我朱家共通……

“可憐我那苦命的大兒子,如今還在京師守天牢,林百戶以往從朱家拿走的那些銀錢,讓為難我兒子的那些人錦衣玉食……”

林百戶聽出來了,老太太怨氣很大。

之前一直隱忍著沒爆發,現在他先撕破臉,朱嘉氏也就不再藏著掖著。

林百戶態度反而軟化下來:“老夫人莫要見怪,如今這世道,錦衣衛內人人自保,誰還顧得上他人?當初要不是在下用銀錢打點,朱副千戶恐怕還在守皇陵呢!至于興王府的內應……我這邊本就無義務跟朱家共通情報,眼下朱家失去憑仗,上面要追究,只能歸罪于朱家。”

朱嘉氏冷冷甩下一句:“追究?那就讓吾兒繼續回去守皇陵好了!”

朱嘉氏臉色陰冷,

目光怨毒,林百戶一聽臉色瞬間凝滯。

想想也是,錦衣衛之所以能拿捏朱家,不斷地盤剝銀錢,不就是因為留在京城的朱家長子,也就是身為質子的朱萬宏?

朱萬宏名義上在京城看守詔獄,其實等于是坐牢,能比看皇陵的差事好到哪兒去?

朱嘉氏全然不在乎這些,反正我兒子到現在也沒得到公正待遇,那干脆我們朱家在安陸也不調查情報了,你們愛咋咋地!

“老夫人,我們是來商量事情的,怎鬧得如此僵?”林百戶只能賠上笑臉。

之前手上掌控著朱萬宏,朱家怎么都要給自己面子。

可現在朱家擺明要斷尾求生,毅然拋棄朱萬宏,如此一來就不需要再怕錦衣衛的威脅,除非錦衣衛又從朱家抓一個人質回去,又或者索性取消朱家在安陸的任務……如此朱家還求之不得呢。

把控不住朱家的軟肋,現在犯難的就變成錦衣衛,林百戶忽然意識到,不能把朱家逼得太緊。

朱嘉氏道:“我孫兒在興王府這半年時間,調查到不少有用的情報,林百戶都帶到京師邀功去了,如今他被興王府趕出來,還偷偷溜走了,就算找回,還能再塞進興王府不成?林百戶不想著用自己人刺探消息,卻把罪責一股腦兒往我們身上推,這算哪門子道理?”

林百戶遲疑一下,換上笑臉:“沒有追究之意,只是來商討下一步應對策略。”

朱嘉氏冷笑一聲:“老身聽聞,陛下在宣府建行在,不日將到北關治軍,之前那位造訪安陸的御馬監張公公,就是在林百戶陪同下前往宣府負責擴建行在事宜,林百戶對此消息可是提都沒提。”

越交談下去林百戶越覺得尷尬。

本以為朱家在安陸這偏僻之地,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不想京師一舉一動都了如指掌。

眼下朝廷關注的重點并不在安陸,連錦衣衛都不稀罕過問興王的兒子到底怎樣,整個朝廷都在關注皇帝的各種胡鬧行為。

林百戶一心留在京師,此番回來不過是施壓一番,讓朱家為自己所用……可現在看來,朱家打定心思要跟他來個魚死網破。

“老夫人,陛下是說讓張公公前往宣府監軍,可沒說擴建行在,至于陛下要去宣府治軍之事,更是子虛烏有,切記外傳……你該明白規矩的。”林百戶閃爍其詞,臉上滿是回避之意。

“哼!”

朱嘉氏只是輕哼回應。

林百戶續道:“如今外面傳言四起,全在于有宵小以陛下寵信奸佞為由,蠱惑民心,行那不軌之事,我等錦衣衛作為天子親軍,更應杜絕此類聲音,不該聽是風就是雨……我這邊興王府內應提供的消息,以后必定擬一份送到朱家,讓朱家好對上面交差。”

朱嘉氏冷笑道:“不必了,我朱家自有方法完成朝廷交托的差事。”

林百戶一驚,好奇問道:“莫不是朱家……收買了興王府什么人?”

嘴上如此問,心中恍然。

怪不得朱家老太太突然硬氣起來,感情人家找到了方法能獲取情報,或許比我的渠道更為穩妥高效,那我豈不是反過來要巴結朱家?

朱嘉氏不愿向林百戶解釋太多,甩袖道:“我朱家為朝廷辦事,問心無愧……林百戶若無要事,好走不送!”

竟下了逐客令。

而后朱嘉氏拂袖而去。

劉管家在門口招呼:“官爺,請吧。”

林百戶心里不是個滋味兒,暗自納悶,朱家怎么會如此硬氣?

說是有消息渠道,那是什么渠道?以前怎沒聽其提及,自己埋在興王府的釘子也沒帶出什么消息來呢!

他心想:“陸松始終只是興王府典仗,所處位置不高,對于興王府核心機密了解不多,看來朱家這回是釣到大魚了,本來完成任務便早早回京,現在看來要在安陸多逗留幾日。”

朱嘉氏回到后堂,未再對朱萬簡行家法。

只是她已不可能再倚重這個兒子,但凡關乎朱家核心利益,朱萬簡都會被拋除在決策之外。

長子在京為質,三子不在,朱嘉氏能信任的只剩下四兒子朱萬泉。

家庭會議結束,朱嘉氏將朱萬泉留下,本想好好囑咐一番讓朱萬泉做事,可惜朱萬泉對于朝堂紛爭并無多大興趣。

“母親,孩兒并不懂情報刺探之事,您為何不委派他人?”

朱嘉氏嘆息一聲,神色為難,好似在說,要是我手下還有人,用得著找伱?

朱萬泉續道:“前次鄉試未過,孩兒難過好久,想發奮讀書,爭取今科中桂榜,望母親成全。”

朱嘉氏無奈點頭:“人各有志,家中事便不勞煩你,好好讀書便是。”

讓朱萬泉離開后,朱嘉氏想了想,本來有個長孫已成年,可以使喚了,可惜長孫品性……跟他二伯半斤八兩,如出一轍。這次家庭會議,本想讓長孫參加,可是連人影都找不到,指不定在哪個銷金窟風流快活呢。

思來想去,只能讓劉管家過來。

“不信任他,還能信任誰呢?”

朱嘉氏也知道朱家可能有奸細,但此時她根本無其他人選,只能把之前為她做了不少事的劉管家叫來。

劉管家在朱嘉氏面前顯得很拘謹,恭謹道:“老夫人找小的?”

朱嘉氏道:“是啊,過些日子,有一人到安陸來,或有暗中來往聯絡之事,老身想讓你負責,有何消息第一時間帶過來。”

劉管家馬上行禮:“是。”

“你不問問是何人嗎?”

朱嘉氏上下打量劉管家。

劉管家誠懇道:“老夫人安排做事,小的不敢多問。”

朱嘉氏輕輕嘆息一聲,想到既然要用劉管家,便不能表現出不信任,該說還是要說,即便不說,劉管家去見了那人后還是會知悉,倒不如大方一點提前說出來:“那是興王府從長沙找回來的新教習,以后栽培興王世子學問,他在興王府查到什么消息,你問清楚,回來通稟便是。”

劉管家心中暗喜,神色卻不為所動,語氣平和:“小的會機密行事,不為外人所知。”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