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知羞恥

更新時間:2022-04-15  作者:天子
南昌,東湖畔。

正月里冰雪剛消融不久,雖然今天有太陽,但柳枝飄蕩,北方吹來的微風中仍然有著徹骨的寒意,東湖及周邊地區卻游人如織,人們恣意地享受歲月靜好。

北有杏花樓,

南有百花洲。

“菱歌罷唱鹢舟回,雪鷺銀鷗左右來。霞散浦邊云錦截,月升湖面鏡波開。魚驚翠羽金鱗躍,蓮脫紅衣紫摧。淮口值春偏悵望,數株臨水是寒梅。”此乃唐代詩人李紳描繪的百花洲美景。

這時代的東湖沒有經過填湖造陸,加上上游水源充足,

并沒有形成后世東西南北四湖相連的格局,

湖面寬廣,

又沒有高樓大廈遮擋,站在岸邊看著碧藍的湖水,呼吸幾口初春的新鮮空氣,實在是一種無比愜意的享受。

“娘,那邊有賣花燈的……”

剛剛擺脫風寒困擾的朱婷,忽然驚喜地指著前方說道。

小姑娘過了年就六歲了,經過這半年似乎懂事很多,這次難得跟著家人出來游玩,還是比之安陸州長壽縣城繁華得多的南昌城,觸目所及全都是新奇的玩意兒。

李姨娘道:“夫人,我先帶丫頭過去買個花燈。”

朱娘看了看,前邊的亭子旁掛著色彩斑斕的各式花燈,迎風搖曳,美輪美奐。

難得出來一趟,欣賞水光瀲滟、岸邊萬柳成行的東湖美景,感受到南昌城散發的濃郁人文氣息,

之前因為逃難而積蓄已久的愁苦終于得以寬解,朱娘面色舒緩,笑著招呼:“別走遠了……算了,

我們一起過去吧。”

朱浩看著湖中央掩映在湖光水色間的紅墻綠瓦,拉了拉朱娘的手,提議道:“娘,要不咱們去島上看看吧?”

朱娘白了兒子一眼:“什么島,那就是小汀洲,不過是用木橋連接在一起……多讀書才不會亂用詞。”

“知道啦。”

朱浩暗自嘀咕,百花洲雖然不是島,卻比一般的島有名得多,它由三座小洲組成,杜牧、歐陽修、黃庭堅、辛棄疾、陳運和、文天祥等名人,都曾在上面留下過贊頌的詩文,但此刻他只能裝出天真無邪的模樣,沒有跟母親爭辯。

經過前人多次建造,眼下百花洲上已經有亭臺樓閣十余處,由九曲木橋連接岸邊和三座小洲,早就聽說洲上遍長奇花異草,美不勝收,

他想親眼看看。

只是此時九曲木橋上已然人滿為患,

要這么一路擠上百花洲,

難度著實不小,

關鍵是還要冒著木橋不堪重負傾覆,人跌落湖中的風險。

見李姨娘帶著朱婷往賣花燈的攤子走去,朱浩搖搖頭,打消了上島一觀的念頭,正要跟上母親的腳步,忽然聽到遠處有人喊:“跳湖嘍,有人跳湖嘍……”

本來無所事事的游人,頓時騷動起來,人員開始聚集,逐漸匯成人流向北邊的杏花樓聚攏。

朱浩加速來到母親身邊,拉著朱娘的衣袖道:“娘,要不咱也去看看?”

朱娘瞪了他一眼:“跳湖有什么好看的?小孩子家家的看了會做噩夢……”

“我才不怕做噩夢呢。”

朱浩把于三叫過來,“小三哥,你先陪我娘,我自個兒去瞅瞅。”

于三不知道為什么朱浩聽到有人跳湖會這么興奮,居然拋下家人只身去看?難道真的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他正要答應留下,朱娘卻放心不下兒子,招呼李姨娘趕緊給朱婷買花燈,然后一家人沿著湖岸,順著人流往北而去。

正月里東湖的游人本來就很多,摩肩擦踵,好似趕廟會一般。

這邊聽聞有人跳湖,更是吸引大量路人前來圍觀。

一行基本是婦孺,根本擠不到岸邊,也就不知道湖里邊情形如何了,這時候朱浩就恨自己是個孩子……

人小,個頭矮,湮沒在人堆里,只能看到前方人頭攢動,根本得不到任何有用的訊息。

“婁妃娘娘來了,別擋道!”

“讓開!讓開!”

人群里突然有人大喊。

朱浩心里一動。

婁妃,不出意外的話就是寧王嫡妃婁素珍。

朱浩實在想不出南昌城除了婁素珍之外,還有哪個婁妃,更何況前面的杏花樓本就是寧王為婁素珍所建,平時婁素珍經常會來此游湖賞景。

南昌的百姓,對婁妃非常尊重,聽說婁妃前來,很多人自覺地避讓,道路迅速空了出來。

這可方便了朱浩。

就在朱娘也想躲避權貴時,朱浩已三步化作兩步,箭步如飛沖到堤岸邊。

只見湖面上兩葉扁舟,呈八字形散開,舟上各自有人用竹竿去撈水里的人,水中也的確有個黑影,浮浮沉沉卻不見其掙扎,連竹竿湊過去也不伸手抓,看起來就跟淹死了似的。

旁邊有人發出感慨:“一大把年紀了有什么想不開的?這么多人面前投湖?丟不丟人啊!”

另一個接茬:“聽說這個人曾在杏花樓上向東湖里撒尿,還是當著諸多游人的面……一點都不知羞恥!”

本來朱浩還不確定湖中那人的身份,但聽了路人甲乙丙丁一番話,立即篤定那就是唐寅。

唐寅不知羞恥?

可能是有點狂放不羈!

但他會淹死……這就有點搞笑了。

唐寅怎么說也是江南水鄉成長的,別的不行,游泳想必是一把好手,這時候在水里憋個氣,裝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很難嗎?

就是有點冷!

正想著,就見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到岸邊的青石板路上,馬車上下來一個頭梳云鬢、身著紫色長裙的女人,雖然隔得有些遠,朱浩看不太清楚相貌,但觀其舉止從容,儀態萬千,渾身散發出一股知性美,想來就是圍觀者口中的婁妃。

婁妃快步來到堤岸邊,此時通往杏花樓的木橋已被王府侍衛清空,在一大票人簇擁下,暢通無阻上了島。

婁妃親臨現場指揮,救人不再用什么竹竿,而是直接讓侍衛跳進冰冷的湖水里救人。

經過好一通折騰,終于兩個侍衛拖著個一動不動的人上了岸,并沒有現場展開救治,直接送進了杏花樓里,可能是顧慮到跳湖之人的面子,不愿意暴露其身份。

人得救了,婁妃進入杏花樓后也沒有再露面,看熱鬧的人頓時意興闌珊。

“沒得瞧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一動都不動!”

“看樣子死透了,多半救不活了……”

人群議論紛紛,各自散去,堤岸邊很快便空曠下來……或是游人覺得剛有人溺水而亡,正月里碰到有些不吉利。

朱娘看了半晌不得要領,不解地問道:“小浩,那人誰啊?”

朱浩笑道:“娘,說句不好聽的,你別往心里去……跳湖之人很有可能是陸先生。”

“啊!?”

朱娘大吃一驚。

“準確來說陸先生并不姓陸,而是姓唐,大名鼎鼎的唐伯虎就是他……當今大明稱得上詩畫雙絕的,僅此一家別無分號,去年他就是應寧王之邀到南昌來當西賓,途徑安陸……”

朱浩說話時,朱娘臉色明顯緊張起來。

雖然朱娘跟陸先生沒什么交情,但人家好歹困難時幫過自己一把,收孩子當弟子,也給了自己應付朱家刁難的借口。

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師,既知道對方可能是朱浩的啟蒙恩師,她作為朱浩的母親便覺得沒道理袖手旁觀。

朱娘急道:“要不咱去那杏花樓幫襯一把?”

朱浩搖搖頭,微笑著說道:“娘放心,我看陸先生多半沒事,只是這湖水有些冷,再加上他上了年紀,受凍后患上風寒倒是有可能……現在寧王妃已派人照料,我們想幫也幫不上忙。”

“寧王妃?”

李姨娘湊過來,小聲問道,“是先前從馬車上下來那位貴夫人嗎?”

沒等朱浩回答,朱娘點頭:“應該不差……不過男女有別,寧王妃作為王府內眷,怎會如此關心陸先生安危?”

朱浩沒法跟朱娘解釋。

唐寅作為天下聞名的大才子,雖然老了點,卻是這時代許多女子的偶像。婁素珍作為唐寅的女弟子,對這個師父尊崇有加,據說唐寅裝瘋賣傻后成功逃離南昌府,還是婁素珍去找寧王說情才成全的。

但以婁素珍的聰明才智,以及對丈夫心思的了解,豈會不知唐寅是在演戲?

“娘,陸先生那邊,遲早有我們幫上忙的時候……咱別在這兒杵著了,徒惹人懷疑。”

周圍人基本散去,只有朱娘一行留在岸邊,顯得很礙眼。

朱娘秀眉微蹙,不知朱浩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猜不到,兒子到南昌府來并不是求學,也不是帶戲班參加什么大堂會,就是在逃離朱家掌控的同時,看望一下老朋友。

時間也湊巧,畢竟歷史上唐寅就是正德十年三月離開南昌城的,在這之前裝瘋已有一段時間。

拉唐寅一把,或許能對這個名聞后世的風流才子來個二度改造,改變其后半生的窮困潦倒。

如果弄一些唐寅的墨寶回去,當傳家寶……

嘖嘖!

知道唐寅裝瘋,還在人前跳湖,朱浩躁動的心反而安定下來。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如何接近唐寅,幫助其逃離南昌城,如此一來,就不需要勞煩婁素珍了。

到那時別人只會以為唐寅瘋病發作,死在哪個犄角旮旯,或是落進湖里喂魚了,誰會想到唐寅是被他拐帶走了?

“嘿……”

回去的路上,朱浩想到唐寅當初在他面前裝清高,賣弄什么姜太公釣魚,還拿了一堆大道理教育他……現在卻要以裝瘋賣傻的方式逃走,一代豪杰落得如此凄涼境地……便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嘴角上翹,都快咧到耳根去了。

朱娘瞪了朱浩一眼:“小浩,陸先生落得如此境地,你作為他的學生,怎可發笑?”

朱浩掩嘴笑道:“娘,難道你看不出來,陸先生是在裝瘋嗎?”

“怎么可能?”

這消息又把朱娘嚇了一大跳。

“娘,之前陸先生就跟我說過,寧王可能有謀反之心,他進入寧王府后定是察覺到這一點,才以裝瘋的方式躲避寧王府征辟……我們應該想辦法帶他離開南昌城,不是嗎?”朱浩問道。

朱娘想了想,好像是這么個道理,點頭同意的同時,卻又覺得哪里不對。

寧王府……唐寅……

這跟自己能扯上關系?

認識唐寅不假,幫其跟寧王府作對,就算有心,可有那能力?自古民不與官斗,現在可是要跟寧王府作對,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

朱浩也不著急。

歷史上唐寅裝瘋是經過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光是跳湖的壯舉,就進行了很多次,橫跳、豎跳、空中轉體一百八十度、壓水花……將跳東湖的技術動作練得滾瓜爛熟后,終于被寧王放還。

現在朱浩就是等候,找個機會跟唐寅接觸,暗示他隨自己離開南昌。

這跟自己在南昌府“游學”并不沖突。

請:m.vipxs.la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