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30:合影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沈關山的話給顧行整樂了。

  “你要當傳聲筒?”他似笑非笑望向對方,“顧盼給了你什么好處?”

  沈關山連忙擺手解釋,生怕顧行誤會自己,“我就是不想看你們兩個鬧矛盾……”

  對她來說,顧行與顧盼都是前十八年人生里最重要的人之一。

  兄妹兩個吵架,沈關山只想趕緊緩和解決問題,否則被夾在中間尷尬至極。

  站隊更是不可能。

  沈關山知道人家是血濃于水的親兄妹,這點小問題鬧的再兇,早晚也會重歸于好。

  她此刻要是站在其中一方的立場上,去說對面的壞話,等顧家兄妹和好,自己才是真的無地自容!

  “實際上沒怎么吵,”顧行跟沈關山炫耀,“顧盼跟我道了兩次歉,我就勉為其難原諒她了。”

  沈關山臉上的表情擺明了不相信。

  顧行立馬拿出手機,曬出自己珍藏已久的顧盼道歉截圖。

  “……這么厲害?”沈關山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語氣都雀躍不已,“快發我一份!”

  兩人走了大概一里地便到了砂鍋店門口。

  商鋪旁邊就是連帶鼓樓在內的鎮海縣城遺址以及人民公園,周圍建筑古色古香,風景優美如畫。

  這家砂鍋平時顧量眾多,今天正逢周末,上下兩層樓早早就已滿座。

  等待幾分鐘才進店被安排在一處靠窗的位置。

  點了兩份砂鍋和一堆炸串,臨近桌顧的交談聲交織在一起,伴隨滾燙砂鍋盤旋而上的氤氳氣息,煙火味十足。

  顧行拿起一串烤菜年糕,咬下酥脆的外殼,而后年糕的軟糯質感便在口腔內蔓延開來。

  沈關山先把自己點的那份海鮮砂鍋里的蝦全夾到盤子里,挨個進行物理層面上的剝皮抽筋,露出緊實的蝦肉。

  她動手能力很差,手指雖然纖細但并不算靈活。

  在剝蝦過程中,蝦膏順著手掌流淌到腕部,在白嫩肌膚上留下一道鮮紅的蜿蜒印記,顯得格外惹眼。

  不過沈關山也沒在意,抽出一張紙巾隨意擦拭干凈。

  顧行無意間瞥到這一幕,倒是倍感欣慰。

  經過之前的交流溝通,沈關山如今與他單獨相處時灑脫隨性了不少。

  起碼不是當初那個連握漢堡姿勢都要深思熟慮半晌還猶豫不決的姑娘。

  顧行從自己的那份牛腩砂鍋里舀了兩塊肉,讓濃郁湯汁浸透米飯,隨口閑聊道,“你大學課本自學到哪一步了?”

  “數分第三冊的多元函數微分學,”沈關山拿起一根雞肉串,“你最近還有在看嘛?”

  “這么快……”顧行嘖嘖稱贊,“我第一冊都沒看完。”

  沈關山安慰他,“你精力沒放在這上面啊,也就睡前那點時間,肯定不夠用的。”

  “不不不,主要是天賦問題,”顧行咽下口中的軟爛牛肉,坦然承認道,“我理解能力太差。”

  他知道自己在數學這一領域絕對算不上天才。

  從小學開始補奧數,拼盡全力只能拿一塊國銀。

  當時顧行還抱著‘大學課程與奧數競賽完全不是一回事’的想法,覺得自己還有翻身余地。

  他把數分第一冊教材看到一半,就確定這想法是對的。

  數學競賽與大學課程確實不一樣。

  但咸魚翻身是別想了。

  顧行壓根看不懂后面的教材!

  都講的是些什么玩意兒?

  還是那句話,凡事就怕有對比。

  反觀沈關山,接觸奧賽比顧行晚,從華羅庚杯開始就一路碾壓,

  高一就能進省隊。

  按照玄幻小說的說法,妥妥的同級無敵。

  顧行認清了事實。

  他是真的不適合走數學這條路。

  人與人之間不能一概而論。

  “我先前問過不少高年級的學生,像我這種情況,本科畢業可以讀計算機或者金融的研究生,有數學底子的話也比較好轉,就業錢景也不錯,就是要補很多專業課,到時候會比較累……”

  顧行訴說著自己的未來規劃,眼里充滿迷茫。

  站在人生的分岔路上,他不知道何去何從。

  因對今后生活的不確定性而產生的惶恐與不安時刻縈繞在心間。

  倘若生活富足,顧行隨心所欲可以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可偏偏他家庭條件很一般。

  人生道路的容錯率極低,顧行如履薄冰。

  更要命的是,留給他的選擇時間已經不多了。

  最遲9月初開學報到,自己就必須做出決定。

  沈關山目光認真專注,凝視著顧行。

  在她的印象中,顧行一直陽光開朗積極向上,可現在卻流露出明顯的消極情緒。

  這讓沈關山很不適應。

  她選擇岔開話題,“我聯盟都打上白金了,水平還可以吧?”

  談到游戲,顧行總算來了興致,“就用的千玨?”

  “對,也沒人ban,我盤盤都能玩到,”沈關山從砂鍋里夾起一條蟹腿,“有時還感覺挺奇怪的。”

  顧行對此很有經驗,跟她解釋道,“很好理解嘛,一是千玨前幾個版本被削了,強度沒那么高,而且白金段用千玨的玩家很少,就像冰鳥和豹女一樣,熟練度高的玩家分段都得鉆一大師往上。”

  這幾名英雄出了名的上手難度大。

  玩家要么是一竅不通,純粹圖一樂,分段很低,排位基本不會拿不出來用。

  真能入門的,場次都得成百上千場,把英雄吃透,分段自然低不了。

  導致幾名英雄在中低分段的登場率相當慘淡!

  “我只要把螳螂禁掉,上分效率就很高……它傷害爆發太夸張了,均勢發育升六級野區碰面跳臉就是一套秒殺,”沈關山虛心請教,“你覺得千玨除了控印記,還有什么值得注意的點嗎?”

  她就是看了顧行在賽場上使用的千玨大殺四方,才下決心練會這角色。

  對方的千玨熟練度是職業圈子里公認的強,沈關山覺得自己能從他身上學到不少技巧。

  顧行稍加思索便做出回答,“你得想明白英雄的強勢期,像人馬、盲僧、螳螂之類的角色,六級都會迎來戰斗力大加強,千玨則不然,大招對它的戰力增幅很小。”

  r羊靈生息更多的是團戰保排作用。

  單挑發揮不出效果。

  “所以要入侵,就得在對面升到6級前動手,所謂揚長避短……千玨那段時間與近戰英雄相比有射程優勢,q技能反復橫跳還能進行拉扯,就算殺不掉對手,也能壓制血量進行反野!”

  顧行侃侃而談。

  沈關山也顧不上品嘗熱氣騰騰的砂鍋,目光緊緊鎖定在顧行身上。

  提及自己所擅長的領域時,他脫去了現實的煩惱,變回那個爽朗活潑的十八歲男孩。

  沈關山回想起自己上次獨自一人跑到滬市觀看比賽時發生的事。

  當時她講數項級數時專心致志,后來才發現顧行一直盯著自己看。

  現在變成她注視著正在講述聯盟技巧的顧行。

  這算不算兩極反轉?

  沈關山腦回路跳脫,突然想到一句話。

  彼時彼刻,恰如此時此刻。

  顧行洋洋灑灑提及幾個千玨的細節,見沈關山一直盯著自己看,又意猶未盡的止住話題,催促她趕緊吃飯。

  砂鍋店內很是喧鬧,周圍人聲嘈雜,著實不是個聊天的好地方。

  再加上午餐高峰期還沒過,商鋪外還有等位的顧。

  兩人便也沒有再磨蹭,吃完砂鍋與炸串就跑到了街邊人行道上。

  “先去旁邊公園逛逛吧,現在鼓樓那邊太曬了……”顧行提議。

  八月的正午時分,太陽很是毒辣,鼓樓旁邊是個寬闊廣場,跑過去就是自找苦吃。

  可走進公園才發現,靠著樹木枝葉也沒多少用處。

  陽光不再直接照耀在身上,但潮濕高溫的感覺一直環繞在周圍,讓人喘不過氣來。

  只有幾名精力無窮的小孩子,還在公園里追逐嬉戲。

  人民公園里有處面積尚可的人工湖,兩人繞著湖邊散步,顧行稍稍放緩步速,確保好友能跟上來。

  沈關山低頭看了一眼。

  縱使她身高在女性里算是高挑,也比顧行要矮上十多厘米,腿自然要短一些。

  因此兩人一步邁出的距離也不一樣。

  沈關山毫不猶豫的邁開腿,爭取每步都做到跟緊顧行,做到真正意義上的亦步亦趨。

  沒走兩步顧行就發現對方的小心思。

  他嘴角微微上揚,縮小步幅努力與沈關山保持一致。

  兩人和運動會走方陣似的,看起來協調搭對。

  環湖走了一周,來到樹蔭下顧行終于停下腳步,打開自己的背包,“喝酸奶嗎?”

  沈關山眼前一亮,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兩人并肩站在樹下啜飲著酸奶,看周圍小孩打鬧玩耍,他們嗓音尖細,叫嚷聲被樹木與湖水遮蔽阻擋,聽來也不復那般刺耳。

  顧行一直想側頭偷看沈關山在做什么,可是又不想明目張膽轉過頭去。

  好在調皮搗蛋的孩子們為他打掩護,鬧哄哄跑到沈關山所在的一側。

  顧行佯裝去看小孩,扭頭望過去,余光觀察好友的動向。

  結果卻發現沈關山同樣在偷看自己。

  被看到之后,她起初下意識的慌張躲閃,但最終執念還是戰勝了內心的怯意,選擇大方直視。

  期間眼波流轉,眸光靈動。

  四目相對,顧行反為主,搶先提出疑問,“看我干嘛?”

  沈關山思忖片刻,為自己的行為做出了解釋,“我在想咱倆還能在一起喝幾次酸奶。”

  這問題似乎有點幼稚。

  “多少次都行!”顧行笑容如樹蔭外的夏日陽光般燦爛。

  沈關山目睹這一幕,心臟都不由自主的劇烈跳動,她想要繼續開口追問顧行。

  最終欲言又止。

  她清楚顧行正在人生關鍵岔路口上做抉擇,不久之后還有更嚴峻的季后賽。

  時機并不妥當。

  自己此時越過那條曖昧界限,只會讓顧行徒增負擔!

  沈關山強行控制住心中的洶涌澎湃。

  事實證明她根本藏不住心事,情緒完全寫在臉上。

  顧行將沈關山的神態變化盡收眼底。

  自己雖然之前沒有過感情經歷,但又不是傻子。

  在這段時間的一次次接觸中,他確定自己對沈關山心存好感。

  沈關山大抵也是如此。

  雙方就剩一層窗戶紙沒捅破。

  顧行并未下定決心。

  很多同齡人談戀愛只要看對眼就成,干柴烈火轟轟烈烈。

  但他做不到。

  顧行現在連自己未來的選擇尚且沒有確定下來,難不成要拉著沈關山一起?

  更何況不管是繼續職業電競,還是去上學讀書,他必定會在滬市待上幾年。

  而沈關山在北大,兩人如果真談戀愛,也要異地很長時間。

  俗話說,異地戀狗都不談!

  顧行就算沒找過對象,光腦補也能想出異地的無數條缺點。

  他不確定自己和沈關山能不能走到最后,如今內心天人交戰。

  望著沈關山清澈眼眸,其中水波蕩漾。

  顧行分不清是不是身邊湖水的倒影,險些沉浸其中防線失守。

  再給我半個月時間……

  他給自己下了最后通牒。

  見沈關山也調整好心情,二人把酸奶盒丟到垃圾桶,啟程前往鼓樓。

  景點免費開放,但白天的鼓樓缺少燈光照耀,顯然沒有夜晚時迷人多姿。

  但勝在附近沒有多少游。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們一樣,頂著三十多度的氣溫,烈日炎炎之下還要跑到鼓樓廣場。

  “合張影嗎,”顧行覺得場地空曠景色不錯,“我記得咱倆是不是還沒單獨拍過照?”

  往常顧盼會和他們一起出來,合影也是三人小團體。

  這次總算有機會甩開妹妹,顧行還挺開心。

  沈關山倒是想到珍藏的那張c鎮中成員的合照。

  她一直將那張照片當成自己與顧行的合影,把丁冉在內的其他三名同學無視掉就好了。

  現在對方的請求正和她意,連連點頭贊同。

  顧行想起自己的老舊智能手機拍照不太行,“用你的吧,像素高一點……”

  沈關山從背包里取出手機。

  顧行自然而然的接過,去找廣場上的零星游幫忙——沈關山是個社恐,讓她跟陌生人聊天,估計吭哧半天也憋不出來幾句話,還不如他自己去。

  請人幫忙拍張照而已,顧行甚至都用不著什么技巧。

  露個笑臉語調溫和,加點禮貌用語就好。

  舉手之勞,沒多少人會拒絕。

  沈關山還在思考合影時到底要擺什么姿勢。

  原本她不太喜歡面對鏡頭,幾次拍照經歷都是露出僵硬微笑。

  可沈關山想著這是自己與顧行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張合影,總不能太拘謹。

  等顧行回到身邊,她還沒想出最佳答案,只能側頭求助,“剪刀手是不是太老土了?”

  察覺到沈關山在糾結什么,顧行憋著笑回道,“要不豎個大拇指?”

  沈關山在腦中模擬了一下,和暗戀的人背對鎮海樓,朝鏡頭一本正經的比出大拇指……

  誰會拍照擺這個姿勢啊?

  “還是剪刀手吧。”她做出了明智的選擇。

  幫忙的游確保能把兩人和鎮海鼓樓通通囊括在畫面內,方才喊起了321倒計時。

  沈關山把手舉到臉頰旁,斜著比出剪刀手的同時望向顧行,發自內心的綻放出明媚笑容。

  “謝謝……”顧行接回手機,看了下合影效果,當即驚喜不已,“效果還不錯啊!”

  沈關山湊到他身邊,好奇的看向屏幕。

  照片里的兩人默契對視,陽光都不敵他們的燦爛笑容,后方的鎮海鼓樓帶著幾分歲月的厚重積淀。

  沈關山本著全是主觀毫無觀的立場,愣是能從對視中看出幾絲含情脈脈。

  她內心歡呼雀躍。

  把照片發過去,見顧行下載完畢,這才心滿意足。

  “咱們接下來去哪兒?同學聚會六點才開始。”沈關山發現還有三個多小時的空閑時間。

  天空中原本漂浮的零散云朵此刻消失不見,失去了最直接有效的屏障保護,太陽毫不留情朝大地傾灑著過于熱情的溫暖。

  顧行見她臉頰滿是紅暈,鬢角的黑發都被汗珠濡濕,黏連在雪白肌膚上,趕緊從包里掏出紙巾遞過去。

  自己帶了一把雨傘,但那玩意只能防雨,并不能起到遮陽效果。

  家里唯一一把遮陽傘還是顧盼低價淘來的,當然也是她在用。

  現在碰到攻勢過于猛烈的陽光,顧行覺得在室外活動簡直就是折磨人,“要不回家里待著?”

  沈關山平時對防曬之類的事情不太上心,家里也沒備過遮陽傘,此時只能硬頂著,簡單擦掉臉上的汗水,“回家也沒事情做……”

  她靈光一現,“要不去網吧?”

  “啊?!”顧行沒料到沈關山口中居然會蹦出這個詞,“你認真的?”

  “走吧,我記得你當時常去的那家店叫什么歡樂時光,”沈關山躍躍欲試,“我這輩子還沒去過網吧,帶我長長見識去!”

  網吧離這里不算遠,步行幾分鐘就能趕到。

  顧行拗不過她,又想不到更好的解決方法。

  自家電腦不頂用,沈家也就一臺機器。

  無奈之下,顧行只能帶著沈關山直奔歡樂時光。

  熟悉的店面出現在眼前,顧行望著“歡樂時光就要開始啦”的標語,滿腦子都是腆著肚子的壯漢酒桶。

  剛剛進門,身邊的沈關山就長舒一口氣。

  網吧空調開得很足,與外面相比堪稱冰火兩重天。

  顧行感覺小臂處的雞皮疙瘩都在往外冒。

  看守前臺的是熟人——之前上分時相識的年輕網管,印象里是個豬仔。

  顧行慶幸他帶了身份證,放到柜臺上用盡可能低的聲音說自己要上機。

  16年正值英雄聯盟在國內的巔峰期,說是占據網吧半壁江山都是瞧不起它。

  龐大的玩家群體里,顧行懷疑有人會認得自己。

  他回來是為了休假,又不想被人當珍惜動物圍觀,因此盡量低調行事。

  年輕網管抬起頭就看到顧行,當即就想發出驚叫。

  而后看到顧行比出的噤聲手勢,這才強迫自己壓低音量。

  “virtue?”網管激動無比,“好久不見啊!”

  還不等顧行開口,他就滔滔不絕的往下說。

  “我做夢都沒想到這小網吧里居然能出現lpl明星!”

  “當時我跟其他顧說,他們還不相信……”

  網管最后圖窮匕見,“行哥我現在是你粉絲啦!”

  顧行被這句話搞得身體猛地一抖,“你不是喜歡廠長嗎?”

  “我就是看你那局打廠長的比賽才喜歡你的,下手是真的重!”

  網管理所應當的回答,給自己找借口,“再說沒人規定只能喜歡一名職業選手吧,就像我同時喜歡新垣結衣和iu一樣。”

  顧行想說那兩個女星國籍不一樣,而且一個主攻唱歌一個主攻演戲,明顯能畫等號……

  但他也沒再糾結這個問題。

  留下一張簽名,和沈關山辦理上機,顧行拔腿就往里走。

  “行哥送你瓶可樂……”網管轉身從貨架那里取下一瓶百事。

  顧行看到藍白色圖標,li馬向后跳了一步。

  “蒜了我現在不渴,”他看向沈關山,“你要嗎?”

  沈關山對可樂牌子是不挑的。

  但她堅決和顧行站在同一陣線!

  二人沒有收下可樂,在網吧里找了處偏僻角落。

  好在來上網的顧都心無旁騖緊盯著電腦,并未發現顧行。

  “這家網吧挺有意思的,下到黃銅上到王者,全都有語音播報……”

  顧行邊打開機器邊跟沈關山聊天。

  果不其然,沈關山立馬發現了盲點,“那丁冉當初豈不是天天被折磨?”

  顧行想起當時播報白銀大神的全場語音和丁冉的反應,差點就蚌埠住了。

  登陸游戲,顧行這次神態自若。

  他國服賬號休眠了很長時間,現在就是個垃圾鉆一。

  這在網吧里并不會惹人注目。

  “你快開盤千玨給我看看……”

  顧行言聽計從,開啟排位賽,準備尋找四位幸運兒和五個倒霉蛋。

  正值周末下午,一區玩家眾多,才等了兩分鐘就排到了對局。

  預選千玨時,顧行的id成功引起四名隊友的注意。

  一時間聊天頻道里全是各式彩虹屁和討要好友位的信息!

  顧行簡單回復兩句,聲明對局結束就加好友,而后便調試符文,去跟沈關山聊天。

  直到載入畫面出現,他才發現對面打野豹女的id有點眼熟。

  冰豹梨花凡問天。

  簡稱叫冰凡。

  馬上開季后賽。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