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12:神采飛揚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還有這種事?”沈關山聞所未聞,感到很是驚奇。

  顧行點點頭,“當時各方面的規章都不成熟,和現在不一樣…”

  如今的LPL管理制度雖然不算特別完善,但是朝臺上丟礦泉水瓶這種事情不可能再次發生。

  “晚上想吃點什么?”顧行環視四周,心中很有底氣。

  上個月的工資剛發沒多久,他給父母轉過去一半,剩下的攢在手里。

  這附近的餐廳自己都能消費得起。

  從全得靠零花錢生活的學生身份中脫離出來,顧行頗有種久貧乍富的感覺。

  雖然只有幾萬塊,卻也是他從小到大接觸到最大數額的錢財。

  沈關山不清楚顧行的心態。

  “我坐電梯上來的時候看到樓下有家漢堡王,“她望向顧行,兩眼亮晶晶,“之前聽丁冉說那里的薯條很好吃,咱們要不去嘗嘗?”

  鎮海是座工業化小城,全區就一家漢堡王,距離鼓西小區接近2公里,她閑著沒事肯定不會專門跑過去吃。

  顧行聽到沈關山的回答沉默片刻,心中壕氣沖天的勁頭瞬間萎靡下來。

  “你認真的?”他側頭望向沈關山。。

  平心而論,顧行覺得對方從鎮海跑來專程看自己比賽,去吃快餐店不太合適。

  “當然,”沈關山興致沖沖,拔腿就往扶梯處走,“快點跟上,你說比賽前都不吃東西,現在還不餓嗎?”

  顧行拿她沒什么辦法,只得跟著沈關山前往一樓的漢堡王。

  雜七雜八點了一堆東西,顧行把錢付好,收到一條提示。

  沈關山轉了一半錢過來。

  “我可以請的…”顧行滿心無奈,“你身上的錢還夠花啊?”

  雖說鎮海距離滬市不遠,但沈關山一個暑假來回跑了兩趟,加上酒店住宿,對于她這個學生黨來說,花銷著實不少。

  “夠的夠的,”沈關山如小雞啄米般點頭,“上學的時候家里每個月都給我很多錢,我都攢下來了。”

  她家庭條件雖然不如丁冉那么富裕,可是比顧家要強。

  父母常年在外,和女兒感情淡薄,不過經濟方面一點也不虧待。

  沈關山平時花錢的地方很少,吃穿用度沒什么講究,節省下來的生活費湊在一起也是筆不小的數字。

  端著餐盤找了處偏僻角落坐下,顧行發現有幾名手拿V應援條幅的年輕人跑到前臺等餐,想來是比賽散場后的觀眾。

  他無比慶幸自己離開后臺休息室之前,換掉了身上的隊服。

  否則說不定會被VG的支持者認出來。

  盡管顧行并不避諱和粉絲打交道,可沈關山就在旁邊,指不定會惹出什么麻煩事。

  沈關山見顧行裝鴕鳥不敢抬頭的憋屈模樣,忍不住揚起嘴角,笑容明媚燦爛。

  她猛地想起了什么,又抬手掩嘴遮住了笑。

  不過動作不太協調連貫,看起來挺別扭。

  “你干嘛呢?“顧行對她的動作感到莫名其妙,還主動詢問一句。

  “啊…沒什么。”沈關山連連否定。

  連忙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盯著面前的火烤菠蘿堡。

  她終于后悔來漢堡王了。

  漢堡分量比她想象的大,而且很厚實。

  顧行選了款招牌皇堡,又往里面加了一片牛肉餅,厚度都不如她手中的這款!

  沈關山目測一下,自己手里的漢堡中除了牛肉餅和厚菠蘿片,還有培根生菜和西紅柿,如果要完整的從上層面包咬到下層,得長大嘴巴才行。

  而且一旦動作不慎,漢堡里的東西就會掉出來。

  漢堡外的那層薄包裝紙怎么看也不像是能頂得住汁水滲透的模樣。

  她感覺要是平時也就算了,當著顧行的面這么吃是不是不太雅觀?

  可要是把漢堡拆解開來小口吞咽,會失去吃漢堡本身的樂趣。

  沈關山大腦轉動,思考著處理方法。

  她突然覺得自己無聊又矯情。

  原本她兒時和顧行相處時挺灑脫的,顧家兄妹稱得上是自己童年最好的朋友,彼此做了12年的同班同學,又是對門鄰居,平時上下學都順路一起行動,關系親密無間。

  然而自從前些年意識到青春期的懵懂心思之后,沈關山就沒辦法再從單純的朋友角度去和顧行聊天交流。

  最近也不知道是面臨大學開學后便將到來的分別而患得患失,還是在確定保送之后有閑暇時間看起了各類言情小說,受到各路戀愛觀的影響。

  沈關山發現她在面對顧行時完全不像原本的自己。

  每次相處時都會束手束腳,恨不得開口前先在腦子里反復思考十遍,生怕說錯了話,一舉一動十分刻意拘謹。

  用謹言慎行來形容也不過分。

  現在連吃個漢堡都得想想要怎么下嘴。

  如此相處費心費力,讓沈關山頗感疲憊。

  然而等到告別時分,卻又無比期待下一次的相聚。

  暗戀有這么累嗎?

  仔細想來,她只覺情感問題太過矛盾復雜,比碰到的數學題要難上太多,甚至毫無章法可循。

  “你看過網上的一段視頻嗎?”顧行的話將沈關山拉回到現實中,“關于吃漢堡最方便的姿勢。”

  “這還有什么說法?”沈關山聽到這里打起精神,饒有興致的反問,“不都是抓著吃嗎?”

  顧行詳細解釋,“那種偏薄的漢堡確實可以隨便抓,但如果里面夾的東西太多,很容易把里面的食物和汁水漏出來”

  他拿自己手中的皇堡做了個示范。

  “大部分漢堡上層面包會更厚,所以我們把它翻過來,這樣用厚面包做底,醬料和汁水很難滲到手上,”顧行把雙手的大拇指和小拇指托住漢堡下方,其余六根手指搭在上方,“這樣就固定住了,菜和肉餅也不會掉。”

  和很多職業選手一樣,顧行的手指白凈修長,做起動作來很是美觀。

  沈關山照葫蘆畫瓢,同樣固定住漢堡。

  這下她用力擠壓,成功壓縮漢堡空間,方才一口咬了下去。

  “怎么樣,是挺好用的吧?”顧行嘴角噙著笑容問道。

  “…謝謝。”沈關山這句話真心實意。

  她就算再不擅社交,也知道對方突然討論起吃漢堡姿勢話題的原因。

  顧行向來精通觀察細節,根據沈關山今天表現出的蛛絲馬跡,能猜測出她剛才盯著漢堡在糾結什么。

  他選擇岔開話題,“你暑假都在忙什么?”

  “上午學車,我駕校報名比較早,所以比顧盼的進度要快一點,回去就開始學科目三,”沈關山咽下嘴里的漢堡,“

  下午提前預習一下大學課本,晚上玩游戲看比賽…”

  她說到這里來了勁頭,“我定級賽都打完了,你猜猜是什么段?”

  顧行瞧沈關山興奮神色,隨口回了一句,“白銀?”

  “黃金!”沈關山很是驕傲,“8勝2負,我還可以吧?”

  這個答案讓顧行倍感意外,“牛牛牛,丁冉打了一年,才和你一個段位。”

  他對沈關山的聯盟水平非常好奇,追問對方在玩什么位置。

  “打野”沈關山把和你一樣這四個字吞進肚子,“主要玩千玨,這英雄算印記挺有意思的。”

  顧行聽言心中了然。

  打野與線上可以說是兩款游戲。

  要是玩對線的話,像沈關山這種先前零游戲基礎的玩家,上手必定不會如此順利。

  對線時要考慮的換血細節實在太多,時刻處于對抗之中,很容易被對方抓住漏洞。

  打野則完全不同。

  入侵對撞偶有發生,但互拼頻率必然不如線上。

  路人局的打野就是清理野怪,而后比拼思路。

  光靠腦子也能玩的很好——畢竟抓人時,只要時機恰當就能制造出以多打少的局面,初期對手很難無視人數完成反殺。

  特別是千玨這種角色。

  現在印記刷新有明確規律,顧行自己上手兩盤就能摸索出大致玩法。

  更何況沈關山,她算印記的速度必定很快。

  而且千玨這英雄在低分局很少上ban位,精通的玩家也很少,沈關山可以盤盤拿到順手角色,保證上分效率。

  “話說回來,你們電競俱樂部的基地到底是什么樣的?”沈關山對此很感興趣,“我之前在網上搜索過,可信息很少,零星曝光出來的照片和視頻都是前幾年的”

  現在大多數俱樂部還沒有獨立的宣發部門。

  隊伍賽訓部就是這些俱樂部的全部構成。

  像V這種國內一線電競俱樂部的英雄聯盟分部,除了顧行所在的賽訓部門外,也只有一小支和金文赫以及陸文俊對接的商務洽談團隊,主要負責直播相關事宜。

  俱樂部缺少宣發,會導致隊伍與觀眾之間存在極大的信息差。

  網友平時不知道職業隊伍一天到底在做什么,也不知道選手的訓練住宿環境。

  這點從《英雄麥克風》的更新頻率就能看出來。

  各支俱樂部沒有專門負責審核語音是否通過的員工,只能讓其他人兼職來處理,工作效率很低,拖慢了視頻制作流程。

  顧行把漢堡吃完,將包裝紙團成球,擦擦手將自己的手機遞了過去,“圖庫里就有,當時我初來乍到,對俱樂部也很好奇,拍了不少照片。”

  “這是我可以看的嗎?”沈關山先向顧行確認這個問題。

  “當然,沒有什么機密…”顧行示意她放心,“只有訓練賽內容與戰術白板不允許拍照,其他都蕪所胃,實際上我們直播的時候,攝像頭也會露出一部分訓練室畫面。”

  沈關山低頭用手指劃著手機屏幕,瀏覽圖庫里的房間照片。

  里面摻雜了幾張顧行與隊友的合照。

  甚至還有喝醉了的Imp拿著酒瓶比出舉火燒天式的圖。

  她掃了一圈,總算搞明白了VG俱樂部的內部構成。

  “這是紅米教練的座位?”沈關山指指訓練室中央位置的桌椅。

  “對,”顧行從盒子里抽了只雞條,嘴里不忘調侃,“他是V隊霸,單獨一張桌子。”

  “他能力很強嘛?”沈關山抬眼問他,“我看很多網友說LPL教練只負責點外賣,可是對紅米的評價還可以。”

  顧行笑著回應,“我們不經常點外賣,就算點,也是領隊負責…至于紅米的能力,我一共試訓了VG、EDG和IG這三支LPL隊伍,真正接觸的教練不多,不過有一說一,紅米確實比他們要強上一些。”

  “要是放在整個LPL聯賽里去對比,那我還沒資格去評判。”

  顧行一共在LPL就打了一個半月,對聯賽其他戰隊的認知還不夠清晰,無法下定論。

  而EDG和IG,他去那里打過訓練賽,也聽過教練的復盤,大致清楚兩位主教練的能力,可以做出明確判斷。

  EDG主教練快速星,選手轉教練沒多久,顯然還沒有明確自己的執教理念。

  IG則是目前LPL少有的雙教練俱樂部。

  其一是關下門克里斯,S3和S4的皇族教練。

  功勞簿上有兩個全球總決賽亞軍。

  不過那兩年LPL的教練是真的沒什么用,和OGN存在體系上的巨大差距。

  S5LGD把他找來當傀儡,實質教練還是紅米,擺明了作用不大。

  今年跑到,負責給宋義進上上強度,測試中路大腿的抗壓能力,排列組合找下路內鬼的始作俑者,結果帶領隊伍一路俯沖保級區。

  在IG的最大貢獻可能就是從路人局里挖掘了JackeyLove,結果被蘇小洛和顧行來了一波默契配合給拐到了VG。

  綜合過往表現,很難把克里斯和強這個形容掛鉤。

  IG的另一位教練是韓國人Mafa。

  之前是KTB的輔助,后來跟著肉雞卡考這對挖煤兄弟一起到的俱樂部,顧行和他交流不多,感覺為人謙和穩重,

  BP做的四平八穩。

  不過要是和自家主教練做取舍,顧行毫不猶豫會選紅米。

  “你嘗嘗這雞條,味道挺不錯的,”他把紙盒往對方面前推了推,“就是有點辣。”

  沈關山應聲抽了條咬了一口,“你們訓練室里的這種電競椅真的有用嗎?”

  “我感覺和普通椅子差別不大,”顧行從她手中接過了手機,“要是坐久了也不舒服。”

  沈關山笑著提醒道,“你們一天坐在那里十幾個小時,正常人肯定受不了啊,你排隊的時候可以多起來活動一下。

  她把最后一口漢堡吃完就差不多飽了,邊和顧行聊天邊吃薯條。

  “這家的薯條感覺確實好吃,”沈關山拿起一根來看,“比另外兩家的寬上一截。”

  “還是分人,杰克就喜歡麥當勞的薯條…”顧行瞥了眼可樂杯上的標志,“我現在好像理解他了。”

  漢堡王現在用的還是百事,著實讓顧行無法接受。

  沈關山抿著嘴偷樂。

  好在顧行不渴,倒也忍得住,打算回基地捎給隊友喝。

  出門叫了一輛出租車,直奔松江大學城。

  沈關山預訂的還是上次和顧盼一起住的酒店,價格不算貴環境干凈又衛生。

  顧行和她搭話聊天,避免氣氛陷入尷尬。

  兩人東拉西扯,最后聊到了即將開啟的大學生活。

  “你們是大二前軍訓是嗎?”顧行記得自己先前聽妹妹提過一嘴,“清華是大一訓?”

  “對的,”沈關山小聲嘟囔,“不過前幾屆的學姐說,我們軍訓要去懷柔,清華在校內就行,可以吹宿舍空調吃食堂。”

  聽到這話顧行笑的開心,“那我們算是比較輕松的,大二前軍訓,還是在校內!”

  由于參加過競賽,他認識比自己高一級的鎮中同學,對方同樣進了復旦,顧行因此得到了部分軍訓消息。

  這種時間安排對顧行來說再合適不過。

  夏季賽八月底結束,要是直接在新生報到后開啟軍訓,他覺得自己那種日夜顛倒的作息規律無法迅速調整過來,

  屆時身體可能吃不消。

  到達好望山附近,兩人下車并肩走在人行道上。

  顧行的聊天能力確實強悍,能把話題遞到沈關山嘴邊,引導她繼續往下說。

  這下沈關山的話匣子徹底開啟,聊到與數學有關的話題時,神態表情也不似先前那般拘謹無措。

  暮色四合,頭頂明亮路燈為他們在地面投映出一道細長影子。

  沈關山還滔滔不絕的說著數項級數有關的知識。

  顧行側身望去,夾雜著夏季濕熱水汽的晚風吹拂在臉側,星月光芒的照耀下,女孩神采飛揚。

  本就端莊的五官融入了景色中,雙目明亮清澈,帶著獨特的韻味。

  終于,沉浸在數學世界里的沈關山察覺到顧行長時間不曾接話,本能的望向對方。

  四目相對。

  “…你看我干嘛?剛才給你講的阿貝爾判別法沒聽懂?”

  她還沒從迷人的數項級數里脫身,氣場難得強大,與日常生活里的沈關山判若兩人,眸光帶著些許銳利,卻又不過分強勢。

  突然她意識到不對。

  飛揚的眉眼迅速收斂回來,完成了一次光速變臉,聲音都低了下來,“我忘了你課本還沒看到那里”

  顧行皺皺眉頭,“你剛才那樣就挺好。”

  “啊?!”沈關山清奇的腦回路都沒跟上他的話。

  “就你剛才跟我講數項級數的模樣,”顧行不假思索,“挺好看的。”

  沈關山消化了好一陣子,才明白他表達的意思。

  一抹粉紅悄悄爬上臉頰,在白皙皮膚的映襯下格外顯眼。

  “真的?”沈關山聲調顫顫巍巍,就連腳步也一陣虛浮。

  顧行鄭重其事回答,“真的。”

  沈關山長舒一口氣,心里的一塊巨石落地,嘴角上揚綻放出燦爛笑容。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