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20:印記捕獲之術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一血誕生的瞬間,LPL觀賽直播間內便陷入陣陣狂歡。

  好殺!

布隆這英雄一級是真的賴,野區碰見就別想走VG的指揮太穩健了,先讓你麻痹大意,然后殺個回馬槍  這不是寄咯?豹女送一血掉野區還怎么玩?

  笨雞看著黑白屏幕,扶額面色頹然。

  他沒想到VG輔助居然連下路ADC都不管了,強行卡著自己刷野間隙來上半區惡心自己!

  而且數據面板里的千玨那個生命藥水紅色掃描是什么意思?

  擺明了顧行出門還帶有一顆真眼!

  種種跡象都代表VG對本次行動早有謀劃!

  這河里嗎?

  笨雞現在后悔沒把眼位做的更深一點,或者將靠近龍坑的隘口位置也布上眼位。

  但凡能提早一步發現VG動向。

  即便他放棄整片上野區,也比丟掉性命要強得多!

  可他也知道這種想法也只是馬后炮。

  在眼位資源緊缺的前期,SKT本身不可能把過多的視野投資在上野區!

  李在宛上線才發現小段去地圖上方找笨雞玩耍去了,被陰一手的Wolf惱羞成怒。

  他飛快思索著可能的應對之策。

  “俊植咱倆先把兵線囤起來,等第三波兵再一股腦推進去!”

  Wolf身為頂尖輔助,對線野聯動的掌控能力爐火純青,語速飛快向隊友訴說著自己的想法。

  “性雄哥你刷完下野區正好來下路,對面兵線回推,看看能不能找到機會……”

  他迅速將思路捋順,“千玨如果過來掩護,你再跑上去反VG上面的野怪!”

  現在比賽時間已經逼近兩分鐘。

  千玨這英雄前期刷野沒有那么快,如今顧行正在反SKT最上方的藍BUFF,假如想要保著VG雙人組安全的清理掉前推線,必須刷完野怪馬不停蹄往下路趕!

  屆時VG上野區定然空虛,只要Bang的寒冰提前偵測到顧行的動向,笨雞就能通過反野或者Gank來止損!

  計劃相當完美。

  而且第一步執行的非常順利。

  由于段德良開局跑到上半區幫忙,VG下路只有Imp掛在塔下接線。

  等小段回到下路,兵線態勢已經不可逆轉。

  狼棒組合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在2分58秒將一大波小兵囤積到一起,推進VG下一塔內!

  Bang二級特意點的E鷹擊長空。

  無人機在天空中自由翱翔,擦著VG下野區的邊緣一路向上。

  近半年寒冰在職業賽場上的熱度居高不下,選手對關鍵技能鷹擊長空的熟練度也越來越高,知道怎樣施放才能獲取到最多的信息。

  Bang自然也不例外。

  如今SKT通過鷹靈看到VG下方藍區附近的野怪仍舊存活,而無人機穿過中路之后,發現顧行還在刷自家的紅BUFF!

  計分板上顯示顧行的補刀數為8。

  見到這一幕的笨雞迅速反應過來。

  對方反掉自家上野區的藍BUFF和三狼,轉頭過河道,剛剛又把VG最上方的石甲蟲吃完,正好是8刀!

  而且通過路徑規劃來推測,顧行看樣子是想順著往下刷!

  “瘋了吧,為了發育刷野連隊友也不管了?”李在宛眼中流露出一絲難以置信,緊接著便開始搖人,“性雄哥你直接來下路!”

  笨雞復活后知道上方營地全部淪陷,最近便一直在己方下野區發育。

  好消息是兩分半千玨狼靈印記的首次刷新,位置是在SKT的鋒喙鳥營地,他在李相赫的保護下輕松將F4刷掉。

  現在看顧行竟還在地圖上半部發育,笨雞二話不說立馬往下跑!

  他沒有選擇去VG下半區反野。

  因為下路的回推線早已形成。

  敵方小兵目前人多勢眾,不停向著SKT下一塔推進!

  笨雞如果要進敵方下野區,自家下路無法給予多少幫助,他說不定還要被圍剿。

  相比而言,去下路是更合理的決定!

  倘若VG雙人組想要吃兵,就肯定要跟著不斷前移的兵線交接位置離開防御塔的庇護!

  笨雞要趁顧行還在上半區的間隙,在狼棒組合的幫助下對敵方雙人組發動突襲!

  “準備凍手!”

  他穿過三角草叢,同隊友下達了出擊指令。

  VG下路從開局就一直被壓制,眼位自然不可能布置出來,笨雞知道自己的蹤跡并未被對方捕獲。

  而李在宛更是果斷。

  閃現向前,WQ二連將小段擊飛到半空中!

  下一刻普攻點向一只殘血近戰兵。

  依靠圣物之盾的斬殺效果,小兵被成功擊殺。

  至此,SKT雙人組吃到第4波兵線的所有近戰兵經驗。

  升級旋光亮起,兩人齊刷刷來到3級!

  娃娃見狀收斂笑容,神態也變得焦急起來。

  “在擊飛布隆之后,Wolf順便還把引燃套到對方身上……”

  他感覺大事不妙,“小段沒有閃現,而且只有兩級,被留住就很難走了!”

  段德良開局因為幫顧行反野入侵,回到下路前漏掉了不少經驗,如今與三級還有一定距離。

  結果就是他只有QE雙技能,并未習得W挺身而出的位移。

  被留住就是死!

  正當解說火急火燎之時,一道猩紅色的傳送旋光出現在下路!

  “……侯爺來了!”記得聲調昂揚向上。

  看臺上SKT粉絲刺耳的尖叫聲戛然而止。

  導播分屏給到中路。

  時光縮在自家塔內,看也不看身前的小兵!

  李相赫的發條追擊向前還在嘗試消耗。

  但發條前期傷害一般,一套技能的輸出加上雷霆和普攻,連時光一半血量都壓不下去。

  而且他不具備任何打斷技能。

  只能眼睜睜看著李知勛繼續引導傳送!

  Bang的萬箭齊發與普攻緩速黏住布隆,笨雞的標槍遠距離扎過去。

  不過段德良在被擊暈前開出了防盜門,減少了所受的大量傷害!

  笨雞眼看著李知勛即將到來,只能放棄切換形態撲上去撕咬的打算。

  他沒閃現,要是莽撞的撲上去,等時光落地使用QWQ雙炸彈觸發暈眩,自己指不定要被集火秒殺!

  Bengi只得選擇放棄。

  煮熟的鴨子飛了,他嘴唇翕張一時不知道說什么是好。

誰家中單不到4分鐘就強行傳送保下路?八壹中文網  你兵線不要了是吧?

  “小顧趕到中路,幫忙收掉Faker推到塔前的小兵!”米勒情不自禁感慨起來,“這千玨玩的真是……帝王級待遇。”

  “還真是,”記得笑著打趣,“我從來沒見過中單傳送去保護下路,然后打野把中線給補了的!”

  笨雞被VG這一招搞的頭皮發麻。

  他算是搞清楚了顧行的邏輯。

  對方清楚SKT制造回推線是想對VG雙人組動手。

  但顧行從始至終就沒想過要幫下路解圍!

  寧愿讓中單犧牲傳送,也要保證自身的刷野節奏與發育速度!

  笨雞能想明白顧行的打法。

  可他不理解。

  幫助線上英雄不是打野的任務嗎?

  你咋還在中路發育上了?

  前排看臺上的小花生眼睛里一閃一閃放光芒,比奶奶灰發色還亮眼,側頭看向Kuro。

  “瑞行哥你看到沒有?”

  Kuro心里有一萬句槽想吐。

  看見個錘子!

  你暗示誰呢?

  想讓我前期給打野讓兵線吃?

  門都沒有!

  這是中單的尊嚴!

  不過轉念一想,反正和小花生的美好隊友時光也只剩一個月,Kuro也懶得去駁斥什么。

  英文流解說的嘹亮嗓音在場館內部重重回蕩。

  他也聽不懂嘰里咕嚕在說些什么鳥語,靜下心來將目光放在峽谷內。

  顧行吃完中路兵線,直接升到4級!

  而且還有下半區完整的三組營地沒有刷掉。

  仔細算下來,顧行首輪野怪總共刷掉8組營地,外加一波中路兵線。

  以及一血的400塊經濟!

  不光如此。

  四分鐘整,顧行的第二次狼靈印記刷新。

  下河道蟹!

  沒有任何懸念,等級領先的顧行在中下兩路隊友的保護下,成功用懲戒收掉迅捷蟹,將被動升至兩層!

  “豹女真爛了啊!”小花生發表著意見,立場很客觀,“要是拿到布隆的人頭,還能繼續玩,現在野區連對位都困難!”

  顧行刷掉下半區所有野怪,回城掏出綠色打野刀、攻速鞋和一顆真眼。

  反觀笨雞,除去打野刀一無所有!

  等級和經濟雙雙落后,在小花生看來,笨雞已經沒法玩了。

  不過Bengi緩過神來,倒是覺得還好。

  他豹女的打法和顧行小花生之類的選手截然不同。

  人家是當野核用,如果沒有對位碾壓,豹女就徹底廢掉!

  笨雞則有自己的理解,能把豹女玩成草食性英雄。

  他清楚顧行擁有巨大的對位領先。

  但笨雞確認自己也手握一項優勢。

  時間差。

  野怪刷的少,回城補給裝備的節點也要比顧行早得多!

  這意味著笨雞可以搶先一步,對三路發動攻勢!

  他下意識將首要進攻對象定為中路。

  下路似乎是更容易得手的目標,可VG雙人組剛才回城還沒回線,笨雞也沒辦法去抓。

  中上選一路,他想也不想就來幫李相赫。

  “侯爺血量并不是很多,兵線位于中線附近,似乎有點危險……”米勒訴說著自己的擔憂。

  李知勛先前傳送到下路,為此在引導期間挨了Faker一套技能,如今血量只剩下一半。

  但因為現在的版本時光要先出時光杖,身上金幣不夠的他也沒有選擇回城,而是繼續在線上賴著。

  笨雞抓的就是這個機會!

  “發條用QW在侯爺腳下交出緩速的電磁波,再交E指令:防衛把魔偶召回頭頂,順勢穿過侯爺制造傷害打出雷霆……”

  李相赫的發條熟練度極高,配合自身本就強大的對線能力,更是壓制力拉滿。

  饒是沒補給過的發條傷害再低,這一套傷害也把李知勛的血量壓低到不足1/3!

  “豹女從側面跳出來丟出標槍!”

  笨雞這一標施放的相當刁鉆。

  他知道自己想直接命中李知勛不太現實。

  因此標槍射出的角度瞄準了對方的退路!

  只要侯爺筆直的向后移動,就要撞上標槍!

  李知勛想躲避就得原地不動。

  之前自己還把Q定時炸彈用來清理兵線,現在就算用W刷新技能,也只有一枚炸彈可用,根本暈不住人!

  思前想后,李知勛還是果斷交出閃現,躲開標槍的鎖定回到塔下。

  他生怕被SKT中野喪心病狂強行擊殺。

  畢竟Faker還握著閃現,有越塔強殺的操作空間。

  自己閃現再交晚一點,說不準要出什么幺蛾子。

  笨雞看到金光閃過,頓時心滿意足。

  “把兵線推進去,相赫等你到六級,我再來一次!”

  到時候沒有閃現的時光還不是任由自己拿捏?

  李相赫起初也嘴角上揚。

  殘血時光必須回城補給,Easyhoon還沒有傳送,回城步行趕到線上,少說也得虧一整波兵!

  可是緊接著他就笑不出來了。

  斌炫剛剛推到VG中塔內。

  陰影角落里就鉆出一只千玨!

  羊靈毫不含糊,把塔下的小兵一個不落,全部收進自己的口袋!

  李相赫原以為自己能壓制住Easyhoon,結果卻讓顧行撈到了便宜!

  他瞅了一眼數據。

  千玨先后刷掉兩波兵線,外加8組營地與河道蟹。

  補刀愣是比笨雞多了一倍還多!

  李相赫感覺不太對勁。

  現在野區營地的補刀數按照野怪數量的實體來計算。

  但每只野怪平均下來的經濟要比線上小兵更多。

  因此顧行看似補刀數和線上角色相差不少。

  可李相赫知道要論發育,千玨不知道比他高到哪里去了!

  顧行前期的發育順風順水,令Faker心生忐忑。

  VG陣容最強的就是保排。

  真正的雙C是燼和千玨。

  剩下三個全是工具人。

  要是讓顧行繼續發育下去,李相赫都不敢想后面會發生什么!

  以往都是SKT拿后期陣容,讓對方承擔進攻壓力。

  然而本局因為各種因素,SKT卻拿到了必須要在中期奠定勝局的陣容!

  Faker難免心急。

  感覺倒計時在不停轉動。

  所以在侯爺回線后,Faker想要迫切的憑借個人能力打開局面。

  還不等他進一步擴大對位優勢。

  顧行就到了。

  “侯爺掛上E時光發條的緩速,丟出第一枚炸彈!”米勒提升語速,“小顧斜地里殺出,用亂箭之舞的小位移過墻!”

  李相赫看到千玨出現,立馬開啟疾跑向后逃生。

  “Faker還不交閃,太托大了吧……時光W縮短小技能冷卻,又一發炸彈丟了上去!”

  娃娃滿懷期待。

  只要第二枚炸彈命中,觸發暈眩效果,顧行的傷害完全可以擊殺李相赫!

  可是萬眾矚目下,Faker的發條魔靈以一個飄逸至極的側向走位,險之又險的避開炸彈!

  看臺上的驚呼聲連綿不絕!

  記得輕嘶一聲,不由得發出聲聲感慨,“Faker真是自信,差一點就暈到了!”

  李相赫現在正值巔峰期,操作能力極其恐怖。

  VG除非像上局那樣發動數次攻其不備的出擊。

  否則正面出擊,很難將其擊殺!

  他回身QW甩出魔偶緩速顧行,自己順利撤回到安全位置。

  VG隊內語音里,李知勛語氣中還夾雜了點點歉意。

  “我的我的……”侯爺倍感懊惱,“要是再準一點就好了,少說也能逼個閃現。”

  顧行寬慰道,“沒事,白打個疾跑,已經很賺了。”

  小段還在嘟噥,“5分10秒交的疾跑對吧?那就是……7分43秒轉好!”

  他噼里啪啦在聊天頻道里記錄。

  段德良默認李相赫攜帶了洞悉天賦,縮減15%召喚師冷卻。

  要是以小段平時的計算水平,18085%多少得反應個幾秒鐘才能得出結果。

  但段德良打了這么長時間的職業,可謂熟能生巧,早就把幾個關鍵數字牢記于心。

  顧行看著時間戳。

  心中有了計劃。

  5分15秒,他的狼靈印記再次刷新。

  由于他身上還是兩層被動,所以捕獲的野怪范圍仍然是河道蟹與對方鋒喙鳥營地。

  這次狩獵目標是上河蟹!

  顧行卡在被動出現之前來中路,就是想幫忙搶線權,把侯爺解放出來再反哺自己,讓他可以更輕松的去奪取狼靈印記。

  可惜笨雞的反應更快一步。

  他比顧行掌握到的信息更加全面。

  因為顧行沒有SKT鋒喙鳥營地的視野,不清楚笨雞到底有沒有刷掉這組F4。

  因而無法確定印記到底會刷在哪組營地。

  可笨雞很確定,印記就刷在上河蟹!

  自家中單被抓的時候,他便提前趕到上河道,在顧行尚未到來時便將迅捷蟹擊殺!

  LCK解說席上的咆哮帝身體稍稍松弛下來。

  “好樣的!把印記刷掉,就等于變相限制了Virtue的發育……”他對自家賽區的戰隊抱有無窮信心,“只要拖延住千玨,SKT的勝算并不算低!”

  顧行剛走進上河道沒多久,就發現迅捷蟹已經化作祭壇。

  丟失一層印記,他雖然惋惜,倒也沒太在意。

  自己在下一盤大棋。

  之前因為反野、補線,顧行一直沒騰出多少時間來做其他事。

  現在他總算有了閑工夫,不會放過笨雞!

  “笨雞正在刷自家的魔沼蛙……Virtue要干嘛?”金東俊緊張兮兮,“他當著河道蟹祭壇的面要直接闖到SKT上野區里!”

  “拜托,能不能稍微掩飾一下……你是土匪嗎?!”咆哮帝難以置信。

  CloudTemplar在旁邊接話,“笨雞還真把野怪給讓了!”

  斯臺普斯中心內部響起窸窸窣窣的低沉討論聲。

  版本唯一T0打野豹女,在前期被千玨如此入侵,他們簡直聞所未聞!

  “可能是考慮到隊友無法給予自己多少幫助,中單還在處理小兵,上路又被Loong的艾克給拖住了,如果強行去守,很可能出問題!”咆哮帝只能找理由安慰自己。

  但是一讓就是整個上半區。

  顧行攻速鞋在手,本就靈活的他更是肆無忌憚。

  中路的李相赫尚未升到6級,這意味著SKT上半區一個硬控都沒有!

  顧行反完野怪,甚至還能從容的把眼位插在對面野區里。

  確定笨雞沒有防御上半區的打算。

  他將目光投向上路孤苦伶仃的巨魔,嘴角揚起愉悅的弧度。

  羊靈標記在特朗德爾身上!

  圖窮匕見!

  Duke看到自己身下浮現的羊靈圖案,登時心慌意亂。

  “隊友呢隊友呢,救一下啊!”Duke發出一聲慘呼。

  小地圖里,笨雞的豹女已經跑到下半部。

  李相赫倒是處理好兵線,可以前來支援。

  但真要等發條步行過來幫忙,估計只能給自己收尸!

  更何況Faker本身也不想來。

  上路被越塔,打野不在我怎么去?

  “Virtue你好狠的心吶!”金東俊口不擇言,開始胡言亂語,“他還要等羊靈印記正式生效再動手……Duke根本沒有反抗能力!”

  巨魔的弊端在此刻體現得淋漓盡致。

  在做出提亞馬特之前,他沒有一丁點清線能力!

  反觀朱小龍的艾克,Q時間卷曲器配合三環被動傷害,清線速度終歸要比巨魔強!

  “Duke還想把兵線卡在塔外,這樣繞后越塔的千玨就沒辦法直接來追殺自己!”

  咆哮帝看到下一幕,心里就給巨魔判了死刑。

  “Loong的艾克開啟時光交錯,用護盾值強行幫忙抗塔,讓后方的千玨得以成功逼近巨魔!”

  顧行的傷害已然不低。

  箭矢片刻間便穿透巨魔的身體!

  Duke連閃現都不想交,干脆省下來留著以后再用。

  在特朗德爾被擊殺的那一刻,善良溫和的羊靈將敵方魂魄吞入體內,化作第三層印記!

  金東俊像土撥鼠一般尖叫起來,“Virtue沒有拿到上河蟹的印記,可他拿擊殺來疊被動,達到同樣的效果!”

  笨雞總算也找到一波機會。

  卡在小段閃現轉好前的最后幾秒鐘,成功在雙人組的幫助下強行將其擊殺!

  SKT擊殺數終于實現從零到一的飛躍,引得看臺上不少支持者熱切鼓掌。

  顧行陪朱小龍把上路防御塔的血量磨低。

  見Duke交出傳送回到線上,這才打算放過他。

  自顧自回城,補給出反曲之弓和真眼,出門直奔下路!

  顧行信號標記在SKT最下方的石甲蟲營地。

  “下一層印記應該會刷在這里,我要過來搶!”

  在他拿到第三層被動后,狼靈捕獲的野怪營地也隨之發生變化。

  現在是在敵方非BUFF的四片營地里隨機狩獵。

  但由于SKT上半區的三狼和魔沼蛙剛被顧行反掉,所以注定不會刷在上半部。

  而笨雞剛才去下路抓人時,曾經暴露過自己的補刀數。

  顧行和之前的稍加對比,就知道對方搞定了F4而沒有刷石甲蟲。

  并且他認為,笨雞抓完小段也不會去刷!

  因為一旦清理掉石甲蟲。

  千玨的狼靈印記不會在第一時間刷新。

  而是會在首個符合條件的營地重置時,標記在其身上。

  毫無懸念,那自然會是蛙妃。

  可上半區SKT已經徹底陷入劣勢,上中野根本不是VG的對手!

  如果印記標在魔沼蛙身上,基本等于將其拱手相讓!

  所以笨雞肯定要把印記控在最下方的石甲蟲營地。

  下路才是他的最大依仗。

  “明白,”小段立馬予以回應,“不過我趕過去的速度應該會比對面慢一點!”

  “沒事,能來就成……”

  顧行提前和隊友溝通好,搶先一步到中路幫忙推線。

  不過走到半路就被Bang的鷹靈遠距離提前發現。

  笨雞也很聰明,提前一步來中路清理兵線。

  顧行看了一眼時間。

  6分30秒。

  再過幾秒鐘,狼靈就會重新發起狩獵!

  等不及了……

  “侯爺你和我直接去對面下野區,別管兵線!”顧行想出一招更絕的。

  SKT你不是喜歡搶線嗎?

  那我兵線干脆不要了!

  李知勛答應的很果斷。

  他早就認清了自己工具人的身份。

  回身貼近顧行,用被動瓶中時光給隊友灌輸經驗。

  在六級之前,時光每5秒儲存2點經驗。

  截止六分半,正好是156點經驗!

  兩人同時獲得等量經驗值,雙雙升到6級!

  而后李知勛用E時光發條給顧行套上加速效果。

  順便丟出炸彈封鎖中路向下靠的路口。

  稍等片刻再用W縮減冷卻,給自己套上加速。

  中野兩人朝出現印記的石甲蟲營地飛奔!

  笨雞急眼了。

  正如顧行所想的那樣,他故意把印記控在最靠近下路的石甲蟲營地。

  就是想利用自家發育不錯的雙人組,來掩護自己再卡顧行一層印記!

  誰成想VG中野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笨雞看一眼兵線。

  現在是六分半。

  下一波還偏偏是普通短線。

  炮車兵要等到7分07秒才會到達中路。

  這意味著笨雞即便是幫李相赫把中路兵線推過去,也無法有效威脅到敵方中塔!

  而且發條豹女的拆塔速度,確實非常一般。

  “追追追,別讓他們拿了印記走!”

  笨雞決定去和自家雙人組包夾VG中野。

  這組印記你可以吃,但性命得留下來!

  解說臺上的娃娃見狀抬高嗓門,“SKT中野在往下靠,不過他們的移動速度根本趕不上VG!”

  笨雞的豹女依靠被動,在草叢里穿梭時能獲得移速加成。

  不過即便如此,他也無法趕上擁有時光加速和攻速鞋的千玨!

  更別提李相赫。

  他的疾跑還沒轉好,全靠一雙腳趕路,速度是所有人里最慢的。

  “Wolf倒是守在己方下一塔側后方的草叢里,守株待兔等VG中野到來!”

  顧行用亂箭之舞跳過紅區與石甲蟲營地相隔的墻壁,開啟狼靈狂熱瘋狂輸出石甲蟲。

  當他懲戒收下印記時,笨雞終于趕到。

  而同一時間,小段也已經來到下路三角草叢。

  “牛頭WQ盯緊了VG中野,狹小地形里可能會擊飛兩個人……”記得先是感到擔憂,緊接著便高聲歡呼,“小顧交閃現躲開了牛頭二連!”

  “好快的反應!”

  只有沒閃現的侯爺被擊飛到半空中。

  Bang的寒冰在旁邊給上輸出。

  遠處隔墻飛來一記標槍,誓要將時光扎死!

  在李知勛血條即將消失之時。

  身旁羊靈祝福大地,庇護時光存活下來!

  “小顧的大招非常關鍵,幫隊友拖住了時間!”

  娃娃開始熟悉的哇哇大叫,“他將矛頭瞄準寒冰,傷害很是可觀,將其血量壓低!”

  Bang同樣轉移目標,見李知勛血量到達強行庇護線之后,便開始和顧行對A。

  他之前靠著笨雞抓下拿到一顆人頭,裝備也還不錯。

  顧行雖然肥,不過有1000金幣投資在綠色打野刀上,論裝備戰斗力確實不如寒冰。

  但他手握的被動層數夠高,倒也不虛Bang。

  兩人對A,血量飛快下滑。

  緊接著羊靈生息的強制回復效果,將圈內所有英雄的血量都抬升一截!

  SKT立馬盯緊顧行,眾人留存的技能丟向千玨!

  而侯爺只能選擇把大招交給自家打野,生怕顧行被秒!

  “SKT瞬間改變集火目標,想要秒掉時光!”

  米勒雖然站在VG一方,但看到這里也不得不贊嘆SKT的團隊協作性。

  集火目標數次改變,SKT隊員卻不見錯亂,井井有條紀律嚴明。

  “可是小段從側面挺身而出,舉著盾牌來到隊友身邊!”

  “防盜門極其關鍵,幫忙擋住了大量傷害!”

  靠著防盜門,李知勛在陣亡前,成功把渾身技能全部交了出來!

  雙重炸彈暈住了Wolf,又把雙重加速給予野輔。

  “Faker姍姍來遲,他給出大招……”

  小段交閃現躲避,顧行則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站樁拉滿輸出,擊殺Wolf的同時自己血條也被清空,觸發時光大招!

  “布隆挨個往人身上敲被動,Imp也趕了過來……3打3SKT好像不是對手!”

  娃娃認清形勢,頓時滿臉喜色。

  “SKT的爆發與控制都被VG中野的雙重保命技能給規避掉了,現在剩余的傷害雖然不低,可是威脅性遠沒有之前那么高!”

  顧行復活后第一件事就是往側面交亂箭之舞,躲開豹女的W猛撲。

  縱使被笨雞閃現跟上強行灌傷害,他依舊打滿輸出,依靠高攻速觸發寒冰身上的布隆被動!

  “Imp致命華彩,閃現曼舞手雷接一槍普攻,把寒冰送回泉水!!”

  米勒直接吼出聲來,“而且還用一口治療術把小顧血量奶了上去!”

  這口治療術奶量不算很足——牛頭人臨死給顧行套上了引燃,減少了回復數值。

  不過對顧行來說足夠了。

  他利用移速不停向側面拉扯,讓豹形態的奈德麗碰不到自己。

  而Imp的蓮花陷阱,更是讓笨雞陷入緩速泥潭!

  “Faker只得閃現補傷害,將千玨擊殺……可小段的被動已經掛在他身上!”

  笨雞在此時展現出高尚的犧牲精神。

  他放棄求生,轉而用肉身抗在李相赫身后,在狹窄路口卡住VG雙人組追擊的步伐!

  稍有延誤,李相赫便崩撤賣溜逃之夭夭。

  “豹女也被Imp一槍收掉,只剩Faker孤身一人逃跑!”

  記得幸災樂禍。

  “SKT這波團把自己打炸了啊!”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