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9:第二次成長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熟悉的十名角色出現在峽谷兩側泉水中,正是顧行遇到StyleofMe時的陣容。

  與首次開啟這項特殊功能時不同,這次顧行輕車熟路,心念一動,就讓如同棋子一般的英雄移動起來。

  前期依舊是站在上帝視角看回放,他可以仔細觀察對手為了反野而做了什么布置。

  “先用一顆眼位封死了我的開野路線嗎……”

  顧行心中思索,目睹對手開局1分20秒前后進入自己野區,先在鋒喙鳥營地旁邊的草叢里插下了飾品眼。

  這顆眼的位置非常深入。

  如此一來,不管他是往哪兒刷野,動向都會被眼位看的一清二楚。

  而當時的顧行對此一無所知,他那會兒正和隊友在另外一個半區準備一級團,所以并未在野區站位。

  在沒有提防的情況下,正常打野都不會刻意繞開鋒喙鳥營地草叢,顧行也不例外。

  他方才意識到,游戲僅僅開局一分半,自己就已經陷入了對方設計的圈套。

  首次路過鋒喙鳥營地草叢時,顧行的刷野數就暴露無遺。

  越南打野可以根據刷野數,來推理出顧行的開野路線,進而判斷他還有哪組野怪沒有刷,據此去做針對入侵。

  當對方反掉他第一組石甲蟲時,峽谷中的一切英雄與小兵都停止了動作。

  顧行這些天閑暇時間一直在思考腦中召喚師峽谷的通關流程。

  上帝視角會在自己犯下第一個嚴重失誤時停止,時間線也會定格。

  定格之后,他可以切換對手以及自己的兩個視角,通過細致觀察來思考如何解決避免這個失誤。

  提出解決方案,之后的游戲對局過程便會被改變,最重要的虛擬對局就將開始。

  虛擬對局中,顧行只能在自己的視角進行游戲,對手會使用與原身類似的打法風格來和他對決,只比拼思路而無關操作。

  在虛擬對局里戰勝對手一次,自己就算正式通關。

  顧行趁著峽谷定格的間隙,不停切換著視角,努力剖析出越南打野之后虛擬對局有可能走出的每一步。

  而后才開始彌補自己犯下的失誤。

  “這倒是很簡單,大不了不從這里走就是了,順便再改動一下之后的刷野路線。”顧行搞定這一切,就等待著虛擬對局的出現。

  他做好了充分準備。

  但對手還是給了顧行重重一擊。

  歸根結底,還是這種奇怪的反野思路過于稀奇罕見,顧行從來沒見過如此詭異的打法。

  排位賽中,大家反野都是在通過直接或間接的信息確定對方打野位置之后,再進入對方野區。

  可StyleofMe完全不同。

  “他是算野怪營地的刷新時間,從這一點入手來做反野……”

  顧行大腦飛快轉動。

  和大部分打野玩家一樣,他知道這版本的野怪刷新時間。

  100秒,也就是1分40秒。

  這算基本常識。

  顧行覺得他是將自己刷完每組野怪的用時都大致估計出來,再據此推算出下一輪各組野怪營地的刷新節點,進而卡在野怪重置的第一時間就將其反掉。

  顧行也可以算,簡單的加減法罷了,并不困難。

  但對方做到的遠不止這么簡單。

  真正的難點是路線規劃。

  趕路也需要時間,顧行又沒有瞬移技能,他很難做到分毫不差的在野怪剛好刷新時就來到野區營地守候,大概總會差上幾秒鐘。

  在裝備與等級逐步提升起來之后,打野的刷野效率會越來越高,幾秒鐘時間,就足以讓英雄清理完一組野區營地。

  簡而言之,如何將野區路線規劃與野怪刷新時間相連在一起,才是通關的重中之重。

  顧行想到過一個奇葩方法,就是打亂自己的刷野路線,我本人都刷的隨心所欲,你在對面還能算到我位置和野怪刷新時間不成?

  但這念頭生成沒多久,就被他打消了。

  要是實在沒轍,顧行可能會用這種方法。

  如今在虛擬對局中,有的是時間來給他練習,沒必要這么做。

  提升自身硬實力才是關鍵。

  仗著虛擬對局內的時間流逝速度慢,顧行不著急贏下游戲通關離開,而是打算多學一些知識。

  他制定了三個步驟,來逐步提升自己的能力。

  首先是……先完善自己的刷野路線。

  刷掉每一組野怪,顧行都會計算出下輪重置的準確時間,將自家四組非BUFF營地清理干凈后,他就得到了四個不同的時間節點。

  再用意念操縱著英雄穿過召喚師峽谷的野區,把到達每組營地的所需時間記錄下來。

  兩段時間結合在一起,中間的空隙就可以用來做事。

  顧行只要保證能在野怪刷新的前夕,趕到相應的野區營地就可以了。

  他達不到絕頂聰明的境界,但也絕對稱不上愚笨。

  在虛擬對局中重復了二十場,顧行就不再生疏,熟練掌握之后,越南打野基本無法從顧行手中反到野怪。

  然后是模仿StyleofMe的反野思路。

  顧行要不斷猜測對方的刷野路線,并嘗試在野怪出生的第一時間就立馬將其刷掉。

  難度稍大一些,主要是多了個變數,不知道對方具體刷野效率如何,清野時間全靠推測,無法精確到每一秒。

  如果想要精準反野,就得提前趕到野怪營地。

  顧行練習了數十場對局,逐漸掌握了這種節奏,才進行到最后一個環節。

  學習如何克制這種詭異的反野思路。

  顧行從第一次虛擬對局的‘廠長’身上學了不少陰招,此時正好派上用場。

  不多時,他便完成通關,贏下虛擬對局,看著天花板一點點恢復原樣。

  顧行長舒一口氣,揉揉疲憊的雙眼。

  現在他的實力,通過試訓應該沒問題吧?

  4月3日,上午十點。

  顧行和老爸一起站在自家商店門口等待,兩人手里都抓著一包牛奶,噸噸噸往嘴里灌。

  一輛路虎攬勝帶著春日和煦的暖風停在路邊,車門打開,走出兩個二十來歲的男人。

  “你好,這里是鼓西小區吧?”其中一人開口問顧行。

  “對的……”顧行掃了眼車牌。

  董小颯昨天晚上說是會來接自己和父親一起去,還把車牌號發到了他的手機上。

  不得不說,寧波車牌槽點滿滿。

  用的是‘浙B’開頭,聽上去都像在罵人。

  這輛路虎車牌號和顧行手機里的信息完全一致。

  老爸確認無誤后,方才和對方打招呼,“貪吃颯戰隊是嗎?”

  “對對對,”董小颯連忙伸出手,“您就是顧行的父親?叫我小董就行。”

  他沒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老板姿態,而是努力展現著自己的親和力。

  顧行自然不能叫小董,人家比自己大了快十歲,叫董小颯的話,距離感又太強。

  看著對方伸來的手掌,顧行起初還有點不適應,除了領獎的時候,他都沒怎么和人握過手。

  “董哥你好。”

  他話說出口,總感覺這稱呼似乎不太對勁,但又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有問題。

  見董小颯面色如常應了一聲,這才放心。

  “這是我朋友,我沒駕照,只能讓他送過來……”董小颯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同伴,“咱們車上聊吧,到海曙還得一段時間。”

  顧行看到母親從商店里走了出來,朝自己和老爸揮手,叮囑父子兩人注意安全。

  而顧盼則縮在柜臺里,隔著一層玻璃窗向外望。

  顧行見她不出來,也不去熱臉貼冷屁股,和老媽告別之后,便邁開長腿,坐上路虎后排座位。

  “咱們按導航往回走就行……”副駕駛上的董小颯還在和朋友小聲說話。

  顧行任由窗外的香樟樹飛速后退,鼓西小區逐漸消失在自己的視野內。

  人生的另一種可能性,前路充滿了未知數。

  今天,他邁出了第一步。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