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兩百一十一章 橘寶的血盆大口

更新時間:2021-10-13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遠離監控區域。

顧言手掌一揮,面前便多了上百個大小不一的紙人。

這些紙人,材質都是他在天泉府誅殺那些妖魔甚至先天神靈留下,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幸好我有備無患,現在只需要啟靈就行。”

顧言眼中露出壞笑。

手一拍腰間。

一只睡的深沉的橘豬,出現在那些紙人中間。

“橘寶啊橘寶,辛苦你了。”

顧言提溜著橘寶,在下面擺上一個酒壇,手掌金色鋒銳閃爍,往橘寶jiojio一劃。

漆黑的血液落入酒壇,宛若石油原油,粘稠,漆黑,卻又似有生命一般,不斷翻滾蠕動,甚至變幻成人臉獸形。

見狀,顧言都有些頭皮發麻。

“一點血液都有這種特質,橘寶不會真的變成那種不可名狀的玩意吧?”

雖然感覺有些瘆人。

但是顧言還是等待酒壇灌滿以后,才放過橘寶。

被放了一壇子血,橘寶依舊和死豬一樣,睡得香甜,也不知道蛻變何時才會結束。

將橘寶收回妖獸袋,顧言手指一點橘寶血液,腳踩罡步,點在那些已經祭煉過的紙人雙眼。

畫龍點睛,紙人開眼。

漆黑血液點綴,化作眼睛。

再看那些紙人,頓時感覺它們好像在偷偷注視著周圍的一切,多了幾分詭異陰森。

不過,這些都是假象。

距離喚醒它們,還差一步!

顧言腦海寒月神魂化作血色,沖出意識海,將所有紙人籠罩。

大喝一聲!

“醒!”

一股無形波動,沖擊在那些紙人身體。

“嘻嘻”

嬉笑聲,在那上百個紙人之間回蕩。

細微碰撞聲響起。

那些栩栩如生的紙人,點出的雙眼轉動兩下,開始了活動。

“這些紙人雖然只是劣質材料制造,但是一個個鋼筋鐵骨,不懼水火,速度詭異,堪比后天中的強者了。”

“現在再將四神將點化。”

顧言手掌一攝。

四個更加精致的威嚴紙人,手持各式重武器,出現在顧言身邊。

它們身上的材料,全部是先天層次神靈尸體煉制,化作紙人依舊在逸散著香火之氣。

“腳踩天罡步,手持點將符,應我之神輝,降!”

顧言手掌虛握,似乎握著一塊虎令,烙印虛空,留下八顆黑紅色的液體珠子。

這是《扎紙術法》中,最適合現在顧言的一招秘術,名為點神將。

這一招,需要將自身精血,點綴紙人之身,讓對方可以短暫激發宿主部分威能。

神將的實力。

一看宿主,二看紙人材質。

顧言食指中指并做劍指:“臨!”

八顆精血,化作眼珠,射入四個威嚴紙人身上。

下一刻。

四個紙人身上,浮現出四種完全不一樣的規則紋路。

地磁,金,雷霆,刀道。

“不錯,十息之內,可以爆發出我三成威能。”

顧言點點頭,魂力籠罩上去。

“醒!”

光彩琉璃。

四個紙人,居然化作了四個身高兩米,手持錘,劍,刀的大漢。

顧言看了看自己血液點化出的紙人,又看了看橘寶血液點化出的紙人,總是感覺哪里有些不對勁。

“我怎么感覺橘寶血液點化出的紙人,有點邪性啊。”

不過此時時間緊迫、

顧言將疑惑先壓下,手掌一揮:“去,聽從蒼天雪的命令!”

“嘻嘻”

陰風旋起。

周圍空間開始虛化。

四神將開道,百個詭異紙人嬉笑尾隨,涌入泛起波瀾的虛空,消失在了陽間。

“紙人過來了,你可以用心神操控。”

將信息傳遞給蒼天雪之后,顧言腳下一點,懸浮虛空,雙眼化作血金色,開始再次構建電磁軌道大炮!

“試一試五十里距離的威力!”

地磁磁場化作炮臺基座,雷霆化作炮管,金之規則作為炮彈,刀意化作彈頭,再次蓄勢虛空。

沼澤盆地之下。

一頭半石化,半水晶化的蛟龍正控制那些零碎無形的地脈之氣碎片,重新粘連在一起。

突然。

它一雙豎瞳,隔著地面阻隔,瞪向南面。

“不好!”

下一刻。

轟隆!

一道金色光輝,閃耀這片區域。

在蛟龍和十幾個蒼家先天高手的注視下,又一條地脈蛟龍,哀鳴一聲,化作無數碎片散開。

“老祖...”

蒼家家主,面色蒼白地看向蛟龍。

第一條破碎的地脈蛟龍還未黏連,第二條又碎了。

這怎么搞?

“吼!”

伴隨一聲怒吼,百米蛟龍,伴隨升騰的蘑菇云,沖出地面,化作黃色光芒,殺向顧言所在。

對方手段,速度太快了。

自己剛剛感應不對,金色光輝已經跨越了五十里的距離,撞擊在了地脈之上。

根本防不住!

只是當它沖到五十里外的時候。

虛空除了一圈震蕩的余波,沒有留下任何氣息。

“吼!”

蛟龍暴怒地仰天嘶吼。

“給我等著!!!”

它咬咬牙,將自己發布任務的獎勵,再次翻倍。

幾乎是瞬間,就有了回饋。

“不錯,總部的影狐和金目已經接了任務,最多一炷香時間,就可以通過傳送者抵達我所在位置。”

蛟龍豎瞳閃過暴虐,準備返回。

就在這時。

幾十里外,一個新的地磁力場,出現在它的感知中!

“吼!”

它咆哮一聲,繼續沖了上去。

只是到了后,它才看到一道金色光芒,從它剛剛離開位置的方向更遠處,破空而過。

“不!”

蛟龍咆哮一聲,想要攔截。

轟隆!

蛟龍前方一座小山,徑直被洞穿,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洞口。

這一擊...是朝著它打來的,就是偏的厲害。

顧言一邊轉移位置,內心也是無語。

“即使有幽冥眼加持,我的視野極限,也就是百里左右,誒。”

在這種反復橫跳追逐之下。

蛟龍看似越發暴躁,眼中冷意卻愈發強盛。

“隱匿的爬蟲,是不是以為你速度很快?”

影狐和金目,就要到了!

只是。

這次,等了十多息時間,都再未有動靜傳來。

難道跑了?

又是十多息時間過去。

荒野中,除了孤寂冷風,依舊死寂。

“吼!”

它心中怒意,再也無法抑制,仰天長嘯。

“老祖,快回來吧,我們快穩不住地脈了!”

小輩的傳訊,卻在這時候傳來。

任由心中有萬般不甘心,蛟龍也只能發泄般對著下方森林噴吐出一口黃色光芒,便趕向祖地。

背后。

灰色蔓延。

方圓數千米野林中的一切,全部化作了石雕。

高空,顧言瞳孔一縮。

這頭蛟龍,居然擁有的是石化神通。

“幸好沒有和它正面對線。”

此時他正處于九天罡風之上,也是身體可以承受的極限高度。

背后,雷云陰沉,化作層層疊加的漩渦,在不斷牽引下,輻射范圍已經超過了十里范圍,宛若天災降臨。

這才是他的殺招。

在之前,他就感覺到了,有威脅在不斷靠近。

恐怕那蛟龍,請了外援。

“蒼天雪,別報復了,走!”

發完傳訊。

顧言雙眼血金色光芒,身軀綻放紫色光輝,將苦苦牽引的雷云,徹底釋放!

轟隆!

雷霆炸響方圓百里虛空。

一個紫色雷云光環,震蕩而開,將整個虛空都化作扭曲。

一層層雷云崩塌,將威能疊加下來。

漩渦漏洞的最底端,一點金色光輝,不斷震動,等待最后的動力加持。

顧言見狀,渾身汗毛豎起,閃身就跑。

等到威能徹底爆發。

那一擊,絕對石破天驚!

另一邊。

蒼天雪抱著半米大小的血色晶石,淡漠走過一地俯尸。

這些紙人,太強大了。

她要驅使那些紙人,去將蒼家那些居住在這的子弟全部殺光!

就在這時。

顧言的傳訊,出現在她腦海。

蒼天雪眼中閃過不甘,卻絲毫沒有猶豫,讓所有紙人將自己包裹,潛入了幽冥和陽間的夾層,向外逃去。

她下意識,不想違背顧言的話,即使她不愿意如此。

她剛剛離開。

蛟龍便回到了洞窟之下的地脈層。

“老祖!”

那些蒼家先天,看到蛟龍,一個個露出如負釋重的表情。

讓他們維持一條潰散的地脈,太損耗心神了。

哪知。

蛟龍剛剛露面,便神色大變,重新化作一道黃色厚重光芒,消失在原地。

看模樣,似乎在逃跑?

“老祖???”

十幾個蒼家先天,一臉懵逼。

就在這時。

盆地上空。

雷云一層層崩塌,終于作用到了最下端千米范圍。

一股蓄勢殘留的地磁力場,轟然炸開。

電磁加持。

撕拉!

周圍虛空,居然出現了數百道頭發絲大小的漆黑裂縫!

金色光輝,不顯眼地一閃而過,在虛空留下一道金色烙印,宛若流星,消失在了下方盆地。

蒼天雪和紙人剛剛出現,就被顧言一把抓著,向外遁逃。

剛剛逃出盆地三十多外。

一個恐怖的環形罡風蘑菇云,帶起無數泥土石塊,從地底爆發,橫掃而過,席卷方圓數十里,將大樹石頭沖擊傾斜翻滾。

蒼天雪被夾在顧言咯吱窩,看著身后沖擊而來的滅世風暴,眼睛瞪大。

夜鴉做了什么?

轟隆!

天地之間,又是一場震動。

更恐怖的動靜,從下方傳來。

原本盆地所在,瞬間坍塌,化作巨大天坑,厚重巖石板塊泛起,密密麻麻的大地裂縫,以盆地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地震了...

“吼”

滅世般的景象中,一條百米蛟龍,在塵霧之中,泣血嘶吼。

蒼家祖地,血池,隱匿的血脈,十幾個先天后輩,藏匿的資源...

沒了。

都沒了!

一黑一金兩道光芒,破空而來。

看到前方滅世之像,兩道光芒又急匆匆停下,化作一老一少,兩個人影。

老者赫然是之前和顧言照過面的詭狐爺爺。

“嘶”

它倒吸一口涼氣。

“蒼家這是招惹了天災級強者嗎!”

這種景象,它只在隱門記載了天災強者出手的動靜中,見過一二。

另一人,是個看似五六歲的童子,只是一雙眼睛,泛著金色。

它雙眼金色光輝綻放。

“不是,更像是某種引動天地力量的手段!”

“老蒼祖地,有八條地脈蛟龍,形成天然地脈陣法護持。

他的敵人,引動天地力量,將那八條蛟龍全部轟碎,才造成了這般威能。”

“也是,不然他現在也不會還有命在那里憤怒,估摸著是一個陣法大師。”

老頭看著泣血的蛟龍,眼中戚戚。

“可能吧。”

天地威能,不是那么好牽引的,即使是神通境強者,也很難很難做的到,所以老狐貍才會說對方可能是陣法師。

“如果是陣法大師,估摸老蒼這次找人都找不到。”

童子也嘆息一聲。

蛟龍終于發現了兩人。

它瞪大不滿血絲的雙眼,聲音嘶啞:“幫我追蹤對方!”

童子無所謂點點頭:“我是無所謂,但是影狐肯定不會愿意。”

果然,老頭直接搖頭。

“老蒼,對不起,我還有一大家子要庇護。”

下手之人,顯然有引動天地威能手段。

這種存在,稍有不慎,摸到它老巢來一下,怕不是也要和這蛟龍一般,成為孤家寡人。

它不愿意得罪。

“在郡城你還有些后背,下面地脈即將噴涌,我勸你還是先將血池轉移吧。”

說完,老頭化作黑影,直接離開。

童子張了張手:“你要是實在不甘心,就回總部,找幻瞎子幫你推演吧。”

蛟龍不甘心怒吼一聲,重新鉆入已經只剩下余波的地底。

片刻。

一道更加悲涼的嘶吼,從地底傳來。

血池,空了!!!

要知道血池構造,珍貴無比,堪比神通強者的身軀。

對方肯定是不止一個人!!!

目的,說不定也是自己家族的血池!

啊啊啊!!!

兩道血淚,從蛟龍雙眼滑落。

沒了血池。

蒼家,要沒落了。

因為它下半身水晶化,已經沒有了繁育能力!

“上到九天,下落幽冥,即使化身為孽,我也要將你找出來!”

一股怨恨和黑氣,在蛟龍雙瞳浮現。

被它無比怨恨的顧言,此時已經帶著蒼天雪逃到了三百多里外。

紫色雷霆,撞擊在地面,劃出數里。

顧言虛弱地松開雙手,露出被保護的很好的蒼天雪。

“主人,你怎么了!”

蒼天雪眼露急迫,爬到顧言身上。

無數焦黑裂痕,出現在顧言身體表面。

那種牽引天地力量的手段,怎么可能沒有反噬,不然任何一個先天高手,都可以以此為底牌了。

不是他們不想,而是身體吃不消。

何況顧言再動手之前,便再次動用了邪神祭壇,遮掩因果。

“對了!”

血精!

蒼天雪小短腿奔躍,將掉出百米的水色晶體,抱到顧言面前。

這東西,對于肉體,有神異。

就在蒼天雪想要將血精融化在顧言身上時候。

顧言腰間突然鉆出一個瞇著眼睛的橘色腦袋,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將半米大小的血精大球,吞噬了下去。

這!!!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