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58:我出的不就是保命裝?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顧行在推進拆除EDG基地時,臺下止不住的聲浪便如同驚濤拍岸,翻過隔音耳機的阻攔洶涌而來,瞬間填滿了耳廓!

  他鼠標最后一次點擊對方主水晶,讓千玨自動將其點爆,自己渾身肌肉松弛,一個國際后仰靠在椅背上。

  而具晟彬還不等基地爆炸,直接把耳機摘了下來!

  “誒……”選手席后方的年輕裁判還想上前阻攔,卻被旁邊的老員工勸阻。

  這節點過去就是掃興。

  年輕裁判最終只是按照規定默默抬筆在賽后報告上記了一筆,后續由官方出罰款單。

  顧行雙手放在耳機上。

  他不敢摘。

  領隊先前提醒過,比賽沒正式結束,摘耳機或者退游戲都要被處罰,一次五千元。

  顧行一個月就賺那點工資,還不夠他交幾場罰款的。

  總不能到最后打白工,貼錢打比賽吧?

  等到EDG水晶爆炸,顧行看到顯示器中央出現勝利字樣時,他才趕緊取下耳機。

  具晟彬已經在和小段擁抱慶祝,余光瞥見自家打野,當即一個泰山壓頂式撲了上來!

  身材發福的Imp雙手環住顧行脖頸,嘴里大聲嚷嚷著,“銷顧你太棒了!”

  侯爺神色同樣激動,不過他恪守規定,和顧行一樣等基地爆炸才側身去找隊友慶祝。

  結果坐在他左手邊的具晟彬躍過了他,直接撲到右手邊的顧行身上!

  Easyhoon左顧右盼,發現小段和龍哥這兩位平時就關系密切的選手也抱在一起。

  反倒是他自己,儼然孤家寡人。

  此情此景,令Easyhoon稍感失落。

  顧行被肥墩墩的具晟彬壓在椅子上,移動視線看到孤零零的侯爺,見縫插針繞過Imp的一身肥肉,向自家中單伸出手來。

  Easyhoon眼前一亮,右手與其用力相握。

  “妮可太重了,趕緊給爺爬……”顧行也不知道是心情激動還是被Imp給壓的,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來,連忙推開了具晟彬。

  沒了隔音耳機的阻礙,顧行能清楚聽到廣州國際演藝中心內的一切嘈雜聲響。

  熒光棒相互敲擊的悶響做底,看臺上VG支持者揮動戰旗時的獵獵風聲,最終都被湮沒在山呼海嘯般的尖叫聲中。

  穹頂聚光燈閃爍,最后聚焦在VG選手席。

  舞臺邊緣的干冰氣霧向上升騰,金色彩帶從高空中飄落,其中有幾條降到了顧行頭頂。

  “三比零!”解說臺上的娃娃還在放聲高喊,“VG橫掃EDG,奪得2016LPL夏季賽冠軍!”

  米勒在旁附和,聲調飽含激情,“新王誕生!LPL銀龍杯將迎來第六位擁有者——ViciGaming!”

  空中的巨型漏斗屏里立起一座銀龍杯,其上呈現出LPL成立至今的奪冠戰隊隊標。

  其中EDG從2014年到2015年春,連續包攬三屆冠軍。

  五支隊伍的隊標依次黯淡。

  換句話說,就是五支不行了。

  最后升起一枚銀白色圖標!

  巨大的G字符中,立起了一個象征著勝利的V,在空中懸停三秒,轟然鑲嵌在銀龍杯底座上!

  在絢麗的特效畫面后,VG夏季賽群體定妝照占據整個大屏幕,七名隊員身穿統一的黑綠色修身襯衫,神態樣貌各異。

  這是夏季賽開始前拍攝的,彼時的顧行面容尚算青澀,右臂懸于胸前,左手攥住右腕,嘴角噙著一抹笑容。

  “哇……”沈關山小聲嘟囔,舉起手機對著漏斗屏里的顧行,連續按下快門。

  注意到好友的動向,顧盼很是不解,“至于嘛,不就是一張平平無奇的照片?”

  前十八年,她天天對著這張臉,都快看膩了,實在沒覺得帥氣在哪兒。

  “你不懂……”沈關山目不斜視,懶得搭理她。

  顧盼倒也不覺得難為情。

  什么談戀愛,有賺錢快樂嗎?

  她這個暑假最大的樂趣,除了拿到北大錄取通知書,就是清點自己每天賺了多少錢。

  睡覺前瞅一眼余額,顧盼便成就感滿滿。

  不過她還是很為顧行開心,隨意敲擊了兩下已經失去光亮效果的熒光棒,心情愉悅的側頭回答起父母提出的問題。

  “對,顧行這就贏啦,”她聲音清脆如百靈鳥,“待會兒應該有頒獎儀式和采訪,多等一會兒吧,結束之前顧彳亍也出不來。”

  “我不餓,晚點吃也蕪所胃……哦老媽你問顧行餓不餓啊,”顧盼收斂笑容光速變臉,“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哪能知道答案?”

  “再說他剛奪冠,樂也樂飽了,估計沒心思吃飯。”

  舞臺正上方的巨型漏斗屏還在變換著內容。

  VG群體定妝照邊緣位置金光閃爍,‘冠軍’兩個金色漢字以龍飛鳳舞的姿態勾勒在照片中央!

  導播鏡頭逐漸拉遠,將聚光燈光芒以及空中傾瀉而下的金色彩帶囊括在內,共同譜寫出LPL在2016賽季的奪冠終章!

  “夏季賽開始前,沒人能想到VG居然能奪得冠軍!”娃娃感慨萬千,“他們這個賽季帶給無數觀眾驚喜!”

  大部分支持者都是在夏季賽中段眼見著VG成績越來越好才加入粉絲陣營,一路跟隨VG從低谷到巔峰的觀眾很少。

  這一小撮鐵桿里,其中有人是雙C原來的粉絲,隨著轉會跑來聲援VG。

  有人甚至是單純喜歡S5賽季VG的賽車服……

  只是隊伍成績始終不溫不火,很多鐵桿粉絲都被年年引援年年挨揍的VG給整得頭皮發麻,還以為會一直平淡下去。

  沒想到今年夏天,VG勢不可擋,一路連戰連捷直到奪冠!

  導播鏡頭對準正在選手席后方相擁慶祝的VG隊員。

  顧行笑容一如既往的燦爛明朗。

  “要說VG今年夏季賽的關鍵先生,那必須是Virtue了……”娃娃毫不吝嗇贊美之詞,“小顧在常規賽階段包攬隊內一半以上的MVP,并且將良好狀態延續到半決賽乃至決賽舞臺!”

  “確實很亮眼啊,”米勒很看好顧行,此刻也情不自禁夸獎道,“兩個BO5,分別壓制住了香鍋與廠長兩位聯賽內鼎鼎有名的頂尖打野!”

  “特別是剛剛結束的第三小局,最后一波團戰千玨狂砍五殺,要知道LPL決賽的五殺可不多見,尤其在打野位上還是首次!”

  顧行對打野位五殺的印象還停留在SKT功勛山泥若的寡婦。

  后續雖然廠長等人也成功打出過五殺,但總量還是偏少,可以說是寥寥無幾!

  職業賽場上的絕大多數五殺都是雙C制造的,畢竟吃資源更多,裝備傷害都要更高一些。

  打野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是Gank工具人,想制造出連續擊殺眾人的爆發輸出非常困難。

  直到今年豹女、男槍和千玨三大野核英雄的盛行,才讓打野獲得五殺的頻率有所提高。

  顧行覺得自己能成為里程碑中的一員,絕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和隊友說說笑笑的功夫,VG賽訓部的其他成員也沖上舞臺。

  老板丁駿走在最前面,他就差把激動這個詞刻在臉上,白凈臉龐上流露出無比欣喜的情緒。

  “強啊兄弟們!”他依次摟過選手的肩膀以示鼓勵,最后親昵的拍拍顧行的腦袋,正好拂去頭頂的兩條金色彩帶。

  “老顧!”杰克興奮到滿臉漲紅,恨不得撲上來給一個大大的擁抱,“伱這千玨著實狠!”

  顧行略顯得意,自吹自擂起來,“招牌英雄跟你鬧著玩呢?隨便動動鍵盤就能拿五殺!”

  千玨確實是他最擅長的角色之一。

  永獵雙子的兩大機制——依靠操作可以達到的高機動性,以及計算印記可以無限提升的傷害制造能力。

  這與顧行的打法完美契合。

  他在職業選手里算是出色的腦力能讓自己精確計算到接下來的狼靈印記,輔以出色操作,將千玨的優勢發揮到淋漓盡致!

  從決賽開始就一直坐在休息室享受沉浸式觀賽的丁冉仿佛真的被點燃了激情,嗓門都高了不少。

  “行哥我就說你一定肯定能贏,”他身披銀白色VG隊旗,身材消瘦像根竹竿挺在那里,此刻滿臉喜色,“什么廠長,根本不經打!”

  朝正向自己投來艷羨目光的世界妹露出和善笑容,顧行還腆著臉去找紅米邀功,“怎么樣,我牛不牛?”

  Homme望著眼前意氣風發的年輕人,倍感欣慰的拍拍對方肩膀,才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回答。

  “謝謝你,銷顧。”

  他上個聯賽冠軍,還是身為隊員時在MVPOzone獲得的。

  也就是說,這是紅米執教生涯的首個聯賽冠軍,很有紀念意義。

  “快去找對面握手,”領隊金文赫提醒選手,“已經拖了很長時間,不然要耽誤流程!”

  首次奪冠的顧行光顧著慶祝,現在才后知后覺,跟在隊友身后離開座位,趕往舞臺對面的EDG選手席。

  導播鏡頭跟隨他們移動。

  娃娃也沒忘了亞軍,“連續第二次折戟決賽,EDG今年的聯賽道路異常曲折……”

  對比前兩年的四賽三冠。

  今年聯賽雙亞的EDG可謂是慘敗而歸風光不再!

  直播畫面給到EDG隊員的眾生相。

  明凱呆坐在椅子上,看著眼前的顯示器怔愣無言。

  事實上,在他拉著上中兩名隊友沒能成功逮到顧行,反倒間接害死了自家雙人組的那刻,廠長就知道這場決賽大概率要輸。

  但真當EDG水晶爆炸時,他仍舊無法接受這殘酷現實。

  輸的實在太慘,被連續暴打三局,他難掩心中沮喪。

  小學弟更是神色頹然。

  他加入EDG,目標肯定是奪冠。

  不是一個,不是兩個……

  Scout常規賽可謂順風順水,豪取15勝1負讓他一度以為唯一輸給VG的那場常規賽,不過是隊伍沒調整過來。

  真要在季后賽和VG相遇,EDG有冠軍底蘊,必定能戰勝對手。

  可如今美夢破碎。

  事實證明什么底蘊,在絕對的硬實力碾壓面前都是扯淡!

  Deft咬著口香糖,這是他常用的解壓習慣,如今只是下意識的咀嚼,卻再也沒有賽場壓力可以舒緩。

  最后一局,他的艾希戰績為1殺7死3助攻。

  對射手來說,這戰績簡直恥辱!

  好在金赫奎平時比賽都是一副面癱臉,如今一如既往的冷淡表情倒也沒有失態。

  畢竟人累了不做表情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全隊就只有Mouse面色輕松。

  他性格隨遇而安,心態相當樂觀。

  在Mouse看來,自己轉上單第一年就能拿亞軍就挺知足。

  反正在EDG打上單,總不能讓我Carry吧?

  輿論要噴也噴不到他身上。

  至于看臺上的EDG粉絲,更是失望透頂。

  支持者們滿心歡喜,還以為己方戰隊可以在廣州捧起銀龍杯。

  誰成想總時長不到3個小時,EDG兵敗如山倒!

  “雖說聯賽道路比較坎坷曲折,”米勒安撫敗者,“不過他們還有證明自己的機會!”

  “EDG將像去年一樣作為LPL賽區二號種子前往今年的全球總決賽,希望隊伍能更進一步!”

  前兩年EDG的世界賽排名都是八強。

  平心而論并未達到觀眾預期。

  S4身為春夏雙冠王,當時的ADC娜美喜提彎彎牛肉面,直接葬送了自己的職業生涯。

  八強碰到皇族,鏖戰五局被烏茲打爆送走。

  S5身為MSI冠軍,很多樂觀的LPL觀眾還以為EDG能和LGD會師S賽決賽,結果淘汰賽差點被FNC打了個史無前例四比零!

  世界賽發揮總是不如聯賽,似乎是EDG頭頂縈繞不散的魔咒。

  顧行大踏步來到EDG選手席同對方握手,期間還不忘寒暄。

  “辛苦了……”他安慰一句,換來田野輕飄飄一記拳頭,不輕不重捶在胸口。

  顧行跟Deft不太熟。

  不過Easyhoon身為老隊友,可不會放棄這個給金赫奎上嘴臉的絕佳機會。

  具晟彬更是嬉皮笑臉,還和Deft擁抱以示友好。

  路過拘謹局促的小學弟,顧行來到廠長身前。

  明凱強扯出一抹笑容,“今天你打的很好……”

  他屬于是被打服了。

  操作比不過,思路不占優勢。

  就連自己最精通的逃跑,在最后一局都落入下風!

  明凱心悅誠服。

  “你也不錯,世界賽加油啊!”顧行態度很是熱情。

  他記得劉青松說過,要是廠長夏季總決賽失利,會請客吃飯發紅包。

  按照當時七匹狼成員聚餐時的約定,紅包三七分賬。

  顧行還能撈三成討個好彩頭。

  現在他看到明凱,就跟看見人民幣差不多。

  兩人錯身而過。

  廠長低頭把鍵盤線扯出來,整理好外設,臨走前最后望向顧行的背影。

  身姿挺拔的少年踏過舞臺上殘留的金色彩帶,準備去捧起他夢寐以求的冠軍獎杯。

  明凱抱著鍵鼠,努力做出行色匆匆的模樣,不去關注聚光燈下發生的一切。

  可這不過是自欺欺人。

  廠長捧起過LPL冠軍獎杯,奪冠時的美妙滋味至今記憶猶新難以忘懷。

  他腦中都能想象出顧行捧杯時志得意滿的畫面。

  心中暗自下定決心。

  這次世界賽,他非要一鳴驚人挽回顏面不可!

  舞臺正中央。

  顧行站在銀龍杯身邊。

  他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獎杯。

  正如名字所說的那樣,杯體全是銀龍元素,表面純銀電鍍,其上龍鱗與云紋交織。

  雙龍在側,眼中還帶有四顆碎鉆,很是吸睛,在舞臺燈光的映照下更是搶眼。

  “……要一起舉嗎?”顧行詢問身邊的具晟彬。

  全隊選手里,就他有LPL賽區奪冠經歷。

  “對,”Imp眼中染上了一抹回憶色彩,“獎杯很重的,一個人抱不動,據說有30公斤。”

  “真的嗎?我卜信。”小段充分發揮懷疑精神,上手準備舉起來。

  結果小臂青筋迸起,硬是沒搬動!

  他回頭看看隊友,心中頓覺尷尬的同時,試圖用最樸實無華的方式替自己挽尊,掌型變換輕撫杯側,“真別說嘿,這銀龍挺漂亮!”

  “別愣著啊,噗噗不是說要一起抬嗎?”

  此時也沒人嘲笑段德良的欲蓋彌彰。

  顧行向前一步,手掌擱在巨大的銀龍杯上。

  一眾VG隊員用力托舉,齊心協力將其推過頭頂!

  哧的悶響聲從舞臺兩側傳入耳中,干冰噴霧再度升騰而上!

  顧行抬頭看見銀光閃閃的銀龍杯,穹頂聚光燈交錯映照,透過噴霧呈現出五顏六色的模樣,讓他生出一股不真實的夢幻感受。

  下一刻,雙手之間沉甸甸的獎杯便將他拉回到現實之中。

  望向遠處看臺。

  在顧行想象中,與光芒四射的舞臺相比,看臺想必暗淡又擁擠。

  熒光棒已經失效,VG與EDG支持者懸掛的燈牌還在看臺邊緣閃爍,但它們提供的光源終歸有限,起不到太大幫助。

  然而顧行抬眼望去。

  所見令他震撼不已。

  原以為的昏暗場景并未出現。

  一萬七千名觀眾里有不少人都掏出了手機,按下快門的閃光燈此起彼伏接連不停,在看臺上宛如點點星辰,串聯到一起發出璀璨光芒!

  顧行面對著絢爛繁星,耳中充斥著現場觀眾足以響徹云霄的歡呼聲,甚至有支持者在大喊著他的ID。

  一切都讓他血脈僨張,熾熱感在胸口處盤踞不散。

  心臟每一次劇烈跳動,都會將這熾熱融入血液送到四肢百骸,給予身體源源不斷的能量。

  顧行為之著迷。

  他看向VG家屬區。

  看不到沈關山以及家人的身影,可他能從聲浪中感受到四人的存在。

  顧行想告訴他們。

  上次放假時,困擾自己良久的未來選擇已經有了答案。

  他找到了賽場的意義。

  為自己每一次精彩操作與明智決策而心潮澎湃,享受觀眾送上的每一次歡呼,朝明確目標堅持不懈的奮斗。

  直至捧起這座冠軍獎杯!

  主持人黑犀俠快步登上舞臺,“讓我們大聲喊出冠軍的名字……”

  他將話筒舉向看臺。

  上萬人高呼VG隊名,聲勢震天動地!

  正在跟經理陸文俊交流賽后回去到底開幾瓶香檳的丁駿聽到這陣歡呼,當即綻放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再次恭喜VG奪得2016LPL夏季賽冠軍,”黑犀俠主持功底相當深厚,語氣不疾不徐,“接下來有請英雄聯盟中國區總負責人黃凌冬先生為VG戰隊頒獎!”

  中年人步入鏡頭畫面,滿面春風表情溫和,主動伸手與VG隊員相握。

  緊接著他從后方禮賓小姐手中接過了一米多長的矩形獎金牌,將其遞交給選手。

  顧行道謝后低頭瞥了一眼。

  獎金牌上寫著‘2016英雄聯盟職業聯賽夏季賽冠軍’的字樣,其下則是一串金額——150萬人民幣。

  對他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

  就是不知道分到手里還剩多少。

  “感謝兩支戰隊共同奉獻的精彩對決,”黃凌冬舉起話筒說道,“特別是VG,他們中有曾經折戟沉沙的老將,也有聯盟中堅力量,更有冉冉升起的新星!”

  “希望VG能再接再厲,以一號種子身份出征2016全球總決賽奪得優異成績……”

  他洋洋灑灑講了一分鐘。

  顧行則趁此機會消化心中的洶涌情感。

  黃凌冬結束講話后,站在側面與VG隊員合影留念。

  送別領導后,黑犀俠神態自如的繼續流程。

  “接下來就是大家期待的賽后采訪環節……”

  他從人群中點出了顧行。

  “Virtue選手,今天你發揮有目共睹,來跟觀眾聊兩句怎么樣?”

  顧行正想上前,后方丁冉把自己身披的VG隊旗取下搭在好友肩上。

  他披上銀白色隊旗,站在黑犀俠身邊。

  顧行身高也有183,絕對不算矮,可是與身材高大的黑犀俠相比,還是學生模樣的他身材便稍顯單薄。

  幸好單論五官他并不遜色。

  “Virtue選手,這是你第一次進入LPL季后賽,甚至距離你開啟職業生涯也不過兩個半月的時間,初次踏上決賽舞臺就奪得冠軍,感想如何呢?”

  顧行聽完問題,接過對方遞來的話筒,期間思忖如何作答。

  和常規賽不同。

  那時從打完比賽到接受采訪,中間有數分鐘的空隙,可以與主持人對一遍問題,確保不會出差錯。

  決賽中間有捧杯環節,沒時間讓選手做采訪準備。

  顧行就得開啟現場直編模式。

  反正黑犀俠提出的問題也不刁鉆,擺明了就沒想難為選手。

  “能拿下冠軍肯定很開心,”他不慌不忙作答,“得感謝幕后教練組,在決賽前做了充分研究,讓我們決賽布置游刃有余。”

  這是顧行的真心話。

  倘若紅米沒有察覺到對方的開局入侵習慣,VG無法針對性應對拿到初期優勢,指不定會陷入一番苦戰!

  在他看來,決賽獲勝,教練組起碼要有1/3的功勞!

  “也要謝謝我的隊友們,”顧行望了一眼后方朝夕相處的同伴,這才一本正經繼續說道,“賽前我挺緊張的嘛,他們就一直安慰我,讓我穩住心態不要慌。”

  具晟彬不明所以。

  “銷顧在說錘子呢,我什么時候安慰過他?”

  小段搞不清楚狀況,“明明是小顧賽前安撫我啊,怎么還兩極反轉了?”

  龍哥附議,“他現在是學壞了,騙人的話一套又一套,誰上當誰就是憨批!”

  看臺上的顧盼知道老哥的德行,對采訪內容嗤之以鼻。

  “顧彳亍會緊張?純純的胡扯……我看他巴不得比賽時候跟對面公屏打字互動!”

  沈關山抿著嘴笑。

  其他觀眾不知道顧行的性格,還以為這名面相讓人如沐春風的年輕選手說的都是實話,從來不誆人。

  黑犀俠也信以為真。

  “第二個問題,次局你使用的是酒桶,比賽中期合成了殺人書,后續走的也是賽場不太常見的全法強裝……”他看向顧行,“在至關重要的決賽上做逆版本的純輸出,當時是怎么想的呢?有沒有想過做出更穩妥的保命裝?”

  顧行聲音滿是疑惑,“殺人書不就是保命裝嗎?”

  黑犀俠是玩游戲的。

  他能跟英雄聯盟搭上線,就是因為本身的玩家身份。

  稍一轉彎便聽懂了顧行采訪的潛臺詞,嘴角忍不住微微揚起。

  看臺上也響起窸窸窣窣的討論與嬉笑聲。

  賽事直播間內,方才一直在參與官方彈幕抽獎活動的玩家們,此刻終于騰出功夫在聊天頻道里抒發情感。

  “第三局的五殺也是最后一波團戰,Virtue選手能說一下當時隊內的溝通情況嗎?”黑犀俠非常好奇。

  “大家都很激動,”顧行對答如流,“我團戰在后面一直A就好了,龍哥在語音里嚷嚷著提醒隊友讓人頭,能拿五殺是因為他們這局讓的已經夠多了,也不差這幾顆頭……”

  臺下哄堂大笑。

  顧行明擺著是在調侃幾名隊友。

  四名VG選手在最后一局輪流給千玨讓資源搭舞臺的場景還歷歷在目。

  相比于四保一ADC,保打野位顯然是件稀罕事!

  VG做起來倒是得心應手,戰術地位發生了明顯的傾斜,戰術運轉起來卻依舊流暢自如。

  顧行最后收斂笑容認真回答,“還是得好好感謝下隊友,第三盤為拿到勝利,付出了很多在數據上體現不出來的精力,如果有FMVP獎杯,也是我們共同努力取得的結果。”

  現在的LPL決賽還沒有頒發FMVP的傳統。

  盡管MSI以及世界賽兩項國際賽事都已經設立了這個獎項,但LPL賽事跟風都會跟歪來,最早也要等到明年才可能正式實施。

  黑犀俠對顧行很滿意。

  在職業選手這個采訪翻車重災區,他的表現可圈可點。

  黑犀俠將目光轉移到其他選手身上。

  依次跟VG隊員寒暄,他將目標對準Imp。

  相比于謙和穩重的侯爺,具晟彬顯然節目效果要更好一點。

  “Imp選手將要連續第四年殺入全球總決賽,有什么話要跟熟悉或陌生的對手說嘛?”

  顧行聽到這個問題就懸起一顆心。

  見具晟彬執意要用中文接受采訪,他更是捏了一把汗。

  原因很簡單。

  顧行生怕Imp張口就是一句‘Bang什么的都是狗籃子,哥們巔峰期隨便打爆他’。

  私下里這么說說口嗨也就罷了,賽后采訪要是不小心蹦出來一句罵人詞匯,恐怕要釀成直播事故。

  具晟彬沉吟兩秒,張嘴就是不標準的普通話。

  “窩感覺能闖入世界賽的對手在各自賽區里也都是佼佼者,肯定……不容小覷,”Imp想了想才憋出這么個詞,而后話鋒一轉,“不過我對自己很有信心,只要能回復到巔峰期的五……七成吧,應該就能取得不錯的成績。”

  他原本想要裝個杯。

  可是想到去年世界賽的慘狀,具晟彬還是沒敢把話說太滿。

  黑犀俠又例行說了些場面話,最后才收尾。

  “再次祝賀VG拿到隊史第一座銀龍杯!”他聲音嘹亮清晰,“今天的英雄聯盟5周年慶典節目到此告一段落,明天,將要進行的是更為殘酷的冒泡賽!”

  隨著VG拿到夏季賽冠軍。

  LPL的全球總決賽席位逐漸明朗。

  一號種子VG,二號種子EDG。

  三號種子懸念未決,要通過單敗冒泡賽角逐出名額。

  參加隊伍為IM、Snake、WE和RNG。

  從前向后依次進行BO5對決。

  值得一提的是,明天將要進行兩場冒泡賽,為五周年慶典的出征儀式以及明星表演環節讓路騰出時間。

  也就是說,有個倒霉蛋戰隊注定要在一天內連打兩個BO5!

  不過跟顧行沒什么關系。

  他和隊友抬著銀龍杯回到后臺休息室,滿心想著如何慶祝。

  “開香檳咯!”丁駿跟個沒長大的孩子似的,抓著酒瓶到處亂噴。

  顧行閃轉騰挪,但短袖隊服的領口處還是不可避免被噴上了香檳。

  幸虧他先把外設放到包里,否則被噴上大量液體,十有八九要報廢。

  “今天晚上怎么說?”金文赫讓聲音蓋過隊員們的大呼小叫,“要出去聚餐嗎?”

  “蒜了吧,”丁駿噴盡興了,“我看選手都來了不少家人,侯爺爸媽還特意從韓國趕過來,晚上大家就地解散先跟家人團聚。”

  “等明天晚上,我找家好點的餐廳,賽訓部全體成員和在廣州的家屬都可以來,咱們先擺一場慶功宴,等回到滬市再擺一場!”

  丁駿很是大方。

  主要是VG夏季賽的成績實在太好。

  原本只想著拿張世界賽門票。

  沒想到竟然把夏季賽冠軍拿到手,順帶了一號種子名額!

  對丁駿來說,持續兩年的高投入終于開花結果見到了回報,這令他欣喜如狂!

  相比之下,請客吃飯這點小錢,他根本沒放在眼里。

  丁駿擰開一瓶礦泉水噸噸噸往嘴里猛灌,“這150W獎金,俱樂部按理來說是要分成的……”

  “不過這次例外。”

  “我把稅也給你們墊上,”他大手一揮神情豁達,“150W你們七個選手加賽訓部員工分掉就行!”

  此舉當即迎來賽訓部成員的熱烈掌聲。

  沒人跟錢過不去。

  顧行感覺這次獎金分成,拿到手的錢就要比整個暑假的工資都多!

  提前預定一筆巨款收入,他接受完賽后群訪離開場館時的腳步都輕飄飄,像是踩在棉花糖上。

  父母跟他通過電話,約定好在場館安檢通道外側見面。

  顧行加快腳步,不多時便看到了四道熟悉的身影。

  他揚起手臂致意,“沒等太久吧?”

  “托你的福,比賽結束太快了,現在天色才剛剛黑。”沈關山指指天邊。

  VG速戰速決,加上場間休息和BP還不到三個小時!

  廣州夏季天色本就更長,如今還能依稀看到如血殘陽的一抹余暉。

  “我等的花兒都謝了……”顧盼盯著他的書包,目光流露出一絲渴望,“你拿到黑犀俠的簽名了嘛?”

  “那是,人家還主動提出跟我合影好不好?”顧行顯擺炫耀起來,“這玩意你買不著!”

  顧盼纏著他非要看看簽名和合影。

  兄妹兩人糾纏起來,顧家父母面帶欣慰笑容站在一旁,對此習以為常。

  歡笑和諧的氣氛令沈關山無比舒適,她感覺跟顧家人相處,要比冰冷冷的自家強上太多。

  望著前方正在扯顧盼馬尾以搶奪手機的顧行。

  沈關山感覺舞臺上無比耀眼的他褪去一身光芒,又踏踏實實落到自己身邊。

  與之前相比沒什么不同。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