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七十四章 試探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三皇子司馬無相,面貌陰柔,年約二十,走路龍行虎步,帶著一股桀驁,和外貌形成反差,讓人一眼難忘。

他一到場,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顧言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三皇子,就將目光看向他身后兩人。

一人目光陰霾,空手,身上散發陰冷氣息。

一人面色儒雅,腰跨一柄書生劍,看著平平無奇。

兩人若有所感,看向顧言。

顧言微微一笑,收回目光。

“實力一般。”

他心中下了判斷。

左道修為突破先天神魂境,將神識擴大到五百米范圍后,他的“神”,已經接近六點,天賦心神感應也變得更加強大。

之前,就是感覺到接待院老婦人給他威脅很大,顧言才沒有直接翻臉。

而這兩人就差遠了。

給他感覺...最多兩刀了,兩人離得不遠的話,一刀也不是不行。

“諸位久等了。”

司馬無相坐上主位,手掌拍擊。

“奏樂。”

霧氣升騰,好似云霧翻滾。

古箏琵琶和奏。

云霧中,五個身子搖擺,身披輕紗的舞女若隱若現,舞動身姿,將大廳氣氛暖了起來。

“這里是城中住處,不能奢華,有些簡陋了,諸位見諒。”

司馬無相,拿起酒杯,對著下面八人示意。

七人立刻恭敬雙手捧起酒杯,進行回應。

唯有顧言這里,一手撐著腮幫子,一手抓起酒杯,十分隨意的模樣。

邊上橘寶,更是頭都沒抬,嘴巴吧唧,尾巴搖的歡快。

看的出來食物很和它口味。

看到顧言如此姿態,司馬無我眉頭不顯眼的一皺,面色不變,舉杯下喉。

“諸位,既然你們選擇我司馬無相,以后每月供奉,都會按時奉上,希望你們早日晉升先天。”

司馬無相放下酒杯,看向其余七人。

“諸位現在可以去簽訂契約了。”

這話,顯然是對除顧言之外的七人說的。

等了半天,只有一杯酒水。

七個半步先天卻面露喜色,這意味著他們可以在三皇子這里混口飯吃了。

在之前的中年帶領下,他們依次離開了大殿。

司馬無相這才將目光放到顧言身上:“顧先天,你覺得他們七個怎么樣?”

“一個都成不了先天。”

顧言淡淡道。

這話,引來司馬無相的興趣:“可以詳細說說嗎?”

“他們雖然修行資質可能不錯,但是沒有自己的勢!”

顧言身上,逸散出一股鋒芒:“每個強者,即使在弱小的時候,也會有自己的意志,不管是霸道,鋒芒畢露,灑脫,他們都會有自己的勢。”

“勢,是心神意志的體現!”

“沒有自己意志的人,即使僥幸成就先天,也走不遠!”

顧言若有所指。

“大言不慚!”

司馬無相身邊的陰霾中年,呵斥出聲。

這顧言,不過是一個剛剛突破先天的人,居然敢說出這么自大的話,豈不是在映射他。

另一個儒雅中年,倒是頗為認同地微微點了下頭。

“徐客卿,你著相了。”

司馬無我先安撫邊上客卿后,才眼帶戲謔看向顧言:“那按你說的,每個有勢的人,為何要居于人下?”

“有自己的意志,只是在面對任何事情的時候,有自己的考量,不會受外物影響。”

顧言從位置上站起,指著司馬無相身邊二人。

“比如這兩位,左邊這位,明顯只是將護衛你,當做一場換取修行物資的交易,而右邊這位,呵呵,是把自己當做奴才了。

這個,就是沒有自己的意志,自然形不成自己的勢。”

“你可懂了?”

顧言淡淡一笑,語氣帶著教導。

陰霾中年,看向顧言的目光,更為不善。

司馬無相臉上的笑容,也緩緩消失。

你這是想教導我?

這個顧言,不是一個將尊卑放在眼里的人啊。

就在氣氛陷入微妙之際。

大廳中央舞女出現混亂。

一個舞女無意瞥到顧言微微一笑,結果失了神,摔倒在地面,將舞蹈打亂。

司馬無相露出冷笑:“這些不成器的東西,打擾顧先天興致了。來人,拖下去,剁碎了喂狗!”

顧言知曉,這是他借機向自己表示不滿。

“三皇子,一個螻蟻罷了,不如繼續剛才的話題。”

顧言手掌一揮!

大廳中云霧散去,將那些舞女拋回后堂。

他走到中央。

“看這位對我的話不是很滿意。”

“口說為虛,眼見為實。”

“來。”

顧言對著他伸出食指:“一根手指,我就可以斬殺他。”

“你!”

點點陰寒氣息,擴散到大廳。

陰霾中年看向司馬無相:“殿下,我想看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怎么一根手指斬殺我!”

司馬無相也看顧言不爽,沒有猶豫:“準!”

若是顧言贏了,就算了。

若是輸了...哼,真當他司馬無相是個好脾氣的人?

“來人,清空場地!”

司馬無相出聲。

“不用了。”

顧言搖搖手指:“請快點。”

“找死!”

一而再,再而三。

這顧言,分明是針對他,想拿他當踏腳石!

陰霾徐供奉眼中陰寒一閃:“左傾右迷,落魂!”

一道無形魂力,想要降落顧言身上。

卻被顧言體外一層磁場阻隔在外。

一個銅鑼出現在徐供奉手上。

銅鑼無聲震動。

如泣如訴之詭音,出現在顧言腦海,帶著迷魂之意。

一層紅芒從顧言身上一閃而過。

徐供奉手上銅鑼直接裂開!

一股細微雷電在顧言指尖閃爍噴吐,意境薄弱,威勢不顯。

“有兩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凝聚這么弱的雷電真意,就想一指殺我,我已經摸透你的手段了。”

下一刻。

詭霧彌漫。

隱約有身形晃動,想要侵染顧言身體。

顧言不躲不閃,磁場加持指尖。

帶著鋒芒的紫光一閃即逝。

剛剛降臨的詭霧,轟然炸開。

詭氣森森的大殿,重新恢復寧靜。

顧言緩緩收回手指,面露失望。

“讓了你三招。”

“給你機會。”

“你不中用啊。”

“你居然真的敢殺我。”

徐供奉眼中茫然,不可置信。

他體外,一個自動護體的護罩宛若破碎雞蛋,已經被什么東西洞穿,額頭更是出現了一個前后貫穿的大洞。

“為何不敢。”

顧言淡淡一笑:“我向來說到做到。”

徐客卿還想說什么,身軀卻猛地一震,緩緩倒下。

同時一道虛幻身影,密布藍紫色刀痕,從他尸體上升騰,一點點消散。

這才是致命傷。

一刀,破碎了他的神魂!

“這是刀勢?”

“你居然只用刀勢,就殺了一個先天神魂!”

另外一個持劍中年,面色大變,擋在了司馬無相的面前。

看著自己手下一個先天供奉就這樣被秒了,司馬無相表情也微妙起來。

啪啪啪

他推開中年護衛,手掌輕拍。

“顧先天果然是高手。”

“敢問剛剛那一招,可是雷電刀元,加持的地磁力場?”

“好眼力。”

顧言點頭。

科學的力量了解下。

這一招,原理其實借鑒了前世電磁軌道炮。

當然,一般人用不來。

他也是取巧。

等修行一門先天層次的雷電刀決,將電,金,磁三合一,到有些希望成為人形自走電磁軌道大炮!

“好。”

“顧先天,你的實力,我認可了,供奉再加一倍!”

司馬無相面露笑意看向顧言,等待他欣然接受。

畢竟,對方大膽斬殺自己的一門隨身供奉,顯然是想展示自己價值。

人才難得。

多些錢財寶物,小意思。

“少了。”

顧言搖頭。

是時候圖窮匕見了。

司馬無相不以為意:“榮華富貴,錢財美女,修行秘境名額,你想要什么,只要本皇子有,都可以,你值這個價!”

“三皇子確實大氣。”

顧言一把將橘寶抓到肩膀上:“可是我說了,對于強者而言,為人供奉,其實是一場交易,交易的內容,不僅僅是眼前這些東西。”

“我投資你的未來,你未來給我更大的回報。”

“可惜,我沒有從你身上看到未來。”

“告辭!”

顧言笑了笑,轉身就要離開。

司馬無相臉上的笑容僵硬。

你特么殺了我一個先天供奉,完事說自己只是來看看?

司馬無相身前桌子轟然炸開,凍結成片片冰晶。

“站住!”

顧言擺擺手,身形閃爍,就要出府。

“你當我這是花樓嗎!”

司馬無相氣的雙眼化作一團綠焰,看向虛空。

“影衛,給我拿下他!”

虛空蠕動。

一個一身漆黑的人影,手持長劍,宛若一尊死物,阻隔在顧言面前。

顯然。

這才是司馬無相身邊真正的護衛。

“只釣出來一個么,我感覺司馬無相身邊,還有威脅。”

顧言眉頭一皺。

“滾開!”

一道藍紫色電芒,帶著鋒銳,激射向黑影。

黑影一閃,和電刀擦身而過。

下一刻。

一點寒芒瞬間破開顧言體外厚實力場,刺向他肩膀。

音爆炸開。

顧言一拳轟擊而出,罡風四射,加持重力撞擊在近在咫尺的黑影。

黑影連人帶劍,一聲不吭,轟然潰散成一團黑霧,速度沒有絲毫減弱,將顧言包裹進去。

“黑暗劍閃!”

嘶啞的聲音,在漆黑中傳出。

黑暗,陰影,鋒銳!

三股規則力量降臨,融成一股,撞擊在顧言體外力場。

顧言腦子一震,力場轟然潰散。

無數鋒芒炸開。

將顧言和橘寶淹沒。

黑暗消逝。

一道陰影出現在一邊,重新化作人形,持劍而立,冷漠注視著顧言。

一片片錦袍化作勻稱碎片灑落。

一道道劍痕,從顧言和橘寶的體表外浮現,密密麻麻。

橘寶面露痛苦。

“顧言,我好痛。”

無數劍芒逸散。

橘寶身體炸開。

星星點點碎肉,化作雨點掉落地面。

“敬酒不吃,吃罰酒。”

司馬無相面露快意。

黑影手上長劍,卻輕輕一顫。

“就這?”

撕拉!

顧言一把扯下身上殘余衣物碎片,露出毫發無傷的勻稱身軀,臉上沒有一絲對橘寶慘死的悲痛。

“你的劍,鈍了一點。”

他看向黑影,面露不屑,激怒對方。

長劍輕鳴。

數十個黑影出現在四面八方,再次殺向顧言。

顧言身軀快速膨脹,化作一個三米巨人,附著一層宛若燃燒的烈焰的血元。

“你沒明白么?”

一股熾熱,轟然擴散,撞碎了一道道黑影,露出對剛藏身扭曲虛空的真身。

地面一震!

顧言消失在原地,對著黑影一拳轟出。

一股恐怖的颶風,沖擊府邸四面八方,掀起大片碎石瓦片花草。

狂暴熾熱的血元化作拳印,沖出一道血紅色火焰通道,宛若將虛空點燃。

顧言緩緩收回拳頭。

前面一團炸開的黑霧不斷蠕動,想要聚合,卻在磁場和震蕩虛空干擾下,難以靠攏。

顧言露出獰笑,再次舉起拳頭:“只要力量夠大,黑暗就會被撕裂,陰影就會被粉碎,而且你的傷害,太差了,下輩子注意點。”

熾熱和厚重,再次緩慢凝聚他的拳尖。

這一拳,威勢將更加恐怖。

一旦轟出,這個修煉三重真意規則的高手,絕對難以幸存。

司馬無相看著眼前一幕,眼睛瞪大,不可置信。

那可是皇室影衛高手!

修成三條小規則的先天強者啊!

一拳就敗了?

扭曲的虛空,好似水面被分開,露出一道刀激射而來的刀芒,斬向顧言。

感受到威勢。

顧言積蓄拳頭,轟擊向刀芒。

清風逸散,化作漩渦席卷周圍。

滋滋滋

顧言右手下垂,血液滑落,將地面腐蝕成一個個坑洞。

破防了。

“夠了。”

清風徐徐,化作一個手拿葫蘆,身穿麻布衣的絡腮胡中年,出現在顧言身側。

他眼帶憂郁,聲音滄桑:“你可以離開了。”

顧言受傷的右拳一握。

無數稀碎刀風被逼迫而出,將地面犁出一塊塊缺口。

血肉蠕動。

轉瞬之間,顧言的拳頭就恢復如初。

“顧言。”

“歲清風,快走吧。”

“下次再來找你討教。”

摸清了三皇子身邊護衛情況,顧言微微一笑,轉身離開。

背后。

一地狼藉的府邸,傳來司馬無相的咆哮。

“歲清風,你干嘛不攔下他!”

歲清風理都沒理他,看向還在蠕動的黑霧。

“小影,需要幫忙么?”

“不用!”

沙啞的聲音傳來。

下一刻。

黑霧潰散。

一個新的黑影,從歲清風影子里走了出來、

“那人的力量,好恐怖!”

“可以轟碎我的逆風斬,卻防不住,應該有十萬斤左右吧,差不多是先天二重極限的樣子,你隨便兩道規則之道融合,就可以拿下他了。”

“那人說的話,有些道理,你太沒有自主了。”

“嗯。”

黑影點點頭,消失在原地。

見狀。

滄桑中年嘆息一聲,也化作清風消散。

“歲清風,你個王八蛋!”

“如果不是我上次計劃失敗,有詭嬰在手,哪里還需要你們這些王八蛋!”

司馬無相心里怒意勃發,眼中綠火越發陰森。

一旁持劍中年,默默站到一邊,眼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先前慘死的徐客卿,已經沒有人在意了。

“顧言,好痛。”

顧言剛走出三皇子府邸。

一只橘貓就眼淚汪汪走了過來。

“感覺怎么樣?”

橘寶眼中閃過恐懼:“感覺我身體和豆腐一樣,輕松就被切開來了。”

說話間。

一輛馬車停在了顧言面前:“顧供奉,九公主邀請你去赴宴。”

顧言點點頭,抓著橘寶上了馬車。

這是他準備的后手,已防三皇子身邊高手太厲害,自己擋不住。

現在看來。

全力爆發,可以直接硬殺。

但是那兩人,身上不止一條規則之道,特別是最后的歲清風,刀意,風意,已經相容相合,更是難纏無比。

自己想要動手,還需要準備一下。

比如,整理好自己的戰斗方式,還有準備好隔絕因果追蹤的寶物。

思索一番。

顧言拿出一身新的衣物換上。

明天開始,自己應該就可以進入鎮魔司,然后選擇方向整合自己接下來的修行路線。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