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31:我不能接受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沈關山見顧行盯著顯示器,還循著他的目光好奇望過去。

  “這豹女玩家你認識?”

  由于冰凡的id沒掛直播平臺,沈關山不知道對方的身份。

  “是個玩豹女的主播,跟我在一個平臺的同事,”顧行簡單解釋,“水平……還可以吧。”

  他沉吟兩秒,才做出如此評價。

  顧行先前在國服沖分時,曾經碰到過兩次冰凡。

  不過在他看來,對方的打野豹女強度中規中矩,不如曾經偶遇的另兩個絕活哥曉莊與醬油瓶。

  光是打野思路就不是一個級別。

  粗略一想倒是也能李姐。

  當時上單豹女盛行,冰凡大出風頭,后來奈德麗被削到只能打野,他又不想放棄好不容易練出來的絕活英雄,干脆跟著一起轉戰野區。

  基本屬于從零開始適應打野豹女,加上年齡越來越大,冰凡要是能迅速上手,練的出神入化,那天賦才叫離譜!

  斗魚冰凡直播間。

  靠著之前上單豹女積攢下的粉絲與不錯的節目效果,他的人氣相當火爆。

  在斗魚去年發生大量主播出走的動亂后,比冰凡體量更大的帶明星走得七七八八,得益于此,他平時也能排進首頁,觀眾人數眾多。

  此刻直播間內便是一片歡騰景象。

  在看到冰凡的對位玩家id后,彈幕數量再度激增!

  我真的只會打野,virtue?

小顧居然又打國服了,上次見他到電一還是在上次昨天在侯爺直播間蹲著,聽說vg這幾天放假,小顧應該是回家休息去了吧  放假休息他居然不直播,不對勁!是不是背地里干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開個盤,冰凡這局要死幾次?

  瞧不起我凡哥?今天就讓virtue見識下厲害,就算你在lpl大殺四方,在凡哥豹女面前也得乖乖認栽!

  從明面嘲諷到陰陽怪氣,直播間彈幕著實能磨煉抗壓水平。

  不過冰凡直播了這么久,抗壓能力是一點也不見增長。

  自從豹女被削到只能打野,冰凡的心態就越來越差。

  面對他不熟悉的位置,即使豹女熟練度拿的出手也沒用。

  打野更吃思路與路線規劃,冰凡玩不轉!

  巨大的落差讓他無法接受現在的段位,又瞧不上排到自己的隊友與對手,屬實是上不去下不來,卡在這里了。

  可是冰凡在鍵盤上彈鋼琴指點隊友的節目效果確實不錯,不少網友拿他的直播當個圖一樂的消遣。

  當然,冰凡有可能是在第五層。

  他察覺到自己實力不濟,發現了嘴硬互動隊友與對手來制造笑果的直播方式,刻意裝破防來引流維持熱度。

  畢竟賺錢不寒磣,愿意當小丑的人也不少。

  除了冰凡本人,沒人知道真實情況。

  黑眼圈濃重程度酷似國寶大熊貓的他正坐在攝像頭前。

  見到顧行id的那一刻,冰凡登時兩眼放光!

  “對面是職業選手,這局證明自己的機會來了!”他大聲嚷嚷起來,“讓直播間天天指點江山的人都過來看一看,什么叫頂尖打野的對決!”

  冰凡緊接著吹捧起顧行,順便隱隱抬自己一手。

  自從改玩豹女之后一直在鉆一附近徘徊的冰凡,平時很難遇到什么人氣主播——畢竟大家分段再低,也不至于淪落到鉆一。

  這次碰到因為好久沒打維護局,分數從國服第一向下猛沖的顧行,冰凡自然喜出望外。

  對他來說,身為主播和職業選手對擂,

  屬于穩賺不賠的買賣!

  輸了是應該的,對面職業哥,自己沒經過系統化訓練,失利豈不是理所應當?

  要是贏了,那估計就可以笑嘻了。

  不用冰凡做什么,各大電競論壇上都能帶起‘lpl常規賽第一超新星打野輸給國服豹’的節奏!

  顧行則沒考慮那么多。

  他正在和沈關山聊天。

  對方從帆布書包里拿出兩只盼盼小面包。

  “你隨身還帶著零食?”顧行很是驚詫。

  沈關山將其中一只遞給他,“學車嘛,有時候得備點飲料和吃的,不然有時閑著沒事做。”

  顧行看了眼包裝袋,頓時樂開了花。

  “我當初第一次見這牌子的時候還小,拿著跑去嘲笑顧盼,問她什么時候去當面包師了,要是能有個盼盼薯條就再好不過啦……”

  沈關山見顧行笑,自己也跟著唇角上揚,“顧盼跟我提過這件事,說你凈欺負她。”

  這次顧行沉默了兩秒,難以置信的望向好友,“她真是這么說的?”

  “對啊!”沈關山點頭應是。

  “事實上,當時我剛嘲笑完,顧盼就把我按在墻上打了一頓,還搶走了我身上所剩無幾的零花錢,跑去買悠悠球玩。”顧行說出了下半段劇情。

  女生小時候發育早。

  這件事發生時,顧家兄妹尚未小學畢業,顧盼比顧行還高一截,能從物理層面上隨意蹂躪他!

  沈關山無言以對。

  她做夢也沒想到居然還有反轉。

  記憶力超群的她立馬暗自慶幸。

  還好自己兒時沒用家里防盜門牌子也是‘盼盼’的事來調侃顧盼,否則……

  沈關山她覺得顧行談及這些糗事應該很尷尬,選擇笨拙的嘗試轉移話題,“那什么,游戲都開始了,你趕緊買裝備啊。”

  顧行這才望向屏幕內的召喚師峽谷。

  他還有點不適應。

  基地和比賽時的顯示器都是標準24寸,用慣了之后再看網吧的大屏幕,總覺得尺寸過大。

  顧行索性調成窗口模式,縮小召喚師峽谷的尺寸。

  所有人聊天頻道里,九名玩家全在公屏互動。

  和顧行一方的四人瘋狂上嘴臉,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妥妥的不送包贏局!

  冰凡一邊,在看到顧行id的那一刻就有玩家覺得不可能贏。

  開玩笑,拋去顧行目前lpl頂尖打野的身份,也是前國服第一。

  跑來打鉆一局不是亂殺?

  當然,也有幾人感覺機會擺在眼前,揚名立萬就在今天!

  顧行看著飛快刷屏的聊天頻道,人均號稱他粉絲,總算體會到當初廠長在排位賽面對自己時的苦惱。

  面對沈關山的促狹目光,顧行統一回復過后,干脆關閉公屏聊天的顯示功能。

  “好好看好好學,”顧行吃掉盼盼小面包,不忘叮囑她,“咱們在藍色方反向開,從上半區起手,慢慢往下刷。”

  沈關山雖然聰慧,可對局豹女的經驗并不多——黃金白金局奈德麗的出場率實在太低,基本碰不到,她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

  當即朝顧行投去疑惑目光。

  “千玨6.13版本被砍了一刀,護甲削的沒法看,而且w還沒有被動治療效果……”

  顧行跟她簡單說明。

  千玨的初始護甲從27削成了20,w狼靈狂熱變成致殘野怪,削減攻速與移速。

  雙管齊下,讓它目前的刷野非常難受。

  “現在千玨稍微被野怪蹭兩下,血量就不夠用了,刷野時必須得小心謹慎,也只能勉強保證自己的生命值。”

  野區里大部分強勢角色,要么刷野速度特別快,要么具有回復能力。

  偏偏目前的千玨,兩項能力都不具備!

  “豹女有回復刷野還快,如果和它同向刷野,很容易被反野入侵,到時候咱們血量不多,正面對拼絕對不是奈德麗的對手。”

  實際上硬碰硬,千玨依靠e橫生懼意,一套技能的爆發并不算低,在一眾打野角色中也能排名前列。

  可豹女并不遜色多少,雙形態的奈德麗3級就擁有至少4個傷害技能,而且同樣非常靈活,只要血量占據一定優勢,完全能擊殺初始護甲只有20的千玨!

  因此顧行選擇反向開,爭取在首輪野怪避開豹女。

  沈關山聽懂了他要表達的意思,轉而又提出了一個新的疑問,“你怎么確定豹女會是從下半區開?要是對面預判了你的預判呢?”

  顧行忍不住腹誹。

  你擱這兒玩套娃千層餅呢?

  不過對方野區內并沒有顧行與隊友布置的視野。

  理論上,沈關山的擔心確實有一定道理。

  “我說下自己的判斷依據,”顧行有問必答極有耐心,“兩邊上路是銳雯打鱷魚,中路是麗桑卓對劫,兩邊下路六級前都沒什么穩定控制,從豹女的角度來看,它肯定是抓上更合適。”

  銳雯和鱷魚,在當前版本都不強勢。

  但國服高分段出場率一直不低。

  主要是絕活哥太多,生態環境和職業賽場截然不同。

  這兩名英雄滾雪球能力極強,前期稍微拿到點優勢,就能騎臉把對爆!

  “如果對面冰凡猜到我的反向開野,也硬要從上往下開,那他在次輪野怪刷新前,就沒辦法去幫助上路鱷魚,一旦反野不成功,豹女前四分鐘就只能逛街。”

  “假如從下往上開,豹女就算入侵無果,也可以幫上路建立優勢打開局面,給自己保留退路。”

  顧行最后總結一句,“當然關山你說的也有可能發生,不過概率較低。”

  玩打野,首先肯定要看陣容再去決定規劃主攻點,這道理正常玩家都懂。

  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理解。

  例如沈關山。

  她覺得自己要是豹女,必定會猜千玨反向開野,同樣從上往下刷,強行找機會做入侵。

  只要反到一次野怪,打殘千玨后,沒有回復能力的永獵雙子就只能回城補給,節奏將徹底斷檔!

  顧行推測冰凡的開野路線,也只能依托各種分析得出可能性最高的結論,無法確保一定正確。

  與更講究操作強度的線上相比,野區變幻莫測,更加考驗思路。

  博弈的樂趣就在于此!

  顧行從上方魔沼蛙營地起手,慢慢往下刷,同時切屏不停觀察三條線的兵線形勢與英雄血量健康狀況。

  “給上路發個信號,咱們肯定沒辦法去……”

  對面是鱷魚豹女的動物園組合,只要雙雙升到3級,控制與高爆發完全可以實現瞬間秒殺!

  顧行跑過去反蹲,估計連性命都要交代出去,自然不會閑著沒事去找死。

  他刷完整個上半區升至3級,時間來到2分30秒。

  狼靈開始在野區內進行首次狩獵。

  當前版本,永獵雙子被動千玨之印在02層時,只會標記在河道蟹與敵方f4身上。

  很不巧,顧行運氣比較差。

  狼靈印記出現在對面上半區的鋒喙鳥營地!

  “拿不到第一個印記也蕪所胃的,”顧行一心二用,邊打邊給沈關山講解,“千玨可以用被動去做其他事情。”

  “狼靈只會捕捉地圖上存活的野怪,也就是說對面f4還在,所以我們可以確定豹女的刷野路線就是從下往上刷,和咱們剛好反過來。”

  沈關山頷首示意自己聽明白了。

  路人局里,豹女玩家沒有經過提前設計與周密的戰術布置,不可能不刷f4——這是它前期刷的最快也是最無傷的野怪,刷錢效率極高。

  如果豹女是從上往下刷的話,顧行上半區都清完了,除非奈德麗的刷野出現重大失誤,否則怎么想都比千玨要快,上野區應該也清理完畢,已經陣亡的f4不會被狼靈捕獲為印記。

  所以豹女就只剩下常規的從下半區開野這一條路線。

  “這就是排位賽的好處了,障眼法和使陰招的頻率特別低……”顧行感慨道,“要是職業賽場,沒辦法通過這一條信息保證可以鎖定對方路線。”

  他在lpl內摸爬滾打了兩個月,真切意識到玩打野的選手很多都是老陰比。

  陰暗的想法信手拈來,坑蒙騙各種招數齊上陣。

  相比之下,排位賽玩家單純的像一張白紙!

  “狼靈印記的第二個作用,就是野怪不管被誰刷掉,也不管是否在己方視野內,印記都將從野怪陣亡的那刻起存留15秒才會消散。”顧行如此說道。

  沈關山雖然不算聯盟老玩家,不過一直只玩千玨這一個英雄,對角色技能機制也有一定了解。

  她知道好友所表達的意思。

  顧行吃完己方下半區的f4,而后繞路到中路下方草叢里蹲伏。

  “f4的狼靈印記消失,意味著豹女15秒鐘前就刷完了營地,”顧行思路很清晰,“現在極大概率往上去刷紅buff了,咱們直接抓中!”

  他刷了四組野來中路,與一般的速三與速四路線都不同。

  對面的中單劫也沒意識到這一點,懵懂無知的過來做眼。

  顧行打了個信號,示意自家中路冰女準備凍手。

  冰爪向前,麗桑卓用閃現w冰霜之環凍住劫,顧行跳躍上前掛e橫生懼意!

  劫從暈眩狀態中恢復過來,還想交w影奧義!分身配合閃現逃生。

  顧行毫不猶豫,跟上閃現接q亂箭之舞的位移,成功引爆橫生懼意的傷害時,劫的血量就已經剩余不多。

  最后一發箭矢順利收下一血人頭!

  “厲害……”沈關山由衷夸贊。

  相對于腦力計算,她的操作水平并不算強。

  此刻看顧行的這次擊殺,只覺流暢自如極盡絲滑!

  不光是沈關山,四名隊友紛紛在隊內聊天里扣出各式夸贊話語。

  顧行強迫自己無視這些彩虹屁。

  “咱們回去繼續刷野……”

  話音剛落,冰凡就出現在上路,嘗試對銳雯發起gank。

  鱷魚豹女的強勢之處發揮出來,荒漠屠夫閃現w冷酷捕獵咬住,奈德麗遠距離丟出標槍,再切換形態跳上去。

  銳雯w定住敵人,再嘗試e勇往直前趕緊逃跑。

  冰凡很果斷,交閃現一口將其咬死!

  “看到沒有?”他在直播間里大喊大叫,“人頭一拿,直接起飛!”

  “這局我舞臺很大!”

  冰凡隨后向上河道移動。

  顧行一方的中單冰女特意去上河道草叢做了眼位,看到了冰凡吃上河蟹的全過程。

  目睹這一切的顧行立馬做出應對,“那下河道蟹就沒有必要吃了,你懂我意思吧?”

  沈關山手肘擱在老舊沙發椅上,專心致志望著顧行的顯示器。

  “控印記是嗎?”

  顧行贊許點頭,“沒錯,現在狼靈印記冷卻就75秒,對面f4肯定刷不出來,豹女還把上河蟹給吃了……”

  “所以下次印記就只會出現在下河蟹!”

  他吃完紅buff和石甲蟲,升到4級立馬回城。

  “紅色打野刀,攻速短劍和真眼,”顧行特意囑咐,“這里就沒必要買草鞋了,咱們要提升戰斗力。”

  要是職業賽場,他就老老實實出綠色打野刀來控圖掌握視野了。

  但這是鉆一排位賽。

  顧行認為對手無法對自己造成任何威脅,直接出挑戰懲戒增加傷害。

  “下河道蟹身上的印記快要刷新出來了,冰凡本來也要來刷下半區,正好可以打一波!”

  他掌握了冰凡首輪是從下往上刷野,那么次輪野區也是從最下方營地開始刷新。

  顧行知道自己應該比冰凡的速度快上一截——對方比自己多吃了一只河蟹,浪費了些許時間。

  仗著q亂箭之舞的位移,顧行穿過幾道薄薄墻壁,搶先一步到達敵方下半區。

  “這里沒有眼的,”顧行很是篤定,“對面中單劫被抓死之后才上線,還在塔下處理兵線,沒時間來下半區布置視野。”

  下路兵線雖然處于中間地帶,可對面輔助只是短暫的消失便回到線上。

  顯然也并未把視野做的很深。

  沈關山了然應聲。

  她將顧行的所作所為提取出要點——時刻注意小地圖,要盯緊對方的一切動向。

  顧行知道自己不會有任何危險,最終在敵方藍buff營地旁邊的草叢里靜靜等待。

  “豹女馬上就來了……”

  正如他所料。

  在落位后不到5秒鐘,奈德麗就出現在他的視野范圍內。

  冰凡渾然不覺旁邊草叢里有人埋伏。

  他一記標槍遠距離甩向魔沼蛙營地,同時又在自己與蛙妃之間布置好夾子。

  變身美洲獅撲咬上去!

  就在此時。

  狼靈出現,鎖定在下河道蟹身上!

  冰凡注意到這點,猛地意識到不對。

  他千玨玩的也還湊合,是豹女被ban或者被搶后的第二選擇。

  對面顧行首輪刷野時,為什么沒吃這只河蟹?

  冰凡察覺出危險,立馬想要向后拉扯。

  但為時已晚。

  旁邊藍buff營地草叢里跳出一只千玨!

  挑戰懲戒掛到頭頂,w狼靈狂熱開啟,aqa瞬間壓低了他1/3的血量!

  冰凡慌忙中想要趕緊逃跑。

  他人形態的qw雙技能全部在冷卻。

  打不出捕獵效果,豹女必定不是滿血千玨的對手!

  可他剛才刷野時用過w猛撲,就算撲中被捕獵的魔沼蛙,縮減了一定的技能冷卻,也要再等片刻才轉好!

  冰凡變回人形態奶自己一口。

  不過治療量并不算多。

  等魔沼蛙踩中先前布置的捕獸夾,觸發捕獵狀態,豹女r再度轉好,趕緊化身美洲獅往墻壁處移動。

  與此同時,冰凡嘴里還在碎碎念。

  “趕緊來支援……”他不停在地圖上標記信號,“隊友呢,救一下啊!”

  等冰凡來到墻邊位置,已經變成殘血狀態。

  跳過墻壁,顧行的q亂箭之舞也在狼靈狂熱的加持下快要轉好。

  同樣翻墻而過,紅buff外加挑戰懲戒,持續傷害成功擊殺了沒有閃現的豹女!

  單殺!

  冰凡見屏幕變成黑白兩色,立馬看小地圖,發現其他隊友還待在線上沒有動彈,當即勃然大怒。

  “動一下啊!”他聲音中的憤怒通過耳麥傳遞到直播間所有網友耳中,“我最恨這幫人像個木頭一樣!”

  “縛地靈嗎?為什么我在我們家野區里刷野發育,隊友會不來幫!”冰凡氣的不行,“就這群菜雞鉆一,真不是我貶低他們,有一個算一個全是廢物!”

  他還在隊內聊天敲字,質問為什么隊友眼睜睜看著自己死都不來支援。

  都說鉆一是菜雞。

  可是艾歐尼亞的鉆一玩家總共也就那么點人,冰凡互動隊友的能力早就聞名在外,有隊友覺得這局還能繼續打下去,因此并未發作。

  然而直播間網友可算逮住了機會,立馬在彈幕上冷嘲熱諷。

九折水瓶啊?拿了銳雯人頭還說自己這局舞臺很大?我看是灶臺很大吧  準備開始嘴人了,這局隊友的戶口本要被沒收幾個?

  怪隊友不支援,呵呵,自己被單殺也能怪別人,這下力我是見識到了,實力不強嘴是真的硬!

  玩個豹女就知道跑,小顧滿血單殺你,隊友過來能救你不成?

  一點線權不看的,中單放著塔下兵線不補,難不成要到野區啊?

  virtue給我狠狠的殺!

  顧行還在接受沈關山的真心夸贊。

  和排位賽碰到的路人彩虹屁不同,顧行被她夸贊兩句,一顆心止不住的向上飄。

  “殺完豹女,再把河蟹再拿到手,就有兩層印記了……”

  之前顧行一直把對位的豹女標記為羊靈目標。

  短短半分鐘,他便可以收獲兩層印記!

  不止如此,顧行還能反掉冰凡下半區的魔沼蛙與三狼!

  賺的盆滿缽滿!

  “把真眼就地插在對面下半區,回城往地圖上方走,再去上路反蹲。”顧行把野怪吞吃干凈,回城合出反曲之弓,把復用型藥水賣掉,做出一雙草鞋。

  這次他做好完全準備。

  冰凡復活后,肯定不能去下半區。

  在上半區刷完野怪,很有可能會選擇抓人。

  中單劫沒有任何控制技能,與豹女幾乎無法配合。

  他的最佳選擇毫無疑問是上單鱷魚!

  顧行算準了冰凡的路線規劃,到上路進行反蹲!

  “俗話說打野幫優不幫劣,但不是絕對如此……”顧行神態放松,建立優勢后他打這種分段的局就跟玩一樣,“自家銳雯的閃現還在,對面上野全都沒閃現,完全有反打機會。”

  “更重要的是,優勢在我身上,我現在就是納爾老公,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顧行剛到上路,就看到冰凡的身影!

  然而這次鱷魚豹女的爆發傷害被銳雯用e勇往直前擋住一部分。

  盡管剩余殘血,但是足夠她進行操作!

  顧行從后方趕來,掛上e橫生懼意緩速留人,配合銳雯靠著多段技能的小位移進行拉扯。

  閃現仍未轉好的鱷魚與豹女愣是沒追上!

  “艾呀我好凡啊!”

  冰凡眼見著自己被千玨再度黏住,聲音愈發煩躁。

  對方手握兩層印記,殺本身就脆的豹女簡直易如反掌!

  剩下一個鱷魚也沒跑掉。

  顧行將其留住反復拉扯,等中路冰女趕來,成功完成斬殺!

  對局進行到短短5分鐘,顧行已是4殺0死!

  “這盤就很好贏了啊,”顧行伸了個懶腰,“前期優勢這么大的千玨,等到中后期就是無敵的存在!”

  反觀冰凡的豹女,連續陣亡兩次,徹底丟失了節奏。

  顧行刷完自家野區,回城就掏出了血刃打野刀!

  “這也太順了……”沈關山知道沒什么繼續觀看下去的必要,自己開啟排位準備模擬一局試試。

  而冰凡的折磨尚未結束。

  一直到19分鐘,他就解鎖了連死8次的超鬼成就!

  顧行完全住在冰凡野區,用真眼鎖住他的位置,要么反野要么偷襲,總能有所收獲。

  雙方打野的對位差距來到4級!

  完全就是一邊倒的碾壓!

  眼見著失去獲勝希望,冰凡的分奴隊友終于忍不住自家這個絮絮叨叨只會抱怨的打野,果斷與其互動。

  能打上鉆一的,手速不說媲美職業選手,但肯定勝過一般選手。

  這導致他們的扣字速度飛快。

  隊伍聊天內眨眼間便烏煙瘴氣,飛速刷屏!

  一堆鋼琴家開始即興演奏,冰凡在長達3分鐘的時間里沒有握過鼠標,雙手全程放在鍵盤上,不停打字試圖舌戰群儒。

  可惜網絡罵戰的性質就注定了大家很難被說服。

  直播間彈幕可算看爽了。

經典泉水掛機打字,有沒有點競技之心啊,對局還沒結束呢  不會真有人懷疑我凡哥的國服第一豹女身份吧?要不是隊友不行,這局virtue早就被打成超鬼了!

  給冰凡配四個泰坦打配合,這局他會輸?

  冰凡心態不行啊,游戲就是要嘯著玩!

  切屏一看網友也在肆意嘲笑自己,冰凡終于蚌埠住了。

  “我說了,第一波就不是我的問題!”他試圖強行嘴硬,“那隊友不支援也能怪我啊?!”

  “來嘛復盤嘛!”

  冰凡的喊叫聲回蕩在直播間內。

  顧行贏下對局,依次加上本局游戲里向他發出好友請求的玩家。

  然后他百無聊賴的癱在沙發椅上,看旁邊沈關山玩游戲。

  女孩id是patrickstar。

  翻譯過來就是派大星。

  顧行想到這個名字,腦子里便鉆出一顆粉紅色海星。

  他從側后方能看到沈關山的后腦勺。

  有的家長在孩子出生后不久,會通過睡姿把小孩后腦改成扁平頭。

  沈關山的后腦倒是圓潤飽滿,從側面看去帶著些許曲線的弧度美感。

  顧行覺得這腦型扎馬尾應該很好看……

  “行哥!”

  一聲低聲呼喚把顧行拉回到現實。

  丁冉一臉興奮的站在旁邊,“你怎么出來玩也不叫我一聲?”

  顧行帶著沈關山,當然不想叫他。

  “我在家里待了大半個月,老媽看我都覺得煩,直接把我給趕出來了,”丁冉滔滔不絕,“我就想著趁同學聚會還沒開始,先來網吧玩兩盤……”

  他這才發現坐在顧行旁邊正聚精會神盯著電腦屏幕的女孩是沈關山。

  “啥情況?!”

  丁冉不明所以,還略帶幾分迷茫的看向顧行。

  還沒等好友開口,他就似乎明悟通透。

  “哦”

  丁冉拖長音調,神色稍顯曖昧。

  “別亂腦補啊,”顧行給他一肘,“家里電腦不夠用,我們倆就出來玩了。”

  沈關山注意到來人,抬頭簡單打了聲招呼。

  由于丁冉是顧行親密好友,她現在面對起來心里也沒那么抵觸。

  丁冉的到來讓顧行被迫專注到沈關山的顯示器里。

  “你開局別拉著藍buff和魔沼蛙一起刷,”他提醒道,“現在千玨這么刷速度是快,但是太傷了。”

  原本w狼靈狂熱還帶被動治療的時候,千玨可以像人馬那樣把兩組野怪拉到一起,用范圍傷害快速刷完野怪。

  如今這么做的成本實在太高。

  護甲過低的千玨想把兩組野怪拉到一起,勢必會抗住數下野怪攻擊,損失大量生命值。

  失去回復手段,千玨這么做會讓自己刷完野血量變殘,無法隨心所欲的入侵或者抓人,野區對位上陷入無形劣勢!

  沈關山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弊端,果斷放棄了繼續拉野的做法。

  丁冉還挺好奇。

  “沈巨佬你也玩聯盟啊,我和行哥可以帶你一起……”他側身望去。

  當沈關山按下tab鍵想看對位補刀數時,丁冉瞥到了tgp帶有的玩家段位界面。

  白金三?

  你他喵在逗我?

  丁冉自從被顧行傳授了養爹大法,如今艱難以51勝率爬到了白金四,按照仙俠體系來算,剛剛凝練元嬰。

  然后發現比沈關山還要矮一頭!

  丁冉如遭雷擊。

  原本以為顧行是個例外的他,發現自己才是那個例外。

  打開掌盟查id,輸入沈關山的戰績后,丁冉徹底絕望了。

  patrickstar,69勝34負,勝率67。

  此前數個賽季的段位都是空白,就連匹配賽也不過一百場出頭!

  再看沈關山粗糙的拉野基本功,擺明了剛玩沒多久!

  丁冉覺得自己遭受到全世界的惡意針對。

  我不能接受!

  8400字,小復健一波。

  明天至少還是這個。

  解釋下前幾天為什么更的少——一是現實生活里有點事情,二是日常確實難寫,得把握好度才行,刪刪改改就少了。

  昨天說今天季后賽,但我發現有點內容還沒填充進去……

  馬上,馬上季后賽。

  不會真的是網吧老板吧……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