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五十八章 朱先生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要開課,先做黑板。

沒毛病!

朱浩與朱三一同從院子出來,京泓跟在后邊,小聲提醒:“陸典仗不讓我們出去。”

朱三不屑一顧道:“你聽他的?我們又不出王府……朱浩,你說去哪兒?”

朱浩看了看陸炳。

畢竟這位是陸松的兒子,是陸松派過來充當眼線的。

但此時陸炳小眼睛里冒著精光,顯然聽說有好玩的東西,他才不管什么給老爹當眼線,甚至他可以親自沖鋒在前,給朱浩打頭陣。

“我們去東院……之前那個倉房雖然燒了,但王府儲存木板的地方不止一個,況且之前救火時搶救出一些,應該有現成的,另外需要刨光打磨的工具,你們還得幫忙……京泓,如果你不想去的話,就留在這里讀書,我們自行前去便可。”

朱浩說完,帶著朱三和陸炳便走。

京泓本來的確不敢去,但被朱浩言語刺激,心中頓時涌起一股不服輸的勁頭……哼,說我不敢?

那我就去給你們看看!

……

……

幾個孩子,從學舍院子出來。

順著夾道往王府內走可不行,門口有侍衛把守,但若是往外走繞行,卻沒有任何問題。

朱三駕輕就熟,一馬當先走在前面,到門口時甚至沒跟守門人打招呼,便帶著幾個孩子堂而皇之穿過前院壩子,往東院方向走去。

要說王府對這幾個孩子,真沒太大的戒心。

朱三被當成世子養,陸炳乃是陸松的兒子,朱浩在王府眼下也是個名人,只有京泓看起來眼生,但幾人走在一起,稍微一琢磨便知是王府招進來的伴讀,還是知縣家的公子。

這組合……

只要不是入內院或者出王府大門,基本沒人理會,畢竟誰都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來到東院,朱浩感覺一陣輕松,畢竟他在這里住了十多天,對周圍環境已經駕輕就熟,舊地重游,直接便來到木工院找到正在做活的老宋。

“宋叔。”

朱浩笑著打招呼。

老宋驚訝地問道:“朱浩?你……你怎么過來了?”

老宋的目光迅速落在朱浩身后幾個孩子身上。

朱浩道:“我過來找點木板……我記得之前不是從火場里搶救出來幾塊板子嗎?應該沒什么用吧?如果不方便的話,我可以花錢買……我想做個大木板,抹上黑漆,在上面寫東西。”

老宋跟朱浩關系較好,聞言沒有推脫,帶著朱浩到了另一個倉房外。原先朱浩住的那個倉房已燒成白地,目前工人正在整理殘垣斷壁,等清理完畢就要原地重建,老宋之前就是在為新房子制作大梁。

“搶救出來的板子全堆在那兒,表面都熏黑了,估計已經不牢靠,算是廢料……你用的話只管拿去便是。”

老宋別的主做不了,但給朱浩幾塊破板子,想來沒人過問。

朱浩走過去挑了挑。

就在此時,李順從倉房出來,見到朱浩臉皮抽搐一下,也不管幾個小家伙在做什么,好像躲瘟神一般快速走開。

……

……

朱浩選好板子,又去找趁手的工具。

接下來他需要用刨子、矬刀和砂紙把木板表面打磨光滑,再找老宋要一些黑色油漆涂抹在面上,順帶到倉房選了幾塊滑石。

現做粉筆顯然條件不允許,但滑石這東西木工經常用到,可以作為記號筆,也可以制成滑石粉作白漆的添加物,用途廣泛,平時王府多有存貨。

朱浩忙碌個不停,等覺得差不多了才停下手里的木工活,把陸炳和朱三叫過來,讓他們幫忙砂磨。

朱三拿出小郡主脾氣:“這么辛苦的活……小京子,你來。”

京泓本來對朱三和顏悅色,畢竟在他心目中,這位小爺是王府的世子,乃是未來的興王,不能忤逆對方的意思。

但此時他還是忍不住出聲抗議:“我叫京泓,你稱呼我大名吧。”

“小京子多好聽,干嘛要換?別小氣,干活了!”朱三把砂紙交給京泓。

京泓不情愿地接過砂紙,蹲下干活時還不忘瞪朱浩一眼:“你怎不叫他小浩子?”

朱三眼睛瞇成兩道月牙:“這倒是個好主意……不過我就是喜歡稱呼你小京子……小京子小京子小京子,干活了!”

京泓氣到差點吐血。

……

……

朱浩坐在一旁休息,看著東院的木匠忙活個不停。

朱浩趁沒旁人時,湊上前問老宋:“宋叔,尖毛镢怎么樣了?”

老宋道:“被送到官府法辦了,聽說被打得很慘,接下來很可能發配充軍……他是自找的,居然敢在王府放火……就是慣的。”

言語中猶自憤憤不平,大概是平時侯春打壓下面的人太甚,而尖毛镢仗勢欺人,老宋苦不堪言,現在尖毛镢終于被移交官府追責,老宋心中積蓄的怒氣終于得到宣泄。

朱浩則很好奇,王府出了自家人放火這種事,應該低調處理才是,袁宗皋將尖毛镢送去官府算幾個意思?

正琢磨著,另一邊陸炳和京泓因為打磨木板起了爭執。

朱浩走過去,摸了摸木板表面,感覺已經很光滑了,便道:“剩下的交給我吧。”

隨即他把收尾工作完成,用黑漆連續刷了幾遍,等稍微晾干又請老宋幫忙釘了個邊框。

老宋這個手藝精湛的老木匠做事極為穩妥,釘完看了看覺得不夠完美,又在黑板四周做了掛角,這樣一來黑板很容易就固定到墻壁上。

“宋叔,回頭請你吃飯,謝了。”朱浩禮貌致謝。

老宋平時就沒什么架子,笑呵呵忙自己的去了,而朱浩則把黑板交給京泓和陸炳扛著,幾個孩子返回西院。

……

……

回到王府西邊夾道旁的小院,已經是正午時分。

朱浩拿出從老宋那兒借來的錘子和釘子,在講桌后的墻上把黑板固定好,幾個孩子瞪大眼睛看著,雖然這是朱浩提議做出來的東西,但每個孩子都參與其中,有一種無與倫比的成就感。

“喂,朱浩,你挺有才啊,這東西……是不是用滑石在上面寫寫畫畫?我先寫……”

朱三忍不住拿起滑石,在尚未被人玷污的黑板上留下自己的筆跡。

朱浩搖搖頭,心想,要么怎么說是郡主脾氣呢?好東西要她先享用,糟蹋東西她也沖在前面……

朱三在上面寫了一些熟記于胸的論語句子,京泓也好奇地在上面寫了幾個字。

至于陸炳,則是在上面隨便畫了個好像魚的東西,最后三個孩子把整個黑板都涂滿了,然后一起看向朱浩。

“朱浩,沒地方了,怎么辦?”

朱三顯然沒玩夠。

朱浩坐在那兒,沒好氣地道:“我做黑板,是給你們上課用的,你們居然把它弄成這個樣子……是不打算好好聽講了,是嗎?行了,行了,回頭我做個板擦,可以抹去上面的筆跡,但現在只能用破布……你們誰有?”

幾個孩子都沒有準備,找了半天才在院子角落尋到一塊發霉的破布。

朱浩嫌棄地讓朱三把破布扔掉,然后道:“時候不早,馬上就是吃晌午飯的時間,等吃過飯我會把一切準備好,你們下午來聽課便可……各自散了吧。”

此時已近午時三刻,朱三探頭到窗外看了看天,太陽已到正中,只能不情愿地把手里的滑石放下,帶著陸炳往內院去了。

京泓看著二人背影,問道:“為何陸炳能跟著一起去吃飯?”

朱浩道:“因為陸炳的父親是王府典仗,他母親……總之人家的待遇跟咱不同,中午可以吃小灶……走把,我們趕緊到西院飯堂去吃飯,晚了不一定有吃的。”

……

……

西院這邊的飯堂,由于來吃飯的主要是侍衛,相比東院那邊菜肴更加豐盛,難得的是還有梅菜扣肉、爛肉豇豆這樣極其下飯的葷菜。

這次京泓吃了昨兒挨餓的經驗教訓,一連添了三次米飯,肚子吃得圓鼓鼓的,免得到了晚上挨餓。

坐在椅子上連打幾個飽嗝,京泓不好意思地看了朱浩一眼,然后問道:“你說世子還有個弟弟,叫朱四是嗎?他在哪兒?”

朱浩笑道:“你的問題挺多的,怎么,你爹讓你打聽這些?”

京泓被朱浩一語道破,做賊心虛之下趕緊否認:“沒有。”

“有也沒關系,外面都在傳興王只有一個兒子,就是興王世子,但你怎知興王是否有庶子或者私生子呢?庶子就是小妾生的兒子,私生子則是……哎呀,你我都是小孩子,這些大人的事,我說了你未必能明白。”

果如朱浩所言。

待朱浩把分析說出來,京泓瞪大眼張大嘴,神色呆滯如聞天書。

小妾生的兒子?

私生子是什么鬼?

關系一聽就好復雜。

“如果你想知道更為詳細的,只能問朱三……她自己的家事比誰都清楚,至于她肯不肯告訴你……呵呵。”

朱浩說完,站起來拍拍屁股準備走人。

京泓急忙追問:“朱浩,你為何跟王府里的人認識?你真的……已在王府住了一段時間嗎?”

朱浩頭也沒回,留下一句話:“我說我在王府有過一番歷練,你當我騙你?好了,趕緊收拾一下,回屋睡個午覺,下午還要上課呢。”

京泓本來滿肚子疑惑。

他還想問,為什么朱三對我和陸炳那般強勢,對你卻和顏悅色,儼然把你當對等的朋友?

可朱浩沒有給他發問的機會。

他不知道朱三雖然有郡主脾氣,卻擅長見風使舵。

朱浩既會抓兔子,還有那么多新奇的好吃好玩的東西,如果把朱浩得罪可沒好果子吃,況且在朱三心目中,朱浩同樣很小氣又記仇的。

既如此姑奶奶我就哄著你,把你身上的好東西都騙過來,到時再治你也不遲。

……

……

未時四刻,朱浩帶著京泓出現在學舍院。

朱三已帶著陸炳早一步回來,兩人還帶來干布,沾上水后用力擦拭,雖然把上面的滑石粉擦了下來,但黑漆也抹掉不少。

等朱浩來時,朱三竟然有做錯事的羞愧感,不敢跟朱浩對視。

朱浩皺眉:“為什么不等我來?看看弄成什么樣子了?回頭又要找宋叔刷黑漆上去……靠邊兒站,看我的。”

等黑板晾干,朱浩拿了塊相對粗糙的麻布,稍微一擦就把上面殘留的滑石粉痕跡給擦干凈了。

“現在我教你們認字……你們可以搶答,看誰認識,如果回答正確有獎勵,你們也可以猜猜是什么字,我可以給你們一些提示,比如字面意思的理解,這樣你們能記牢些……”

朱浩上輩子曾在京城某大學漢語言專業任教,教書育人的經驗無比豐富。

這輩子教幾個小孩子,那還不是駕輕就熟,輕而易舉?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