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五十九章 嫉賢妒能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朱浩在黑板上寫下一個“箕”。

“誰認識?”朱浩問。

幾人面面相覷。

朱三雖然開蒙一兩年,但明顯涉獵的學問不多。京泓隱約記得這是什么字,一時間卻說不太清楚。

“是其嗎?”

朱三學問不行,但有猜測的膽量,至少她不會像京泓那般畏畏縮縮。

京泓顧全的是自己的面子,要回答就要答對,若是說不對的話,豈不是在朱浩面前丟人?

“不對!”

朱浩搖頭道:“是簸箕的箕,字面上還有旁的引申意。‘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

“朱子在論語集注上注釋,‘微子,紂庶兄。箕子、比干,紂諸父。微子見紂無道,去之以存宗祀。箕子、比干皆諫,紂殺比干,囚箕子以為奴,箕子因佯狂而受辱’。

“在這里,箕雖仍舊是名詞,但不具有引申義,屬于專有名詞。”

幾個小的聽到朱浩的解釋,全都愣住了。

以他們的年歲,能跟著大人把論語背全已屬不易,要求把論語近一萬六千字全都認出來那是天方夜譚,至于每一篇的具體含義更是無法知曉。

至于論語集注是通常要等到開蒙三年到四年之后才會接觸,還要一點點學習,而朱浩比朱三和京泓年少一歲,解釋起來卻一點都不費事。

陸炳問道:“什么叫專有名詞?”

朱浩笑道:“就是特定稱謂的名詞,比如說你陸炳,其實你本來可以稱陸浩,但因為你爹給你起了陸炳的名字,陸炳這兩個字就成為專有名詞。”

朱三一頭霧水:“這都哪兒跟哪兒啊……名詞是什么?”

“名詞嘛,字面理解就是名字的詞,比如說這塊黑板,黑板就是名詞,如果我們要搬抬黑板的話,那搬抬就是動詞,你要說這塊黑板好黑啊,那黑就是形容詞……”

朱浩授課的方式,明顯跟這時代的先生不同。

一個合格的老師,教授學問時要重理而不重條,就是要解釋道理而不是以教條的方式讓人死記硬背,但可惜這時代的人本身就很迂腐,跟所學的四書五經本身就很迂腐有關。

整個科舉,就是拿儒家典籍文章其中某一句話來寫“作文”,這種應試體制下,能培養出怎樣靈活多變的人才?

教條主義,成為這時代教育的通病,以至于朱浩說出后世一些簡單的語法問題,就讓幾個孩子聽得云里霧里,不明所以。

好在他們正處于學習知識最好的年齡,只要愿意跟他們講,把道理講通透,他們便能理解,甚至充分消化吸收。

“如果你們不明白論語某一篇的具體含義,那就先搞清楚這一篇一共有多少字,其中哪些是名詞,哪些是動詞,哪些是形容詞,這樣方便你們理解字面的意思,知道具體是什么,講述的是怎樣的道理……”

朱浩說到這兒,又在黑板上繼續動筆寫,“好了,我們講下一個字……德……”

“子夏曰:大德不逾閑,小德出入可也。”

……

……

朱先生盡職盡責。

這是朱浩骨子里優秀教師具備的負責任的態度,此番講課,即便是對他不服氣的京泓,也聽得津津有味。

很多時候會有一種“竟然如此”醍醐灌頂的感覺。

朱三則明顯不是愛學習的好學生,只是在那兒笑嘻嘻聽著,偶爾說上兩句搗亂,顯然學多學少對她而言沒差別。

還有陸炳……

以陸炳的年歲,根本就沒到聽明白道理的地步,但陸炳受父母影響必須得虛心向學,然后就裝樣子望著黑板,眼睛都不眨一下。

在陸炳看來,只要能把黑板上的內容學會,自己就會成為舉世無雙的俊杰……對他而言朱浩傳授的知識就像是一本武功秘籍,即便我聽不懂也要盡量聽,不然我將錯過人生最大的寶藏。

朱浩講了很久,放下滑石。

朱三笑嘻嘻問道:“怎么不講了?”

“你們先消化消化,把我黑板上寫的內容抄寫十遍。”朱浩道。

朱三吐吐舌頭:“我才不寫呢,你又不是真正的先生,等隋先生來了看到你寫的東西,肯定會罵你的。”

朱浩想了下還真是。

隋公言小肚雞腸,或許真如朱三所言,此人目無余子,若知道是個孩子在這里授課,肯定會以師長的身份加以糾正。

到那時他很可能要倒霉。

不過誰讓隋公言沒來呢?

我的地盤我做主!

……

……

當天下午,學舍院這邊一片安寧。

臨近黃昏,依然沒人來通知散學,不過朱三已經著急先回去了,剩下朱浩、京泓和陸炳三人一起走出院子,往西院而去。

“朱浩,你好厲害啊,掌握的東西可真多,以后我也要像你一樣博學多才。”

陸炳人小志氣大,聽了朱浩下午的講課,感覺自己收獲不小,看向朱浩的眼睛里滿是小星星。

朱浩笑道:“等你長大吧,正式開蒙,可能要兩三年后了。”

正常人家的孩子開蒙都是虛歲七八歲的時候,也有早一兩年的,但普遍開蒙早的學了就忘,通常是開蒙前教授一些簡單的日常用字,而陸炳屬于天資聰穎的類型,就算如此也要一兩年后才會正式開蒙。

京泓此時臉上帶著一股頹喪之色,“朱浩,我發現你掌握的知識真多……你是幾歲開始學的?”

朱浩道:“我學得很晚,但我過目不忘,只用了一年多時間就全學會了。”

“不可能,沒人有這樣的天分。”

京泓這下更覺挫敗,連連搖頭,堅決不認可朱浩的說法。

朱浩笑呵呵道:“不信就算了,要不找個機會,咱倆比試一下學問?”

換作以往,京泓肯定會毫不猶豫應戰,但這次他卻猶豫了。

陸炳道:“京泓,我看你別跟朱浩比學問了,經過下午的聽講,我覺得他比隋先生都厲害,你比不過他的。”

京泓若有所思:“隋先生跟家父一樣,都是舉子出身,聽說他還曾到南京國子監求學,其學問……豈是朱浩能比的?你小子可真是沒見識,被他唬上兩句,就以為他什么都會?”

話是這么說,但他還是堅決不應戰。

在京泓看來,即便朱浩學問不如隋公言,但也不是他能比的,發現彼此差距后,在邁步趕上前,還是不要自取其辱為好。

……

……

一連兩天,都沒見到隋公言來學舍。

朱三有時會遲到,甚至半途就走。

就像隋公言授課的地點已換到旁處,京泓和朱浩這兩個伴讀的身份簡直名不副實。

第三天下午,翌日便是二十五,乃是朱浩和京泓歸家的日子,二人終于見到隋公言現身學舍。

隋公言帶著朱三一道過來。

二人剛進院子,就聽朱三王婆賣瓜一般向隋公言介紹。

“……黑板就在里邊,以后隋先生授課的話可以用它,寫什么字方便得很,且一目了然……

“那是朱浩弄出來的好玩意兒……”

朱浩本來坐在窗口的位置看著天空飄過的云朵發呆,聽到外面有動靜,不由把目光轉向門口。

隋公言黑著臉進了學舍,顧不上觀察房間里有什么人,進來后目光第一時間便落到掛在墻上的黑板上。

“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并為仁矣。”

“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

上面有朱浩書寫的幾個句子,全是論語中的內容,甚至附有論語集注的注釋,這是今天上午京泓強烈要求朱浩講的。

朱浩講完后原本準備擦去,京泓卻不允許,奮筆疾書抄錄下來,然后盯著黑板慢慢領悟,似要將朱浩教授內容全部掌握,徹底融匯貫通,以彌補彼此差距。

“誰寫的?”

隋公言看了一會兒黑板上的內容,瞪著房間里三人喝問。

陸炳本來坐在朱浩身邊,見隋公言語氣不善,趕緊回到自己的座位,拿起書就把頭給擋住了,嘴上沒發出任何聲音,在那兒搖頭晃腦裝作背誦的樣子。

典型壞學生看到老師來了,裝腔作勢的模樣。

朱浩起身道:“隋先生,是我寫的。”

隋公言打量朱浩,眉頭緊鎖,臉上的肌肉抽搐幾下,似有教訓朱浩的意思,可一時間卻找不到由頭。

學生在黑板上寫字,字跡工整且言之有物,甚至還有超綱的內容,你上來就要教訓……

師出無名啊!

“往后幾日,你們且把論語子張篇背完,先自行領悟,若有不會的……用筆摘錄下來,回頭問老夫。”

隋公言最后放棄了教訓朱浩,同時宣告正式放棄教導在場幾人,對他而言,進王府只是教授世子學問。

伴讀?

他們又不是自己的正式弟子,只是掛名學習,他又沒拿過幾人給的束脩,憑什么要為這幾人的學習而花費時間和精力?

朱三見隋公言要走,急忙道:“隋先生,黑板呢?”

“此等東西,華而不實,留著你們用吧。”

隋公言說話間已走到學舍。

朱三本想讓先生把黑板帶回去,方便教授自己和弟弟學問,見先生走得如此匆忙,有些莫名其妙。

以她那淺薄的為人處世的經驗,哪里會知道隋公言此時心中正冒火?

隋公言倒不會忌諱朱浩的才學,只是他覺得,朱浩是別人的弟子,唐寅的名聲遠在自己之上,自己會為一個潛在的競爭對手栽培弟子?

做夢!

那日唐寅在興王府外垂釣,他便心生警惕,生怕對方落入王府的視野,取代自己在興王和袁宗皋心目中的位置,所以才會如此敵視朱浩,甚至不惜在選拔伴讀的考核中作弊,可惜被人拆穿了。

隋公言走了。

但朱三沒走,她坐在座位上有些悶悶不樂,覺得或許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對。

京泓轉過頭問道:“朱浩,你是不是得罪了隋先生?”

朱浩笑了笑,還是京泓懂得察言觀色,發現隋公言身上那股邪火。

“先生讓我們背論語子張篇,那就背唄,你們有不認識的字直接問我就行,背完了默寫,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也可以問我……好困啊,明天就要回家了,今兒得好好睡一覺,明天玩個痛快!”

朱浩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只想來日回去后如何安排接下來的工作。

京泓看到朱浩那慵懶的模樣,心中頓時涌起一股奮發向上的豪情……你小子,現在學得是比我多,但你這驕傲自滿的模樣,早晚會被我超越。

等著瞧。

***********

***********

PS:收藏!收藏!收藏!

新書榜最后幾個小時,天子再求一波支持,拜謝!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