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4:夾縫之中創造出的操作空間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好帥的盲僧!”

  顧行身后的圍觀者忍不住夸贊起來。

  “單殺廠長雖然含金量不如單殺Faker,但也算得上是小成就了吧?”

  身為clearlove鐵粉的年輕網管望向顧行的目光充滿艷羨之情。

  而廠長直播間自帶延遲,現在圍觀者們才看到直播畫面里的盲僧與挖掘機初次相遇。

  諾言還大吼一聲,“你過來啊!”

  這一幕搭配顧行顯示器中已經在野區陣亡的雷克塞,怎么看都顯出幾分滑稽。

  有人蚌埠住了,捂住嘴努力不讓自己笑出聲。

  顧行輕舒一口氣。

  在相遇之前,心思縝密的他已經做好了擊殺計劃。

  當看到廠長裝備欄里沒有真眼時,顧行就知道自己贏定了。

  完成一次關鍵單殺的他仔細研究了一下,沒有吃廠長的F4,而是擺脫了野怪仇恨,踩著對手之前放置的假眼,原地讀條回城。

  復活后的白色風車沒R沒閃,也不敢來野區找盲僧,只能獨自回到線上發育。

  剛回到中路的曉莊切屏看到了這波野區單殺的全過程,他在隊伍聊天頻道內扣了波666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激動。

MGB丶Ming:兄弟操作可以的  顧行迅速回復,^^

  EDG基地內,廠長盯著自己的黑白屏幕,情緒稍顯苦惱。

  片刻之后悠悠開口,“這盲僧有丶東西啊!”

  彈幕熱火朝天。

盲僧:聽說你讓我過來?那我進來咯這種要求我一輩子都沒聽過盲僧能單吃挖掘機,這操作我是服的廠長還想養豬,結果被豬給反殺了  這盲僧好細,他卡了個Q的冷卻吧?

  廠長趁著尚未復活的間隙瞥了下彈幕,“他確實是卡了個Q,等天音波3秒鐘的標記即將消失的時候才踢上來……”

  盲僧Q天音波冷卻機制是從出手的那一刻開始計算CD,當時6級的李青擁有三級Q,天音波冷卻為9秒,而他考爾菲德戰錘+藍BUFF,能提供20%的冷卻縮減,實際的CD只有7.2秒。

  卡著極限時間施放二段Q回音擊,把飛行時間算上的話,意味著顧行在打出回音擊傷害后只需要等不到4秒鐘,就能施放第二次天音波。

  4秒鐘,這正好是挖掘機W遁地的冷卻。

  所以顧行才能在諾言潛伏到地表下的那一刻,立馬閃現接RQQ將其斬殺。

  “不過這是盲僧基本功,沒什么大不了的,”諾言嘟噥道,“關鍵在于他封死了我的視野,否則能看到李青動向的話,我肯定不會那么簡單的從地里鉆出來。”

  在他看來,那個掃描屬實是惡心到家了,把視野全都控制住,讓自己對盲僧的動向毫無覺察,根本沒有反應時間,倉促之下決策出現了失誤。

  廠長想起進游戲之前放出的狠話,如今臉上有點掛不住,他打算找回場子。

  “雖然被單殺,但是影響不大的好吧?”他聲音中滿滿都是自信,“接下來,我將一次不死并且超神!”

  顧行在野區單殺廠長的功夫,上路也爆發了一波沖突。

  小馬利用一血經濟帶來的裝備優勢,打出血量差距后進行越塔。

  不過炫神的操作也不算差,畢竟是今年艾歐尼亞的首個王者,背靠防御塔愣是換掉了諾手。

  小馬最終雙召全交,擊殺炫神之后讓對方虧掉了一整波兵線。

  顧行回城合成戰士打野刀,再買一雙草鞋和一只真眼,出門直奔下路。

  他知道廠長下半區已經刷干凈了,先前完成單殺后,刻意沒刷諾言的F4,就是為了用它引誘對方去上方刷野。

  他則趁機打個錯位準備來下抓人。

  用一組野怪營地,來換對方下路的命。

  顧行算盤打的很響。

  路上順便給小馬發了兩個警告信號,示意他別對拼。

  沒有去上路反蹲,主要是考慮到自己大招和閃現尚未轉好,而小馬的關鍵技能同樣在冷卻,真要打2V2的話勝算并不是很大。

  而自家下路之前打贏了一波,現在裝備差不多,顧行覺得自己抓完對面雙人組順勢再拿一條小龍,就能徹底奠定前期優勢。

  卡在對方視野范圍之外,顧行打了個正在路上的信號,讓錘石打先手。

  Ming心領神會,縮到草叢里先往后丟燈籠,同一時間,復仇之矛開啟R命運的召喚將自己吸到身邊,再用力撞向對面正在補刀的維魯斯。

  顧行在錘石脫離卡莉斯塔身體的那一刻才拾取燈籠,跟著Ming一同沖了出去。

  他在空中飛行了一千余碼,滿心期待準備進入戰斗狀態。

  維魯斯交出閃現向后拉開距離,避免被錘石擊飛,回身R腐敗鎖鏈瞄準Ming的落點,將其禁錮在原地。

  顧行飛到戰場中央,飛快摸眼向前,貼近維魯斯的同時,也擺脫了從錘石身上蔓延出來的腐敗藤蔓。

  天雷破接摧筋斷骨緩速!

  雖說對面輔助機器人用E能量鐵拳將他擊飛到半空中,可這沒有什么作用。

  Ning的卡莉斯塔一邊用普攻點殘小兵,一邊向前跳躍,馬上就能將對手拉近到自己的射程之內。

  這維魯斯必死!

  可就在此時,從對方下一塔的陰影區域內鉆出了一只虛空遁地獸!

  頭頂Clearlove的ID異常醒目!

  被反蹲到了。

  顧行看到挖掘機出現的那一刻就意識到要壞事。

  他已經用過了所有位移手段,R猛龍擺尾還在冷卻。

  摸眼向前的他頂在錘石與復仇之矛身前,從對方的角度看去有點脫節。

  最重要的是,顧行身上沒有任何肉裝,血量與抗性都不算高!

  維魯斯用E惡靈箭雨將他緩速,挖掘機鉆洞過來擊飛,機器人大招沉默接Q機械飛爪。

  顧行連操作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控到死。

  而自家下路雙人組在看到廠長出現時就已經在往后撤退了,果斷把他賣掉。

  最終顧行陣亡,其余兩人順利逃生。

  MGB丶Ming:挖掘機為什么在啊?

  他沒想明白,顧行也搞不懂。

  廠長下半區的野怪都沒刷新,按照正常的打野思路,肯定要到上面吃石甲蟲和F4。

  期間也沒聽到挖掘機使用大招虛空沖刺進行全圖趕路的嘶吼尖叫,也就是說諾言被單殺之后復活立馬就往下路跑,這才能來得及反蹲。

  這是什么思路?

  虎牙直播間內,廠長獲取擊殺之后還在幫自家下路推線,準備配合中路小魚人的線權去拿小龍。

  “太年輕了啊兄弟,”找回場子的他神色稍霽,“還想騙我去上面刷野?”

  “要是碰到一個菜雞王者,應該就中招了,可他也不打聽打聽,我clearlove縱橫賽場這么多年,靠的是什么?”

  諾言現在屬于典型的靠腦子玩游戲。

  剛開局時他只是把這場游戲當成普通的排位賽,并沒有太過重視。

  當顧行用一套障眼法+掃描屏蔽視野+卡Q的操作將他單殺之后,廠長打法就嚴謹認真了不少。

  他被單殺前放在F4營地附近的眼位看到野怪沒有被反,便覺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對方這么做肯定有所圖謀,因此連忙來下路反蹲,成功抓住了顧行。

  諾言見到彈幕一片夸贊,嘴角也微微上揚。

  這次反蹲讓局勢瞬間逆轉。

  顧行原本想要擴大對位領先,順便把下路養起來,可陣亡之后,他之前通過單殺拿到的優勢被抹平,而錘石與卡莉斯塔的雙人組短時間內也占不到多少便宜。

  最重要的是,中路的劣勢會越來越大。

  小魚人在升到6級之后,面對維克托占據了絕對的主動,曉莊根本玩不下去。

  簡單的一套雷霆傷害,就不是他能頂住的。

  顧行稍微有點著急,等自己大招轉好之后還想去中路幫忙緩解壓力。

  可惜又被廠長給反蹲到了。

  好在這次顧行用R猛龍擺尾踢飛諾言,保護住了曉莊,沒有被對方收獲擊殺。

  但中路對線形勢沒有任何改善,而且在盲僧大招冷卻的這段時間內,廠長還是配合白色風車強行抓死了閃現還沒轉好的維克托。

  顧行蹙起眉頭,如果打中野2v2的對拼,他們這邊維克托+盲僧根本不是小魚人+挖掘機的對手。

  中路沒辦法去,他只能另辟蹊徑趕往下路,配合Ming錘石的閃現E厄運鐘擺擊殺為了補炮車而后撤不及時的維魯斯,順便把下一塔血量磨了一半。

  “我都給信號讓你們撤了,”廠長見自家ADC陣亡,嘴上嘟噥著,“這也要貪兵啊?”

  他蹲在顧行的鋒喙鳥營地,開了個掃描確保沒有被對方視野發現,等曉莊復活后上線,自己就鉆洞過墻再度來到中路,在白色風車的傷害補充之下,再度將維克托送回泉水。

  曉莊打了一串省略號,來表達心中的憋屈與無奈。

  他這局完全沒有任何游戲體驗,中路打不贏小魚人,還要被廠長接二連三的照顧。

  要不是賽季初當分奴沖排名,他才不會受這個氣。

  廠長連續抓中,顧行也不甘示弱,對下路頻頻開刀。

  雙方打野你來我往,不停帶動節奏,力求幫隊伍打開局面。

  游戲進行到22分鐘,廠長戰績8殺1死10助攻,而顧行7殺2死7助攻。

  看起來戰績都很不錯,但整體而言,顧行所在的一方還處于小劣勢。

  中路的缺口太大了。

  白色風車本來就是小魚人絕活哥,再配合這角色本身在裝備與等級領先后的強大爆發能力,把曉莊差點殺成超鬼。

  要不是顧行先前對上下兩路進行了數次Gank,把隊友給養了起來,估計游戲早已結束。

  不過也沒人噴曉莊,一是因為知道他是補位選手,一次失誤被單吃再加上被廠長一直針對,也沒什么辦法。

  二是因為目前對局尚未失去懸念,如果開啟罵戰那就別想贏了。

  鐵分奴們在這件事上保持默契,他們默不作聲,聊天頻道里只有信號與召喚師技能的標記。

  廠長在拿到優勢之后則恢復了對局開始前的神態自若,“對面這盲僧玩的確實可以,抓機會能力不錯,估計是個千分王者吧……”

  “但在我面前還是不夠看。”他很是得意。

  談笑間,諾言利用雷克塞的地聽被動找到了機會,從對方三狼營地附近挖隧道,過墻切入中路,逮住正在二塔前獨自發育的維克托!

  曉莊本身被連續擊殺數次,等級很低發育很差,而且閃現還在冷卻。

  他見廠長貼近過來,生怕對方交閃+W擊飛把自己秒殺,連忙往身下施放了W重力場,而后開啟金身!

  曉莊為了盡可能的少死幾次,除了升級海克斯核心的必備經濟,剩余的金幣就買了保命裝中婭沙漏。

  可諾言早有準備,他壓根沒打算直接用閃現擊飛,甚至待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

  在曉莊金身結束的那一刻,墻后出現了一只機械飛爪,精準壓住了他的起身,將其勾到了野區的戰爭迷霧之中!

  而手持長弓的維魯斯正在那里等著他,身旁還有一只小魚人。

  機器人R靜電力場沉默接上勾拳擊飛,曉莊什么技能都交不出來,維魯斯普攻銜接技能引爆傷害,配合魚人的雷霆輸出將其帶走。

  Ming的錘石來晚一步,沒辦法給予援護。

  “去大龍!”廠長信號標記在納什男爵所處的坑中。

  同時還在隊內聊天頻道內打字。

人來先打架  對方陣亡的是一個沒什么作戰能力的維克托,隊伍獲得的人數差優勢還不足以保障他們直接拿下大龍。

  用這個關鍵中立資源來逼團,才是廠長的真正計劃。

  Clearlove的名號擺在這里,全隊乖乖聽從他的指揮,后撤去布置大龍附近的視野。

  顧行幫自家ADC卡莉斯塔打完紅BUFF,見到廠長等人的動向,猜到對方打算拿納什男爵來做文章。

  但這一波必須要接。

  否則再往后拖,卡莉斯塔的后期能力遠遠不及對面維魯斯,諾手也比不上劍姬。

  顧行這邊唯一的團戰大核維克托現在就是個廢人,待他發育起來,估計要等到猴年馬月。

  連續往龍坑里標記了幾個‘正在路上’的信號,Ming和Ning兩兄弟會意,抱團進入濃郁的戰爭迷霧中。

戰旗TV丶曉莊:我的,抱歉啊各位  他很是愧疚。

  不過現在大家都沒多余心思去搭腔。

小馬AAA:我拖著劍姬  事態緊急,他言簡意賅表達出自己的意思。

  諾手在這種局面下的缺陷展露無疑。

  他被炫神拖在下路動彈不得,閃現+疾跑的召喚師技能組合,讓小馬沒辦法在短時間內趕到大龍坑。

  可對面劍姬卻可以利用傳送支援戰場。

  小馬對于局勢的判斷非常明晰,他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攔住劍姬,不讓對方離開線上,要是能單殺掉炫神,那就再好不過了。

  也就是說,顧行所在的一方能去大龍坑的只有三人。

  盲僧、卡莉斯塔和錘石。

  復仇之矛開啟W哨兵和藍色飾品遠見改造,一點點往前面探路。

  三位玩家非常謹慎,生怕落入敵方的陷阱。

  期間成功逼出了機器人的位置,避免了一次危機。

  當三人來到河道草叢附近時,變數突生!

  Ming隔墻往龍坑里面做眼,卻正好看到廠長從那里挖了條隧道,想要過來頂起他們!

  他立馬用E厄運鐘擺打斷雷克塞的突進,再施放R幽冥監牢,想要保護住隊友。

  而錘石在施放厄運鐘擺時,有一個明顯的卡頓動作。

  對方維魯斯抓住這短暫間隙,射出R腐敗鎖鏈命中了Ming,而后不停射箭打出傷害,削減錘石血量。

  小魚人也拎著三叉戟加入戰團,目標直指裝備豪華的卡莉斯塔。

  顧行見狀不妙,向前走位,還想用大招踢飛小魚人。

  白色風車反應很快,用E古靈/精怪跳到半空中,將自己變為不可選取狀態,讓盲僧沒辦法踢開他。

  不過由于顧行的逼迫,他提前交了E技能,此時與卡莉斯塔之間還有一定的距離。

  除非復仇之矛一動不動,否則小魚人就不可能命中E技能的傷害。

  Ning反應很快,知道打野給自己爭取到了一次活下來的機會,一邊往廠長身上插矛,一邊借助被動武術姿態向后跳躍位移拉開身位。

  順便還開啟R命運的召喚把錘石吸入體內,避免隊友被集火陣亡,給自己留有反打的余地。

  可廠長發了狠,閃現接W破土而出,強行將Ning擊飛到半空中。

  白色風車落地立馬閃現WQ跟上傷害。

  就算Ming從卡莉斯塔大招中飛出來撞飛了對面中野,還給了燈籠的護盾,也無濟于事。

  Ning交出雙召,只是盡力拖延時間罷了,殘血的他不可能活下來。

  此時,對方機器人還想乘勝追擊。

  機械飛爪瞄準了Ming,打算抓個殘血輔助過來殺。

  顧行眼前一亮。

  他用W金鐘罩來到錘石身邊,代替隊友被勾到機器人身邊!

  廠長和白色風車都在追擊Ning,顧行只用面對維魯斯和布里茨二人!

  由于他前中期趁著廠長抓中時針對了幾次下路,現在維魯斯的發育非常一般。

  他這個戰士打野刀+黑切+紫雨林之拳+十字鎬+布甲鞋的盲僧,裝備等級都領先了不少!

  機器人沒想到自己抓了個大寶貝過來,不得已趕緊用上勾拳將盲僧擊飛。

  Ming也意識到了機會,他快步上前,給維魯斯掛上引燃,同時甩出了Q死亡判決!

  雖然Ming已經變成了殘血,但顧行之前給他套上了金鐘罩的護盾,而且對方雙人組沒有什么爆發傷害,因此他在死前還是甩出了鉤子。

  正正朝著維魯斯所在的位置而去!

  維魯斯生怕被鉤子命中,一開始還想通過走位來扭開。

  但顧行落地后,已經接連施放了兩段E技能,摧筋斷骨將他緩速。

  移動速度受限的維魯斯光憑走位根本躲不開鉤子!

  此時給治療術加速再走位已經來不及了,他只得交閃現躲開技能,順便遠離盲僧。

  河道,Ning卡莉斯塔的最后一絲血條被清空。

  白色風車察覺到自家雙人組在遭受攻擊,立馬向后方甩出R巨鯊強襲!

  他知道盲僧還有多段位移沒有使用,因此鯊魚并沒有直直往顧行身上丟去,而是瞄準了隊友維魯斯!

  這樣只要盲僧繼續貼臉去威脅維魯斯,就要被鯊魚咬住!

  白色風車現在雖然因為卡分沖排名而被戲稱‘白色卡車’,但實力確實不俗,短時間內就思考出了最佳解決方案。

  顧行見狀,知道自己沒辦法動手,廠長和白色風車都在往這里趕,他被鯊魚咬住就跑不掉了。

  天音波出手,回頭將怒火發泄到機器人身上。

  就算布里茨有被動法力屏障的護盾也沒用,畢竟是個輔助,等級與經濟都差太多,身板脆的很。

  顧行頂著維魯斯的輸出一通猛捶,在魚人與挖掘機即將到來時,最后一記天音波命中交出閃現的機器人,將其送回泉水。

  自己則一頭扎進龍坑摸眼過墻,順利遠離戰場。

  可現在己方隊伍留在正面戰場的只剩下顧行一人。

  網吧內,站在顧行身后的圍觀者們議論紛紛。

  “沒了吧,劣勢太大了。”

  “這維克托屬實是個累贅,就會送人頭。”

  “國服這群絕活哥是這樣的,你把他英雄ban了,實力立馬下降一個大段。”

  “JackeyLove就不止會德萊文一個英雄啊,他盧錫安就挺強的。”

  “什么Love?沒聽說過。”

  對局仍在繼續。

  諾言標記直接打到納什男爵身上,“開打開打!”

  雖然對面盲僧還活著,但狀態非常差,大概也就剩下400血左右。

  野區都被清理一空,沒有野怪可以讓他吸血。

  這點血量的盲僧,根本沒辦法造成多少威脅,敢過來搶龍的話,直接殺了就行。

  主要是他們正好處在大龍坑附近,現在再折返回去推塔,要耽誤不少時間,也拿不到什么資源。

  不打大龍的話,最近拿到的三次擊殺,就真的變成‘人頭很干’了。

  反正他們有攻速流維魯斯坐鎮,被動的百分比傷害擺在這里,打大龍的速度非常可觀。

  顧行逃出生天之后,發現對方正面戰場存活下來的三個人沒有出現在地圖任何一條線上,能猜出對方這次是真的開打大龍了。

  正如廠長所想,他現在沒有任何補給血量的能力。

  好在背包里還有兩只真眼,綠色打野刀還有一只假眼。

  顧行決定放手一搏。

  他開啟飾品,現在高達13級的他,已經將掃描透鏡升級成了神諭透鏡,不止能掃描某一片區域,還會戴在頭頂,跟著英雄移動。

  顧行在大龍坑上方移動的同時,利用掃描屏蔽掉敵方視野,讓敵方對自己的位置只能有一個大致預估,而無法做出準確判斷。

  廠長知道顧行在上面看著,不過并沒有貿然鉆到龍坑上方。

  他是抗龍的主力軍,自己去找盲僧的話,剩下小魚人和維魯斯,根本吃不住大龍的傷害。

  而且他打排位的出裝不像職業賽場那么穩健,戰士半肉的裝備被大龍狂噴,現在血量也不算健康。

  在明知道盲僧有大招的情況下,廠長覺得自己上去贏面不大。

  ADC維魯斯也不可能去找顧行單挑,重任就交給了小魚人。

  白色風車先幫忙把大龍血量壓低,再拎著三叉戟去找盲僧。

  顧行身上沒多少魔抗,小魚人一套傷害就能穩穩將他帶走。

  他也知道這一點,因此走位向上路三角草叢靠近。

  小魚人可以通過E古靈/精怪躍到龍坑上方,但不是每個地方都能翻越,墻體較厚的位置就不行。

  而上路三角草叢與大龍坑相連的位置,正是墻體最厚實的區域。

  小魚人翻不上來。

  從較薄地區跳到龍坑上面,也沒辦法瞬間貼近自己。

  這樣他就不會被白色風車瞬間秒殺。

  顧行往龍坑里面插了一只真眼。

  發現大龍血量還有2800,知道現在為時尚早,干脆繼續向側面移動,保證自己不會被小魚人擊殺。

  白色風車沒有閃現,只能跟在顧行身后,打算將其逼出納什男爵附近。

  但顧行就貼著大龍坑墻壁一直走。

  古時秦王繞柱,現在顧行繞坑。

  白色風車拿他沒什么辦法,這么遠的距離,他又不能飛過去。

  剛才放在龍坑里的真眼被維魯斯點掉。

  顧行等了兩秒,把自己背包里的最后一只真眼也懟了進去。

  這下大龍的身影再度出現,血量還剩1757。

  納什男爵正好施放了技能酸液之池,短暫延遲之后,朝攻擊自己的英雄噴射三團帶有緩速效果的酸液。

  維魯斯為了不被大龍噴到,下意識走位躲避。

  龍坑并不算多寬敞,維魯斯走的這兩步,剛好讓他走到了死角!

  顧行目不轉睛盯著顯示器,大腦飛速運轉,耳機中的周杰倫駐唱都沒辦法干擾到他。

  手中一刻不停,朝維魯斯甩出了天音波!

  對方避無可避,技能正好命中!

  廠長眉頭一皺,他立馬打出警告信號。

  維魯斯了然,立馬停手不再攻擊大龍。

  如果顧行下龍坑,以納什男爵目前的血量,他根本沒辦法將其秒殺。

  等天音波的3秒標記消失,或者等白色風車追上來將盲僧擊殺,再拿大龍就沒有任何風險了。

  眼見著天音波的持續時間一點點流逝,廠長心境平和。

  他不信對方這次能搶!

  不過這次諾言沒有再大喊什么‘你過來啊’之類的話,生怕自己立個Flag,再讓對手亂秀一番。

  他鉆入地面來到維魯斯身邊,只要盲僧敢下來,他就將其頂飛!

  通過小魚人提供的視野能看到,李青用金鐘罩給自己套上了一層護盾。

  片刻之后,在天音波標記即將消失的那一瞬,他飛了下來!

  真敢來?

  諾言冷嗤一聲。

  這次有隊友肉身幫自己提供視野,廠長冷靜了不少,他知道盲僧還有閃現,打算在對方回音擊撞到維魯斯身上時再交W破土而出。

  不求打斷技能,只要能把這個殘血盲僧頂起來,對方就是必死!

  但眾目睽睽之下,召喚師峽谷中閃過一道金光!

  盲僧飛下龍坑之后,竟是用閃現自己打斷了回音擊的飛行軌跡,來到廠長與維魯斯身側300碼左右的位置!

  這個距離,雷克塞沒辦法頂飛顧行。

  廠長只能看著他表演!

  顧行知道這兩人都沒有閃現,事不宜遲,一腳就踢了過去!

  泰拳盲僧發出一聲厲喝,R猛龍擺尾踢中維魯斯,將其向后擊退!

  幾乎與維魯斯重疊的廠長也被撞飛到半空中。

  空中的維魯斯勢頭不減,還撞到了納什男爵身上。

  大龍不會被撞飛,但依舊受到了傷害,血條再度下降一小截!

  維魯斯最終落在了大龍背后,血量損失了1/3。

  盲僧大招如同保齡球,命中了龍坑中的所有單位!

  廠長心頭一涼。

  他被擊飛在空中足足一秒鐘,白色風車還在上路三角草叢附近,沒有閃現的他不可能馬上趕回龍坑。

  盲僧成為了大龍坑內唯一能自主行動的英雄!

  盡管血量很殘,但卻沒有人能擊殺他!

  顧行心臟加速跳動著,觸發二段W鐵布衫的吸血效果,調整了一下走位,讓自己與大龍之間再也沒有任何阻礙。

  他果斷丟出了又一發天音波,正中納什男爵!

  諾言現在慌了神。

  以他對盲僧的掌握,完全沒想到顧行能做出這種天馬行空的操作,硬是創造出一個搶龍的空間!

  此刻,大龍血量還剩下一千出頭!

  盲僧二段Q的斬殺傷害配合懲戒,完全可以秒掉納什男爵!

  他顧不上多想,連忙交出了自己的懲戒。

  天雷接連落下!

  全場通報出現在十名玩家的屏幕上方,側面的擊殺提示無比刺眼。

  盲僧擊殺了納什男爵!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