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19:變陣與設伏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奈德麗出現在SKT英雄選用框里的那一刻。

  全場一片嘩然!

  “什么情況?”娃娃一臉懵逼,“SKT你是認真的嗎?”

  “今天上的打野是笨雞不是小黑,”米勒百思不得其解,“你怎么敢選豹女的啊!”

  Bengi在本賽季能被小黑壓在飲水機旁,除去隊伍要培養新人。

  自身英雄池也存在不小問題。

  到目前為止,笨雞整個職業生涯都不曾使用過一次豹女!

  即便是豹女肆虐野區的春季賽,他也是LCK賽區打野里唯一保持奈德麗0選取率的選手!

  從職業戰隊到解說再到觀眾。

  所有人都認為他不會奈德麗。

  SKT本次世界賽在紅色方的BP更是吃盡苦頭!

  結果在至關重要的決賽上,SKT已經先輸一盤局勢不妙,笨雞卻冷不丁掏出豹女!

  不光是LPL解說感到困惑。

  隔壁韓國解說也搞不清楚狀況。

  “笨雞的豹女?”咆哮帝不知說什么是好,“啊這……”

  CloudTemplar一時語塞,試圖往回找補,“可能是SKT藏了很久的大招?不過你這豹女挺能藏啊!”

  金東俊還在呼吁LCK觀眾為SKT加油打氣。

  “別質疑,先相信!笨雞一定可以的!”

  不過單薄的話語沒有底氣,顯然不具備信服力。

  直播間里的韓國網友依舊在瘋狂輸出。

  笨雞玩豹女我真的要笑死,他這種老年人不會連野怪都打不過吧?

  相信SKT,它是我們韓國人的驕傲!

三星:你寄β誰啊想想Virtue的賽前采訪——要幫笨雞找回TheJungle的真正含義,上局已經成功了一半,這盤應該要直接實現目標惹笨雞說接下來不用你幫忙,我玩豹女在野區遨游,自己化身TheJungle和野怪雙宿雙飛就完事啦  看看Virtue的表情,我怎么感覺他都快蚌埠住了?

  笨雞鎖下豹女的瞬間,導播就很懂事的把鏡頭切給顧行。

  畫面里的顧行先是一愣,還在和隊友面面相覷。

  不知道是誰開口說了聲什么,他突然笑出聲來。

  “別尬黑啊,笨雞怎么可能不會用豹女刷野?”顧行稍稍撥開耳麥,往嘴里灌冰水,“我猜應該是早有準備的底牌。”

  紅米附和自家打野的看法,“SKT肯定是有備而來,沒發現他們故意把巨魔給放出來了嗎?應該早就想好要拿豹女了。”

  他們研發出的巨魔,在野區里單挑可以克制大多數版本強勢打野。

  包括盲僧、奧拉夫在內的角色都不是巨魔的對手!

  但也有例外。

  純正的野核英雄都能在特朗德爾頭頂予取予求!

  豹女、千玨和男槍,三名英雄靠著長手射程和靈活的技能特性,能把笨比巨魔拉扯到頭皮發麻!

  紅米此時看到笨雞掏出的奈德麗,再聯想SKT之前的BP思路,便清楚對方早有準備!

  他們知道顧行選巨魔,野區根本就玩不下去,所以有恃無恐干脆放了出來!

  “不過他們選豹女要搭神魔啊?”具晟彬一頭霧水,“SKT又不打野核。”

  賽前VG做了充足的數據準備工作。

  對SKT各成員了解頗深。

  之前版本盛行的野核英雄,笨雞用出來的效果都很一般。

  熟練度是一方面,他自己和SKT也不適應野核打法!

  身為世界賽雙冠王和聯賽五冠王,笨雞職業生涯總體勝率自然高的離譜。

  使用10場及以上的英雄基本都維持在60勝率以上。

  可是有一名角色特立獨行。

  男槍。

  作為S6季前賽才改成打野的英雄,笨雞使用男槍時的勝率還不到5成!

  再配合SKT今年還不錯的聯賽成績,怎么想都多少沾點菜。

  另外兩名經典野核角色,笨雞更是從來不用!

  “沒錯,他們絕對不玩野核的,”紅米一針見血,“打野在SKT里面就是保姆。”

  他和具晟彬對Bengi以及SKT的整體風格非常了解。

  從宏觀角度來看,SKT是最‘古板’的戰隊。

  自S3賽季到現在,打法從來沒變過。

  上單Impact/Marin/Duke負責單帶,給隊伍拉扯發育空間,自己玩也能很舒心。

  打野笨雞純純的工具人保爹打法。

  中單Faker和下路Piglet/Bang雙C呼應,依靠強大實力保證隊伍后期。

  輔助福滿多/Wolf負責保隊友,布置視野和必要時開團。

  SKT建隊起換過不少隊員,最后就是換湯不換藥!

  他們的思路自始至終不曾改變,歸根結底還是那一套依靠穩健對線拖到中后期,雙C發力接管比賽。

  這是最四平八穩的戰術。

  所以三星白S4才能干碎SKT。

  刨除選手自身狀態問題,就從風格上看,三星白也最克制對方。

  對三和Mata川的野輔聯動,直接能把SKT防線鑿穿!

  笨雞當年被冠以TheJungle的黑稱,和三星白的兇狠不無關系,縮在野區里壓根不敢出來。

  SKT打野崩盤,三路線上面對野區一片黑,連發育都很困難,根本拖不到后期!

  換而言之,SKT這隊伍完全不會保打野,野核打法從何談起?

  “不可能保打野的話,”顧行望著客戶端里不停流逝的BP倒計時,大腦飛速轉動,“那豹女還是要主動和線上配合,而不是隊友去野區幫她……”

  他推導著邏輯。

  “可豹女這版本Gank能力并不強,線上硬控太少,標槍不太好中……”

  顧行想到這里。

  靈感突然迸發。

  賽前準備中,VG曾經專門研究過SKT暴露出的底牌。

  其中就有可以幫助打野提高技能命中率的角色!

  “時光?!”

  顧行脫口而出。

  而身邊有人異口同聲,也喊出了相同的答案。

  他側頭望去,撞上李知勛的視線。

  紅米也反應的很快,腦中迅速整理出答案。

  當機立斷改變了自己賽前想要放出時光來克制的注意,立馬下達指令,“搶,把時光搶下來!”

  同時紅米見選英雄時間所剩無幾,還在沖裁判大喊,“我們要拿時光和燼的!”

  根據賽事規定,如果每輪選人倒計時結束,隊伍還沒確定選擇,會受到相應處罰。

  但只要教練提前進行說明,就算隊員沒找到相應英雄,重開BP也會得到修改機會。

  紅米就怕隊員們短時間內在一群英雄里找不到正確角色,未雨綢繆提前做預備。

  不過顧行眼睛挺尖。

  順利在犄角旮旯里發現了時光,趕緊將其鎖定!

  朱小龍也在最后一秒點到燼。

  VG前兩名角色選下來,更是瞬間引爆了斯臺普斯中心內的觀賽熱情!

  “我看到了什么?!”米勒愣住了,“時光燼……這不是SKT面對H2K的半決賽最后一局選取出來的雙C組合嗎?”

  “VG要玩復刻!”娃娃臉都笑開了花,“不知道選手之間的默契程度如何!”

  LPL賽事直播間的聊天頻道內全是問號。

  網友感覺自己完全看不懂次局BP的走向!

  先是SKT用豹女。

  再是VG復刻之前SKT使用過的雙C!

  觀眾都懷疑是不是導播給錯了信息。

  明明雙方的隊名反過來才正常!

  ROX成員在看臺上興奮相擁。

  他們到洛杉磯這一周時間。

  除去幫忙研究SKT時光套路的克制方式。

  就是在陪VG練習應該如何使用這英雄。

  也是一石二鳥之策。

  畢竟只有充分了解到時光的強弱勢和體系優缺點,才能做出針對,很合情合理的操作。

  作為SKT時光體系的受害者,ROX在此方面很有發言權。

  在一周訓練之后,Easyhoon成功撿起了很久沒用過的時光。

  雖說熟練度不如Faker,但也能稱得上良好!

  “原來VG也妹說決賽要拿時光啊?”小花生看完上局比賽,被場館內部的躁動氣息感染,臉蛋紅撲撲的,“我以為不會用的。”

  Nofe代入紅米的視角,思忖片刻給出解答,“應該是BP次序的問題。”

  “VG的解法最好在紅色方出,估計是以為SKT會一選時光,沒想到對面居然先搶的豹女,既然如此,自己反過來搶到手也很不錯……”

  “快看Kkoma的表情!”Smeb得意洋洋,手指點向大屏幕。

  導播鏡頭下,Kkoma疑惑的歪歪腦袋,臉上寫滿了費解。

  看到這一幕,ROX成員紛紛興高采烈的笑出聲來。

  SKT賽訓部不清楚臺下有人幸災樂禍。

  他們還在討論VG的選擇。

  “這手時光是什么意思啊?”Kkoma帶過侯爺,知道他會用時光。

  可印象里熟練度很一般!

  決賽你也敢拿啊?!

  不過Kkoma下一刻目光瞥見同樣是在決賽場上使用豹女的笨雞,立馬就抿起嘴巴意識到自己的觀念錯誤。

  他原本是想先搶版本T0的豹女,然后在二三選再拿時光。

  結果反倒被VG搶先一步選到手!

  Kkoma感覺自己現在卡在這兒了,上不去下不來,難受的要死。

  “就是為了惡心咱們,以搶代ban吧……”笨雞做出合理猜測,“相赫你打算用什么?”

  Faker陷入沉思。

  卡爾瑪已經被紅米禁掉。

  功能性中單要么被Ban要么被搶,留給他的選擇并沒有多少。

  李相赫在自己的英雄池里掃了半天,“發條怎么樣?”

  他很信任發條。

  遇事不決,選就完事了!

  Kkoma也知道現在中路幾乎沒有能配合豹女的角色。

  相比于控制非常不穩定的維克托和蛇女,發條確實還不錯。

  當即欣然同意,順便再讓Wolf拿到牛頭。

  現在卡爾瑪和婕拉都被禁用。

  下路消耗性軟輔的體系全部被破壞,只剩下優先級不算很高的娜美。

  Kkoma沒打算選。

  相比于另外兩位躺在Ban位上的軟輔,娜美的消耗能力并不強。

  配合射手也很難打穿線。

  他干脆另辟蹊徑,給李在宛拿牛頭人!

  因為再選娜美,豹女會非常難受。

  SKT中路已經很難配合,輔助再拿個控制極不穩定的娜美,笨雞這局將面臨無人可抓的窘境!

  沒人比Kkoma更了解SKT。

  他清楚笨雞選出豹女,也不可能讓隊友圍繞自己去做野區進攻,而是去反哺線上。

  倘若三路拿到的控制太少,豹女在VG看來就不具備任何威脅!

  “VG的選擇是輔助布隆……”米勒看到雙方的輔助全部亮出,一時竟不知道說什么是好,“有點文藝復興的感覺啊,夢回今年夏季賽!”

  傳統硬輔著實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

  特別是在進入淘汰賽之后,各支戰隊都摸清了版本答案,紛紛選擇消耗性軟輔去壓線搶一塔,硬輔根本上不了場。

  誰成想轉來轉去居然回到最初的起點。

  因為陣容搭配、BP限制等種種因素,牛頭和布隆重出江湖!

  娃娃蹙眉提出自己的疑問,“不過布隆搭配燼走下路,會不會有點……”

  布隆核心之一就是被動震蕩猛擊,需要疊滿四層才能觸發暈眩效果。

  而眾所周知,燼的攻速相當慢,無法迅速打出震蕩猛擊,效果比較一般。

  “重點也不是為了對線吧,”記得解釋道,“小段拿布隆就是主打反手和防御,和時光搭檔組成雙保排體系,而且選娜美也強不到哪兒去……”

  他話音未落,便看到VG四樓鎖定下一名英雄。

  溫善的羊靈手持長弓,兇惡的狼靈常伴左右。

  執子之魂,與子共生!

  “小顧你又開始了?”娃娃張嘴就是一聲哇哇大叫,“曾經幫助他一路過關斬將的招牌千玨,如今出現在總決賽的舞臺上!”

  “沒有任何問題,時光能為千玨提供輔助功能,而且布隆被動也有用武之地!”

  千玨攻速很快,想打出震蕩猛擊非常輕松,等于變相提升陣容強度。

  “而且千玨面對豹女并不會非常難受,它自身極具靈活性,進可攻退可守!”

  目睹千玨出現,看臺上紅藍兩色應援棒組成的汪洋頓時掀起滔天巨浪,伴隨著躁動聲響瞬間整座場館!

  即便不是VG支持者,只要是有部分觀賽經驗的純路人,都知道Virtue的千玨有多么離譜!

  早已見識過顧行千玨威力的小花生仿佛勝券在握。

  半決賽,他都處理不掉無時無刻不在瘋狂輸出的千玨。

  笨雞你能處理掉?

  導播迅速在大屏幕上給出各項數據信息。

  “千玨在今年夏天的6.11版本迎來被動更新,自此之后狼靈印記的刷新不再混亂無序,而是有跡可循,對職業級別的使用者來說是個大加強……”米勒向觀眾復述,“很巧合的是,該版本實裝LPL賽場的那天,正好也是小顧的出道戰!”

  “有一說一,千玨之前的削弱,指定得有小顧的功勞,”娃娃回憶起從前,“剛上場那幾盤千玨的表現是真離譜,一局10個印記,騎在對面臉上亂殺!”

  記得則順著導播給出的數據往下講,“小顧職業生涯總共選取6盤千玨,100勝率,而且6個小局全是MVP,戰損比達到夸張的15.57!”

  “稱得上一句恐怖如斯!”

  LPL直播間里的網友如同吃了一顆定心丸。

  沈關山看到千玨出現,也長舒一口氣,后背伏低腦袋安靜的趴在臂彎里,只露出一雙明亮眼眸。

  彈幕飛速飄過。

  小顧的千玨我是信的!

  也算控印記祖師爺級別的人物了,不知道他腦子到底是怎么長的,簡直就NM離譜!

  全勝玄學來了,這局繼續沖沖沖,100勝率的神千玨!

  沒看明白SKT的套路到底是什么意思,選個豹女然后呢?他們不會要仰仗笨雞的奈德麗打出效果吧……

  Kkoma也有點麻。

  原本他想把時光和豹女全拿下來。

  可是SKT在藍色方,只能先搶一個。

  而VG不講武德的拆陣容策略,讓他們只能從其它方面來盡力彌補,為豹女創造良好的發揮空間!

  “拿巨魔吧,能單帶也能配合豹女……”Kkoma給出建議。

  特朗德爾的冰柱能很大程度上限制住敵方走位,提升標槍命中率。

  VG現在鐵了心把ter位給上單,他別無選擇,只能先選一個相對而言更契合團隊的上路英雄。

  Duke緊咬嘴唇,悶聲答應下來。

  Kkoma最后給Bang拿到另一個版本強勢射手寒冰。

  另一邊的顧行調好符文天賦,靠在椅背上,聆聽著語音里紅米和朱小龍的交流。

  “我們這陣容有點缺AP傷害,但蘭博和凱南都不好當著巨魔硬選……”

  高達波比容易被柱子卡位,受到豹女的針對。

  雷電波比則是團戰太難發揮,巨魔柱子只要卡在凱南和VG眾人之間,很可能造成陣型脫節。

  朱小龍點頭示意自己明白,“那選艾克唄?”

  肉艾克堪稱當前版本的上路萬金油。

  坦度肉出天際,容錯率還很高,而且主要依靠普攻和三環、W時光交錯被動來進行輸出,兼顧兩種傷害模式。

  除此之外,也沒什么天敵,與團隊陣容的契合程度也堪稱百搭!

  紅米拍拍他的肩膀,“你的任務就是盡可能拖住對方,只要等到團戰期,咱們陣容就是無敵的。”

  “OKOK……”這任務對朱小龍來說難度并不大,他很有信心。

  雙方十名選手交換英雄。

  兩隊陣容正式確定!

  藍色方SKT:上單巨魔、打野豹女、中單發條、下路寒冰牛頭。

  紅色方VG:上單艾克、打野千玨、中單時光、下路燼布隆。

  “單從陣容上來看,我感覺VG的要好一點,”娃娃不管三七二十一,閉著眼睛吹自家賽區的隊伍,“拖到雙射手陣容成型,在時光的幫助和布隆保護下,我都不知道他倆怎么死!”

  米勒碰到外戰也是無腦支持本土隊伍,“SKT陣容沒什么容錯的,他們拉扯玩不過VG,強開還會被千玨時光之類的英雄克制!”

  “和首局相比,VG可以說是徹底改變了風格,”記得點評道,“第一盤靠侯爺順利發育起來掌控全局,如今承擔隊伍輸出重任的Easyhoon改變風格,拿到MVP的他轉眼就心甘情愿為隊友當綠葉!”

  首盤MVP的評選結果注定會在VG中野之間角逐產生。

  最后完成單殺Faker成就的李知勛拿到這項榮譽。

  對他來說,用自己曾經在SKT拿到的冠軍皮膚擊敗舊主,甚至對位爆掉李相赫,Easyhoon已經心滿意足!

  他只剩下最后一個目標。

  擊敗SKT,捧起召喚師獎杯!

  只要能贏,李知勛不覺得選時光給隊友當工具人有什么難以接受的。

  “上盤你幫我建優勢,讓我中后期打收割……”Easyhoon調侃顧行,“這局咱倆換了下分工,你可別掉鏈子。”

  朱小龍還在插科打諢,“侯爺你聽過小法的一句名言嗎?”

  李知勛被問住了,困惑不解的看向自家上單,“什么?”

  龍哥捏著嗓子模仿惡魔波比小法師說話,“如果我倆角色互換,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殘忍……今天小顧必須得給你露兩手!”

  顧行被整的無言以對。

  幸虧紅米在旁邊適時岔開話題,“千萬記住,待會兒進游戲,一切聽小顧指揮,圍繞千玨來打!”

  他要讓SKT看看。

  什么叫S6世界賽的版本之王!

  另一邊的SKT選手席。

  Kkoma臨走前還在不停叮囑隊員。

  “要提防敵方的野區入侵,別給對面太多機會,只要前期能滾起雪球來,VG吃不消咱們的快攻!”

  言語間反復給選手重新樹立起自信。

  首局結束直到現在為止,SKT隊內氣氛都多少有點消沉,Kkoma知道自己必須得站出來。

  “不要太擔心好嗎?”他朝選手席邊緣踱步,臉上帶著溫和笑意,“大家想想之前的冠軍是怎么得來的,今年季中賽,咱們小組賽四連敗,最終還不是成功奪冠?”

  “一時的失利不算什么,笑到最后才是贏家……”Kkoma挨個揉捏著選手的肩頸。

  實際上他現在心里也沒底。

  來到美國之前,Kkoma想的是幫隊伍成就三冠偉業。

  可打到決賽,他也清楚版本對SKT并不友好。

  這注定是一條極其艱辛的衛冕之路。

  特別是對手VG。

  SKT和他們約戰的訓練賽不算很多,但是能接連干碎三星和ROX的隊伍,又豈是等閑之輩?

  當時一路見證VG斬下同賽區‘好兄弟’,Kkoma還挺開心。

  畢竟最近幾年,韓國聯賽在世界舞臺上的最大競爭對手就是同為LCK賽區的代表隊。

  看著潛在對手一個個倒下,要說Kkoma心里不暗爽那肯定不現實!

  可是看到VG與老虎隊奉獻出本年度的巔峰BO5,打滿五局艱難晉級,他心里卻在發慌。

  下半區擱那兒養蠱呢?

  混出來個什么怪物東西?

  Kkoma見隊伍輸掉首局時,內心的不安情緒還在不斷滋生。

  但他不可能將其傳達給隊員們。

  那不會有任何好處,反而會打擊團隊士氣。

  Kkoma只能掩藏住心中的擔憂,給選手加油助威。

  “感到迷茫的話,就低頭看看胸前的兩顆星星,”他聲音充滿激情,“想想我們是怎樣走到今天的!”

  放眼英雄聯盟電競歷史的前六年。

  SKT無疑是榮譽最硬的俱樂部。

  隊內還有不少選手與員工親身經歷過那一段輝煌燦爛的美妙歷程。

  “今天一定會贏的,”Faker用斬釘截鐵般的語氣說道,意志無比堅定,“一定。”

  能在競技項目上取得傲人成就的選手私下里性格各異,但有一個共同點。

  求勝欲極其旺盛!

  這種欲望驅使著他們不停進步去攀登巔峰。

  當然,這種欲望會有不同的分支演變。

  進化到后面,可能會變成嘴硬。

  “兄弟萌來點作用啊,爭取連追三局給對面拿下,”笨雞也是著名的大心臟選手,如今表情云淡風輕,直白的說出內心想法,“我還指望著冠軍獎金來養老呢。”

  韓國聯賽的平均薪水橫向對比并不高。

  起碼和LPL沒有可比性——否則三星十子也不會如此果斷的跑出國。

  笨雞職業生涯到目前為止,全靠獎金攢錢,要不是SKT成績好,估計也沒多少積蓄。

  即便如此,如果考慮到未來幾十年的生活,似乎并不足夠。

  SKT一眾隊員被耿直的笨雞給逗樂了,隊伍氣氛瞬間便活躍起來。

  Kkoma放下心,摘掉耳機去舞臺中央找紅米握手。

  顧行倒是有閑情雅致,目送兩名教練前往后臺,視線停留在那尊召喚師獎杯上。

  對局尚未加載完畢。

  游戲還沒有聲音傳來,顯得寂靜無比。

  耳機內的白噪音此時顯得極為聒噪。

  可也蓋不住斯臺普斯中心里一波接一波的洶涌聲浪!

  他的求勝欲望被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頃刻間點燃,在心底化作火焰熊熊燃燒著。

  顧行是想贏的。

  LPL賽區榮譽這件事對現在的他來說有點虛無縹緲的味道。

  但為了奪冠付出一切的李知勛,以及戒掉酗酒強行復健的具晟彬,還有號稱奪冠就結婚的朱小龍……

  半年時間里,說是隊友也更像兄長的大家也在用行為與信念潛移默化影響著他。

  而且,顧行在這個行業里找尋到了自己的熱愛。

  他享受著聚光燈與觀眾的一次次歡呼。

  顧行想要證明自身的價值。

  顯示器畫面切換。

  召喚師峽谷出現在他的眼前!

  “來來來……”顧行排空雜念,集中注意力做著指揮,“咱們開局直接進野區!”

  S6世界賽里,各家戰隊開局入侵的次數都相當稀少。

  主要是因為下路雙人組要搶二。

  如果都是消耗性軟輔,誰能率先升到2級,誰就能搶得絕對主動權!

  但硬輔可不一樣。

  本身對線能力就比較一般,被搶二只要退到塔下,也不會受到太多負面影響,對方給不到換血壓力。

  更何況,VG選用的還是布隆這個1級團當之無愧的猛男!

  顧行認為自己不入侵都是錯誤。

  “龍哥你也來,咱們先抱團去上半區做個眼……”他出門裝特地買了一顆真眼,為此犧牲了復用性藥水,改成一瓶生命藥水。

  同時,顧行飾品甚至都換成了掃描。

  朱小龍言聽計從,出門跟著隊友飛速越過河道前往SKT上野區。

  不過敵方顯然也不蠢,意識到VG極有可能入侵,提前有所防備。

  Bang在上野區停留,視野盡頭看到VG隊員,立馬操作著艾希射出萬箭齊發,同時緩速到眾人。

  “段哥你隔墻往藍BUFF營地插個眼,然后咱們直接撤退!”顧行刻意藏在陣型最后方,沒有暴露自己的位置。

  段德良仗著自己是個1級強勢的布隆,欺身向前做好眼位,方才優哉游哉往后走。

  “蹲在這兒就好……”顧行標記在上河道草叢。

  他剛才用掃描確定這里沒有敵方布置的眼位。

  此處是峽谷的中間地帶,VG選手第一時間就從泉水里沖出來往上河道移動,那么SKT勢必無法把眼位做的更加深入。

  也就是說,他們現在蹲在這里,對方是不知道的。

  “噗噗你和侯爺直接回線上就行,”顧行示意自家雙C可以回去了。

  他的計劃用不著那么多人,聚集過多成員反而會有暴露的風險。

  雙C各自回線。

  時間來到1分30秒。

  顧行和上輔兩兄弟還是蹲在河道草叢里一動不動。

  “能成功不?”段德良還提心吊膽。

  “肯定能成,”顧行望著屏幕右上角不斷跳動的數字,當來到1分37秒時,雙方中單跟著交接的小兵已經開始對線,“跟我走!”

  他帶著朱小龍和小段往上移動,來到大龍坑隘口附近,調轉方向進入SKT上野區。

  而后三人躲在與對方魔沼蛙營地一墻之隔的地方。

  “小顧帶著隊友想要搞事!”娃娃看出顧行的打算,聲音立馬低了八度。

  VG上野輔都明晃晃蹲在SKT野區邊緣位置了,如果他再意識不到顧行想干嘛,反應未免也太遲鈍了。

  “他們還沒被SKT發現,對方似乎沒有察覺到小顧等人居然會走這條路線!”米勒很是激動。

  顧行上次帶人抱團往SKT上野區闖,是從靠近中路的那條路線進行入侵。

  笨雞自然而然往那條三岔窄路上布置了眼位。

  而大龍坑隘口與自家藍區相連的位置,也因此變成了視野盲區!

  更別提顧行以防萬一,還把真眼放在身后,確定周圍也沒有眼位。

  “笨雞的豹女還真是從上半區開野!”記得心都懸到了嗓子眼,“VG猜的開野路線非常準!”

  顧行很確信笨雞會從地圖上方起手。

  因為朱小龍選擇的是個靈活還有保命技能的艾克。

  豹女對上路的興致想必不會太高。

  下路狼棒組合有牛頭二連的穩定控制,和寒冰的持續減速,顯然是最佳Gank地點!

  那么豹女必然會從上往下刷,一路掃清營地,跑到下路幫隊友抓人。

  上半區起手,100是先從魔沼蛙開刷!

  段德良之前硬頂著隔墻往SKT藍區布置的視野,則純粹是個障眼法。

  目的就是欺騙對手,讓SKT以為自己只是想過來探個開野路線,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意思。

  現在SKT還真就上當受騙了。

  笨雞還拉著上單Duke幫自己打兩下魔沼蛙,以降低自己的血量損失。

  看臺上的SKT粉絲看著正在刷魔沼蛙的豹女,以及一墻之隔耐心蹲伏的VG三人,頓時心生擔憂之情,控制不住自己發出接二連三的尖叫聲!

  顧行默默數著時間。

  “三、二、一……”他信號打在魔沼蛙營地,同時嘴里大喊,“過去別猶豫,就殺豹女!”

  小段一馬當先,操作著布隆繞過墻壁,來到SKT魔沼蛙和藍BUFF中間的區域!

  而豹女正獨身一人刷著殘血魔沼蛙!

  Duke為了不耽誤上線時間,已經跑去上路。

  笨雞處于孤立無援的境地!

  他看到VG上野輔從上方沖出來,登時大驚失色。

  如今是1分46秒。

  兩條邊路的斌炫尚未交接。

  VG上單和輔助沒有在線上暴露位置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誰成想竟然會組團來找自己!

  “小段果斷Q閃,寒冬之咬的冰塊砸中了笨雞!”

  娃娃興奮到極點,“豹女閃現交晚了一步!”

  笨雞還是反應慢了一籌。

  若是換Jankos和小花生,估計早就交閃了。

  笨雞還想貪一手,他豹形態AQ把魔沼蛙擊殺升到二級才想著逃跑。

  結果交了閃現還是被掛上了布隆被動!

  “小段緊接著給上虛弱,笨雞移速被大幅度拉低!”

  米勒身體前傾,雙手撐在解說臺上,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峽谷。

  “千玨亂箭之舞跳上去,箭矢不停,想要疊滿布隆被動!”

  豹女這英雄前期脆的要死。

  眨眼的功夫,他血量就剩下一半。

  “笨雞W猛撲過墻來到自家上路一二塔中間的地帶……”

  記得話音未落,一道金光便閃爍而出!

  “小顧跟上了閃現!”

  一發箭矢點中,打出第三層布隆被動。

  朱小龍也不含糊,把初始技能點投資在E相位俯沖上,位移過墻再貼臉。

  四層被動疊滿,震蕩猛擊觸發!

  “笨雞這是必死之局!”娃娃歡呼雀躍,“VG還在讓人頭!”

  在看臺上驟然爆發的嚷鬧聲中,顧行輕松至極的一發普攻,收下豹女一血!

  “400塊!”

  米勒上嘴臉,“不光是一血經濟,小顧還收獲一層羊靈被動!”

  千玨出門不發生意外情況,羊靈被動都是掛對位打野。

  此舉為顧行賺到千玨前期至關重要的一層印記!

  簡直賺翻天!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