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七十三章 拉攏,選擇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離開庭院。

直到真正的悅來客棧出現在面前,顧言才長長吁了口氣。

“顧言,你是不是又發財了?”

橘寶羨慕地看著顧言。

剛才顧言三人正式開始商談的時候,它莫名其妙就昏迷了過去,直到結束才醒來。

“發財個p,被動卷入漩渦了。”

顧言面色一跨。

他內心,遠沒有表面表現出的那么無所畏懼。

那個小庭院,其實很危險。

別看他氣的老婦人都快動手了,但那不過是表象。

每次他有想直接離開的想法時候,就會感覺到死亡的心悸!

對方真的有和他同歸于盡的手段!

最坑爹的是,他在一開始不知情的情況下,在陣法中顯露的部分實力,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老頭要死了。

正好這時候來的顧言,表現又獲得了他們的認可,就成了他們現在的希望。

對方根本不準備放過他!

顧言幾乎是強忍著逃跑的沖動,表現出那副姿態和老頭老婦人進行談判的。

直到現在。

他都不知道在那個庭院內,老婦人有怎么樣的底牌

“陣法啊。”

看著眼前真實的悅來客棧,顧言收斂心神,走了進去。

他現在需要一個安靜環境。

真正的悅來客棧,雖然沒有很奢華,但也算不錯。

開了一間獨院。

叫上大堆肉食給橘寶后,顧言走進屋子。

盤膝而坐。

他要整理下自己思緒。

“我現在要處理的事情很多啊。”

第一件事情,就是處理精神污染的事情。

他之前通過隱門懸賞過純凈心靈的寶物或者秘法,一無所獲,甚至有人想要釣魚他。

不過他已經通過再次購買的情報,確定了三皇子身上,確實在幼年時期,被植入了一顆人魚淚,緩解血脈的隱患。

沒別的手段處理精神污染前。

三皇子就是他最好的目標。

當然,知曉這是個什么玩意后,他對此也不抗拒就是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探尋神通境后,是不是真的如司馬無我所言,境界越高,被精神污染的可能性就越大。

如果確實如此,他就必須早做準備。

第三件事情,就是整理好自己的一身修行,戰斗方式,盡快形成體系。

他現在既可以爆發陽形態,肉體橫推;也可以使用陰形態,速度無雙;更可以陰陽體爆發,化作人形炮臺。

更別說各種能力配合后產生的重重妙用。

一切都太亂了。

必須化繁為簡。

以一種或兩種為主,其余為枝干。

第四件事情,就是剛剛接下的委托。

將一件東西,交給被廢囚禁在皇城深處的第一皇子。

鎮魔使的身份,可沒辦法做到這點。

唯一可行的機會,就是每五年一次的天地二榜爭奪了。

地榜,在六月,三個月后。

天榜,在九月,半年后。

顧言身為先天。

只有通過鎮魔司這個平臺,參與天榜爭奪,取得排名,最后進入皇城!

當然,擺在顧言面前,最需要思考的事情,是接下來各大皇子皇女的拉攏邀請。

老頭給他的建議,只有兩條。

第一,必須選一個人,先依附著。

第二,身為鎮魔使,必須在鎮魔司,表現的霸道狠辣,爭奪一切可以爭奪的資源,千萬不要去講人情世故,顧忌什么前因后果。

“紅塵就是一個大漩渦,無論處于哪里,都只能在里面苦苦掙扎,唯有站在云端的人,才可以高高在上,笑看下面風云變幻。”

嘆息一聲。

顧言躺下,緩緩閉上了雙眼。

一步步來吧。

日月輪轉,晨曦劃破黑暗。

橘寶小爪爪捂著嘴巴偷笑,靈活的小尾巴不斷在顧言的鼻子上鉤來擦去。

突然。

它小粉鼻聳動。

“怎么一股焦味?”

縷縷黑煙,從它的尾巴尖端冒出。

“啊,我尾巴怎么著了!”

橘寶嚇得趕緊收起尾巴,抓著使勁吹氣。

本來只是冒煙的尾巴,在橘寶的努力下,砰的一聲輕響。

“救命啊!”

橘寶帶著點燃的尾巴,嚇得在房間里上竄下跳。

顧言睜開眼,帶著笑意。

“你不是有很多小神通嗎,實在不行尾巴換一根就是了。”

橘寶恍然大悟。

點點水霧凝聚,往它尾巴上靠了過去。

伴隨一股焦臭味。

橘寶尾巴上的火滅了,不過也禿了。

“難看死了,小姐姐看了肯定不喜歡。”

橘寶皺眉看著禿了的尾巴。

一拔。

塞進了嘴里。

“好像味道還不錯。”

橘寶pp擺動兩下,長出新的尾巴:“顧言,外面有人找你。”

“我知道。”

顧言在橘寶靠近自己的時候,神識就已經看清了外面守候的人。

“這些皇子公主,下手還真快。”

推開門。

院外,九個人分散站開,靜靜候立。

“何事?”

“我們主子想要宴請閣下。”

九個人異口同聲,恭敬雙手托起自己手上請帖。

“知道了。”

九張帖子,仿佛被無形力場攝取,飛向顧言。

九人見顧言收下,行一禮之后,便轉身離開,不拖泥帶水。

“顧言,是不是有大餐吃了。”

橘寶伸出小粉舌,眼巴巴看著顧言。

“對,大餐!”

顧言露出微笑,翻閱九份請帖。

果然。

其中五份是當朝皇子請帖,四份是當朝公主的請帖。

大魏皇子公主,最多只有九位。

都具有繼承權。

彼此拉攏客卿高手,明爭暗斗,進行養蠱。

只有一個被廢,后面的人才可以依次頂上來。

這幾乎相當于一個排名,不分長幼男女,完全看皇帝心意,和顧言前世古代完全不一樣。

可以理解為,名次越高,最后繼承皇位的人可能性最大。

顧言要送東西的對象,就是上一任第一皇子,爭斗失敗,已經被廢關押在皇城深處。

依次翻閱。

“有意思,居然邀約同時定在月中,并且附帶可以給自己提供的供奉。”

月中,不過還有三天。

也就是說。

他必須現在就想好,從九人中選擇一個人加入。

當然,他一個都不選也行。

但是按老頭的說法,一個不選,進去鎮魔司成為鎮魔使,還是會被逼迫進行選擇,不選又不離開,想要享受鎮魔司的待遇,幾乎必死。

恐怕這是九人的默契了。

顧言不想特立獨行。

那純粹是費力不討好的無意義行為。

他丟開其余七份請帖,唯獨留下三皇子和九公主的請帖。

“這次到是一次試探三皇子的機會,而且也可以讓鎮魔司的那些鎮魔使,知道來了一個狠人,免得來煩我。”

至于留下九公主的請帖,純粹是對方開的價格,最高!

這也正常。

他顯露的一些實力,經歷,加上不算大的年齡,怎么看都是一個潛力股,這些皇子公主一晚上時間,也應該已經知曉了。

九公主排名最低,勢力最差,為了吸引顧言,自然最愿意舍得花錢。

不過想要他加入,就要看對方夠不夠膽了!

“橘寶,走了,我們出門一趟。”

“嗯。”

一人一貓離開一天,傍晚才回。

三天后,傍晚。

鎮魔司的回執還沒來。

顧言換上一身白色錦繡長袍,帶著橘寶,上了一輛馬車,離開了客棧。

馬車南行。

橘寶大眼睛一眨不眨,不斷看著顧言。

“怎么了?”

顧言疑惑看向橘寶。

“顧言,你換上一身衣服,感覺更好看了。”

好家伙。

顧言摸了摸自己的臉。

自己外貌殺傷力已經跨越了物種的審美嗎。

難怪幾天前去見那個九公主,對方看自己的眼神都帶著水潤。

“上次那個詭狐和老頭,應該也知道我夜鴉的面孔是偽裝,只是我肉身無暇無漏,才讓他們無法透過偽裝,看到我真實面孔。”

這樣也好。

夜鴉身份的外貌和自己現在的面貌,反差太大了,也是一種保護。

越往前。

馬車外的喧鬧聲越小。

半個時辰后。

“爺,三皇子府邸已經到了。”

“嗯。”

顧言丟下一塊銀錠,帶著橘寶下了馬車。

府邸不算大,和周圍建筑相比,看著也很樸素。

府門大開,兩個帶刀護衛守著,面色冷峻。

“這是請帖。”

三皇子的請帖飛向兩個護衛。

一人拿出一塊令牌往請帖上一掃,擠出一絲難看的微笑:“客人,請!”

顧言剛走進府邸。

一個長相憨厚的中年已經收到消息,匆匆飛縱而來:“顧大人?”

“嗯。”

“這邊請,宴席馬上開始。”

在中年帶領下,顧言來到一處不算大的廳殿。

最上面,是一張空著的大鐵桌,一張蛟龍環繞的赤紅大椅,十分顯眼。

下方地面鋪著紅色地毯,兩邊都是小長桌,共十張,最前面兩張桌子,靠主位最近,規則也比其余桌子好上許多。

所有桌子上,上面都擺著酒水瓜果肉食,還有侍女侯立兩旁。

已經有七張小桌上坐了人。

六男一女,年歲都不大,看逸散的氣息,也都是先天之下。

顯然,這一次,并不止顧言一人被邀請。

“這次邀請了很多人?”

顧言疑惑看向帶路中年。

他以為這次是一對一見面呢。

“大人有所不知,每月中旬,除非有事,不然都是諸位皇子公主面見新客卿的時候,您是最晚到場的一個了。”

他賠笑解釋,隨后將顧言帶到了最前面的右邊小桌。

他對面的桌子,是空著的。

顯然最前面兩張桌子,是專門為先天高手設置。

“大人,您先坐著,三皇子馬上過來。”

說完,中年轉身離開。

顧言淡然坐下。

“吃吧。”

反正今天,他也不準備給三皇子臉色看。

橘寶立刻撲到了桌子上,享用起美食。

其余七人,只在顧言出現的時候,好奇打量他,發現他坐的位置后,就一個個收回了目光,不敢再繼續直視。

片刻。

伴隨屋頂朵朵血色花瓣灑落。

一個桀驁身影,在兩個中年護衛下,出現在大殿。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