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兩百一十章 敵進我退,敵退我開炮

更新時間:2021-10-13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狂風暴雨之下。

一道蘑菇云,升騰百米高空,改變方圓千米范圍之內的地形!

最關鍵,在顧言的幽冥眼中,下方那八條地脈土龍,硬生生被崩潰了一條!

“吼!”

咆哮怒吼,從下方洶涌,將那蘑菇云沖的潰散。

恐怖威壓,撞擊在天空雷云。

大半個漏斗漩渦雷霆風暴,開始內塌崩潰。

顧言感受到威勢,二話沒說,轉身化作雷霆,消失在半空。

一條半石化,半水晶化的蛟龍,沖出地面,大嘴對向雷霆風暴云。

“何方宵小!”

一道粗壯土黃色光芒,從宛若激光大炮,轟擊在天空雷云。

下一刻。

煙消云散,風停雨止。

除了下面盆地宛若被隕石撞擊,渾濁之物不斷從大坑涌出之外,沼澤盆地只剩下了那剛剛出現的蛟龍。

“該死!”

看到敵人已經逃跑,蛟龍暴虐的目光,心疼地看向那個不斷涌出渾濁泥水的深坑。

他不敢追出去。

剛剛那鋒銳金光,貫穿了地脈大陣防護,硬生生將一條凝聚的地脈打碎。

如果不是他第一時間用肉身鎮壓,寶物禁錮,這個天然大陣就要破碎了。

他要是離開了。

這里一樣要崩潰。

嗖嗖嗖

十多道猙獰身影,后知后覺,出現在盆地上空。

他們看到半石化,半水晶化的蛟龍,立刻俯身彎腰:“見過老祖!”

“現在這情況還客套個屁,趕緊過來隨我一起鎮壓地脈,進行重塑!”

蛟龍翻身,重新鉆入地底。

同時十幾道傳訊,從他身上傳到外界。

這次襲擊太突然和詭異了。

關鍵是地脈碎了一條,他現在顧前不能顧后,必須請老友來幫忙鎮守。

順便,找出敵人!

隱門總部,一座懸浮星空之下的橢圓圓錐形島嶼之上。

隨著蛟龍傳訊。

一道剛剛形成的銀色任務,引起十多道沉寂氣息蘇醒。

另一邊。

一發得手。

顧言再次停下,已經在了五百多里之外。

他隱匿半天,發現沒有追蹤之后,哈哈大笑起來。

“太爽了。”

“這才是我設想的地磁軌道炮!”

“除了蓄勢時間太久,很難對單個移動個體進行鎖定外,威力絕對超越了先天層次!”

這玩意,目前還不適合與人對戰,更適合作為炮臺攻克頑固陣法地形。

顧言相信,如果等到這四道規則凝聚神通,到時候以自身為引子,彈指間摧山滅城,簡直就是人形天災。

想想都激動。

“現在陣法已經破損,試一試能不能聯系上蒼天雪。”

顧言重新化作雷霆,返回沼澤盆地。

他又不是傻子。

承諾是承諾,不代表他要無腦上。

畢竟蒼家可能存在神通境高手,這種人物,手段難料。

他的目的是救出蒼天雪,而不是摧毀蒼家。

他的底氣,就是自己的速度。

重新靠近沼澤盆地。

顧言一雙幽冥詭眼洞察虛空。

“居然在虛空布置了這么多檢測陣法,看來已經知道了我的電磁軌道炮蓄勢動靜大,速度慢了。”

一旦他還想偷襲,對方很容易提前打斷攻擊。

“不過你們小看我的射程了。”

顧言嘴角露出微笑。

他的神魂強大,血元隨著日月體壓縮九次,在后天層次就堪比先天血元,更別說現在了。

凝聚的金元長矛,完全可以支撐他將其激發到幾十公里之外。

顧言避開那些監測陣法,從天空落下,藏身一處低洼之處,盤膝而坐。

他之前在蒼天雪腦海下了控妖之術。

隨著他一記電磁軌道炮,地底下天然的地脈大陣已經出現了縫隙。

沒了陣法阻隔,這個距離已經可以嘗試聯系了。

魂力逸散。

一道波動,激射而出,消失在了地底。

地底深處,是一個龐大的洞窟。

一個個熒光石塊,讓這里保持著不下地面的光度。

這里就是蒼家的祖地。

洞窟中央,是一個巨大的血池。

血池液體呈現黃色晶瑩。

厚重,凝聚,好似虎魄一般流動。

這個血池,便是蒼家的根基所在,也是他們生命最后的歸宿。

它就好似一個子宮,孕育了一代代蒼家之人,讓它們保持著血脈的穩定傳承。

血池左邊。

一個暗無天日的小洞窟內。

一群衣著華麗的人,氣息萎靡地被綁在各個位置,加起來居然有數百人。

大部分男女都處于半昏迷狀態。

唯有一些武道或者左道,已經達到后天層次的人,怨恨地對著最里面的那個身影謾罵。

“蒼天雪,你個婊子養的,你老母是個老婊子,你就是個小婊子。”

“不就是被放一點血,那群賤貨根本沒有為我們考慮過!”

“老子期待著那群婊子被抓回來折磨哀嚎的模樣...”

這些人,都是蒼家中,帶有雪妖血脈的后裔。

平日地位,雖然大多比不上那些蒼龍血脈濃郁的族人,但是在郡城也算是人上人,無憂無慮地整日享樂。

現在那些雪妖一逃跑。

他們頓時成了壓制血脈缺陷的替代品,維持著蒼家的正常運行。

可以預見。

就算蒼家找到新的雪妖族群,也不可能再放他們出去了。

蒼天雪雙手抱膝而坐,表情平淡地看著頭頂小口,對于這些人的辱罵,絲毫未在意。

只是想到自己無情被母親族人拋棄,她心中偶爾還是會閃過憂傷。

“母親...”

她低下頭,將小腦袋埋在膝蓋中。

別的族人還可以作為血牛活下來,等到夏至時候,她作為母親唯一的血脈,注定要被血祭。

一切的祈愿,對未來的憧憬,馬上都要結束了。

“我好不甘心。”

蒼天雪心中呢喃。

可是...

已經沒有希望了。

就在這時。

轟隆!

洞窟內發生了劇烈震蕩!

大塊石頭砸落。

一些年幼昏迷的族人,頃刻間就化作了血泥。

那些人清醒的人,鬼哭狼嚎地躲避著上面落石,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唯有蒼天雪,目光重新明亮起來。

難道,有轉機?

她可是對這祖地,了解深刻!

祖地外,有八條地脈形成的天然陣法護持。

即使真的出現地震,也不會影響到這里。

出現這種情況,只有一個可能!

地脈破碎了!

這場動靜來的太突然。

不過一小會,被關押在這里的人,就重傷死去了十幾個。

好在關鍵時刻。

上面封閉的窗口打開。

一些蒼家奴仆,擊飛一塊塊落下巨石,將那些還沒死的人全部轉移了出去。

外界更是混亂。

許多作為后路的蒼家血脈族人,走出了住處。

他們驚恐地看著震蕩的頭頂,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議論紛紛,場面混亂。

直到一位先天族老出面后,他們才恢復了平靜。

安撫了族人。

那個族老才來到那些面無表情的奴仆面前:“死了多少人?”

一人上前,聲音不帶感情:“十一人。”

族老目露兇狠:“廢物,居然死了這么多,趕快帶那些重傷的去治療,其余的全部原地看押!”

說完,他急匆匆轉身離開。

在未確定安全前,他必須聽從老祖吩咐,監視外面環境。

蒼天雪一群人來到祖地后,第一次脫離了洞窟,被一群宛若傀儡的奴仆看押在空地,避免他們繼續傷亡。

洞窟震動,一直在持續。

蒼天雪被一個個族人擠壓,趕到了最外圍。

如果不是那些奴仆看著,她恐怕會被那些遷怒于她的族人活生生打死。

“洞窟震動,在減緩,應該是那個老不死的出手了。”

蒼天雪孤零零坐在最外圍,感受著pp下的震動,心里分析。

“希望是有強敵殺來啊。”

她現在情況,唯有蒼家祖地被攻破,才有一線生機。

因為她已經凝聚了極寒之體,配合自己的雪妖血脈,是天生的修行種子。

如果有勢力將蒼家攻破。

她無論是被拿去當爐鼎,還是販賣,都有價值,不會被輕易殺死。

活著,就有希望。

就在蒼天雪心中忐忑祈求之時,在她意識海,一道沉寂了足足數月的紋路,重新亮起。

“好久不見,蒼天雪。”

低沉沙啞的聲音,在蒼天雪腦海響起!

“嗯?”

蒼天雪眼中震驚,纖細的下手都下意識將自己膝蓋抱的更緊。

“夜鴉!”

“對,是我,你現在情況怎么樣?”

蒼天雪內心無比震驚。

聽夜鴉的意思,難道地脈出事,和他有關?

不過她聰慧冷靜,將心中震驚疑惑壓下,條理清晰道:“我被關押在祖地洞窟,身上被下了藥,幾乎相當于一個普通人。”

“不過剛剛祖地地脈震動,此時蒼家老祖和那些先天高手,應該都在維持地脈穩定。”

“受此影響,我被轉移出了關押所在,目前身邊只有一群無痛無絕,反應遲鈍的血肉傀儡看守。”

“對了,按洞窟震動余波,預計兩炷香之后,地脈就會穩定下來。”

“如果你要救我的話,最好是在這個時間之內。”

蒼天雪言語中,絲毫沒有將身邊那些人,再當做族人。

地面,顧言大喜。

他沒想到蒼天雪居然連地脈情況都可以反饋給他。

他立刻將自己的計劃告訴蒼天雪。

“你在的位置,有神通境老怪護持,常規手段,我沒辦法救你。”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

他夜鴉身份,沙啞的聲音出現在蒼天雪腦海。

“什么辦法?”

蒼天雪冷靜詢問。

“你還記得我上次用紙人監測你么?”

“那些紙人能夠穿梭幽冥,可是這種辦法,需要精準定位。”

“你必須心甘情愿,將我留在你意識海的鎖妖咒融入你的靈魂,我才可以讓紙人出現在你的位置。”

“什么?”

蒼天雪聽完,沉默了。

如果這樣,那她豈不是真的要任由夜鴉掌控自己生死了?

顧言靜靜等待回復。

如果蒼天雪拒接,他轉身就走。

他又不是迂腐之人。

盡力出手了。

對方不愿意,那就沒辦法了。

顧言不可能讓自己冒著生命危險的,蒼天雪還不夠資格。

做到現在這個程度,還是源自于他自己的心靈潔癖。

反正他對半年之約的承諾,已經問心無愧了。

沉默三息。

蒼天雪眼中閃過堅定。

處境再差,難道還能比現在差?

她閉上雙眼,放開身心,任由腦海中那些鎖妖咒印籠罩自己靈魂。

顧言靜靜數著時間。

他只給蒼天雪十息時間考慮。

過時不候。

無他。

發現蒼家可能和隱門有牽連之后,墨跡的話,他自己也會有風險。

原則上,他的原則,是建立在自己安全的前提下,這是他做人的下限。

做到了自己的極限,就算是完成承諾了。

顧言求的是自己心安理得,而不是別人的認同。

不過三息時間。

一股奇異之感,涌上顧言心頭。

他可以清晰感知到,數千米之外的地下,有一個小小的靈魂,和自己發生了牽連。

他可以輕易感知到這個靈魂的情緒。

顧言甚至有預感。

只要他一動念頭,那個小小的靈魂,就會徹底潰散消失。

他徹底掌控了蒼天雪。

“果斷啊。”

顧言感慨一句。

“我已經可以定位你的位置了,放開心神。”

“好。”

蒼天雪立刻放開了心神。

她沒發現,自己現在對于顧言的話,考慮都沒考慮,就順從了。

似乎。

顧言的命令,已經超越了她的思考和本能。

顧言魂力,順著感應,降臨到了蒼天雪軀體。

原本低著頭的蒼天雪,再次抬起頭顱,在長發的遮掩下,看向了周圍的血肉奴仆。

“有意思,我感覺自己的幽冥眼也可以降臨。”

蒼天雪眼睛一閉一睜。

凌亂的細發縫隙中,多了一抹血金色。

“不行,幽冥眼一開,造成的負擔太重了,蒼天雪意識海太弱,只能承受三息時間。”

顧言匆匆將周圍奴仆分布,血氣薄弱記載心中,意識回歸本體。

“好了。”

“你走到正中央,我會在正面吸引那些高手注意,暗中排出紙人,穿梭幽冥,降臨你的位置。”

蒼天雪聞言,聽話向人群中間走去。

一道道厭惡的目光,隨著她的移動,投射在蒼天雪瘦弱的身軀。

他們對那些孕育了他們生命,卻毀了他們混吃等死生活的雪妖,無比厭惡。

現在,將這股厭惡,轉移到了蒼天雪身上。

就是這個賤人的母親,才策動了雪妖逃跑,導致他們現在成了階下囚!

“呵呵”

蒼天雪心中涌出一股悲涼。

“主人。”

“嗯?”

蒼天雪突然來這么一句,還是有些小刺激啊。

“怎么了?”

顧言壓下心中的漣漪,正經地回應。

“能不能將我身邊這些囚禁的人,一起殺了。”

蒼天雪冷漠道。

這群被馴化的東西,不配活著。

她繼續開口:“而且他們都具有雪妖血脈和蒼龍血脈,可以壓制血池,提取里面最精華的血精!”

“那東西,對肉身有奇異功效!”

聞言,顧言雙眼一亮。

“好!”

他一口應下,隨后準備吸引蒼家高手。

顧言的計劃很簡單。

敵進我退,敵退我開炮!

嘿嘿。

而且對于蒼天雪所言一池血脈精華功效,顧言十分期待。

這波大賺!

(發表后再添加的免費字,不收錢):

嘿嘿,是不是以為主角真的傻乎乎的言出必行啊。

不存在的!

多謝淺吟低唱書友的提醒。

我之前作為作者,知道自己寫什么,知道后面的劇情發展。

所以描述上,會帶著上帝視角。

這樣在讀者視角,沒看到后面,就會引起誤會,甚至搞得暴躁老哥直接棄書。

感謝昨天的提醒。

大佬們其實記住一點就行:主角從來不是偉大之人。

如果他這樣做了,肯定有問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