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11:礦泉水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恭喜VG,以二比零橫掃LGD,取得了自己的常規賽大場11連勝!”

  澤元見本場比賽干凈利落的結束,頓時長舒一口氣。

  LPL解說按大場賺錢,不管是否打滿BO3,到手的工資都是一樣的。

  所以像VG這種快速終結比賽的隊伍很受解說們的歡迎。

  準時打卡下班,鮮有膀胱局,工作起來就不用那么累,拿的錢還一分不少。

  賽事直播畫面中,也呈現出一條信息。

  原本由EDG保持的LPL常規賽連勝紀錄被打破。

  如今這項紀錄的擁有者是VG!

  沈關山用力敲擊著手中的應援棒,與周圍的VG支持者一起,為隊伍與選手喝彩!

  “VG在季中轉會期收獲頗豐,吸納入隊的幾名選手,都與原有的戰術體系融入得非常完美,”娃娃聲音嘹亮,“現在的他們可以說沒有短板!”

  VG斥巨資引援的兩年時間里,最遭人詬病的便是不顧自家陣容胡亂買人。

  買對的不如買貴的,這就是VG原本的引援理念。

  觀眾都沒想到季中轉會期居然來了一波兩極反轉!

  根據網上爆料的種種細節,VG本次轉會根本就沒花多少錢,只是掏出一部分資金去承擔Imp比Dandy額外高出的薪水,以及簽下顧行與喻文波。

  然而從效果上來看,VG大獲成功!

  “VG不光創下了11連勝的LPL歷史最佳紀錄,橫掃LGD的他們提前兩輪就鎖定了常規賽的B組榜首席位!”

  目前排名B組第二的是RNG。

  在皇族已經輸掉3個大場的情況下,后續兩輪VG全敗,最多也只會被RNG追平比分!

  而賽季中段的連勝讓VG積攢了足夠多的小分。

  現在LPL的常規賽排名規則很清晰明確,倘若兩支戰隊大場獲勝數相同,則通過比較小分來判斷排位順序。

  小分再相同,則比較彼此間的勝負關系。

  不論哪種方式,RNG都不可能超過VG!

  鏡頭給到VG選手席,隊員們顯然也清楚這場比賽的勝利對他們而言意味著什么,紛紛在座位上擊掌相慶。

  顧行笑的格外開心。

  隊伍成績蒸蒸日上,這其中也有自己貢獻出的一份力量,他自然感到心情愉悅。

  只有侯爺比較淡定。

  他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去年在SKT還隨隊砍下常規賽大場14連勝的歷史紀錄。

  如今在LPL內部拿個常規賽第一,對Easyhoon來說算不得什么顯赫功績。

  不過扭頭看到周圍隊友臉上洋溢的燦爛笑容,他還是合群的笑了起來。

  杰克看了一眼賽后傷害,發現自己的輸出還不如顧行。

  對于燼這種很好刷傷害的射手,輸出比不上盲僧,簡直就是恥辱!

  好在同為雙C的侯爺輸出也不高,倒是讓杰克倍感舒坦。

  喻文波把這一切都歸結于Marin。

  要不是玩個蘭博死那么多次,顧行怎么可能刷那么高傷害?

  隨著VG隊員離席前去和對方握手,畫面也隨之偏移,給到LGD選手席。

  五名隊員神色木然悶悶不樂。

  澤元不忘解釋,“對于LGD來說,輸掉這場比賽,他們的季后賽之門已經緩緩關閉!”

  樂觀隊目前5勝9負,只存在理論上晉級季后賽的希望。

  他們接下來的對局必須全部獲勝,同時還要看B組內其他戰隊的臉色,才有可能拿到一張季后賽門票。

  這對于夏季賽開始之前雄心壯志想要再度闖入世界賽完成復仇的他們來說,無疑是一次慘痛打擊!

  現在LPL戰隊進入世界賽的方式有三種。

  一是拿到夏季賽冠軍,按照規則直接成為賽區一號種子。

  二是通過春夏季賽的綜合成績,成為全賽區積分最高者,自動以二號種子的身份晉級世界賽。

  而最后一種方式,則是從剩余積分排名最高的幾支隊伍里,通過冒泡賽機制來選拔,勝者通往全球總決賽。

  LGD春季賽八強,獲得的積分相當低。

  夏季賽無法進入季后賽的話,也就拿不到任何全球總決賽積分!

  以目前的排名形勢,LGD甚至都撈不到冒泡賽名額!

  成績下滑的后果不止如此。

  當前LPL規則很殘酷。

  每組六支戰隊,前四進入季后賽,后兩名則直接去保級賽拼搏。

  非常殘酷,沒有任何回旋余地。

  如今LGD狀態平平,還面臨著輪換風波,能不能打贏次級聯賽的隊伍都兩說!

  要是稍有不慎,真敗在LSPL戰隊手下……

  LGD隊員想到這里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雖說他們號稱心態樂觀。

  但輸給次級聯賽隊伍可不是一件小事!

  目前的輿論環境,普遍認為LPL與LSPL之間隔著一層厚厚的壁障。

  如果LGD萬一輸掉對局,不光要被淘汰踢入次級聯賽。

  就連戰隊與選手,都要承受網友鋪天蓋地的指責,被釘在恥辱柱上一輩子抬不起頭!

  如此種種,LGD選手的心態自然非常糟糕。

  不過看到向自己走來的老鄰居,他們還是重整心情,笑著祝賀VG提前鎖定B組頭名。

  顧行這段時間經常往樂觀隊基地跑,跟選手們關系不錯。

  他清楚LGD如今面臨的困局。

  但又不知道說什么是好。

  LGD的問題不是換一個中單就能解決的。

  教練組的問題也不小。

  顧行思緒紛飛,來到Dandy面前。

  “你真的很棒……”對三真誠夸贊,不過他中文非常一般,吭吭哧哧半天詞匯依舊貧乏,“學習速度特別快。”

  他傳授顧行反蹲技巧總共也沒多長時間。

  對方今天對局中所展現出的反蹲與各種Gank思路,顯然已將這些技巧熟練應用到實戰中。

  Dandy沒少翻看顧行的比賽錄像,能真切感受到他的進步幅度有多大。

  明明在5月初剛去VG基地試訓時,還是個什么都不懂的毛頭小子。

  可是現如今,各種招數信手拈來,對局勢的掌控能力就是妥妥的聯盟一流打野!

  在Dandy看來,顧行的進步只能用恐怖如斯來形容。

  “還好吧,”顧行不好意思的笑笑,“還是有挺多不足的。”

  首局被Dandy的反蹲擺了一道,他打算回去好好復盤研究一下。

  對三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面帶欣慰之情。

  Dandy感覺自己先前答應傳授顧行反蹲技巧,是個無比正確的決定。

  顧行值得他這么做。

  Marin表情則多少有點頹廢。

  這局選出招牌蘭博,被對面打野抓成了突破口,又慘遭龍哥單殺兩次,臉上難免掛不住。

  此刻看到顧行臉上浮現的笑容,馬潤心中更感憋屈。

  但他也知道不能怪對手。

  職業賽場上,哪有自己打的菜,還要怨恨敵人太強的道理?

  最終馬潤禮節性的伸手與顧行相握。

  兩人錯身而過,Marin又迎來了想和自己擁抱的老隊友Easyhoon。

  他倆是15年SKT奪冠班底里年齡最大的,與調皮搗蛋的弟弟們不同,彼此之間倒是有不少共同話題,關系也挺熟絡。

  “要是能去世界賽,幫我好好教訓一下相赫。”馬潤用韓語跟侯爺嘀咕。

  他知道自己今年是沒指望了,目前來看Easyhoon很有希望進入世界賽。

  暴打老隊友的劇本,還是得靠侯爺。

  臺下觀眾制造出的躁動聲響并沒有完全蓋住馬潤的話語,Easyhoon聽得一清二楚,不禁啞然失笑。

  “我盡力,”他答應道,“但有可能遇不到SKT……”

  兩人溝通片刻,這才互相告別。

  顧行與隊友來到舞臺正中央,勾肩搭背向觀眾鞠躬致謝,迎接臺下掀起的如潮歡呼!

  “各位觀眾晚上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余霜,本場賽后采訪,邀請到的嘉賓是VG戰隊的打野選手Virtue,”余霜側頭看向顧行,“先跟大家打個招呼吧。”

  顧行現在已經摸透了LPL賽后采訪的大致思路。

  上來自我介紹,而后主持人問下獲勝感想,再詢問某局的處理細節,末尾再來個展望未來環節。

  不出所料,余霜上來就問他贏下LGD的感受如何。

  “很開心,”顧行實話實說,“因為拿下這場比賽,也意味著我們提前確定B組第一,接下來就可以好好準備季后賽了。”

  與之前的選手席不同,接受采訪的位置要更加靠近觀眾席。

  顧行也因此能看清沈關山的表情。

  對方唇角上揚,展露出的明媚笑容讓他心里莫名其妙泛起癢意,還順著胸口蔓延向上直抵喉嚨。

  顧行輕咳兩聲舒緩癢意,將注意力集中在余霜的問題上,同時微不可察的往遠離主持人的方向挪了一步。

  “請問Virtue選手,”余霜瞅了眼手卡,“今天第二小局Marin選出了招牌蘭博,當時團隊是怎么商量應對的呢……”

  她抬起頭來,這才發現顧行與自己之間的距離稍微拉遠。

  余霜沒反應過來。

  畢竟選手又不是木樁子,站在舞臺上時不時挪動一步,也是合情合理的。

  顧行飛快組織好答案,“Marin的蘭博很強嘛,我和龍哥當時想著盡量限制一下他,正好中下兩路的隊友都說自己前期不太需要幫助,我就住在上路了。”

  賽事直播間里的聊天頻道照例完成刷屏。

  兩支戰隊目前都稱得上是LPL聯賽內的人氣隊伍,觀眾數量極多,連帶著彈幕密度也隨之上漲。

《盡量限制一下》,指把馬潤殺成超鬼沒什么用啊,我看蘭博這局聲音依舊很大哪種大?一共死了8次,每波陣亡的時候我都能聽見蘭博在那里鬼叫,聲音確實大  有沒有注意賽后數據?Marin玩個蘭博只打4963的輸出,真是我上我也行!

  蘭博這么好刷傷害的英雄,分均輸出還不到300,真是約德爾人的恥辱!

  “那最后一個問題,”余霜面帶微笑看向顧行,“剛才也提起過,VG將會以小組第一的身份晉級季后賽……”

  “上次詢問Virtue選手本次夏季賽的隊伍目標時,你說只要比春季賽的成績更進一步就算成功,”她語氣中夾雜了幾分好奇,“那現在VG已經保底進入季后賽四強了,下一步的目標到底是什么呢?”

  顧行斟酌片刻認真回答,“雖然小組第一可以保半決賽名額,但隊伍也不會輕敵大意,對手的實力都很強,我們爭取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

  “就像之前所說的一樣,能進入季后賽四強,就已經創造隊史最佳戰績,我們每向前走一步,都是在突破自己。”

  VG歷年季后賽最好成績是去年創造的,當時Mata與Dandy這對三星白野輔靠著尚未退化的控圖與反蹲技術,帶著三個打手闖到距四強一步之遙的地方,最終敗倒在LGD手中。

  顧行總結道:“希望今年夏天的成績能夠讓我們和粉絲滿意,這就是隊伍的目標。”

  他沒放什么大話。

  本身性格如此,顧行不太擅長自吹自擂,他本身也從未進入過LPL季后賽,不知道究竟會碰到什么情況。

  更何況沈關山還在臺下坐著,要是放大話最后被人打臉,豈不是很沒面子。

  但現場的VG支持者倒是對顧行的回答頗為滿意。

  他們看過VG的不少賽后采訪,除了Imp和杰克,其余人都很低調,顧行旳回答也符合一向風格。

  結束采訪遞還話筒,顧行一溜煙跑回了休息室。

  一進門就被龍哥摟住了肩膀。

  “多虧了你啊小顧!”他滿臉喜色,“第二局的MVP得有你一份功勞!”

  導播選擇將次局MVP給到更加亮眼的鱷魚。

  畢竟史前巨鱷在對線以及團戰中的統治力有目共睹。

  龍哥覺得MVP獎金的2000塊錢必須有顧行的份!

  要是沒有盲僧前期的連續幫助,他很難在前中期建立起如此恐怖的優勢。

  “明天放假請你出去吃頓飯怎么樣?”龍哥身高和杰克差不多,因此得踮著腳尖才能把胳膊以一個舒服的角度搭在顧行肩膀上,“基地旁邊有家湘菜館,味道很正的!”

  他來到滬市打拼,時常會想起家鄉長沙那邊的美食。

  找遍了松江大學城,總算在附近尋覓到一家味道不錯的湘菜餐廳,人均消費一百左右,明顯有迎合學生黨的趨勢,龍哥倒也消費的起,嘴饞就跑過去吃一頓。

  “湘菜……”顧行聽到這個名字,身體就猛地一抖。

  老家寧波那里沒什么吃辣的習慣。

  參加數競國決的時候見過雅禮和長郡中學的HUN省隊成員,吃辣能力比他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顧行當時運用強大的交際技巧,和不少湖南學生套過近乎。

  更別提國決的舉辦地江西鷹潭,也是座無辣不歡的城市。

  品嘗過幾道辣菜,差點給顧行吃出心理陰影。

  至今回想起來,仍舊心有余悸。

  “我明天有事,要不龍哥你自己去吃吧……”顧行連忙回絕。

  他是真的有事情要做。

  龍哥見顧行執意推辭,這才放棄了邀請自家打野試試家鄉菜的想法。

  “老顧現在14個MVP,是不是已經穩了?”杰克還在一邊刷貼吧一邊搭話,“我看第二的香鍋就11個MVP,后面的Deft和廠長才10個。”

  “香鍋最近狀態真的好啊,”小段插嘴說道,“勢頭猛的離譜。”

  Mata加入RNG,讓隊伍產生非常顯著的變化。

  他不光能教眼位細節,還能指導麻辣香鍋。

  本就實力強勁的香鍋如虎添翼,在今年夏季賽的中后段賽程里全然爆發出來。

  原本MVP數量還被EDG打野與ADC所壓制的他,迅速完成了反超。

  不過想要越過顧行實現登頂,著實不太可能。

  RNG只剩下兩場BO3,滿打滿算也只有4個小局的勝利。

  要想超越顧行,香鍋得保證隊伍勝利,再奪得四連MVP才行。

  難度自不必多說。

  顧行沒插入隊友的話題,他換上一身常服,打開手機跟沈關山聊天,讓對方在場館外稍等片刻。

  好不容易等到陪著紅米去接受電競媒體采訪的金文赫回到休息室。

  他趕緊報備一下,背起包就往外走。

  臨出門前顧行又想起了什么,扭過頭來從賽事主辦方提供的冰箱里拿了一瓶礦泉水揣進包里。

  “好家伙,你這也要順啊?”世界妹瞪大眼睛。

  不過他手里也沒閑著,手指同樣勾出了一瓶水。

  這都是賽事方贈送的,不拿白不拿。

  “你這就年輕了吧……”顧行剛想解釋,看時間越來越晚,頓時沒了心思,“算了和你說不明白,我只能說懂得都懂,不懂的也沒辦法。”

  擺擺手跟隊友告別,他順著后臺通道離開場館。

  剛推門出來,就看見沈關山正背對著自己左右踱步。

  女孩身材纖瘦高挑,運動長褲稍顯寬松,布料隨著腳步微微蕩漾,時不時勾勒出雙腿筆直的曲線。

  帆布雙肩包的拉鏈處還吊著一個海綿寶寶掛件,也跟隨著沈關山來回晃動。

  顧行湊近兩步,來到沈關山右后方。

  這下顧行能感受到對方這一個月來最明顯的變化。

  頭發長了不少。

  原本蓋住耳朵的學生短發現在即將垂肩,發梢尚未完全遮住脖頸,肌膚在黑發映襯下顯得愈發白皙。

  他輕輕點了下沈關山左肩。

  “好久不見。”

  沈關山聽到顧行的聲音,蹭的一下朝右轉身,和他四目相對。

  “我就知道……”沈關山似乎因為自己猜對了方向而開心,聲音里摻雜了幾分雀躍,“你總玩這一套。”

  初中時候也不清楚是誰先帶的頭,同學們從后面叫人時,總喜歡拍對方相反方向的肩膀——比如在右側就拍別人左肩,對方往往下意識向左看,難免會出糗。

  學生時代的流行玩法經常換,顧行倒是將其保持下來,主要是因為逗顧盼時有奇效。

  不過他也不是見人就這樣。

  如果關系不算特別親近,或者時機場合不太恰當,顧行都不會這么做。

  分寸感拿捏的很好。

  “我們今天比賽進度壓縮的很快了,”顧行跟沈關山解釋,“但打完比賽還有一堆流程要走,所以拖了點時間。”

  他從包里把礦泉水掏出來擰開遞過去。

  沈關山毫不掩飾自己的驚喜,聲音都軟了幾分,“謝謝,我剛好口渴……”

  “場館里觀賽不允許帶水和吃的,我猜到你看完比賽肯定會渴,臨走前就從休息室拿了一瓶水出來。”顧行解釋一句,領著她往外走。

  “也不算特別特別渴,我原本想著吃飯的時候再喝水。”沈關山起初拿起瓶子灌了一大口。

  而后她手指頓了頓,突然改變了喝水方式,開始小口啜飲,顯得文雅含蓄。

  “對了,為什么場館里不讓帶水啊?”

  沈關山眼睛里寫滿了好奇,“我看選手在舞臺上不是一樣可以喝飲料嗎?”

  要是不準帶外面購買的水,只能在場館內的小商店買飲品,她都能想明白緣由。

  可偏偏LPL場館里面沒有賣水的地方,還不讓觀眾帶水進去。

  這讓沈關山非常費解。

  顧行適應了她生硬的轉移話題技術,斟酌片刻跟對方解釋。

  “準確的解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很久以前有一場英雄聯盟比賽,IG贏了WE,臺下有觀眾朝選手扔礦泉水瓶……”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