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3:我右拳打開了天化身為龍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不光是顧行,己方隊伍中的玩家都在和對面的廠長打招呼問好。

  Clearlove:^^

  這也算是統一回復了,顧行見沒有下文,便不再管聊天頻道,全神貫注聚焦到游戲上。

  峽谷內很是平靜。

  對方雖然有機器人這種一級團的摸獎好手,但總體來說他們的作戰能力很一般,挖掘機和小魚人一級作用都不大,就算鉤中了對手,真硬拼起來還不一定贏。

  雙方都保持了足夠的克制,一字長蛇陣擺好防御陣型,不讓敵方入侵野區,等到一分半前后方才各自退去。

  身在藍色方的顧行打了個信號示意自己下方紅BUFF起手,讓下路隊友過來幫自己開個野。

  1分40秒野怪刷新,此時的紅BUFF身旁還帶著兩個小野怪,一家人整整齊齊。

  顧行在復仇之矛和錘石的幫助下輕松將野怪收掉,而后扭頭往上走,途中把F2到F5都按了一遍,切屏觀察隊友的視角,看看有沒有什么機會。

  操作維克托的中單曉莊一級就在往前壓制,慢慢將兵線囤積起來,而對位的白色風車狀態保持的很好,老老實實縮在兵線后面。

  這明顯抓不到。

  而且小魚人吃不到兵等級也不會有提升,無法配合廠長擊殺維克托,顧行也沒必要去反蹲。

  再看一眼上路,發現小馬和對面的炫神對拼的非常激烈。

  諾手和劍姬都是去年被改動重做的英雄,并且在S5全球總決賽上大放異彩,強度相當離譜。

  小馬諾手熟練度高的夸張,不過炫神身為艾歐尼亞新賽季的首位王者,操作毫不遜色,將劍姬靈活的特性發揮出來,換血也不落下風。

  雙方血量都不算高,給打野發揮的空間就很大了。

  顧行見狀再刷藍BUFF以及魔沼蛙這兩組野怪,交出懲戒迅速升到3級趕去上路。

  他原本以為廠長也會來,還打算反蹲一波打個上野2v2。

  結果挖掘機跑到下路,去抓正在壓線的錘石與卡莉斯塔。

  顧行當機立斷,在炫神劍姬頭頂掛標記,示意上單來越塔。

  小馬的諾手吃掉最后一只敵方小兵,將所剩無幾的炮車線推到了敵方塔下,顧行則從上一塔側后方草叢里鉆了出來,封死炫神后撤的退路。

  Last炫發現顧行的動向,抬高音量在自己的斗魚直播間里大叫起來,“上路在1v1男人大戰,盲僧你來干嘛鴨?”

  他一如既往吸溜吸溜著口水,走位和防御塔緊貼著,還想和塔爹融為一體。

  顧行什么技能也不放,往劍姬臉上走,盡管劍姬與防御塔的模型都快重疊到一起了,但他依舊準確A到了對手。

  緊接著E天雷破拍擊地板。

  防御塔第一發炮擊落下的時候,顧行也用二段E摧筋斷骨緩速劍姬。

  小馬開疾跑追擊,普攻之后立馬開啟W致殘打擊!

  炫神原本是想用W勞倫特心眼刀來嘗試擋諾手E無情鐵手的,如果成功擋住控制,還能反暈對方,指不定可以完成反殺。

  可小馬明顯沒有施放無情鐵手的打算,他不給Last炫反打的機會,就是要和顧行用硬傷害把血量本就不多的劍姬灌死!

  Last炫別無選擇,只得開啟勞倫特心眼刀,操作劍姬在原地擺出了格擋架勢。

  顧行與小馬雖然沒有直接交流,但在此刻卻表現出了不俗默契。

  諾手致殘打擊的斧子都揮出來了,愣是被他取消了攻擊,利用疾跑提升的移速直角走位。

  顧行則趁著劍姬開W陷入僵直狀態的間隙,甩出Q天音波正中炫神,同時利用W金鐘罩向后摸眼!

  兩人各顯神通,齊齊逃離勞倫特心眼刀的技能范圍!

  在身后圍觀者看來,操作就突出一個行云流水。

  顧行再向外走一步,離開防御塔射程。

  小馬的諾手卡著劍姬格擋結束的那一瞬間拉出無情鐵手,再跟Q大殺四方外圈刮!

  炫神反應很快,可以用閃現躲開無情鐵手,但顧行二段Q一直不交,他躲開諾手技能也要被盲僧跟上。

  他研究了一下,還是不交閃現了。

  在小馬接管了防御塔仇恨之后,顧行方才觸發二段Q回音擊跟上來,觸發雷霆傷害。

  最終諾手一斧子將劍姬送回泉水療養!

  這顆人頭顧行沒有搶。

  自己過來沒交閃現,相當于白賺一個助攻,用了疾跑的諾手顯然更值得吃這個一血賞金。

  顧行很明事理。

  擊殺對手之后,小馬快步離開防御塔射程范圍。

  最終抗了兩下塔的諾手只剩30點血存活下來!

  “這閃現捏的真死,”顧行身后有人感嘆,“我要是這諾手,絕對交閃往外跑。”

  “操作好細啊,全在躲劍姬W?”

  “炫神壓根沒有操作空間,怎么打都是死。”

  顧行戴著耳機沒有聽清身后看客的討論,他拿到助攻之后立馬切屏看向下路。

  廠長剛才從紅色方下一塔側后方位置挖地道過來,過墻剛好來到線上,逮住了正在推線壓制的錘石和復仇之矛。

  下路雙人組此時還只有兩級,Ming的錘石點了QE兩個技能,沒有燈籠可以救自家ADC,只能用肉身和E厄運鐘擺去拖延對手。

  在顧行切屏過去時,戰斗已經快要結束了。

  Ning最后交出閃現和治療術也沒能成功活下來,被雷克塞閃現跟上,一記紅怒E狂野之噬的真實傷害咬死。

  廠長還在直播間里和觀眾聊天,聲線毫無波動,對于他這種職業選手來說,排位賽就和吃飯喝水一樣,堪稱家常便飯。

  “看到沒有?前期敢猛推線的下路,挖掘機基本一抓一個準,從陰影視野里挖洞出來,對面大多沒防范……”

  他瞥了一眼彈幕,看到有人說這是挖掘機的常規抓下位置,“這確實是很基礎的突襲路線,可是對面防抓的眼位不會落的太早,第三波炮車兵線都沒推進來呢,怎么做這個眼?”

  “我抓的就是這個時間差啊,速三直接來下路,趁他們沒推線進來的間隙發起Gank。”

  廠長還評價了一下對手,“這盲僧倒是挺果斷的,看我在下路就直接去越劍姬的塔。”

  “不過這也正常吧,”他并不感到意外,“畢竟分段不低了,抓機會止損算基本操作。”

  顧行壓根沒聽見身邊圍觀者外放的廠長直播,耳機里的周杰倫唱完了稻香,就連夜曲都快播放完畢。

  他注意到諾言身下帶著紅BUFF,也就是說挖掘機是從上半區開野的,一路刷下去抓的人。

  現在每組野怪營地呈現在補刀數上并不是單純的4,而是按照實際吃野數來計算的。

  例如魔沼蛙這種單體野怪,刷掉它補刀數就會增長1。

  顧行按下Tab鍵,發現廠長的補刀為7,而且沒有打藍BUFF,大腦飛速轉動,立馬就推算出對方是紅+三狼+魔沼蛙的路線。

  那對方上半區的石甲蟲和F4還沒有刷,他決定替廠長代勞,幫這兩組野怪解脫一下。

  雙方打野的首次出擊都拿到了收益,接下來的1分鐘就是清理殘余野怪的時間,讓野區營地進入下一輪的刷新,否則再拖下去,自己的發育就要被落下了。

  顧行與廠長偃旗息鼓,三條線上繼續對拼打架。

  小魚人絕活哥白色風車在升到三級之后,見顧行出現在上路,便主動和曉莊換血,把維克托血量壓殘,逼迫他回城補給。

  曉莊沒讓顧行來幫自己,他也是玩打野的,知道維克托和盲僧的組合在6級前很難抓到小魚人,只是在隊伍聊天頻道里打字:第二個藍給我行不?

  他想要拿個藍BUFF快速清理兵線,這樣就可以縮短在線上的時間,讓小魚人很難抓住機會單殺自己。

  顧行答應下來。

  結果游戲進行到8分鐘,顧行剛把藍給他,同樣從諾言手中拿到藍BUFF的小魚人Q淘氣打擊位移到遠程兵身后,貼近雙方中單之間的距離,再丟出R巨鯊強襲!

  維克托走位不及,被鯊魚跟在了腳下。

  這版本小魚人的爆發毫不講道理,加上雷霆領主的法令,一套技能將維克托打殘!

  曉莊補位中單,熟練度明顯不太高,對小魚人這一套技能的輸出沒什么概念,見自己血量變殘,才交閃慌忙逃走,結果被白色風車跟閃強行擊殺。

  好在顧行發現戰斗爆發的那一刻就在往中路趕,在曉莊陣亡后,他W摸小兵,天雷破接二段E摧筋斷骨緩速,兩記老拳將技能全在冷卻的小魚人收走。

  操作平平無奇,就突出一個穩。

  “這維克托也太憨了吧,有閃現還能被QR喂魚的?”站在顧行身后的觀眾覺得不太行,“我上我這波絕對不死!”

  旁邊有相熟的人反駁他,“拉倒吧,你要是上去,都茍不到8分鐘。”

  “我拿個炸彈人或者澤拉斯,就縮在塔下,他還能殺我是吧?”先前開口的觀眾很是不服。

  “啊對對對,你用技能清兵,人家把線一控,你出塔就挨打,不出塔就虧經驗,小魚人搶個六級搖打野直接越塔殺……”

  如今雙方中單剛拿到的新鮮藍BUFF全來到了顧行身上。

  他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

  顧行略微一思忖,覺得自己必須得做點什么,否則待會兒曉莊復活上線會更加難受。

  閃現冷卻足足5分鐘,在召喚師技能轉好之前,維克托就是小魚人的玩具,吃到大招就要暴斃。

  他決定拿廠長開刀。

  如果能殺死一次對方打野,那白色風車就不敢肆無忌憚的動手殺人,維克托也能間接受到庇護。

  說做就做,顧行先當著對方小兵的面往下移動,而后繞一大圈,從上河道闖入了對方野區。

  用了一招障眼法,蒙蔽了對方的視野。

  他能大致猜到廠長的動向。

  中路戰斗爆發之前,白色風車消失在中路沒多久就收獲了藍BUFF,肯定是廠長幫他打的。

  也就是說,之前雷克塞在下半區。

  而在此之前,下路四人也沖突不斷,Ning和Ming的搭檔相當默契,加上復仇之矛+錘石的組合強度本來就高,最后愣是在落后一顆人頭的情況下打了波1換2。

  存活下來的Ning也安全回城。

  那廠長現在不可能去下路,他必定要往上刷。

  顧行繞了一大圈,就是要去圍堵對方!

  廠長刷完魔沼蛙和三狼,鉆到地下回血的同時,準備去吃自己最愛的F4,結果剛進上野區,一發天音波就從側面甩了過來!

  挖掘機處于地下時,視野范圍會被收縮到只剩250碼,等諾言看到天音波飛來,再想走位躲閃已經來不及了。

  頭頂被掛上了標記!

  廠長愣了一下。

  他之前看到顧行處理完小魚人是往下方移動的,如今出現在這里,只能證明對方故意迷惑了自己。

  而且雷克塞的地聽被動并沒有提前察覺到敵方的動向,說明盲僧待在原地靜止不動了一陣子。

  對方打野用一連串的行為占得出手先機,不過廠長對顧行的行為很是不解。

  “這你也敢入侵的?”

  畢竟挖掘機前期打盲僧是絕對優勢,雖說現在雷克塞R虛空沖刺還是全圖鉆洞,不具備直接傷害能力,但是技能被動效果也會為英雄提供攻速加成,戰斗力相當不俗。

  更何況他初期拿了人頭,發育也不錯,如今綠色打野刀+考爾菲德的戰錘在手,和盲僧裝備一模一樣。

  廠長覺得真要對拼,自己必不可能輸。

  他為了搞點節目效果,態度還囂張起來,“你過來啊!”

  反手一個Q獵物搜尋,射出一道充滿虛空能量的沖擊波,不過盲僧反身走位將其躲開。

  廠長也沒指望這技能可以命中,他往自己與盲僧之間放了只綠色打野刀提供的假眼。

  他想要看到對方打野的動向,這樣方便自己做下一步的決策。

  可是李青立馬就開啟掃描透鏡,在短暫延遲之后,成功將假眼視野屏蔽掉!

  雖說這版本在英雄到達9級之前,掃描透鏡只能掃描固定區域的假眼,但也足夠用了。

  Clearlove上次回城補給也買過一只真眼,不過用來保護上路炫神,現在背包里沒有能突破掃描的道具。

  廠長心里咯噔一下,在職業賽場上身經百戰的他突然覺得不太對勁。

  現在眼位被屏蔽掉,他又只能看到周身250碼內的異動。

  而正常情況下,英雄在沒有草叢、墻壁拐角遮擋時,視野范圍足足有1350碼!

  也就是說,廠長與顧行之間,存在1100碼的視野差。

  周圍一片漆黑,僅有地聽能賦予他偵測視野外敵人的能力。

  可地聽并不能實時提供對手動向,每0.75秒才能給予一次敵人移動的反饋。

  除此之外,廠長四周一片漆黑!

  他還不敢從地下鉆出來,畢竟頭頂還帶著盲僧的天音波標記,起身之后萬一對方觸發二段Q回音擊追進,那可就糟了。

  挖掘機打盲僧,最關鍵的就是用W破土而出去打斷對方的回音擊,要是在地表上一對一單挑,雷克塞沒那么大勝算。

  恐懼來源于未知。

  廠長不知道顧行到底要搞些什么小動作,干脆從心,求穩后退。

  可是就在廠長打算撤離野區的同時,天音波印記也即將消失,坐在破舊沙發椅上的顧行聚精會神,猛地按下了Q鍵!

  召喚師峽谷內,泰拳盲僧一腳飛踢,沖向了地表下的挖掘機!

  由于之前的眼位被屏蔽,因此視野收縮的廠長沒有立馬獲取到顧行的動向,而地聽術正處于反饋間隙中,先前給予挖掘機的偵測結果顯示,盲僧離他還有一段距離。

  廠長都以為對手要放棄了。

  直到飛來的李青出現在他250碼的視野范圍內,Clearlove才意識到對方竟然真的敢動手,立馬按下了W,想要從地表淺層鉆出來!

  W破土而出的擊飛半徑為雷克塞周身160碼,想要打斷盲僧二段Q,就得提前施放才行,否則被踢到身上再擊飛,傷害產生之后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虛空遁地獸昂首向上,打算將飛踢過來的盲僧頂到半空中!

  顧行很是冷靜,白皙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跳動。

  一顆綠色打野刀自帶的假眼彈跳而出,出現在盲僧身側。

  幾乎是同一時間,李青改變了位移方向。

  他用金鐘罩打斷了回音擊,在即將撞到挖掘機身體上時,突然橫向移動到了假眼上!

  在其他人看來,盲僧在召喚師峽谷中劃過了一個類似數字7的軌跡!

  而雷克塞破土而出卻只頂到了空氣!

  它一臉懵逼的來到地面上,與盲僧臉對臉。

  廠長心涼了半截。

  對方用掃描屏蔽了視野,讓他沒有在第一時間獲取到盲僧的動向,導致自己只能被動應戰。

  李青確實沒有打出二段Q的傷害,但他也沒有擊飛對手!

  想要再度潛入地表,需要4秒鐘的冷卻時間,在此之前廠長只能待在地面上。

  接下來的對拼,他要怎么辦?

  天雷破!

  顧行立馬施放二段E摧筋斷骨掛上緩速,快步上前開始普攻!

  被動疾風驟雨為盲僧提升了攻速,兩拳搗下去觸發雷霆!

  不用多說,廠長也知道自己A不過盲僧,更別提對方還有大招沒用過。

  他身旁只有一組鋒喙鳥。

  但這版本懲戒F4不回血,而是給予英雄真視效果,可以發現對方的假眼。

  這個效果對于廠長的逃跑沒有任何幫助。

  他別無他法,只能先向后撤,等遁地的冷卻轉好之后,立馬交出自己剛轉好沒多久的閃現拉開距離,潛入地表準備挖隧道離開。

  顧行此時心情舒暢,耳機中的駐唱周杰倫還頗為應景的唱起了龍拳。

  我右拳打開了天化身為龍!

  在激昂音樂聲中,他同步跟上閃現,重重敲下了R!

  猛龍擺尾!

  盲僧一腳將挖掘機從地下踢了出來,在大招之后還跟上了一拳普攻!

  在廠長落地的那一刻,又一記天音波劃破空氣,正中毫無反抗能力的雷克塞!

  回音擊跟上,斬殺傷害搭配一記老拳。

  虛空遁地獸倒地不起!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