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8:酸奶與巧克力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回家路上,顧行還在思考最后一盤排位輸掉的原因。

  雖然這局大鍋不在他身上,但凡隊友接受自己幫助之后能表現的更好一點,說不定就能取得游戲勝利。

  可顧行還是很自責。

  對方打野的反野思路堪稱絕妙,給自己好好上了一課。

  假如他前期刷野節奏不亂,發育想必會更好一些,也不用孤注一擲,拼命的去Gank突襲帶動節奏。

  下機之前,顧行還特意查看了一下StyleofMe的戰績,發現原來是一個隱藏分極高的超級賬號——這種賬號基本都是官方發放給職業選手使用的,好讓他們能夠盡快排到高分段的人,而不用在低分局炸魚。

  賬號一共打了33盤,28勝5負,勝率超過8成。

  這和顧行想的一樣,StyleofMe既然能靠一手反野打自己一個措手不及,大概率可以在艾歐尼亞橫著走。

  就是不知道,這人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

  顧行不停反思著自己上局有什么可以彌補改進的地方,快步來到小區外,正巧碰見老爸在商店門口收拾快遞,而穿著一身白色運動外套和黑色運動褲的沈關山則在里面挑選東西。

  他收起腦中雜亂思緒,上前先幫父親把包裹整理好,才進去找朋友聊天,“干嘛呢?”

  “買點零食,家里沒存貨了。”沈關山輕聲說道,她匆匆掃了一眼顧行,就趕緊轉移了目光,伸出纖長手指抓住貨架上的一包奧利奧。

  前段時間對方古怪的態度讓她感到些許不安,幸好平時有數學書陪伴,能讓沈關山沉浸其中,忘卻這些煩心事。

  顧行在旁邊站著,目光掃過好友白皙的肌膚與稍顯英氣的眉眼。

  關于那盒巧克力的事,他已經想明白了。

  于情于理,自己都應該感謝沈關山。

  腦海中的那座召喚師峽谷十有八九與她有關,這讓自己擁有走向另一條人生道路的可能。

  “關山,我記得你挺喜歡喝酸奶,這牌子的怎么樣?”顧行轉身從對面架子上拿了兩盒酸奶問她。

  沈關山終于側頭望了過來,不假思索的回答,“挺好的,沒有那么甜。”

  “那就成……”顧行猶豫片刻,又多拿了一盒。

  他原本只想給自己和沈關山買。

  但對方和自家妹妹關系親密,萬一沈關山回頭把這件事說出去,很難想象顧盼不會在心里編排他。

  轉身到門口柜臺,用條碼掃描槍刷過三盒酸奶,從口袋里掏出數額正好的零錢塞到錢箱里。

  老爸搞不明白,“你直接拿就是了,回頭我記賬上。”

  “我這是請人家的,不好這么做,”顧行回去遞給沈關山一盒酸奶,“喝吧喝吧。”

  “啊?”沈關山原來以為顧行是給家里人拿的酸奶,沒想到居然會分給自己。

  見對方沒有把手收回去的意思,她這才接了過去,“謝謝啊。”

  兩人指尖不可避免的碰觸到一起。

  顧行被激了一下,“你手這么涼?”

  沈關山捅開吸管,“我身體不太好……這段時間有在鍛煉了。”

  在集訓隊階段被淘汰,除了個人競賽實力有一定缺陷,和她孱弱的身體也有不小關系,從早到晚的大量連續練習讓沈關山的體力根本吃不消。

  回鎮中之后,她晚自習課間時常去操場跑圈,不想讓身體拖后腿。

  沈關山去柜臺結自己的零食賬單,顧父起初還想拒絕,結果實在拗不過她。

  最后還是顧行在旁邊補了一句,“爸你不收這錢,她今天晚上睡覺都不踏實。”

  顧父這才把錢收下,用塑料袋幫忙把零食裝起來。

  看著兩人結伴往小區里面走的身影,顧行老爸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不會吧,真的假的?”

  沈關山抿了一大口酸奶,順勢低頭看著地面,夕陽西下,幫兩人拖出一道又細又長的影子。

  “我聽顧盼說,你清明節要去海曙試訓。”她率先開口。

  顧行應了一聲,“對,就當是找個暑假工作體驗生活,賺點錢給自己買臺電腦,回頭上大學還得用。”

  “嗯……也挺好的,自食其力嘛,”沈關山突然轉變了話題,“我剛才就想問,你為什么要請我喝酸奶啊?”

  腦回路轉換的非常快,話題切入的相當生硬,差點給顧行整無語了。

  他一直覺得自家妹妹與沈關山之間的相貌性格截然相反。

  妹妹顧盼長相溫婉,實則氣勢很足,而且心竅玲瓏,交際能力一點也不比他差。

  好友沈關山五官端莊大氣,看上去性格外向,結果是個社交恐懼癥,擁有能把天徹底聊死的恐怖能力。

  “為了謝謝你送我巧克力,”顧行真誠回答,“我沒想到當時的那么一件小事,你居然能記到現在。”

  沈關山眼中閃過一絲欣喜,卻又不滿顧行的評價,她鄭重其事,一字一句說道,“那不是件小事。”

  說完,她又覺得自己語氣不太好,連忙補充了一句,“起碼對我來說不是。”

  顧行嘴角上揚,露出陽光笑容,“我上網查了下domori的價格,約莫得請你喝十幾二十次酸奶才能還回來。”

  長大懂事之后,知道自己家庭條件不是很好,顧行就不喜歡欠別人東西。

  丁冉給自己充了一百網費,他便幫忙上分。

  JackeyLove送自己一個9900點券的泰拳盲僧,顧行還記著這件事,只不過人家不缺分,自己也沒多少錢,現在沒辦法還,以后總能找到機會。

  之前多拿了沈關山一盒巧克力,顧行自然不會例外,也想方設法償還。

  不是他錙銖必較,而是怕自己欠的太多,逐漸將別人對自己的好當成是理所當然。

  在他看來,適當的做出一些回饋報答,反而能讓朋友之間的關系更加密切。

  沈關山聽到這話沒吭聲。

  過了幾分鐘,等二人走到樓下時,她才想好了回答,“不用全部還完的……可以把你請我喝最后一次酸奶的機會留到十年之后嗎?”

  顧行朦朦朧朧品出了那么幾分味道,他笑容一如既往的燦爛,“那我記下了,要是十年后咱倆再見面,我就提著酸奶去找你。”

  沈關山眉眼舒展,輕笑出聲。

  距離她被淘汰回到鎮海已經一周時間,這是她最開心的瞬間。

  “晚上你家里沒人,來我們這兒吃飯吧。”顧行踏上七樓掏鑰匙時說道。

  沈關山起初還想說自己去學校食堂吃就好了,但鬼使神差的就回了一句嗯。

  告別身體僵在原地的好友,顧行進了家門,換好衣服鞋子之后,把酸奶丟到顧盼的隔間里,“送你的。”

  正趴在書桌上給自己批模擬卷的顧盼后背突然被砸了一下,立馬就蹦了起來。

  不過在看清楚酸奶模樣之后,她隔著一層隔間門說了聲謝謝。

  聲音不大,但顧行聽的一清二楚。

  他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機來上網沖浪。

  第一件事,就是去七匹狼小群里。

我真的只會打野:StyleofMe,這個賬號有哪位大哥知道是誰在用嗎,實力有丶強原本正在和吾單聊天的小跟班回答道,兄弟你也碰到他了?他奶奶的打法真兇,昨天夜里排到一盤,給我人打暈了  網戀王子貝多芬:有一局排到我對面,打野隊友野區一直被反,最怪的是連對面打野的影子都沒看到,他跟個鬼一樣……隊友還硬把鍋全甩在我卡薩丁的頭上,我尋思我總不能去野區給你站崗吧?

  大家估計都被StyleofMe給治過,顧行開啟話題之后,七匹狼小群里全是傾訴苦水的聊天信息。

最后還是千反田出來終結了話題,李炫君說是蛇隊的替補打野,越南人,前段日子剛到基地,就先打的國服  李炫君,也就是蛇隊上單圣槍哥的本名。

  顧行很佩服千反田的人脈,對方認識不少正在LPL打職業的選手,交友圈相當廣。

  MGB丶Ming:越南人?

  其他群員也很驚訝。

  他們知道韓國人在這個項目中展現的實力很強,畢竟連續三屆S賽捧杯,統治力拉滿,國服里也有TheShy、Dopa、麥哥和金燦毅這樣的排位賽高分玩家。

  但越南人是什么情況?

  這不是個純純的外卡賽區?

戰旗TV丶千反田:人家號稱越南Faker,當年東南亞服務器的前五名全是他,排位猛的離譜  顧行看到這里,內心贊嘆不已。

  對方展現出的排位實力,明顯凌駕于其他越南選手之上,難怪蛇隊會找他來。

  關掉手機之后,顧行拉開抽屜,拿出了最初沈關山送自己的巧克力。

  現在還有五顆。

  原本打算等到正式打職業之后再試試,不過今天碰到的越南人讓他的觀點發生了改變。

  這巧克力本身就有保質期,要是留到最后,萬一無法為自己提升足夠多的實力呢?

  顧行一直等到下了晚自習回家準備洗澡之前,才最終下了決定。

  他拆開其中一顆的包裝,將黑巧克力填到嘴里。

  任由苦意和濃郁的花果香氣在口腔內蔓延開來。

  刷完牙躺在床上,顧行心臟在劇烈跳動。

  他還不確切肯定這盒巧克力真的能觸發腦中的召喚師峽谷。

  要是不能呢?

  顧行合上了雙眼,讓無盡的黑暗包裹環繞在自己身邊。

  當他再度睜眼,一座宏偉峽谷便再度占據了天花板!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