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83二二三四再來一次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眼見著比賽正式開始,娃娃終于過完了分析陣容的癮,開始專注于解說賽場內的細節。

  “雙方依然沒有抱團入侵的打算,兩隊的一級團能力相差無幾,固守野區不爆發沖突確實是更合理穩妥的選擇!”

  VG有布隆以及辛德拉這種狠人。

  RNG也有出門自帶大招的卡爾瑪以及跳跳虎雷恩加爾。

  大家不分上下,即便是以賭性聞名LPL的香鍋也不想帶著隊友過去入侵,生怕陰溝里栽跟頭。

  這次由于VG上半區三人的戰斗力極強,RNG甚至連上盤開局那樣的做眼計劃都不敢進行嘗試。

  香鍋知道顧行總能搞點騷操作出來。

  萬一人家留個技能點,見他們入侵現學E寒冰之柱,那局勢可就糟了。

  在野區這種狹小地形里,巨魔的冰柱卡位簡直就是無雙利器!

  除去有位移能力的青鋼影,RNG上中恐怕都要交出閃現才能逃生!

  安全起見,他決定正常開野。

  想起上盤的教訓,香鍋還在叮囑隊友,“你們下路一定得把眼位做好,千萬別給巨魔抓人的空間!”

  上盤顧行用了一招錯位Ga

  k便成功在下路拿到一血,這讓劉世宇相當不滿。

  史森明臉一紅,連聲答應下來。

  他感覺自己難辭其咎。

  首局被小段完全打爆,不論是游走還是團戰,都是對方更勝一籌!

  雖說自己是個新人。

  但搭檔的艾迪西畢竟是烏茲。

  對方粉絲數量極多,小明每次輸掉比賽都會看到一群人在網上找他的問題。

  史森明知道這怪不到Uzi頭上,他只能竭盡所能提升自己的實力,確保不拖隊友的后腿。

  烏茲此時先行跑到下路,把眼位插在靠近VG下塔的線草里。

  這是很常用的開局眼位,主要用來對線搶2確保壓制力,讓對方輔助無法陰險的躲在草叢內。

  史森明見狀大腦也在飛速轉動。

  當前版本飾品眼開局冷卻時間足足有180秒。

  也就是說,在比賽進行到3分鐘前,RNG下路只剩下自己手中握有的一顆眼位!

  身處藍色方下路,想要壓線的話,必須得把三角草叢、貼近紅色方的河道與下路銜接點草叢都做上視野。

  一顆眼顯然不能兩開花,無法控制住兩堵草叢。

  可史森明對這種局面并不陌生。

  訓練賽因為烏茲經常壓線,小明已經習以為常,知道如何進行處理。

  “李元浩你待會兒能把眼做在這里嗎?”他標記在下河道草叢。

  小虎不假思索予以肯定答復。

  自己是個露露,前期不太怕被抓,眼位能留下來為隊友提供更有價值的視野信息。

  史森明心情舒緩下來。

  下河道草叢有眼,就封死了顧行橫穿下河道進入RNG下野區再繞一圈從三角草叢發動偷襲的可能。

  自己只要再去河道與下路銜接點草叢做眼,就能封鎖住VG巨魔的所有Ga

  k路線!

  他打定主意后,立馬精神百倍的和烏茲搭檔對線。

  下路線權情況和首局相比并沒有甚么不同。

  RNG使用的伊澤瑞爾卡爾瑪算是對線能力較強的組合。

  盡管在去年世界賽上,這對下路組要被吊起來打。

  但是在傷害溢出版本結束后,EZ和卡爾瑪已經成為下路天花板級別的存在!

  面對尚未升到3級的盧錫安布隆,他們予取予求,騎在對面頭上胡作非為!分28秒。

  陪烏茲擊殺第二波兵線前三只近戰兵,提前一步升到2級的史森明選擇去原定草叢處做視野。

  等到3分鐘,下路雙人組將再度擁有兩顆飾品眼!

  長此以往,他們可以將下路防守做到滴水不漏,以免被顧行抓到!

  看著眼位落下,史森明神清氣爽,長出一口濁氣。

  舒服了。

  舞臺另一側選手席。

  顧行還在刷野。

  巨魔這英雄,大部分情況下都是速三抓人。

  沒辦法,他實在太缺范圍傷害。

  特別是在面對石甲蟲以及鋒喙鳥這兩組營地時,就突出一個束手無策!

  想要速四抓人都不現實。

  因此顧行選擇自家上半區紅開,再刷藍BUFF和魔沼蛙,清理完三組單體野怪成功來到3級。

  他將第一目標定為下路。

  正如小虎所想的那樣,顧行對中路那只紫皮大蒜沒有任何興趣。

  巨魔本身沒有控制技能,光指望Kuro辛德拉的弱者退散擊暈對方,顯然會缺傷害。

  上路劍姬更不必多說,抓Letme的青鋼影不太現實——否則顧行也不用從上半區開野起手往下刷。

  在他看來,抓烏茲是更合理的選擇。

  顧行和對方也打過不少場對局。

  更別說前隊友Imp還是個對狗寶具,號稱BO5從來沒輸過。

  以致于顧行對烏茲的風格相當了解。

  Uzi就喜歡壓線。

  越關鍵的決勝時刻他越無腦壓!

  這是烏茲最引以為傲的武器,他很信賴自己的對線能力。

  現在雖然還不到尤為重要的對局節點。

  可烏茲仍然在嘗試帶著史森明在向前壓制,試圖壓低VG雙人組的血量!

  這么大的破綻,顧行感覺不去下路都對不起自己!

  隊友也在語音內提供信息。

  “露露剛才往下河道移動,應該在草叢里放過眼了……”Kuro目睹露露趕在中路第三波兵線到來之前跑向下方做眼,不出片刻又跑了回來,由此做出視野大致方位的判斷。

  中單露露前兩級點的必定是QE,用來提升清線和消耗換血強度。

  也就是說,小虎不具備開W奇思妙想提升移速的能力。

  況且他的藍條也沒有多少變化,不像是施放過技能的模樣。

  勻速折返跑,Kuro靠感覺就能猜出對方的下眼位置。

  而先前段德良也在下路與河道相接的草叢做出標記。

  小明幾乎沒有掩飾,他就是暫時消失在下路,兩秒鐘之后就回來了。

  只能說Tooyou

  段德良幾乎不用動腦子,就猜出小明的視野布置點位!

  顧行通過隊友的幫助,掌控到大概的視野信息。

  他立馬就找出漏洞。

  小龍坑。

  RNG視野將下河道的首尾封控起來。

  唯獨中央區域的龍坑,避開了他們的偵測!

  顧行沒道理不加以利用。

  “行哥在干嘛?”娃娃第一時間發現貓膩。

  鏡頭切換到下河道。

  顧行帶著雙BUFF出現在龍坑隘口。

  他沒有去刷剛出生不久的河道蟹,而是徑直走入龍坑。

  “啊這……”娃娃不明所以,還在做著猜測,“難不成行哥想直接偷龍?”

  第一條小龍和迅捷蟹一樣,都在兩分半準時登場。

  屬性為水。

  在對線期階段性價比超高,能夠為三路隊友提供源源不斷的回復量。

  而且巨魔刷這種單體野怪,靠著Q利齒撕咬以及血瓶和懲戒,確實能在一個比較極限的血量將其擊殺。

  娃娃的猜測合情合理。

  記得剛順著搭檔的思路捋順清楚,還沒來得及發表自己的看法。

  便見巨魔來到小龍坑墻壁旁。

  下一刻,金光閃爍!

  “行哥閃現上墻,闖入RNG下野區!”記得輕嘶一聲,“他要抓下路!”

  顧行的動作連貫流暢,顯然不是按錯了。

  而怎樣的代價,值得巨魔提前交出閃現?

  記得馬上便猜測到顧行的打算。

  導播飛速切換視角。

  視拳接管賽事運營后,導播團隊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綜合水平比去年有不小提升。

  負責人左祎還在后臺大聲嚷嚷,“切到RNG視角!”

  在他的授意下,大量的戰爭迷霧重新籠罩于賽場內。

  巨魔的身影悄然隱去。

  兩名解說能更出色的完成自己的工作。

  “RNG在下河道總共兩顆眼,一前一后封住路口,但龍坑處卻是完全沒有設防!”

  娃娃開啟沉浸式解說,聲調壓的很低,透露出無限焦灼。

  “他們以為巨魔沒有位移手段,無法穿過龍坑……但行哥很果斷,直接交閃現過墻躲掉RNG視野的偵查!”

  記得也連聲附和,順便補充道,“最重要的是,VG對敵方的視野布控情況了如指掌,行哥這才尋求到缺口,徹底撕破RNG的眼位防線!”

  現場以及直播間里的觀眾屏息凝神。

  他們目前還站在RNG視角下。

  有關巨魔的動向,最終停留在交閃過墻的那一幕。

  接下來將要發生什么,觀眾有所預感。

  可遲遲不見巨魔露面,他們不由得滋生出刺激性的情緒,反倒期待萬分!

  RNG雙人組毫不知情。

  烏茲仍舊在維持自己的對線壓制力。

  伊澤瑞爾前期在保持好被動咒能高漲層數時,戰斗力相當恐怖,攻速拉滿對拼甚至不虛德萊文!

  Uzi憑借自家下路雙長手的優勢,加上自己精妙的對線能力,成功搶二并且配合小明把段德良的血量壓低到一半。

  如今他倆已經越過河道中線,正在靠近VG下塔的地方進行對線。

  “小狗有恃無恐,他覺得兩顆視野足以封死行哥的動向,”記得聲音急促,“然而他萬萬沒想到,行哥居然如此果決,直接交出閃現越過龍坑!”

  杰克向前走了一步。

  史森明和喻文波在路人局排位時間相當長,自認很清楚好兄弟是個什么德行。

  對方一副要補殘血小兵的模樣。

  自己倘若不消耗一番,豈不是浪費大好機會?

  他不再猶豫,手指在鍵盤上連按RQ。

  卡爾瑪說著正常人聽不懂的語言,朝盧錫安射出Q心靈烈焰。

  杰克接Q一直可以的。

  心靈烈焰的傷害瞬間壓低他一百多點血!

  但喻文波注意力根本沒有放在自己損失的血量上。

  他歪嘴露出開心至極的笑容。

  “準備凍手!”

  耳機內傳來顧行的指揮聲。

  話音剛落,小段便欺身向前移動。

  隨著玩家與職業水平的大幅度提升,現在很多眼位布置、打法都已經普及。

  例如下路。

  雙人組對線,一般都會秉持平行四邊形原則,大家人盯人確保平衡。

  但此刻,小段的舉盾向前無疑破壞了這個概念!

  小明當即意識到其中有鬼。

  “情況不對趕快撤退!”他催促著烏茲。

  Uzi經驗比他更老到,在看到段德良詭異的前移動作時,就已經察覺到不妙。

  不過段德良目標沒有對準自己的好朋友。

  而是同為輔助的史森明!

  道理很簡單。

  卡爾瑪沒有位移逃生技能。

  在小段抬手的一瞬間,周身還伴有代表著閃現的金光!

  史森明這次有所防備。

  畢竟上一盤開局段德良就是用Q閃往烏茲身上掛印記的。

  小明反應很快連忙交閃,險之又險的躲開布隆Q寒冬之咬。

  剛向后撤退兩步。

  后方拐角處便鉆出一只手持大棒的巨魔!

  啥情況?!

  史森明心里咯噔一下。

  數以十萬計的觀眾同樣是通過RNG視角才看到巨魔繞后露面。

  現場有不少人情不自禁發出驚呼聲。

  被記得的嘹亮嗓門通通鎮壓下去。

  “烏茲交出奧術躍遷逃跑,可是小明要遭重了!”

  后續巨魔的冰柱徹底斷絕了小明的求生希望!

  “兩級的卡爾瑪連W靈鏈都沒有習得,在距離自家防御塔如此遙遠的位置,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人頭分配問題在VG隊內語音里迅速得到解決。

  輔助沒人權,縱使小段交出閃現,也沒有獲得K頭資格。

  巨魔又不是野核,吃經濟的性價比肯定不如ADC。

  杰克也不推辭,滑步上前兩槍點在卡爾瑪身上,最后一道Q透體圣光將人頭收下。

  “給爺死!”他咬牙切齒道。

  看到史森明倒地只覺酣暢淋漓,還主動給對方亮出VG的隊標狗牌。

  喜歡壓我是吧?

  有本事繼續嗷!

  場館內有VG粉絲興奮的舉起應援棒,為顧行加油喝彩。

  直播間內更是熱鬧非凡!

導?李在贛神魔,給我們玩恐怖游戲是吧抓下再放送!行哥二二三四再來一次  行哥這閃現好狠,他就這么自信能抓到人?

RNG下路真的蠢,上盤不就是抓下打開局面的?這樣烏茲還要壓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是吧經典壓盧錫安幾個刀,送出去幾顆頭,烏茲是這樣的沒辦法李姐一下  呵呵,這不是小明的鍋?烏茲沒陣亡吧,這鍋也要往小狗身上甩?

  史森明臉也開始紅了,酷似烏茲生氣時的狀態。

  他又不笨,稍加思索便猜到顧行是怎么突然來一波極限繞后的。

  小明沒想到的是,顧行膽子居然這么肥。

  還沒抓到人,就先把閃現交了?

  哪有這么玩游戲的!

  你都沒有香鍋的視野……就不怕我隊友的嗎?

  顧行還真不怕。級帶雙BUFF的巨魔,如果要比拉扯能力,那能戰勝他的有很多英雄。

  但是比站擼單挑,巨魔誰都不慫!

  加上盧錫安與布隆的強悍雙人組。

  在前中期小規模團戰中,VG下野就是無敵的存在!

  顧行確實不清楚香鍋的開野路線。

  可只要獅子狗敢來反蹲,他就有足夠的信心讓RNG付出超過一個閃現的代價!

  烏茲從容逃生——實際上也沒人管他。

  當簡自豪平安回到塔下后,他終于快陷入抓狂模式。

  下路斌炫爛了。

  原本RNG雙人組就處于優勢推線狀態,雙方小兵的交接位置早就越過河道。

  然而剛才顧行發起的Ga

  k過程更是加劇了兵線的惡劣形勢!

  小明方才沖著盧錫安交出RQ,精準命中對方的同時,心靈烈焰的傷害效果還波及到周圍小兵。

  這導致本來就要朝著VG塔下推進的兵線雪上加霜!

  在史森明陣亡后,段德良可以操作布隆用肉身進行卡線,將大量RNG小兵頂在塔外。

  烏茲卻沒有任何解決辦法!

  他再強也不可能在頂級職業賽場上一打二把兵線徹底推進塔。

  而兵線被卡住,杰克能控到史森明再次上線!

  期間烏茲只能眼睜睜在遠處看著兵線交戰,一只又一只VG小兵倒地不起!

  對Uzi來說,這絕對難以接受!

  兵線就是他的命根子!

  “我的我的……”史森明懊惱不已,“太大意了,沒想到對面這么陰險,竟然搞偷襲!”

  他反思一番。

  覺得更難以置信的是,自己剛才猜錯了杰克的意圖!

  對方看似是上來補刀,實則是騙他交RQ消耗。

  這樣既能騙出他的大招,又能把兵線卡住。

  太卑鄙了!

  史森明之前在次級聯賽,對手都是直來直往的死腦筋,只會用操作來解決問題,幾乎不涉及奸詐詭計。

  到LPL后他才認識到自己到底有多稚嫩。

  很多雙人組選手人均老陰比!

  更令他感到恐怖的是。

  這種套路是自己的好兄弟杰克用出來的!

  現在人與人之間都變成這樣了嗎?

  史森明一直覺得自己能輕易猜透杰克的想法,對付他簡直信手拈來。

  但紅米又不是傻子。

  他不可能任由JackeyLove把一身排位賽里的習慣不加改變的帶到賽場上,自然會進行適當引導。

  目前來看,在老陰比改造道路上,杰克學習的相當成功!

  “沒事,你們下路穩住就行……”香鍋也對顧行瘋狂的閃現過龍坑舉動所震驚,不過身為團隊指揮還是在安撫隊友情緒,“等我們Carry就行!”

  他是從下往上刷的,正好和顧行完成錯位。

  此時香鍋已經刷完除三狼外的五組營地,即將升到4級的他卻沒有繼續清理野怪。

  而是選擇進行突襲。

  目標自然是上路!

  劉世宇想的很清楚。

  當前版本,正常獅子狗都是速四開局。

  Smeb想必也是這么想的。

  香鍋偏偏不按套路出牌!

  五組野變速抓上,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他不再猶豫,操作獅子狗快速朝上路前進。

  “香鍋打算對Smeb動手……”娃娃順著導播鏡頭看向上路,“不過他和Letme好像很難抓死劍姬啊!”

  主要是宋景浩的血量實在有點過于健康。

  他前期換血工作相當出色。

  利用被動破綻不停戳刺著對手,再依靠Q技能的射程和移速加成拉扯對方。

  Letme仗著有W戰術橫掃的回復效果以及自適應護盾,血量也掉了足足一半。

  反觀Smeb,還有7成出頭的生命值!

  娃娃這才下判斷,認為RNG上野不容易抓到劍姬。

  嚴君澤見隊友快要到達Smeb插下視野的草叢里,而Smeb再次卡著極限距離用Q戳自己換血,便果斷交出E鉤索搭中墻壁。

  二段墻返踢出。

  并未直直飛向劍姬。

  落點是在菲奧娜的側后方!

  Smeb現在正值巔峰形態,屬于攻防兼備的超一線上單。

  他立馬嗅出味道不對。

  青鋼影在劍姬W還握在手里時,二段墻返朝劍姬側面踢是很正常的事,可以避免被對方反暈。

  但憑什么血量劣勢的青鋼影敢飛到自己身后?

  如果是單挑,劍姬可以輕而易舉的將對方血量壓低到極限,逼回城甚至打出閃現!

  宋景浩和Letme總共在職業賽場上碰過三回面,對方向來以穩重著稱。

  按理來說,不可能會做如此魯莽的換血舉動!

  那真相只有一個。

  Letme搖人了!

  思考過程看似很長,但是對身經百戰的老上單來說,就是短短一瞬間的事!

  Smeb憑本能察覺到危險在接近。

  他二話不說就向側后方架起W勞倫特心眼刀!

  宋景浩在預判青鋼影會在墻返的空中交閃現,通過改變位移軌跡的方式強行將自己擊暈!

  Smeb猜的很準。

  嚴君澤正是打算這么做。

  他向劍姬側后方踢,是打算麻痹對方。

  再用閃現調整位置,讓劍姬無法及時交出W擋住墻返。

  而且利用墻返的強制位移效果,Letme可以將劍姬往靠近自家防御塔的位置踢!

  拖到香鍋趕來,直接由上河道與上路相連的草叢里跳出來,就能直接撲咬到劍姬身上!

  屆時Smeb就是甕中之鱉!

  但嚴君澤沒想到,Smeb在明知道自己踢歪的情況下,還要舉起勞倫特心眼刀來進行招架!

  這下他不敢再交閃。

  因為踢不暈劍姬,就拖不住對方!

  “Smeb這W交的,反而讓Letme進退兩難!”記得馬上就代入進去,看出嚴君澤的困境,“香鍋出現在VG的視野范圍內,但劍姬立馬交閃離開!”

  宋景浩提前1秒鐘察覺到RNG上野的意圖。

  就是這短短1秒,拯救了他的性命。

  在香鍋就位時,Smeb已經借助閃現躲到后方,再跟剛剛轉好的Q技能向后位移。

  成功拉開他與RNG上野的距離!

  獅子狗跳不到劍姬身上!

  香鍋煩躁的嘖了一聲。

  “你等我一下……”他嘟噥兩句,“等我落位再踢不是正好?”

  “不行啊!”Letme也有自己的理由,“等你落位他Q都要轉好了!”

  劍姬一旦用出QW直接小位移格擋,他用E閃反應不及時,沒有改變踢飛路線的話可能還會反暈住自己。

  即便用閃現避開勞倫特心眼刀的范圍,他這一腳也暈不住敵方。

  死結。

  香鍋深吸一口氣。

  只能說Smeb意識太好,他和嚴君澤暫時拿對手沒什么辦法。

  劉世宇只好選擇放棄。

  “不過能打個閃也不虧……你把線卡住,我去對面野區放顆眼!”他選擇越過上河道前往VG營地。

  隔墻在對方石甲蟲營地里布置好視野,香鍋這才撤出去。

  他不打算直接反野。

  因為巨魔得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RNG的視野范圍內了,如果貿然動手反野,很可能會被顧行逮個正著!

  香鍋玩絕食,就沒想著反超顧行的發育。

  只要能拖住顧行的節奏,對他來說就是勝利!

  劉世宇這顆眼插過去,就是要偵測顧行的動向,自己再去玩尾行或者反方向抓人控資源。

  他沒有等待太久,便看到巨魔的身影出現在石甲蟲營地內。

  香鍋笑的開心。

  上單Letme正好控不住兵線,準備把一大波小兵推到VG上塔內。

  在劉世宇看來,這是尾行帶節奏的絕佳機會!

  他悄然前往VG野區。

  殊不知,一張網正在慢慢收緊。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