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六十四章 無間令,我看人真準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面對眾人注視,顧言點頭,承認了自己突破了先天。

夜非月眼睛稍稍瞪大。

她想問顧言為何沒有受《天罡純陽體》影響,成功突破了先天,卻被夜輝煌一眼阻止。

他上前一步。

“顧兄,可喜可賀。”

“不過眼前這位是鎮魔使楊峰和其余幾個巡夜使,有事想問你,你先處理了,我們再好好坐下聊聊。”

同時,一道傳音出現在顧言心中。

“顧言,這是關于上次那個司馬無我的事情,他想要追殺你,結果在你上報的區域隕落了,是你做的,千萬別承認,不是你做的,就照實說就行,晚點我再和你詳談。”

顧言聞言,不動聲色,看向楊峰。

“有什么事,就在這里問吧,我沒有很多時間陪你浪費。”

一個新晉先天,說話這么狂妄,讓楊峰心里怒意升騰。

可是看到地面那還在恢復的爛肉,還有邊上的夜輝煌幾人,他只好壓下怒火,掏出一塊羅盤。

“顧巡衛,按規矩,詢問前,你必須滴血在上面。”

顧言也沒多事。

他手指一甩,一滴水銀從指尖飛出,砸在羅盤之上。

羅盤迅速吸收血珠,一震,釋放出綠色光芒。

看到顧言配合,楊峰松了口氣:“請問你和司馬無我,有什么恩怨?”

“我有如今實力,有他很大的幫助。”

顧言淡淡道。

這么說,也沒錯。

畢竟沒有《天罡純陽體》,他就不會擁有現在的日月體血脈。

羅盤依舊是綠色。

楊峰眉頭一楞。

這樣的么?

他詢問王元先了解的情況,貌似司馬無我是想弄死顧言啊。

可是現在因果盤檢查通過。

說明一定程度上,顧言的話是真的。

可惜,這因果羅盤,并不能直接辨別真假,只能通過因果牽連,來輔助詢問。

不然哪里用的著這么麻煩。

想了想。

楊峰直接開口道:“顧言,司馬無我的死,是不是和你有關?”

顧言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夜輝煌。

“夜兄,這羅盤是什么情況?”

“因果羅盤,會根據你回答的答案,斷定是不是有因果關系,從而斷定你有沒有問題。”

空氣微微扭曲。

五十倍重力,瞬間將楊峰籠罩再內!

楊峰早有準備,身體一層鋒芒激蕩,化作長槍以點破面,撕碎力場,瞬身退到另外幾個夜家巡夜使身旁。

“你想做什么!”

幾人怒喝顧言,同時身體周圍各種力量波動涌現,蓄勢待發。

顧言冷笑:“我想做什么?”

“怎么,這個鎮魔使想坑我,難道我不能意思意思?”

“如果是因果關系,是不是只要我和司馬無我的死有關,就準備直接斷定我是兇手了?”

一個夜家女子面若冰霜:“如果不是你,為什么你會和對方牽扯上因果?”

“你是沙比?”

顧言疑惑看向她。

“如果我罵你一句沙比,你想不開,自己自殺了,那不也是和我有因果關系?”

“難道你就是我殺的?”

夜非月樂出了聲。

被顧言懟的女巡夜使聽到笑聲,立刻瞪向夜非月。

看到那女族人瞪向她。

夜非月不屑撇撇嘴,躲到了姬無命后面。

姬無命一樂。

這是接受她了?

“對我小姑子瞪什么瞪,扣下你眼珠子信不信!”

她一把將夜非月摟在身邊,呵斥出聲,嚇得那女巡夜使趕緊收回了目光,轉向顧言。

“你...”

地面一震。

音爆撞擊空氣,發出炸響。

罡風肆虐,吹起眾人衣物長發。

顧言瞬身出現在那女人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舉起:“我就很好欺負?”

嘎吱。

女巡夜使脖頸骨骼嘎吱作響。

她稍微有反抗的動作,一股重力帶著恐怖力量,就在她脖頸處激蕩,蓄勢勃發。

自己可能不是這個新晉先天的對手!

女巡夜使欲哭無淚,有些后悔自己多嘴,求助看向另外兩個同伴。

“這里是巡夜司總部駐地,神通強者也蠻橫不起來,你別自誤!”

一男一女,警告顧言。

顧言卻絲毫不理會兩人,手指磨砂著手上女巡夜使光滑的脖子,嚇得她皮膚上雞皮疙瘩泛起。

“看你說話這么橫,我以為你脖子很粗呢,”

“現在看來不是這樣。”

啪嗒。

丟下受了驚嚇的女巡夜使。

顧言看向楊峰:“我說你剛才的問題,不合適,有問題么?”

楊峰心中明白,對方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詢問。

無他。

實力罷了!

他嘆了口氣:“沒意見,確實是我的失誤,那請問你最后失聯的時候,發生了什么事情?”

顧言豎起一根手指。

“這是最后一個問題。”

“具體涉及到我的機緣,不便多說。”

“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那片區域和一座客棧詭怪有關,似乎出現在客棧周圍的生物,就會被客棧主人逼迫著進去,接受考驗。”

“我接受完所有考驗后,就離開了那里,有些收獲,便來這里突破了。”

他說的都是實話,只是有些答非所問。

聞言,楊峰眼中閃過思索。

“客棧詭怪?”

“而且應該會移動。”

他似乎有些印象。

“難道是有間客棧!”

剛剛被顧言丟到一邊的女人,卻瞪大眼睛,激動看向顧言。

楊峰也恍然大悟。

有間客棧!

大魏境內,客棧形詭異,符合顧言簡單描述的,已知的,就只有這個客棧詭怪!

幾乎是這個名字被說出。

除了夜非月一臉懵逼,在場所有人都目光熾熱看向顧言。

顧言心里一咯噔。

難道這客棧在先天以上階層,很有名?

他趕緊開口:“好了,問題我已經回答完了,還有事么?”

楊峰嘴唇張合,最后還是擺了擺手:“沒事了,我會按了解的上報的。”

司馬無我的事情,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這顧言有沒有得到傳聞中的那枚令牌?

不待顧言離開。

楊峰身形閃爍鋒芒,破空飛走。

其余幾個夜家巡夜使,也撈起地面族人,化作黑霧消散。

顧言疑惑看向夜輝煌。

“誒,這事說來話長了。”

夜輝煌的大黑眼圈露出無奈。

“顧兄,走吧,正好開個包廂慶祝下你突破先天,鯉魚躍龍門。”

蒼牙郡城最好的酒樓,名為青云樓。

傳聞是蒼家第一代先祖所建,高百米,分十八層,寓為平步青云。

頂層。

顧言和夜輝煌對立而坐,窗外有水霧匯聚,帶有仙氣。

“顧兄,第一次和你見面,宛若隔天,現在你卻已經鯉魚躍龍門,成就先天!”

“此等天資,我夜輝煌佩服。”

“來,敬你一杯!”

夜輝煌眼中意味莫名,一口飲盡杯中酒。

顧言摘下斗笠,抓起酒杯。

夜輝煌正好看向顧言,見到他的容貌,剛剛下口的酒水一口噴向顧言。

這帥逼是誰?

水霧靠近,立刻被一層無形磁場滑開。

“咳咳...”

“顧言,雖然突破先天,身體會重塑,但是你這變化也太大了。”

夜輝煌第一次,在容顏上有些發酸。

“呵呵。”

顧言微微一笑。

“你不奇怪我為何突破這么快么?”

夜輝煌擺擺手。

“個人有個人的緣法。”

“我從不好奇別人的機緣,到是好奇你為何外貌會變化如此之大,就好似上天勾勒,有種奇特魅力。”

話雖如此。

但貪癡嗔,是萬物本能,能克制的人并不多。

顧言喝上一杯酒。

“我外貌變化,還有實力提升這么快,其實都要感謝司馬無我,不然我也不會修成《天罡純陽體》,讓我變化這么大。”

自己實力提升這么快,總的有個說法,這借口就不錯。

“你居然真的修成了《天罡純陽體》?”

夜輝煌眼中閃過震驚,恍然,還有些羨慕。

“僥幸而已。”

顧言淡淡說道,準備將進入主題。

“夜兄,我有個疑惑,為何之前你們聽到有間客棧這個名字,反應這么大?”

夜輝煌一個響指。

酒壺飛起,給兩人滿上。

“因為這個客棧詭怪,在這片大地,傳聞很多。”

“有人害怕遇到,有人渴望遇到。”

“但是活著出來的人,最差的,也在一年內,成就了先天。”

夜輝煌小酌一口酒水。

“據說,這間客棧,游蕩于荒野,從不出現在人群密集之所,并且只會出現在不超過二十歲的天才面前。”

顧言一愣。

“這客棧連這個規律都已經被總結出來了?”

夜輝煌哈哈一笑。

“大魏雖然立國才百多年,但是這客棧在上千年前就出現了,自然已經被摸透的差不多了。”

“何況,不少家族長輩,也曾活著從里面走出來過。”

“我夜家當代夜王,便是如此。”

他若有深意看向顧言。

“看來顧兄你遇到的客棧,就是這間了。”

顧言點點頭:“確實是,吃了四盤菜,僥幸離開。”

“四盤?”

夜輝煌聞言,放下酒杯,有些惋惜。

“如果你可以經受七次考驗,便可以獲得一枚無間令牌,那可是寶物。”

聞言,顧言心里一驚。

看來這間客棧,確實已經被研究透徹了,連這個都知曉。

他表面卻露出惋惜:“考驗太難了,不過你說的令牌,難道很值錢?”

夜輝煌搖了搖頭。

“值錢?”

“你以為前朝是怎么覆滅的?”

顧言眼神疑惑:“難道是因為你說的這個令牌?”

夜輝煌點點頭。

“這玩意好像是加入一個勢力的憑證。”

“反正最近幾百年來,唯一已知的幸運兒是前朝的太子,他得到以后,泄露了出來。”

“為了爭奪這塊牌子,當時的廝殺,很慘烈,連我夜家,也有神通境老祖隕落。”

“最后前朝皇室被殺絕,當時的司馬家運氣最好,拿到了令牌,沒多久,司馬家一個高手橫空出世,鎮壓所有世家,成了新的皇室。”

“也是因為這件事情鬧的太大,所以現在基本先天之上武者,都對此事,有些了解。”

顧言更不解了。

“夜兄,既然你們對那客棧都這么清楚了,那何不將經驗傳授給族人嗎,讓他們去嘗試拿到令牌?”

“哪有這么簡單。”

“你沒發現我妹妹,就不知曉這客棧的事情么。”

夜輝煌指了指自己。

“我也是先天之后,才知曉的。”

“因為這客棧詭怪,有神異,一不在先天之上的人面前出現,二不出現在對它了解的人面前。”

夜輝煌看著顧言,露出莫名微笑。

“你還記得當時楊峰,我那些族兄族姐,都匆匆離開么?”

“如果我沒猜錯。”

“晚些時候,就會有不少勢力來試探和拉攏你了。”

顧言面露苦澀。

“你是說,他們會懷疑我獲得了那什么令牌?”

“這個是顧兄你多想了。”

“他們都是看重你的潛力,先天以上的修為,戰力差距更大,你能從有間客棧走出來,說明你的潛力,可以支撐你走到神通境!”

夜輝煌再也憋不住笑意。

“所以,你殺了司馬無我的事情,不用擔心了,那只是小事。”

顧言:...

他知道為何夜輝煌這么說。

因為這其實就是他自己告訴眾人的...

有間客棧的特性,就注定它不會造成司馬無我的死亡。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他顧言殺的。

受限于信息。

他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好在,顧言臉皮比較厚。

“這可不能怪我,他自己沖上來,結果被我幾拳就打死了,我也是受害者啊。”

幾拳?

聞言,夜輝煌笑不出來了。

“司馬無我雖然只是先天一重,還是那種先天不足的類型,但是你居然可以逆斬先天,誒,《先天純陽體》不愧是域外秘法。”

他語氣羨慕。

這是顧言第二次聽到域外這個詞了。

第一次,是蒼天雪說的。

“這秘法確實很神異,讓我居然可以借著天地之間的極陽氣息,宛若有血脈加持。”

“這本來就是血脈修行法。”

夜輝煌有些羨慕地喝上一杯酒。

“域外,處于九天之上,唯有神通境強者可以踏足,據說有很多遺跡,你修行的秘法就是從那里得到的。”

“不過這些秘法,全部修行艱難,條件苛刻,得到的高手也秘而不傳,修成的人不多。”

“反而是《天罡純陽體》秘法,因為功法特性,被許多女性強者擴印傳播,用來培養男奴,修行采補之術。”

夜輝煌眼帶戲謔。

“所以顧兄,接下來你有福氣了,嘿嘿。”

顧言見狀,不慌不忙拿起酒杯小酌:“比不上夜兄你啊,看你姿態,應該沒少耕耘吧。”

夜輝煌臉色立刻拉胯下來。

“我夜輝煌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從來都是進退自如,結果...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坑了我。”

“額,我看姬姑娘人還不錯啊,聽維護你的。”

“誒。”

夜輝煌搖搖頭,嘆息一聲。

“你還小,不懂。”

“雖然無命人很好,但是占有欲太強了,關鍵...”

始作俑者顧言,眼帶笑意:“關鍵什么?”

說道這點,夜輝煌黑眼圈跳動,含糊其辭:“關鍵我得有時間修煉啊,而且我身為巡夜使,守護無定府一府安寧,得以身作則,怎么能沉迷男女之情呢。”

我看你是吃不消了。

嘿嘿。

“理解,夜兄還要多保重身體。”

顧言忍住笑意,點頭示意,給夜輝煌一點男人之間的關懷。

“顧兄你理解就好。”

夜輝煌眼光灼熱看向顧言。

顧言被他灼熱目光嚇到:“你想干嘛?”

“我對你怎么樣?”

“提攜我,幫助我,是個好人。”

夜輝煌一拍桌子。

“不錯,那我有困難,是不是得幫我?”

“幫是可以幫,但是你這事情,我也沒經歷過啊。”

“沒事。”

夜輝煌湊了過來:“我借口說和你說些機密事情,讓她和我妹妹在外邊等著了,等會我偷偷跑路,你幫我攔著點。”

顧言面露難色:“你確定我攔得住?”

“攔的住!”

夜輝煌表示肯定。

他殷勤地給顧言倒上一杯酒:“你修行的是地磁一道吧?”

顧言點頭。

“無命走的是鮮血一道,正好被你克制。”

“呵呵。”

顧言搖頭一笑。

“夜兄說笑了,克制也是分實力的,難道一盆水,可以澆滅滔天大火么?”

夜輝煌又趕緊將酒杯端到顧言面前。

看得出來,他確實在姬無命手上,很委屈,很想逃。

“先天之后,戰力天差地別。”

“但是我看你重力居然直接鎮壓我的族兄族姐,說明你血元肯定浩瀚強大,融入先天真意之后,才可以引動這么強大重力力場,戰力絕對不下先天二重。”

“只要你突然出手,肯定可以阻隔她一段時間,最多吃些苦頭。”

夜輝煌信誓旦旦。

“先天二重?”

夜輝煌解釋道:“先天之后,雖然實力難以劃分,但是一般領悟的先天真意越多,實力越強,所以將其根據領悟的比例,分三重。”

“三成就是先天一重,七成就是先天二重,七成以上,就是先天三重。”

“當然,一些底蘊深厚,又有血脈的先天,剛突破,就可以斬殺普通先天三重強者也正常。”

顧言心里有了個概念。

算了,看夜輝煌這模樣,確實苦逼,沒了曾經的灑脫。

幫他吧。

對了。

顧言詢問道:“那姬姑娘是什么實力?”

夜輝煌靦腆一笑:“勉強算是先天三重吧。”

“告辭!”

顧言抓起斗笠,轉身就要走。

夜輝煌趕緊攔住:“我都想將妹妹嫁給你,你這樣見死不救?”

顧言義正嚴詞:“夜兄你為人不錯,但是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和姬姑娘天作之合,抱歉,我顧言做不了這種事情。”

說完,他推開夜輝煌,就要帶著外面的橘寶離開。

眼看顧言就要離開。

想到顧言為人,夜輝煌福至心靈。

掏出一個盒子,放在桌面。

“一門先天刀決,至剛至陽,最適合你!”

顧言腳步變緩。

“再加一顆熔巖之心,這可是火系寶物,價值最少兩千銀髓。”

啪嗒。

又是一個盒子被放到桌面。

一股熾熱,在包廂散發。

顧言停了下來,轉過頭,不滿地看向夜輝煌。

“夜兄,你過分了!”

夜輝煌一愣。

難道自己看錯顧言了?

顧言轉身,走到桌子前,將兩個盒子拿到夜輝煌面前:“你是不是以為拿這些東西,我才會幫你?”

夜輝煌眼中有些慚愧,剛想接過東西解釋。

“別傻了。”

“一世人,兩兄弟。”

顧言將東西往懷里一塞。

“你走吧。”

“姬無命,我幫你搞定!”

夜輝煌:...

我特么看人真準!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