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三十七章 談判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朱嘉氏再次仔細打量朱娘,突然發現兒媳的眼神跟之前截然不同。

那是一股帶著決絕的堅定眼神,不甘于被人左右,誓要與人抗爭到底,那股骨子里帶著的倔強,讓朱嘉氏迅速意識到,眼前不是一只溫馴的綿羊,更像是一只為了保護幼崽可以犧牲一切的雌狼。

“娘,您就直說吧,讓小浩到王府,是為了讓他好好學習,未來有個光明前途,還是讓他替家里刺探王府的情報?”

朱娘單刀直入的問話,讓朱嘉氏一怔。

朱嘉氏怎會料到,兒媳居然能想明白這一層?

朱嘉氏聲音異常冷漠:“這不是你一個婦道人家應該管的事情。”

“那娘的意思,這是一個孩子應該背負的責任?他才八歲,不應該承受那么多東西,而娘卻要讓小浩進火坑……”

朱娘態度堅決。

朱嘉氏沉默無語,陰謀被人揭穿,就算她一張老臉臉皮再厚,也有點無地自容。

可偏偏旁邊有個不怕事大的……朱萬簡之前正為不能進院子而惱火,眼下聽說三弟的錦衣衛百戶職會由自己的孩子繼承,瞬間冒出要為老娘出頭的心思。

他一個箭步跳進門來,聲色俱厲喝道:“你家小子能為家里做點事,那是他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你要是不從,立即把人接回家,天天關起來打,打得他體無完膚,天天叫娘,到時候別怪家里無情!”

朱萬簡惡形惡狀,囂張至極,他這話出口,朱嘉氏一陣后悔……剛才就該聽兒媳的,把這個無能的兒子關在門外,而不是讓他留在門口,關鍵時候跳出來搗亂。

朱萬簡的話,等于是同時承認兩件事。

第一件,朱浩進王府,是為朱家刺探情報,等于說朱家“有求”于朱娘,朱嘉氏瞬間由主動變為被動。

第二,朱浩之前說過,即便他回朱家也不會有好日子過,朱娘本來還覺得兒子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現在才知道兒子沒有騙她,家里確實不會讓自己母子有好日子過,什么讀書練武,都是騙人的鬼話。

朱娘滿臉都是凄哀之色,“娘,二伯說接小浩回家練武或者讀書,其實就是把他關起來打,這是威逼兒媳嗎?娘之前可不是這么說的……四叔來時曾說過,他會好好輔導小浩課業的。”

要么怎么說是豬隊友呢?

朱嘉氏之前苦心安排,特地讓四兒子朱萬泉來見朱娘,讓朱娘把孩子送回家,為的就是安撫好朱娘。

朱萬簡的話,無異于自揭其短,把矛盾公開化。

“老三家的,若你從了,有關你兒子繼承其父錦衣衛百戶職之事,可以再行商議。”朱嘉氏言辭間開始妥協。

不過她明顯是在慷他人之慨,軍職本來就該朱浩長大后繼承,你一句話就給人剝奪了,現在又虛情假意說可以還回去,有這么裝好人的么?

朱娘不為所動。

現在她算是徹底看清朱家人的嘴臉,一個萬念俱灰的女人,怕誰威脅?

“娘,你用不著對這女人說好話,她從來就沒把自己當成朱家人,我這就帶人去把報信的家伙找回來,告之王府方面,就說這女人說的話不算數,我們朱家絕對同意那小崽子進王府當書童……”

朱萬簡的話,惹來朱嘉氏一通白眼。

現在想起來去追人?

剛才怎么沒反應過來?你別是怕自己兒子繼承三弟軍職的事泡湯,腦子才突然變得靈光起來吧?

此時一直被當作空氣的朱浩走到朱娘身邊,一把抓住母親的袖子,怯生生道:“娘,我到王府是去當奸細嗎?我不懂……我不想去……我害怕……”

這就是考驗一個小演員自我修養的時候了。

朱家同意我進王府?

拜托,考試是我自己參加的,憑本事中選,你們朱家再有能耐也沒讓自己選送的孩子入圍,卻妄想把主動權拿回去?

只要我不想去,誰同意都是白搭。

讓我刺探情報?我就是不去!去了也不配合,你們能奈我何?

不服?咬我啊!

朱娘抱著兒子的小腦袋,安撫道:“娘不會讓你受苦的。”

“你這臭小子,你不去可不行,否則老子抽死你……”朱萬簡急眼了,當即擼起袖子就要對朱浩一番威逼,卻見朱嘉氏怒氣滿盈地瞪著他。

“出去!”

朱嘉氏第二次用近乎同樣嚴厲的口吻對同一個人進行呼喝。

朱萬簡瞬間怔在當場。

又是劉管家不避嫌,進來把朱萬簡拖出門口,然后回身把院門掩好。

而后朱嘉氏冷目打量朱娘母子,道:“老三家的,跟為娘進里屋……娘有話對你說。”

朱浩死死抓住朱娘的衣服:“娘,我害怕。”

“沒事,娘會保護你的。”

朱娘自然不會丟下朱浩,提前商量好的,跟老太太商議事情,朱浩無論如何都要跟在母親身邊。

……

……

中院,堂屋。

朱嘉氏進到屋里,看到兒子的靈牌供在正中的案幾上,香火鼎盛,臉上滿是感慨,態度雖冷漠,卻沒了之前的盛氣凌人。

口吻變得柔和起來。

“老三家的,眼下已入夜,就算你派人去興王府報信,估計也見不到興王府的人,之前家里有何困難,都對你言明,你不想你兒子冒險,難道就眼睜睜看到我朱家覆滅?這是老三在天之靈想見到的嗎?”

朱娘不言語。

“這樣吧,只要你答應送你兒子進王府做伴讀,以后每月給家里的例銀,降到二十兩……若是能刺探出有用的情報,讓你大伯在京師轉危為安,非但不用你再出銀子,家里還會填補幫襯。以后家里絕對不會再給你們母子找任何麻煩,為娘一言九鼎。”

朱嘉氏不得不妥協。

朱娘態度堅決:“娘,小浩年歲還小,不懂得刺探情報,娘還是另找他人吧。”

朱嘉氏一拍桌子,道:“娘都這般相求了,你還要跟娘犟?朱家覆滅,對你有何好處?你想不想你兒子繼承錦衣衛百戶職?”

或許是意識到自己語氣太重,朱嘉氏話鋒一轉,“小浩進興王府,不過是陪著小王子一起讀書識字,他只需把小王子的日常起居和生活習慣告知,又不會怎樣……朱家事可由不得你來做主,你得掂量一下后果……”

威逼利誘。

你可以不同意你兒子進興王府,我也可以把他弄回朱家受苦。

朱浩拉了拉朱娘的衣袖,眼下母親的反應已有些過激,明顯身為人母這是被徹底惹惱了,兔子急了還有咬人的時候,朱娘一再被朱家人欺辱,眼下之事涉及兒子的前途命運,她更是不會輕易服軟。

“同意與否,你給句準話吧。”

朱嘉氏下了最后通牒。

朱娘咬著牙,她聽兒子的話就該同意,進興王府總比回朱家受罪好,但眼下她又不愿盲目的照做,想站出來為兒子撐腰,卻發現自己是那么的軟弱無力。

朱浩見朱娘動搖,趕緊道:“娘,我還是進興王府吧……跟小王子一起讀書,其實也很好,娘……我要讀書,做狀元。”

朱嘉氏望向朱浩的目光帶著幾分柔和:“看看,你兒子都比你覺悟高,你這當娘的為何總是那般執迷不悟?”

“但是祖母,我娘為了養活我們一家人,實在太辛苦了,每天起早貪黑,就這樣都沒剩下什么錢,之前幾次想找人給我開蒙都不行,眼下我們連生意都做不好,一個月二十兩銀子……就怕娘拿不出來。”

朱浩可不是什么乖孩子。

既然你老太太知道一味的強勢無用,眼下是雙方拉扯談判的緊要關頭,要談成就要拿出開誠布公的態度,不能事事由你做主。

“你個小孩子,懂什么?”

朱嘉氏之前還表揚孫子覺悟高,但聽朱浩想為家里爭取少交錢甚至不交錢的權力,馬上改變口氣,把朱浩當成不懂事的孩子。

朱娘道:“娘,要兒媳同意小浩進王府,除非您保證,他未來可以繼承他父親的錦衣衛百戶職……”

“說了可以商量,你這是不相信娘嗎?”

朱嘉氏可不是那種輕易做出承諾之人。

“但是他現在做的,不正是作為朱家嫡孫才該做的事?若他父親泉下有知,也會支持他為朱家做事,所以兒媳不敢違背亡夫的意愿,但也不能只是讓他繼承亡夫的職責而不繼承亡夫的職務,這不公平。”

朱娘據理力爭。

這下連朱浩都對朱娘刮目相看。

這番話并不是朱浩教母親說的,朱娘現在明顯不再是個軟弱可欺的女人,知道抗爭,知道如何爭取。

“可以。”

朱嘉氏沉默良久,口氣終于松動,“為娘可以向你保證,寫條子也可,下次家里的會議,就把這件事確定下來。”

“還請娘承諾,若是小浩在王府內有任何危險,都不能讓他繼續留在王府,否則就算兒媳死在您面前,也不允許他冒險!”朱娘逐漸把主動權拿回手中。

朱嘉氏面色冷峻。

換作以往,她怎么也不敢相信,朱娘居然這么有膽色,跟自己談條件居然還敢一條接一條?

朱家沒一個人敢這么跟她說話!

“小浩乃朱家子孫,家里邊豈會讓他在王府出危險?家里非但不會害他,還會暗中相助,但是……你也不能得寸進尺,拿著雞毛當令箭,他在王府中危險與否,家里邊自有判斷。”

朱嘉氏頓了頓,又道,“你還有什么條件,一并講出來吧!”

朱娘道:“兒媳會把每月二十兩例銀,一文不少交歸家里,也請娘答應,以后我們無論盈虧,都不得再加例銀,多余的錢財會拿來置辦屋宅、田產,兒媳不是為自己,所有一切都歸在小浩名下。兒媳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朱家,絕無私念。”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