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57:與子共生【1.15W大章夏決結束】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Virtue回城直接掏出一雙攻速鞋和真眼,廠長那邊經濟不夠買出斑比的熔渣,只能拿草鞋和紅水晶湊數!”

  米勒緊盯著兩名打野的裝備差距,“現在雙方戰斗力有不小差距,就看Clearlove要如何找回自己的節奏了!”

  明凱如今大腦里一團漿糊。

  對EDG來說,這盤就是生死局。

  他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等于將勝利讓給VG!

  可是要抓人的話,去哪兒找機會?

  廠長望了上路一眼,不想跑過去自討沒趣。

  幫納爾肯定作用不大。

  EDG這陣容就是靠雙C。

  明凱沉吟片刻,總算想出了一個尚且不錯的解決辦法。

  “Scout你準備一下……”

  選手席另一邊的顧行,還在計劃接下來自己要如何運用裝備優勢來攫取印記。

  他身上只有一層被動。

  狼靈下次捕獵,依舊會將目標鎖定在上下河蟹以及EDG鋒喙鳥身上。

  看似是三組營地的可能性。

  但是可以排除掉干擾項!

  因為三組營地如今全被刷掉,并未重置刷新。

  其中存在先后順序的差異。

  盡管VG沒有在EDG的鋒喙鳥營地做眼。

  不過顧行靠著頭頂狼靈印記的野怪被對方吃掉后依舊會保持15秒的機制,成功倒推回去,判斷出廠長吃掉大鋒喙鳥的時間點在4分鐘整。

  后續的三只小鳥不確定何時被吃掉。

  不過大致能推算出來——下組F4的刷新節點,將在5分40秒前后!

  最早被吃掉的河蟹在2分44秒,這條信息顧行同樣很清楚。

  當前版本的迅捷蟹重置時間為3分鐘。

  等到5分44秒,河道蟹才會重新出現在峽谷內!

  EDG鋒喙鳥的刷新時間與下河道蟹相近,上河蟹先前被Mouse吃掉,時間會更晚一些。

  而狼靈印記的CD為75秒。

  在這組F4被廠長吃到之后,狼靈應該于5分15秒出來捕獵。

  可由于三組符合條件的營地都沒有重置。

  狼靈只能等到第一組吻合標準的野怪刷新出來,便立馬將其標記為自己的獵物。

  也就是說,它的目標只會是下河蟹或者EDG鋒喙鳥!

  這兩組野怪都位于下半區,而且彼此之間距離很近。

  顧行打定主意,準備先去找對方F4,查看野怪刷新情況。

  “Virtue在野區里靈活前進,他直奔地圖下半部,想去找下一組印記!”

  娃娃話音剛落,導播就把鏡頭切給中路。

  小學弟的辛德拉正在火速推線。

  可問題旋即產生。

  他5分鐘沒回城,又不曾得到過廠長的藍BUFF支援,身上的法力值不太夠用。

  反觀侯爺的麗桑卓,被動寒冰血脈被不少人視為雞肋。

  現在倒是顯現出作用。

  能省藍。

  每隔18秒,冰女的下一個技能將不消耗任何法力值!

  幾乎每波兵能用兩次,續航能力非常突出。

  Scout為了之后的計劃,又不敢把所剩無幾的藍量全部耗空。

  “中路線權被侯爺逐漸掌控,廠長干脆先來中路幫忙!”

  雷克塞出現總算緩解了Scout的壓力。

  顧行則選擇趁機向前越過河道直奔EDG下半區!

  他照例沒有選擇穿過河道草叢直接進去,那位置大概率有敵方布置的眼位。

  而是從小龍坑利用Q亂箭之舞闖進EDG野區。

  這招顧行屢試不爽。

  EDG也沒什么辦法。

  前期雷克塞不出綠色打野刀,輔助錘石也沒合成眼石。

  隊伍的眼位相當稀缺,不可能有多余視野布控在龍坑隘口。

  “Virtue的路徑移動非常刁鉆,”娃娃注意到顧行的動向,“他又一次繞開了EDG插下的眼位,繞路直奔F4!”

  廠長在中路露頭,EDG雙人組還在下路無法支援,目前沒人能限制他。

  顧行甚至繞了一大圈,經過EDG紅區,貼著靠近敵方高地的窄路來到鋒喙鳥營地旁的草叢里蹲伏。

  這樣一來,除非EDG在他所處的草叢里布置視野,否則不可能發現千玨的蹤跡。

  時間已經來到5分38秒。

  中路至關重要的一波炮車兵線已然到來!

  刷掉這波兵線,雙方中單就能升到6級!

  顧行見F4尚未刷新,而中路兵線眼見著要被推到靠近VG防御塔的一側。

  若是放任EDG搶到兵線主動權,小學弟就能先行移動,將自己的影響力輻射至野區河道!

  他略微一思忖,并未前往中路幫忙。

  而是靜靜待在原地一動不動。

  “Scout率先升到6級,等級差瞬間扭轉了中路局勢!”

  3分鐘時爆發于VG下野區的團戰中,小學弟是正常推線進行游走。

  而侯爺漏了4只小兵強行趕去支援。

  兩名中單存在一定的經驗差距。

  雖說廠長跑來分攤了部分兵線,但還是小學弟先行一步來到六級!

  明凱神情振奮,“來野區守下F4!”

  和不確定EDG鋒喙鳥與下河蟹誰先刷新的顧行不同,廠長刷野時記過時間,知道己方F4要率先出現在峽谷中。

  他的計劃就是來中路解線,讓小學弟先行升6,依靠強勢的辛德拉來掩護自己收下鋒喙鳥。

  只要能再破壞掉千玨的一層印記捕獲。

  那就標志著顧行開局前三次狼靈出擊顆粒無收!

  然而在廠長信心滿滿準備回守野區時,他通過自己來中路前布置在鋒喙鳥營地里的飾品眼看到了F4刷新。

  下一刻,千玨的身影就出現在營地眼位的視野范圍內!

  永獵雙子射出手中箭矢攻擊野怪,還在不停的把F4往遠離中路的位置拉扯!

  明凱先是感慨顧行的繞視野能力。

  他想明白了顧行的思路。

  由于EDG的鋒喙鳥與炮車線幾乎是同時刷新,千玨便趁他幫小學弟搶占中線的時機,偷偷摸摸繞路來F4營地拿印記!

  顧行抓的就是這幾秒鐘間隙,于夾縫中偷掉野怪!

  廠長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膽大心細。

  不過緊接著這嘆服情緒便被憤怒遮蓋。

  過來偷大鳥是吧?

  “逮著他,別讓千玨走!”他拉著小學弟打算圍追堵截,把顧行留在自家野區!

  米勒站在上帝視角,能很清楚直觀的看到峽谷內的人員調動狀況。

  顧行的偷鳥行徑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

  正在下路的田野也扭頭前往野區,想要配合隊友追殺千玨!

  “Virtue懲戒落下,成功偷掉大鳥,拿到印記就撤退!”娃娃語氣急促有力,“小顧的移速很快,他把EDG眾人全部甩在身后!”

  攻速鞋千玨的靈活性堪稱一絕,它離開時還往EDG紅區附近做了一顆飾品眼。

  無人機鷹靈遠遠射來,點亮顧行的身影!

  此刻他一騎絕塵,已來到EDG下半區的高地側門附近,開啟狼靈狂熱后,借助Q亂箭之舞輕松跳躍上去!

  “那是別人家!”

  在看臺爆發出的喧嚷聲中,米勒大聲呼喊。

  “Virtue李在贛神魔?”娃娃看不懂,“往EDG基地里跑?!”

  顧行非常冷靜。

  他在隊內語音里敦促隊友在各自線上發育,“不用來幫,我自己能跑掉!”

  操作著千玨在從下方沿著EDG中路高地塔的射程外沿,沖向上半區的高地側門!

  “Virtue是準備繞峽谷一圈,再用亂箭之舞穿過上方的高地側門,穿過EDG上半區逃生?”米勒做出猜想,“可EDG眾將已經去圍堵了!”

  廠長見對方第一時間往EDG高地撤退,并且沒有送塔意向,也猜測顧行要借助千玨自身的位移技能穿過上方高地側門逃跑。

  原本正在往下路高地移動的他立馬折返方向,穿過中路向上追擊!

  為了保險起見,明凱繼續拉著小學弟一起。

  畢竟顧行裝備領先,要是真碰上遭遇戰,兩層被動印記加上攻速鞋,廠長自認討不到什么便宜!

  至于Meiko,他不想長途跋涉跑到地圖上半部,見隊友不是特別需要自己,索性便回到下路陪Deft繼續對線。

  EDG中野朝上半區追擊,就連上單Mouse都放下手中兵線,加入圍剿顧行的隊伍之中!

  三人誓要將顧行擊殺!

  倘若是其他打野,EDG也不會耗費如此之多的人力物力。

  但在廠長等人眼中,顧行的千玨值得他們這樣做。

  且不談Virtue先前的千玨在拿到優勢后的表現有多么恐怖。

  他也是VG本局的隊內絕對核心!

  將其擊殺斷掉節奏,對EDG來說簡直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不過前提是能抓到顧行。

  廠長遁地狀態開啟地聽術,偵測上野區的異動。

  小學弟則在一旁用肉眼協助觀測。

  Mouse從上路趕來。

  三名選手完全封死了上野區所有的逃生通道。

  可是卻仍然不見千玨的身影!

  “什么情況?”小學弟情急之下用起了母語,而后才磕磕絆絆切換回中文,“千玨呢?”

  “……我不到啊!”明凱同樣一頭霧水。

  地聽術的覆蓋范圍內,上野區連一丁點漣漪都不曾生出!

  顧行,你根本不在上野區。

  你跑哪兒去了?!

  EDG眾將耳中突然傳來隔音耳機都無法完全阻隔的嘈雜聲響!

  按照賽事規定,比賽前15分鐘為了防止窺屏報點以及方便導播進行切屏工作,存在5秒的延遲。

  觀眾看到的比賽內容,實際上是選手席5秒鐘之前發生的事情。

  明凱聽到這難以抑制的震耳歡呼,心中不可避免的生出一個念頭。

  5秒鐘之前,到底發生了甚么事?

  疑惑轉瞬即逝,他注定只能在下場后得知真相。

  廠長立馬將注意力全部放在賽場上,繼續在野區中尋找顧行的身影。

  而站在上帝視角處的海爾兄弟帶頭掀起一陣驚呼!

  “小顧這個逃跑方式絕了啊!”娃娃張嘴就是招牌的哇哇大叫。

  “他竟然站在EDG中上兩路高地之間的窄門處沒有移動,原地按下回城鍵!”

  萬眾注視之下,千玨做出回城動作。

  環繞周身的兇殘狼靈將本體包裹在內,與羊靈耳鬢廝磨相互依偎。

  導播切換到EDG視角。

  屬于他們的高地看似敞亮到不含一絲一毫戰爭迷霧,所有的一切都逃不過EDG的眼睛。

  但千玨的身影偏偏消失不見!

  當重新變回上帝視角,觀眾才看到窄門處的永獵雙子!

  “我的天……這里是個視野盲區!”米勒露出一副‘活久見’的詫異表情,“EDG找錯方向了啊,他們只是在上野區搜尋,壓根沒想到小顧會在這里回城!”

  現場的各式叫嚷聲驟然膨脹,充斥在所有人耳畔!

  沈關山等人所處的區域坐著VG賽訓部成員的親朋好友,一眼鑒定為純純VG粉絲。

  他們此刻興奮到不停敲擊著手中的熒光棒!

  “不應該啊,”顧盼擰緊眉頭,“這里明明是亮的,為什么EDG看不到……”

  游戲打的太少,她基本可以用除了手速一無是處來形容。

  自然搞不明白顧行為什么藏在別人高地上還不被發現。

  在顧盼看來,這簡直匪夷所思!

  不過并不影響她與身邊的沈關山一起為顧行歡呼喝彩!

  后臺EDG休息室。

  主教練快速星情急之下爆出韓語,“去看一眼高地啊!”

  阿布熟悉的尖細嗓音也不甘示弱,“明凱你干嘛呢?!瞧一下啊!”

  不光他們兩人,老板愛德朱更是心情急切,恨不得上去替隊員們打。

  可舞臺上的五名選手注定聽不到他們的呼喚。

  “EDG還沒反應過來,小顧讀條結束,逃回泉水之中!”

  賽事直播間內的彈幕量瞬間激增,甚至令直播都發生了卡頓!

  這就是Virtue的逃跑路線嘛?

  我滴個乖乖,小顧才叫LPL跑男啊,這逃跑思路不比廠長強?

Virtue還用學逃跑?我看讓他傳授廠長兩招還差不多EDG上中野跟小丑一樣,還擱野區轉圈呢  為啥EDG高地看不到千玨?用BUG是吧,不公平不公平,重賽!

  正在觀看LPL英文流的小花生瞥了眼自己直播間。

  發現韓國網友很好奇顧行的逃跑方式,問號和代表稱贊的充斥在聊天頻道內!

  Peanut挑挑眉毛,把包裝袋里的最后一顆魷魚花生球塞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跟觀眾解釋。

  “是這樣,高地上下半區的窄門處都是假視野,你感覺能看到那附近的區域,實際只靠防御塔的話完全不可能,兩座高地塔中間地帶就是盲區。”

  他語速很快,“要等到小兵經過高地時,利用兵線拓寬的視線才能看見窄門附近的全貌……可惜Virtue選手算的很死,等一波兵線離開高地后才讀秒回城。”

  “如此一來,在下輪兵線到來之前,EDG根本不清楚Virtue所處的位置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小花生身為目前世界頂尖打野,對此類細節的掌控能力相當強。

  他深入淺出,向觀眾說明原因。

  繼而贊嘆連連,“Virtue能在緊急時刻想到這種逃生方式,真的很強啊……(大發)!”

  Peanut見峽谷內沒有戰斗爆發,又去瞧聊天頻道。

  “EDG難道就沒人知道這個假視野細節嗎?”他一字一句的念著問題,隨即做出解答,“肯定知道啊,你讓他們站在上帝視角再看一遍回放,EDG選手也知道問題出在哪里。”

  “但賽場上的心態和平時完全不同,懂得都懂……”

  小花生侃侃而談,“他們沒精力去留意當時有沒有兵線經過高地,只是下意識的以為Virtue順著窄門進上野區,這便陷入誤區錯過了正確答案。”

  “只能說Virtue打的太好,EDG的反應在我看來情有可原。”

  他把零食包裝丟進垃圾桶,回過頭來就發現情況有變,嘴里喃喃說道,“不過總歸是要付出代價的啊……”

  EDG選手席。

  廠長順著上野區找了一圈,也沒發現顧行的蹤跡。

  還不清楚千玨到底是以何種方式完成逃生的明凱就聽到下路雙人組的求援。

  “隊友呢隊友呢,救一下啊!”田野很是憋屈。

  他正帶著Deft回到塔下。

  而侯爺的冰女方才清掉了中路兵線,趁機趕往下路游走!

  麗桑卓的冰爪延伸至塔下,同時頭頂血條出現了一層厚厚白盾!

  來自慎的R秘奧義!慈悲度魂落!

  在Mouse參與上野區圍剿顧行的行動里,上路的朱小龍順利把小兵吃光,升至6級找到安全位置交出大招!

  VG上中連同雙人組,一起對敵方下路發動越塔攻勢!

  “EDG上中野全在上半區,他們要為自己尋找千玨的計劃付出慘痛代價!”米勒心中已經給寒冰與錘石判了死刑。

  下路四包二,Deft還沒有閃現,這要怎么活?

  “冰女先交W冰霜之環,Deft交出剛剛轉好的凈化秒解控制!”

  龍哥落地后的嘲諷也被Meiko的E厄運鐘擺打斷。

  EDG雙人組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一切。

  可惜沒有什么用。

  侯爺的Q寒冰碎片緩速金赫奎,小段的牛頭WQ二連跟上擊飛,具晟彬遠距離交出W致命華彩!

  連環控制令EDG雙人組叫苦不迭!

  二人動彈不得,最終雙雙殞命塔下!

  娃娃嗓音嘹亮,“VG陰差陽錯,小顧的一次奇特逃跑路線吸引了EDG上中野的精力,給隊友創造出錯位進攻的機會!”

  短短一分鐘之內。

  顧行收下印記并成功逃生。

  EDG下路雙人組送出性命。

  原本就朝VG傾斜的局勢天平徹底失去了平衡!

  顧行剛回泉水輕舒一口氣,就看見己方隊友撕開EDG下路的缺口!

  他笑容開懷,鼓掌為自己與隊友的表現叫好。

  “對面在上半區耽誤了多久啊,”顧行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嘴角上揚的弧度,“出動一個師的兵力來抓我,結果還讓我給跑了?”

  朱小龍回城時樂的直拍大腿,兩頰因激動而染上一抹紅,“我是真沒想到小顧還能這么跑,你可真他娘的是個天才!”

  一向是個表情控制大師的侯爺都蚌埠住了,“EDG到底跟小顧多大仇啊,要大費周章找你的麻煩?”

  具晟彬眼見隊伍取得大優勢,也在語音里開始瘋狂上嘴臉。

  “嗷呦,他們為甚么想不開非要去抓你鴨,這不是白給嗎?”Imp臉要笑開花,“銷段咱們可以把下一塔血量磨掉一半!”

  下一塔沒有任何防御措施。

  要是他們四人硬要推進的話,現在就能推平。

  在具晟彬看來,這座塔可以推,但是沒必要。

  過早進入轉線期,對顧行來說不是個好消息。

  三條路保持對線狀態,千玨才能合理入侵吃被動印記!

  況且一血塔這400賞金,要是分攤給VG的其他四人,未免有些暴殄天物。

  具晟彬經過S3的沉淪后,改正了過于強調對線壓制而讓隊伍圍繞自己來打的激進風格,巔峰期號稱ADC終極形態,打法能屈能伸。

  他能認清自己這局的地位。

  就是給顧行做嫁衣。

  一切布置都是要讓自家打野打的更加舒坦。

  這座一血塔經濟,具晟彬巴不得全讓給顧行!

  “穩一點啊,”顧行把積壓的情緒發泄出來,便徹底恢復冷靜,“咱們保持下去就能贏!”

  他在腦中思考著下一步打算。

  狼靈印記馬上又要刷新。

  這次目標只會是上下河蟹。

  顧行不確定究竟會是哪一只。

  他索性決定去抓人。

  EDG下路目前就是個突破口,自己沒道理不來!

  “侯爺看到對面紅區的那顆眼了嘛?”顧行在自己先前反野偷印記時布置的眼位上打兩個信號,“待會兒你推完中路兵線,找個位置直接傳這顆眼。”

  “咱們繼續下路四包二!”

  Easyhoon應聲示意自己清楚明白。

  小學弟沒抓到顧行,又去中路將沒處理干凈的小兵通通吃掉,這才回城補給裝備。

  由于侯爺剛才去下路只顧著殺人,并沒有拿其他資源,因此并未耽誤多少時間。

  他比Scout先一步補好裝備回到中路。

  等級與裝備全面提升的冰女,清理非炮車兵線根本花不了多少時間,三下五除二便將其搞定!

  “Easyhoon先向上移動,躲到VG鋒喙鳥營地附近,交出身上的傳送!”米勒聲音振奮,“落點在EDG紅區!”

  顧行穿過下河道,瞥見已經被狼靈捕獲的下河蟹,先不急著吃印記,而是趕到下路。

  與其他三名隊友一起,呈兩面包夾之勢圍住了EDG雙人組!

  “廠長也在地圖下半部,但他被VG驅趕出去,無法援助下路!”

  明凱毫無解決辦法。

  侯爺越塔擊殺下路的姿態異常強硬,擺明了沒把他放在眼里。

  廠長還不敢上去阻撓。

  Easyhoon前一次越下路沒交大招,要是給侯爺惹急了先用在自己身上,明凱可不知道后面有沒有顧行。

  到時候自己這個沒閃現的雷克塞就是死路一條!

  他被逼無奈,只得任由VG中野聯動,去下路擊殺自家隊友!

  金赫奎和田野面如死灰。

  上單Mouse攜帶的傳送尚未轉好。

  中路小學弟還在處理兵線,他為了防止被VG控制鏈秒殺還帶的凈化,想支援得靠一雙腿走。

  估計等Scout趕到,EDG雙人組的尸體都快涼透了!

  另一邊的VG選手席眼見越下計劃成功,已經提前開始分贓。

  “人頭給我吧,這局我前期有點拖節奏!”顧行提出合理要求。

  他戰績看似1殺1死2助攻,但補刀數并不算多,經濟只能稱得上平均水平。

  主要是顧行先前反野拿廠長鋒喙鳥的印記時,經歷了一次漫長逃亡。

  雖然沒有陣亡,可前后被拖延了很久,直接影響了他的刷野。

  “我字道,”具晟彬不用顧行說,也想把經濟讓給他,“你次你次!”

  三名隊友將EDG雙人組血量壓殘。

  顧行AQA收下兩顆人頭!

  “漂亮!”

  VG休息室霎時間沸騰!

  紅米用力握拳在空中揮舞兩下。

  老板丁駿起身,目光緊緊注視著電視屏幕,嘴里還不忘詢問員工,“是不是要贏了?”

  經理陸文俊用力點頭,臉上布滿喜色,“EDG快要被咱們擊潰了!”

  “VG的下路攻勢再度告捷!”米勒望著數據面板,不禁心生憐意,“Deft和Meiko發育斷掉了,比賽還不到7分鐘,兩人加在一起陣亡5次!”

  娃娃抬高嗓門,“小顧這波不光賺了兩顆人頭,隊友還要把下路一血塔讓給他!”

  將EDG下一塔血量磨低成殘血,雙人組退后回城補給,侯爺則啟程趕回中路補兵發育。

  只留顧行孤身一人在下路。

  他可以獨享一血塔!

  顧行也不吃塔下的EDG小兵,只是看著防御塔吞吃己方兵線。

  等自家小兵被吞的差不多了,他才出手普攻摧毀一血塔!

  “550金幣進賬,加上拿到的兩顆人頭,Virtue來下路一波就攫取了1000金幣的收益!”

  米勒都被這經濟增長速度給震住了。

  “Virtue先前抓上路時,為了聲東擊西,給Deft套上了羊靈印記,沒想到居然真的能從他身上拿到被動層數!”

  顧行擊殺金赫奎,疊加到3層被動。

  按理來說,千玨擁有三層被動后,狼靈捕獵的范圍就是EDG野區非BUFF營地的四組野怪。

  不過在顧行對下路動手前,下河蟹就已經被狼靈標記到。

  在野怪被刷前,印記都不會消失。

  顧行成功收下迅捷蟹,讓千玨之印層數來到4層!

  “家里還有大量野怪可刷,這波賺了個盆滿缽滿!”

  比賽進行到8分鐘,顧行總算是把野區營地打掃干凈,回城補給裝備。

  米勒對他的發育情況頗為關心,還特別留意了千玨的裝備欄。

  “合成了血刃打野刀外加攻速短劍……”米勒輕嘶一聲,“8分鐘四層印記,千玨起飛了啊!”

  千玨每層印記為普攻提供敵方當前生命值1.25的額外物理傷害。

  4層印記就是5的額外輸出。

  配合千玨一身的攻速裝備,戰斗力越來越強!

  看臺上的VG支持者顯然也看出了顧行目前的發育有多夸張,他們在座位上搖旗吶喊,聲勢震天響!

  “廠長現在連熔渣打野刀都沒有,換線期開始,他面臨的局面會愈發難熬!”

  上下兩條邊路互換。

  此時VG陣容的優勢展現出來。

  三條線都有穩定控制,顧行想去哪兒都可以,抓人就突出一個隨心所欲!

  不過他的重心還是主要圍繞雙人組。

  畢竟上路還有防御塔沒有被推,顧行能進一步擴大優勢。

  他甚至明晃晃的把羊靈印記掛在錘石身上,對魂鎖典獄長發起死亡威脅。

  “廠長都不敢進上半區,他只能把野區全放給小顧!”

  明凱也想盡快挽回劣勢,但他又不是無頭蒼蠅,現在往上半區走就是找死。

  且不說VG雙人組會不會趕來干涉。

  即使是野區1v1,雷克塞在面對這身裝備的千玨時,也絲毫討不到便宜!

  只要一套技能秒不掉千玨,迎接明凱的就是無限放風箏,挖掘機將再也沒有貼臉手段!

  穩妥起見,廠長干脆縮在下半區。

  可緊接著,他就面臨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EDG下野區的營地,究竟要不要刷?

  如果將其吃掉,那顧行只要不吃EDG上野區的野怪,就能確保狼靈印記在上半區刷新。

  要是不吃野怪的話……

  明凱辣來的經濟辣來的等級?

  深思熟慮之下,廠長還是決定先吃野怪補發育,再伺機去找機會。

  靠著自己轉好的閃現,他確實取得了收益,抓下路成功擊殺朱小龍。

  然而VG掀起的是更為迅猛的反撲。

  “Virtue穿過野區來到EDG上路一二塔之間,從后面包圍Deft與Meiko!”

  具晟彬的燼在遠處開啟R完美謝幕,老式狙擊槍將EDG雙人組全部囊括在內!

  超級子彈呼嘯而出,穿透空氣擊中敵人,掀起的熾熱氣浪似是通過音響效果傳遞到看臺上,帶動起陣陣驚叫!

  “寒冰射出魔法水晶箭,想去循著完美謝幕的起始點暈眩燼以打斷大招……可是小段站了出來,用肉身幫忙擋住艾希射出的巨箭!”

  皮糙肉厚的牛頭人發出一聲怒吼,R堅定意志開啟,解除暈眩狀態的第一時間就閃現WQ抗塔向前沖!

  盡管阿利斯塔的一級大招并不是很肉。

  但眼下這局面絕對夠用!

  EDG雙人組壓根就沒傷害!

  “Meiko竭盡全力在保護自家射手,可他只是個輔助錘石,無法有效反制對方!”

  他施放R幽冥監牢還試圖延緩VG越塔的步伐,嘗試用巨額緩速效果換掉一名敵人。

  然而顧行4箭普攻加上橫生懼意的輸出便擊殺艾希。

  唯一的輸出點陣亡,小段的牛頭靠大招減傷直到離開防御塔射程也沒有陣亡!

  “剩下孤零零一個錘石,只能化作千玨的養料,為它提供金幣和一層被動!”

  再刷一只狼靈標記的EDG魔沼蛙。

  在12分鐘時顧行手握6層印記!

  擺到職業賽場上,這種發育的千玨只能用恐怖如斯來形容!

  “VG勢如破竹,推平EDG上一塔,再度轉線來到中路,準備集結大軍推平中一塔!”

  娃娃都能感受到廣州國際演藝中心內愈發燥熱的氣氛。

  連帶著他也受到影響,嘹亮嗓音在場館內重重回蕩,“小段的牛頭往前一站,燼和千玨的雙射手有恃無恐磨損著防御塔血量!”

  “廠長的雷克塞沒有閃現,不敢進去強開……”

  明凱嘗試過進場,不想白白放掉地圖上最重要的防御大閘。

  結果不小心吃了顧行兩箭,血量便霎時間下降了一大截!

  不得已,他只得暫時后撤。

  EDG剩余的另一個開團點納爾還在下路跟朱小龍單帶。

  雖說有一定優勢,不過雪球一直未能滾動起來,無法為團隊提供多少幫助。

  好不容易等Mouse怒氣積蓄起來變成巨型納爾,VG卻齊刷刷退到后方!

  導播沒有放過這個細節,在VG正面戰場的眾人退后時,切屏給了下路納爾一個鏡頭。

  嚴謹的指揮細節令米勒眼前一亮。

  “VG指揮有丶東西啊,”他真心實意夸贊道,“拿到優勢后也不莽著向前推進,穩扎穩打一點點把優勢擴大!”

  顧行晃動著鼠標,不停查看納爾的怒氣狀態,再按空格調回自己所在的正面戰場。

  “怒氣還剩一半多……”他吐字清晰指令明確,“咱們往前頂兩步,納爾那個位置交不出傳送的!”

  顧行看的真切。

  龍哥如今就差跟Mouse玩貼貼了,身形靠的很近。

  中路就算打起來,納爾第一時間交傳送只會被慎的嘲諷打斷。

  他這才決定帶著隊友一起向前。

  14分38秒,中路的一波炮車兵線相遇。

  “護著炮車兵,咱們能把對面中塔磨到殘血……”顧行有條不紊的安排,“侯爺你能去側面F4附近嗎,我幫忙插顆真眼保護你。”

  他隔墻往EDG的鋒喙鳥營地里放下真眼,發現里面有一顆對方早先布下的假眼,趕緊抬起手中長弓將其排掉。

  Easyhoon乖乖聽從顧行的安排,站在敵人的F4營地里,從側面給予EDG中一塔壓力。

  Meiko發現側面被濃濃的戰爭迷霧覆蓋,起初還想帶著隊友搶占回來。

  可炮車兵線已經推到EDG中一塔內!

  要去搶側面視野,單靠輔助一個人肯定不行。

  但是多拉一個人走,隊伍中路就剩兩個人,很容易被抓住機會強開!

  田野往營地里做一顆眼,也不過是無用功。

  侯爺立馬將其拆除!

  EDG眼見著VG抱團逼近中塔,強行防守又怕側面侯爺突然躥出來強開。

  不得已,他們只能放棄!

  顧行一箭摧毀EDG中塔!

  “咱們把下半區視野做一下,”小段在EDG下方的關鍵區域標記信號,示意這幾個位置要做好眼位,“先推下路二塔吧,納爾短時間內沒法變大!”

  Mouse的怒氣剛消失沒多久,如今還是小納爾形態,看上去就比較好欺負。

  顧行也是這么想的。

  “侯爺你先去上路補線,小段你和噗噗盡量把中線搶在手里,注意往下靠,咱們上半區眼位不多,沒什么視野保障,”他連戰三局,現在思路不見卡頓仍舊無比清晰,“我占住對面的下半區,納爾敢出來就死!”

  Mouse還真敢出來。

  主要是他在EDG打了一夏天,愣是沒見過這陣勢。

  當時說好我到隊里打上單,玩大樹躺著就能贏。

  現在四個大腿一個比一個拉胯,最后竟然得靠他站出來Carry比賽!

  這河里嗎?

  從來沒打過正經分推的Mouse見下半區視野一片漆黑,愣是能帶著兵線離開下路二塔!

  顧行剛開始還愣了一瞬。

  他以為EDG有什么陰謀,把納爾放出來釣魚。

  可對方的其他四名隊友相繼暴露在VG視野中,顯然沒有什么拿Mouse當誘餌的計劃。

  顧行這才下定決心來抓納爾。

  “龍哥你稍等一下,我先給個印記……”他催使羊靈,將千玨之印掛在納爾身上。

  Mouse見自己頭頂浮現出千玨印記,意識到情況不對,趕緊向后方撤退。

  可是還沒走到塔下,顧行就從半路殺出!

  他瞧準納爾甩出的回旋鏢,先向側面跳躍躲開技能,反手掛上E橫生懼意的緩速。

  現在VG上野殺小納爾大概就是四五秒的事情。

  只有大冰錘的Mouse就是虛胖,在顧行的百分比傷害面前堪稱弟中之弟!

  但他把納爾打成殘血也不擊殺,而是在身邊卡位,不讓對方回到塔下!

  等到8秒鐘結束,剛才掛上的羊靈印記總算能生效,顧行這才射出一發弩箭,收下人頭的同時拿到自己第7層被動!

  “Nice!”朱小龍激動不已,“小顧咱倆把對面下二塔推了!”

  他能感受到,自己距離決賽勝利近在咫尺!

  就連握著鼠標的手掌都因興奮而微微顫抖,心臟劇烈跳動,仿佛要蹦出胸腔。

  “把眼做好再往前推進,”侯爺的語速都快了起來,“千萬別犯失誤!”

  VG隊內語音變得紛亂無序。

  具晟彬嘰里咕嚕說著什么旁人聽不懂的話。

  小段的說話聲被切割得支零破碎。

  眾人的聲音同時混雜在一起,讓人完全分辨不出大家想要表達的意思。

  “別急別急……”顧行試圖拉回眾人的注意力,見收效甚微,索性抬高音量壓過他們,“先別吵,聽我和段哥話事成嗎?”

  雙C率先閉嘴,不出片刻龍哥也止住了話題。

  兩名韓援都拿到過世界冠軍,朱小龍雖說履歷尚淺,可他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過,都不是什么毛頭小子。

  他們現在興奮過頭,根源還是因為太久太久沒有觸碰到冠軍。

  侯爺那個S5世界賽冠軍,決賽壓根沒上場,體驗感奇差無比,比VG后臺的丁冉強不了多少。

  他加入隊伍是為了賺錢不假,但同樣想證明自己的硬實力。

  冠軍就是最好的回擊!

  Imp最近的冠軍是S5夏季賽。

  后續經歷鐵男敲腦殼、火男煉鐵、酗酒沉淪、轉會后的高峰又低谷,現如今他終于從深淵爬了上來,對勝利的渴望已經達到極點!

  至于朱小龍……他打職業以來的最好成績都沒碰過頂級聯賽四強,更別提冠軍了。

  眼見著勝利唾手可得,三人自然激動到極點!

  顧行并非圣人,身為一名新人走到這一步,他同樣心潮澎湃慷慨激昂。

  但他知道比賽尚未結束,不能麻痹大意。

  “我把下路二塔推完再往上走,”顧行迫使自己冷靜下來,“侯爺你等我落位再推線,對面打野大概率在上的,你千萬別出塔!”

  穩健如Easyhoon,知道隊友的意思,直接塔下掛機接線吃。

  Imp與小段則牢牢掌控中路線權,持續不斷給EDG制造兵線壓力。

  顧行回去做出盧安娜的颶風,跑到上路再幫侯爺處理兵線。

  如此一來,中上全有線權,整片上河道都淪為VG掌控!

  田野屢次試圖沖破防線,在河道安插視野。

  結果眼位沒做成,反倒把自己的性命搭了進去!

  在大龍出生后,VG在野輔指揮下,頻繁利用納什男爵來勾引EDG前來探查視野,再將對方送回泉水!

  雙方擊殺對比不斷刷新。

  直到比賽進行到25分鐘,人頭比18:5,經濟差高達1.1W!

  饒是EDG鐵桿支持者,面對如此夸張的差距,也得承認主隊大勢已去!

  將EDG野輔擊殺后,顧行終于認為可以穩穩收下大龍。

  他的被動層數已經來到10層!

  每發普攻都帶有12.5當前生命值的額外物理傷害!

  EDG剩余的三名選手甚至都不敢來龍坑看上一眼,只有Deft依靠E鷹擊長空遠程探查。

  當納什男爵的絕望嘶吼聲回蕩在峽谷中,明凱臉色徹底衰敗下去。

  如此劣勢下,EDG面臨的無疑是死局!

  “咱們待會兒推上去中路高地,侯爺你直接開團就行,我在后面輸出沒問題的。”顧行掏出大飲魔刀,他現在攻速足夠不缺傷害,只要能活下來,EDG就沒有獲勝的可能!

  VG四人雄赳赳氣昂昂順著中路一路推進,龍哥的慎則在下路持續單帶。

  中下兩路以不可阻擋之勢沖上了EDG高地!

  在下路Mouse的納爾再度變小的瞬間,侯爺前伸的冰爪奏響了團戰序曲!

  慎的R慈悲度魂落落在冰女身上。

  VG上中兩員大將吸引了EDG的注意力。

  而具晟彬的燼開啟幽夢,將攻速轉化成攻擊力,在遠處開啟大招,超級子彈呼嘯而至,重重擊穿敵軍防線!

  顧行開啟狼靈狂熱,用Q亂箭之舞銜接普攻在后方瘋狂輸出!

  頂在最前面的廠長根本不抗揍,短短兩秒鐘,一身血量便被徹底融化!

  顧行拿下第一顆人頭,狼靈發出嗜血的愉悅嘶鳴。

  操作千玨翻越向前,盧安娜的颶風分散箭矢,順利讓永獵雙子夸張的被動傷害濺射到EDG陣型里的眾人身上!

  小學弟的辛德拉還用QR配合E弱者退散想打出爆發秒掉顧行。

  可惜他未雨綢繆,知道EDG隊內能威脅到自己的英雄少之又少,辛德拉便是其中之一。

  顧行出門前購買的大飲魔刀派上大用場!

  抗住辛德拉一套傷害,他的血量還算健康。

  EDG的其他人都被VG中上的控制鏈留在后方,沒人能陪小學弟攻擊顧行。

  只有Deft的寒冰甩出魔法水晶箭。

  卻被小段再度用身軀抗下,使用R堅定意志解控,WQ二連沖上前,跟上控制鏈!

  米勒目不轉睛盯著戰場,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Virtue的輸出無人能擋,Meiko的錘石也倒在箭矢之下!”

  “千玨的戰爭熱誠天賦疊滿,提供的攻擊力也是個不小的數字!”

  戰場正前方,侯爺用R冰封陵墓包裹住自己,制造范圍緩速。

  龍哥的慎E閃直奔后排而去!

  兩人聯合起來,拖延住EDG后撤的步伐!

  “Virtue再斬辛德拉,收下三殺!”

  伴隨著場館內膨脹的歡呼浪潮,娃娃放聲吶喊,“會不會有五殺?!”

  EDG殘余的寒冰以及納爾都被VG留住很難逃生!

  顧行毫不猶豫閃現向前,兩箭取走寒冰性命。

  狼靈吞噬四位英雄的性命,這才將猩紅目光對準納爾!

  “五殺五殺!”龍哥在語音里提醒隊友,“停手給小顧!”

  他生怕有人把自家打野的五殺給搶了,大聲提醒道。

  Imp還剩最后一槍沒射出來,硬生生停住了腳步,自己去推塔,把人頭讓給顧行。

  “Virtue亂箭之舞跳過去,三箭收走納爾!”

  冷酷無情的系統播報聲在峽谷內回蕩不休!

  “團滅!VG即將戰勝對手!”

  27分鐘,EDG基地散作一地煙花!

  請:m.xsheng艷8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