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三十六章 先下手為強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朱浩選入興王府當伴讀。

說是給小王子當伴讀,進了王府后還不知是如何光景,作為朱家人他基本也難得到信任,會讓他接近朱厚熜?

這都是問題。

但眼下最重要的問題是,如何說服朱娘和朱家人讓他進興王府。

“怎么我選上了,好像娘不太高興?”送走蔣輪,母子二人把門板重新隔上,燭臺燃起,光亮滿屋,氣氛卻有些壓抑。

本因賺了錢而舉家高興,積貧已久的家庭終于迎來財務自由,現在卻因朱浩要進興王府之事而笑顏盡失。

朱娘道:“小浩,進王府……就算不是為奴為婢,也會很辛苦,娘不在你身邊,別人虐待你怎么辦……娘沒法再保護你……”

朱娘擔心的是,孩子太小,到了陌生地方,還是權貴之家,被人欺負自己沒法為兒子撐腰。

朱浩安慰道:“娘只管放心,以我的聰明勁兒,去了不給人找麻煩就是好的,別人想要為難,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能耐……我進王府試試,如果真被人欺負,大不了以后不去就是,又不是簽下賣身契給人做奴才,擔心那些作甚?”

李姨娘聽聞后笑著道:“夫人,浩哥兒所言在理,若被人欺負,大不了不去就是,現在不是要倚仗興王府的威風……避免少爺回朱家?”

“朱家……”

朱娘想到朱家人對孤兒寡母的態度,更覺頭疼。

“娘同意了,是吧?”

朱浩拉著朱娘的手臂,開始撒起嬌來。

朱娘點了點頭,勉強答應。

朱浩一蹦老高:“我就知道娘最疼我,不會讓我回朱家給人做牛做馬……娘,我跟你說,祖母知道我中選的消息一定會來鋪子,估計趁著城門關閉前進城,等天色完全暗下來就會登門。”

朱娘和李姨娘同時看向朱浩,不明白朱浩為何會有如此說法。

“老夫人要來嗎?”

朱浩這番話把朱婷嚇著了。

在天真無邪的小丫頭心目中,朱嘉氏跟壞人沒差別,每次來就是給這小院找麻煩,早就把朱嘉氏跟老巫婆劃了等號。

朱浩點頭:“肯定會來,看著吧,估計還會從后門進來……等下姨娘多留意后院的動靜,如果有敲門聲一定要先問清楚,然后把人迎進來。讓祖母同意我進興王府不容易,需要娘和姨娘配合,待會兒我把于三叫來,一定要把這場戲演好……”

……

……

朱娘本來不相信小孩子的囈語。

但事情就是那么玄妙,果然入夜后,一家人剛吃過晚飯,正準備洗漱歇息,此時后門有人敲門。

“誰啊?”

一家幾口戰戰兢兢來到后院,對著院門外問道。

外面傳來朱萬簡的聲音:“娘來了,開門!”

朱娘跟李姨娘對視一眼,然后一齊看向朱浩。

朱浩微笑著指了指后門方向,又用力地點點頭,眼神堅定,意思是既然我說對了,接下來一切都按我說的辦。

而后李姨娘過去把門打開。

朱嘉氏鬢角有些凌亂,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身后跟著朱萬簡和劉管家,車夫搓著手站在最后邊,卻不見馬車蹤跡,顯然一行是步行過來的。

朱嘉氏先一步踏進門檻,盯著迎上前的朱娘,陰測測地道:“老三家的,有事找你,進去說話吧。”

眉宇間透著一抹肅殺,好像這一院子孤兒寡婦又犯了什么過錯一樣。

劉管家和車夫一動不動,沒有往里走的意思。

朱萬簡亦步亦趨跟著朱嘉氏,正要踏步邁進門檻,卻見朱娘欠身一禮,道:“娘,有事在此說便可,夜色已濃……入內恐有不便。”

朱嘉氏一怔,回過頭看了看大大咧咧進門的兒子,頓時意識到兒媳這是什么意思。

人家一個寡婦,還是朝廷認證的節婦,大晚上迎客人進門也就罷了,居然有大男人從院子后門進來,就算是自家親戚,到底兩人沒有血緣關系,節婦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朱嘉氏自然不能拿自家兒媳的名聲開玩笑,對身后一臉無所謂跟進院子的朱萬簡道:“在哪兒說都一樣……老二,你出門等候!”

“娘?啥意思?這不是咱弟的院子嗎?到了這兒就跟回家一樣,憑什么攆我走?”朱萬簡可不管那套。

來鋪子滋事不是一次兩次,雖然以前不是從后門進的,但早就習慣了。這次他還覺得從院子后門進虧待了自己,更不愿意這么灰溜溜退出去。

“出去!”

朱嘉氏厲喝一聲。

朱萬簡只能灰溜溜往門口走去,剛出門便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惡狠狠地瞪著朱娘。

朱娘秀眉微蹙,一擺手,道:“勞煩妹妹過去關上門。”

朱嘉氏伸手阻攔李姨娘,臉上滿是慍惱之色:“老三家的,老二到底是你兄長,見好就收吧……為娘這次來找你們,是要問清楚一件事……你們為何要讓浩兒去應選興王府伴讀書童?可有將我朱家顏面放在眼里?”

來了來了!

朱娘十分驚訝,朱嘉氏對于這件事的反應,居然跟朱浩預料的一模一樣。

上來就拿出聲討的態度,讓兒媳屈服,甚至讓兒媳拿出條件來交換,方才允許朱浩入興王府。

這一招不可謂不高明,卻低估了別人的智慧,以為除了你之外沒人看懂局勢?

朱娘神色鎮定自若,道:“娘教訓得是,兒媳也是如此認為的,所以在聞聽此消息后,已狠狠責罰他,并著人前往興王府告知,我朱家子弟斷不會去興王府做那什么伴讀。”

這一招乃以退為進!

你不是不同意嗎?

不好意思,我這廂已提前派人去回絕興王府了。

孩子胡鬧非要去應選,就算選中我們也不去。

朱嘉氏本來以為一切都是朱娘的主意,但見朱娘神色嚴肅,一點都不像作假,頓時感覺有哪里不對,隨后回頭瞪了朱萬簡一眼,示意兒子幫忙搭個話,她好借坡下驢。

朱萬簡此時正為之前被母親趕出門之事耿耿于懷,看到朱嘉氏求援的目光,一臉茫然,不知該如何接茬。

“你……真的派人去興王府,說孩子不去了?”朱嘉氏態度沒之前那么強硬,聲音柔和許多。

朱娘道:“是的娘,兒媳之前真不知有此事,乃是兒媳給孩子找的姓陸的先生,他在安陸不能久留,想到跟王府的隋教習私交甚篤,便在臨行前囑咐小浩去參加王府伴讀選拔……兒媳知情后,本想找陸先生問清楚,誰想他竟已離開安陸,無奈之下只能請人去告知興王府,此事作罷!”

朱娘這番話,全是朱浩教授的說辭。

目的是告訴老太太,孩子能通過考試,不是因為其學識有多高,能力有多強,而是之前請的先生跟王府教習關系不錯,屬于關系戶。

朱浩防什么?

防止朱家人硬來,把他直接搶走,不然老太太登門,帶三個大男人作何?她不知道這樣會影響兒媳清譽?

說白了,跟兒媳好言好語商量,不如直接搶人……你兒子在我手上,我就掌握絕對的主動權,到時候我讓他進興王府就進,不讓他進就不進,進退自如。

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朱娘因表現出對朱浩進興王府做伴讀之事的抵觸,并表明已派人去拒絕興王府……如此一來主動權便掉了個兒。

一時間,朱嘉氏氣得牙癢癢,卻無計可施。

顯然把朱浩帶回去也沒用了,兒媳已派人去興王府回絕,回頭你把人送進去……你當興王府是開善堂的,你想來就來想去就去?

鬧啥呢?

“老三家的,其實那位陸先生,也是一片好意,你為何不領情呢?”

朱嘉氏很著急,一方面希望兒子趕緊前去興王府,把帶兒媳話前去回絕之人阻攔住,一方面又希望在兒媳面前保持威勢。

別說現在朱萬簡心有怨言,就算沒有負面情緒,以他那榆木腦袋,能明白朱嘉氏此時的心情?

再說就算去了又有何用?

作為幌子派出去的于三,壓根兒就沒去興王府,你去哪里阻攔人家?

朱娘滿臉感慨:“兒媳仔細思量過,與其讓小浩讀書,以科舉謀求仕途,機會渺茫,不如安心練武,回朱家好好打磨身體比什么都強,這樣他成年后便可繼承父親留下來的錦衣衛百戶職……兒媳希望他以武報國,繼承父親的遺志。”

朱嘉氏臉上的肌肉抽搐兩下。

這個兒媳,明顯不按套路出牌!

朱嘉氏厲聲喝道:“你以為習武就好嗎?為娘早就想清楚了,錦衣衛百戶之職,以后就交給二房子弟繼承,你們三房想都不要想。”

“啊!?”

朱娘沒料到朱嘉氏會這么絕情,“可是……娘,那是小浩父親傳給他的……”

朱嘉氏冷笑不已:“有何關系?本來就是朱家蔭庇的軍戶職位,為娘有權分配,老二曾經犯過錯,但不代表他下一代不能繼承,至于你兒子……其實進興王府當個伴讀也挺好,至少能讀書,有個出人頭地的機會……你馬上找人,把派去回絕興王府的那人叫回來,否則……”

朱嘉氏本想出言威脅,但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現在自己很被動。

好不容易因為朱浩入選王府伴讀,在林百戶和朝廷面前有了些許主動權,可能要因為兒媳的“冥頑不靈”,朱家無奈地將主動權拱手讓出。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