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84碾壓級別的操作細節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香鍋對VG即將實施的計劃毫不知情。

  他貼著大龍坑墻壁闖入對方紅區。

  附近的爆裂球果要等到六分鐘前后才會刷新出來,現在為時尚早,連果子都沒得吃。

  原本從紅區旁的草叢里獅子狗也可以直接過墻跳到石甲蟲營地。

  但顧行不知為何,把野怪拉了出去,正好處于獅子狗被動跳躍范圍之外。

  香鍋只好繞一圈,直接步行到石甲蟲營地旁,準備充當殘酷的監工。

  他打算趁顧行繼續刷野時進行騷擾,把對方惡心死。

  跟蹤尾行,讓巨魔找不到任何節奏!

  香鍋要拖,就硬拖。

  等到中期隊友裝備成型發力,再依靠RNG的團戰功底從VG手上啃下一場勝利!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

  當自己出現在巨魔的視野范圍中。

  顧行的第一反應不是匆忙拉開距離,而是拎著大棒前來追擊!

  香鍋怔愣一瞬。

  是不是,哪里出了問題?

  不應該是我追你嗎?

  怎么咱倆角色互換了?!

  他在此時終于意識到問題有點不對勁。

  方才顧行就把石甲蟲拉出營地。

  現在巨魔追擊過來,直接離開野怪的攻擊范圍。

  石甲蟲進入脫戰狀態,耐心值飛速下跌。

  直至它們快速回復血量,快步離開巨魔身邊回到自己的營地內。

  至此,香鍋的計劃徹底失敗!

  在他的構想中,自己應該是利用對方正在刷野的時機上前先打一套輸出。

  有野怪的配合,劉世宇可以形成短暫的以多打少,順利壓低巨魔的生命值。

  這樣即便等巨魔拉開野怪仇恨,或者將營地清理干凈后,他依然占據血量優勢!

  屆時顧行就只能被他追著打!

  上盤香鍋就是這么玩的。

  可現在,巨魔刻意做了設計,一直讓自己處于野怪仇恨范圍的邊緣。

  如今更是輕松拉開石甲蟲,將局面轉變成雙方打野的1v1沖突!

  “壞了……”香鍋心底一涼。

  自己的獅子狗要如何同巨魔單挑?

  本來英雄的對拼作戰能力就有一定劣勢。

  更何況顧行還有一血助攻提供的經濟,裝備擁有一定領先優勢!

  在雙方血量差距不大的情況下,香鍋的單挑勝算無限趨近于零!

  巨魔開啟W冰封領域提升移速,不斷貼近獅子狗!

  兩名打野碰面,令解說語氣中都染上了幾分緊張。

  “香鍋丟出套索嘗試緩速行哥,但作用微乎其微!”

  獅子狗套索時長只維持1.75秒,并且減速效果只有區區30!

  而巨魔的冰封領域,總時長足足8秒!

  在這8秒時間里,顧行只要踩在領域內,就會獲得移速提升!

  眼見著巨魔即將來到自己面前,香鍋情急之下開始思考逃跑路線。

  VG紅區的爆裂球果仍未生成。

  周遭的野怪只有石甲蟲,一家人在脫離攻擊狀態后已經回到營地里休養生息。

  他來到紅BUFF營地旁邊的草叢,就能跳過墻甩開巨魔!

  香鍋想好逃生路線,立馬行動起來,交出Q技能進行小位移。

  “巨魔已經和獅子狗貼臉,掄起棒子往對方頭頂砸!”

  在記得焦急的嗓音中,顧行簡簡單單的AQA三連,就把獅子狗的血量壓低一大截!

  香鍋不以為意。

  只要自己能借助石甲蟲跳過墻,沒有閃現的巨魔無論如何都追不上自己!

  損失的這點血量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就在他即將踏入草叢中的那一刻。

  一道雷光從天上降落,正正擊中大石甲蟲!

  被激怒的野怪一家再度出擊,想要去找找到底是誰惹了自己的美夢。

  香鍋人傻了。

  解說臺上的記得立馬反應過來。

  “石甲蟲被行哥用懲戒引出營地,這下香鍋暫時找不到跳躍的落腳點!”

  大部分營地都很難完成隔墻懲戒。

  但石甲蟲營地無疑是個例外。

  香鍋立馬意識到問題有點嚴重。

  野怪要等到仇恨值消失,才會優哉游哉回到營地內。

  全程至少得七八秒!

  這段時間如果香鍋一直待在草叢里,估計要被顧行用大棒敲回泉水!

  他只能放棄用石甲蟲做跳板逃跑的想法。

  冷卻完畢的Q殘忍無情擊中巨魔再次向前突進,中途還在語音里叫人。

  “隊友呢隊友呢,救一下啊!”

  Letme把兵線推進VG上塔后就一直在關注野區形勢。

  看到準備玩尾行的香鍋反被顧行糾纏住,他驚詫之余不忘前去幫忙。

  現在嚴君澤已經穿過三角草叢,即將抵達戰場。

  “能殺巨魔,他沒閃的!”

  香鍋大聲喊道,還交出W戰爭咆哮回復血量疊滿殘暴值,E套索成功將巨魔禁錮在原地。

  他目光緊緊鎖定在特朗德爾身上,欲除之而后快。

  Letme不太想打的,只是想過來接應隊友。

  但隊內話事人既然都說了,他只好動手。

  鉤索搭在野區墻壁上,準備殺向動彈不得的巨魔。

  然而在鉤索把青鋼影拉向墻壁時。

  一根擎天柱鉆出地表,直接頂斷Letme的位移!

  不光如此。

  好死不死,他被卡在墻壁和冰柱中間。

  這下動彈不得的輪到Letme!

  嚴君澤眉頭緊鎖,鼠標瘋狂點擊著地板,想要離開狹小縫隙。

  可青鋼影前后左右不停轉動,身體卻始終無法脫困!

  場館內的尖叫聲此起彼伏,觀眾顯然對冰柱造成的效果感到匪夷所思!

  “這是什么操作?!”娃娃當場驚訝到哇哇大叫,“Letme的英雄模型竟然被卡住了!”

  記得則如連珠炮般解說著現場局勢,“巨魔的狀態奇佳,他從禁錮狀態中恢復過來,窮追不舍繼續毆打獅子狗!”

  “兩名打野之間的血量差距越來越大!”

  導播鏡頭稍稍向上偏移。

  “Smeb已經清理完塔下兵線,正在火速趕來的路上!”

  顧行在野區拖延了很長一段時間。

  宋景浩成功清理完兵線升到5級,連忙來戰場準備幫忙。

  Q破空斬過墻擊中青鋼影身上的破綻。

  Letme觸發自動攻擊,回身A劍姬一下觸發自適應護盾。

  “Smeb沒有再管墻邊的青鋼影,而是氣勢洶洶直奔獅子狗而去!”

  宋景浩很聰明。

  青鋼影現在血量幾乎是滿值,還有護盾的加持,想要將其擊殺顯然不現實。

  相比之下,獅子狗是更容易針對的目標。

  他利用青鋼影做跳板,借助擊碎破綻得到的移速提升,飛速接近對手發出擊劍邀請!

  “雙方中單也在向戰場靠近……峽谷上半區亂成一鍋粥!”

  由于中路從開局到現在都沒有被打野光顧過。

  因此線權全看兩邊對線能力。

  辛德拉對露露,幾乎是平線較量。

  球女的爆發能力固然強,但露露也不弱,雷霆加持下的換血能力數一數二。

  Kuro與小虎很難分出高下。

  但戰場所在地畢竟是VG野區,李瑞行自然會搶先一步趕到。

  香鍋終于萌生退意。

  在青鋼影的鉤索被卡住之后,RNG已經失去了擊殺顧行的一切條件。

  再拖下去,他們必敗無疑!

  香鍋頂著劍姬的戳刺,閃現過墻進入龍坑內部。

  “可Smeb的下一發Q已經轉好,他跟進龍坑不停追殺!”

  獅子狗WE的回復與控制技能都在冷卻狀態。

  香鍋心急如焚。

  目前能拯救自己的只有露露!

  他剛想去找小虎匯合。

  就看到一道金光閃過。

  辛德拉交出閃現,和露露面對面玩貼貼!

  隨之而來的,是E弱者退散!

  洶涌澎湃的暗黑力量將露露推出,緊接著地表浮現出一顆暗黑法球!

  EQ二連!

  在弱者退散的擊退效果后,便是長達了1.5秒的強效暈眩!

  “漂亮!”記得當即興奮的大喊出聲,“Kuro閃現EQ阻撓露露,讓她無法去為獅子狗提供庇護!”

  李元浩剛才手指都按在閃現鍵位上了。

  但還沒來得及按出,整個人便被暈在原地。

  Kuro的這套連招實在快得離譜!

  更何況小虎的注意力大多放在殘血的香鍋身上,壓根沒想到對方辛德拉會如此果斷!

  “劍姬最后一記A接E奪命連刺順利清空香鍋的血條!”記得剛想緩一口氣,卻看到導播鏡頭又聚焦在青鋼影身上,忙不迭跟上補充,“Letme好像也處于進退兩難的位置!”

  劍姬憑借攻擊破綻后的加速效果已經離開大龍坑,正在繞向上方,準備封死青鋼影的退路,和顧行的巨魔一起呈兩面包夾之勢圍住Letme!

  嚴君澤慌了神。

  顧行這柱子實在過于邪門。

  在沒有位移技能的情況下想要逃脫出來根本不現實,只能等冰柱消失!

  而巨魔的冰柱持續時間長達6秒!

  可以預見到,等冰柱消失,VG將會完成合圍!

  嚴君澤被逼無奈,只得交出閃現進龍坑逃生,這才幸存下來。

  “香鍋偷雞不成蝕把米,這波絕食入侵反倒把自己給害了!”娃娃嗓門嘹喨做著總結,“交出閃現最終還是難逃一死!”

  “不得不說,行哥的操作簡直細到極致!”

  導播迅速給出回放。

  記得迫不及待,將顧行整波操作的細節復述一遍。

  “先是把石甲蟲拉到仇恨值的極限范圍,讓獅子狗無法直接跳到自己身前……”他說到這里恍然大悟,“行哥是想誘敵深入,故意把香鍋騙進來殺!”

  記得能從回放中看出很多直播時遺漏的信息,進而分析出選手的操作意圖。

  “后續見獅子狗出現,行哥立馬甩開野怪開始單挑,取得優勢后再用懲戒隔墻把石甲蟲拉出來,讓香鍋無法借助草叢完成過墻跳躍!”

  “最終更是直接用冰柱打斷青鋼影的位移,并且將對方牢牢卡住!”

  記得感慨萬千,“這巨魔簡直玩出花來了!”

  光是重復一遍顧行的操作,都覺得天馬行空。

  他不知道對方究竟是如何在電光火石之間,將一切細節處理到極致,沒有任何疏忽。

  毫無疑問,對于野區與英雄本身的掌握程度要求極高!

  直播間彈幕更是滿屏刷過‘彳亍’的字樣,用獨特的方式夸贊顧行。

  哦真的牛批,還有這種柱子的啊?

想想去年被冰柱卡到懷疑人生的小花生,行哥這巨魔多少沾點節目效果  真他喵的細啊,香鍋現在估計人都暈咯!

  行哥這英雄池是真的頂中頂,半年不用巨魔,掏出來就能Carry

  “Nice!”顧行笑容志得意滿,“打的好啊兄弟們!”

  宋景浩拿到人頭,身下還有從獅子狗身上掠奪走的戰利品——藍BUFF,如今渾身喜氣洋洋。

  “銷顧你這操作簡直絕了!”

  Kuro也加入邀功大軍,“怎么樣我弔不弔?閃現推暈露露,很關鍵吧?”

  “牛牛牛,太強辣!”顧行都想給他比出大拇指。

  這次圍剿戰,上中野三人缺一不可。

  若是讓小虎閃現去貼近香鍋,給出護盾再輔以變羊或者緩速控制住Smeb。

  后果不堪設想!

  記得也抱有相同的觀點。

  “只能說VG上中兩名新援的融入工作越來越出色,”他還不忘給予高評價,“現在隊員之間的配合越來越默契,也能將陣容上限發揮到淋漓盡致!”

  VG隊內沒有以自我為中心的獨比和自閉小子。

  戰術磨合的相當迅速。

  之前是因為語言溝通問題拖累了韓援融入進度。

  如今隨著兩人的漢語愈發流利,游戲內的交流逐漸頻繁,隊伍上限肉眼可見的拔高。

  導播畫面在喜笑顏開的VG隊員身上稍做停留,便切換到RNG選手席。

  香鍋氣得滿臉通紅,隔著鏡頭都能看出煩躁情緒。

  他知道顧行很強。

  單論個人實力不知道比自己高到哪兒去了。

  但是沒料到會強到如此地步!

  你還是人嗎?

  香鍋回憶起前些年在訓練賽中偶爾碰到頂尖韓國隊時的無力感。

  和現在簡直一模一樣!

  對方總是能用匪夷所思的操作與思路無情碾壓自己!

  感覺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選手……

  就好像是王者局通天代跑去打鉆石小號一樣,對方操作起來就突出一個游刃有余,各種離譜操作信手拈來。

  香鍋的操作水平并不差,甚至可以說相當強。

  畢竟之前也是玩野核出身,目前在LPL聯賽內也算頂尖打野。

  然而放眼全球各大聯賽,難免有點不夠看。

  他連S6限定的青春版小黑都打不贏,更別提統治世界賽的三大野王。

  顧行、Jankos和小花生,有一個算一個全是操作怪!

  他們的操作天賦幾乎達到天花板級別,和當前其余打野選手都存在斷層差距!

  當實力領先到一定層級時,就很容易出現誤判與認知差距。

  香鍋以為這波他進VG野區可以翻江倒海隨便打。

  可是在顧行看來,劉世宇敢進來就是送人頭!

  “真的假的啊……”Letme喃喃自語。

  他還有點不清醒。

  顧行一柱子給嚴君澤整得頭暈目眩不知所措。

  小虎眼見著上野隊友心態有點小崩,還在主動提議安撫情緒。

  “劉世宇你刷到六級直接來中,辛德拉沒閃,咱倆宿便殺!”

  香鍋聽完隊友的建議,知道這是最合理的選擇,悶聲答應下來。

  這次陣亡對他來說經驗倒是沒虧多少。

  靠近自家下路的石甲蟲還完好無損。

  劉世宇可以利用經驗追趕機制搶300點經驗,彌補自己的損失。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

  自己踏入RNG石甲蟲營地的全過程,都在VG的視野監控下。

  小段的布隆剛才見隊友們在上半區激戰正酣,也在向上河道移動。

  但是走到一半發現戰斗勝負已分,暗惱自己游走意識還是不出眾。

  他本著‘來都來了’的心態,打算做點什么。

  最終,段德良在RNG下半區的石甲蟲和鋒喙鳥都插上眼位,用來看香鍋的動向。

  此刻便派上用場!

  顧行趁虛而入,干脆利落的越過河道,前往對方的F6營地。

  “瑞行你來,這幾只鳥全都給你!”

  他很是慷慨,用巨棒把大鳥清理掉,剩下的小鳥打算讓給隊友。

  不讓也不現實。

  顧行這盤沒做提亞馬特,而是為了功能性直接補的斑比的熔渣。

  范圍傷害還是少了點。

  假如無法在香鍋到來前將野怪通通處理完畢,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Kuro沒想到還有這種好事。

  從來都是他讓別人經濟,今天居然兩極反轉?

  他一邊往鋒喙鳥營地移動,一邊還在謙虛推脫,“五只?這不太行吧……”

  話雖這么說,Kuro動手時一點也不含糊。

  臉滾鍵盤,QWE三個技能全部施放出去,將鋒喙鳥營地清掃干凈!

  當香鍋刷完石甲蟲來到F6附近時,只看到空空蕩蕩的營地!

  劉世宇七竅生煙。

  “我攔不住他……”李元浩語氣中飽含歉意。

  上半區混戰的影響至今仍未消弭。

  小虎雖然對位領先一個閃現。

  但Kuro當時EQ二連可是實打實砸在露露身上,削低大量生命值!

  在雙方中單即將升到六級的時間點,他必須小心謹慎。

  萬一Kuro突然升到六級,搶先灌一套傷害,很有可能直接擊殺自己!

  小虎正是抱著穩健的想法,才把中路線權讓出來。

  Kuro得以肆無忌憚的進入RNG野區偷野!

  香鍋按下計分板,發現對面中單的補刀數憑空多了5只,便猜出辛德拉才是反野的主力軍。

  這更是讓香鍋堅定了升到六級抓中的想法。

  可難題擺在眼前。

  在失去鋒喙鳥之后,他的等級提升速度勢必會受到影響!

  等級無法跟上平均水平,意味著絕食流徹底失敗!

  他真的要像去年樂觀隊的野王那樣,被迫開始另一種形式的絕食!

  想到此處,香鍋終于搞明白了VG本局應對自己絕食流打法的思路。

  先把自己騙進VG野區,再用強大的配合與操作能力擊殺自己,斷掉一波節奏;再反掉石甲蟲或者鋒喙鳥,最大限度影響他提升等級的效率!

  兩步計劃全部成功。

  香鍋不得不佩服VG的執行力。

  不過對方的強勢應對反而激起劉世宇的求勝欲。

  他無比希望贏下這盤比賽。

  直到8分17秒。

  香鍋在幫露露拿完藍BUFF后,自己再去把魔沼蛙刷掉,終于升至六級。

  他馬不停蹄前往中路,途中開啟R狩獵律動。

  偽裝前行,躲開Kuro布置在上河道的假眼,撲擊在辛德拉身上!

  記得見到這一幕,聲音登時變得激昂有力。

  “露露給出R狂野生長幫獅子狗擊飛對手,給出進一步控制!”

  下一瞬便是變羊術。

  而后是獅子狗殘暴值疊滿的E套索打擊。

  Kuro被接連控制,在長達5秒鐘的時間里沒有自由行動能力!

  “露露最后一發閃耀長槍收掉人頭!”

  娃娃話音剛落,導播鏡頭就完成了切換。

  下路同步爆發戰斗。

  顧行用RNG紅區的爆裂球果彈射來到對方下一塔側后方草叢里。

  開啟冰封領域的加速效果向前兩步,E冰柱卡在小明的腳后跟,將其頂向VG雙人組!

  “杰克丟出W熱誠烈彈再跟大招圣槍洗禮!”

  喻文波射出圣銀子彈時,嘴里還在配音,發出嘟嘟嘟嘟的怪異聲響。

  這招效果拔群。

  冰柱緩速,盧錫安W給自己加速。

  按照峽谷相對論理念,等于小明被禁錮!

  史森明給自己套上E鼓舞的加速與護盾,想要甩開盧錫安的圣槍洗禮。

  可是這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杰克滑步朝側面移動,跟上小明的移動軌跡,成功掃了個滿大!

  “小明血量所剩無幾,他必須得回城補給一波……”娃娃注意到小地圖的異樣,“有人交傳送了!”

  導播反應也很快。

  馬上就把鏡頭切到顧行所在的位置。

  巨魔方才往RNG下路一二塔中央地帶插下一顆眼,如今其上回蕩著猩紅色傳送旋光!

  “劍姬想要來下路參戰!”記得憑直覺判斷出大的要來了,立馬聲調昂揚向上。

  “Letme沒有猶豫,同樣交出傳送!”

  嚴君澤知道VG就喜歡在對線期階段偷襲下路,用四到五人的絕對人數領先去殺人拔塔。

  因而提前做好準備,把傳送留在手里,就等著VG動手!

  “不過……”記得在緊要關頭略加思忖做出判斷,“雙方的戰斗力并不均等!”

  VG四人幾乎都是滿狀態。

  反觀RNG,小明的卡爾瑪已是殘血。

  烏茲的伊澤瑞爾身上有個女神淚,暫時無法提供多少戰斗力。

  光靠青鋼影一人,顯然無法與VG四人相比!

  “RNG能做的就是背靠防御塔和對方周旋,等中野兩人趕到!”

  記得想出合理對策。

  畫面給到中路。

  RNG中野在擊殺Kuro后,便朝著下路狂奔而來,想要解救隊友。

  只要拖到隊友趕到,VG的越塔計劃就不可能成功!

  可難點就在于要如何拖延時間?

  VG不會給機會。

  顧行甚至都不等雙方上單落地,便下達了越塔進攻的指令,力求速戰速決。

  “布隆舉著防盜門向前,Q閃向前試圖擊中小明,被對方用閃現同步躲開……可他手里還握著大招!”

  段德良朝史森明閃現落點砸出R冰川裂隙。

  小明只來得及用R梵咒強化W靈鏈,栓在布隆身上以獲取生命值回復效果。

  但是被砸飛到空中后,那點血量增加根本不夠看!

  即便再加上烏茲的治療術,也終歸頂不住VG的高額輸出!

  “杰克兩槍普攻接透體圣光將人頭拿下,烏茲還在旁邊輸出抗塔的布隆,只是效果并不理想!”

  防盜門對伊澤瑞爾來說就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

  顧行趁機從后方逼近走位,AQ擊中烏茲,削減其攻擊力。

  這下本來輸出就不夠高的EZ把傷害全灌在布隆身上,壓低的血量相當寒磣,全靠防御塔打輸出!

  “盧錫安給布隆掛上治療術,小段向前還想往對方頭頂掛被動!”

  旁邊還有R冰川裂隙的減速帶,烏茲沒辦法再去走位。

  他只好交E奧術躍遷向側面移動拉開距離。

  此時劍姬落地。

  Smeb交出Q破空斬戳刺在烏茲身上,緊接著AE兩刀沖對方施加緩速效果!

  “烏茲步履維艱,只好交出閃現過墻,甩開對手的追擊……”記得深吸一口氣,“可這樣一來,Letme就被賣了啊!”

  青鋼影就比劍姬慢了一瞬間落地。

  結果剛來到下路防御塔旁,就被小段的布隆普攻施加被動震蕩猛擊。

  再跟上關鍵的虛弱,削減青鋼影戰斗力!

  “行哥還開啟大招嘬了一口,Letme身上掛滿減益效果!”

  嚴君澤心底暗罵一句。

  VG手里留了一堆技能,擺明了就是要搞自己!

  更重要的是,在他落地的時候,作為保護目標的烏茲恰好完成逃生!

  目前RNG下一塔旁,只有自己孤身一人面對VG四人夾擊!

  他交出鉤索還想逃生。

  結果四面全是敵方英雄,位置把他牢牢卡死。

  R海克斯最后通牒也起不到多少效果,在短暫的不可選取狀態后,嚴君澤依舊被打滿布隆被動!

  “盧錫安和劍姬兩人的戰爭熱誠效果都已經疊滿,輸出相當恐怖!”

  顧行的R強權至上很惡心的偷取青鋼影大量雙抗和生命值。

  導致Letme脆的像一張紙!

  “讓人頭!”顧行還在語音里督促隊友,“給麥啵吃!”

  杰克收下史森明就已經倍感滿足,聽到指揮的命令絲毫沒有怨言,將青鋼影打成殘血便準備跑路。

  Smeb毫不客氣,兩劍將青鋼影性命收下!

  “烏茲和中野兩人匯合,不過他們姍姍來遲,無法挽救隊友的性命!”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