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先天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郡城,不宵禁。

偶爾還有行人在路邊晃蕩。

只是每個路過的人,都不由自主將目光看向顧言。

雖然,他們彼此都是個男的。

“顧言,那些人看你的目光好色啊。”

橘寶悄咪咪在顧言耳朵邊嘀咕著。

顧言翻了個白眼。

不過他也發現了不對勁。

自己明明已經將氣息全部收斂。

“日月體”本能吸引靈性生物的魅惑屬性,不應該對這些人生效。

這些人的目光,有驚艷,有失神,有羨慕,甚至有嫉妒和貪婪。

給顧言整奇怪了。

“嗝”

兩個走路搖晃的漢子,看到顧言,肩靠肩,左搖右擺就走了過來。

“好俊的小娘子,嘿嘿。”

“老四你放屁,這明明是個男的。”

“男的?”

那人瞪大眼睛,更興奮了。

“男的更有味道。”

兩個人滿嘴噴酒氣,色瞇瞇攔在顧言面前。

好吧。

顧言確定應該是自己的外貌也發生了變化,或者說優化。

他之前的模樣,最多算清秀,不至于如此。

“小相公...”

斥力爆發。

兩人衣物,化作碎片灑落。

“滾。”

一聲呵斥。

兩人好似被馬車沖撞,光著身子慘叫著彈飛出去,掛在了路邊大樹上晃悠。

這一幕,嚇得周圍人不敢再打量,紛紛加快了腳步。

顧言拿出斗笠戴上,躍上屋頂,快速離開。

“顧言,你居然放過了他們?”

橘寶有些不可思議。

“橘寶,記得,成為力量的主人,而不是奴隸。”

橘寶眼中疑惑。

不過顧言,卻沒再去理它。

片刻。

巡夜司總部,出現在一人一貓面前。

顧言一躍而下,走了進去。

剛剛進入庭院。

一個抱劍青年提著個酒葫蘆,從屋頂一躍而下,攔在顧言面前。

“報案有冤鼓,非巡夜司之人,擅進者死!”

顧言手指輕彈。

一滴泛著金屬光澤的血液,激射而出,打在院門上的琉璃境之上。

琉璃鏡光芒一閃。

“已核實,金牌巡夜衛,顧言。”

機械音,傳到兩人一貓耳中。

“我的令牌前些天被損毀了,現在過來,是要申請一個密室進行突破。”

聞言,青年面色一變。

金牌巡夜衛,基本是半步先天。

再突破,豈不是先天!

他臉上立刻浮現出笑容:“左邊長廊,連過三重建筑,到底練功房,有陣靈看守,祝順利。”

顧言點點頭,往左而去。

“先天,誒。”

看著顧言遠去的背影,青年羨慕躍上屋頂,繼續飲酒賞月。

只是莫名,多了幾絲愁悶。

按青年所指。

顧言連續穿過三重建筑,走到巡夜司最里面,看到了一排平院。

他眉頭一皺。

“按我之前了解,總部練功房,每個黃金巡夜衛可以申請使用一次,最是安全。”

可是眼前這一排普通院子,實在是稱不上安全。

帶著審視。

顧言走近。

一步踏出。

周圍景象,立刻發生變化。

他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處懸崖之巔,腳下便是云霧環繞。

“請驗證。”

伴隨一個平臺浮現在顧言前面,機械音響起。

顧言眼睛化作血金色,掃視周圍環境。

視野中,一條條閃爍五顏六色的紋路,密布這片院落,化作一個巨型陣法。

而自己眼前,就是一個認證平臺。

橘寶縮在顧言肩膀上,一動不敢動。

它感覺這個地方,很危險。

沒有令牌。

顧言再次滴上一滴血液。

浮太輕輕震動。

“驗證通過,顧言,你今年有一次申請機會,是否申請。”

“是。”

顧言沉聲道。

“申請通過。”

“你有三天時間,這期間,不會有任何人可以打擾到你,請珍惜。”

浮臺隱去。

一條索道,出現在顧言視野。

盡頭,就是一個普通的小院落。

在顧言幽冥眼中,索道占據位置,紋絡光芒隱去。

顯然,只有走這條路,才不會觸動陣法。

“也不知道司馬無我的事情,有沒有人調查。”

“不過,已經沒有意義了。”

再次出來,他已經成就先天!

帶著微笑,顧言走上索道,消失在院落里。

夜非月默默看著皎月發呆。

邊上蒼天婉也用手撐著臉蛋,悶悶不樂。

“誒,月月,你還在想那什么顧言?”

夜非月搖搖頭。

雖然在脫困后,她就收到顧言消失的消息。

但是她本來就和對方沒感情,除了可惜他的刀道天賦外,并沒有別的情緒。

“我只是感慨相比詭怪,即使是我們血脈世家的子弟,也不過是一群螻蟻。”

蒼天婉頗為認同的點點頭。

“還有禁地。”

“除了神通境高手有機會硬闖出來,其他不管你是詭異,妖魔還是人類,能不能活下來,都得看命啊。”

夜非月突然看向蒼天婉:“那你呢,你這兩天可是丟了魂一樣。”

蒼天婉被夜非月嚇了一跳。

她悠悠嘆息一聲:“誒,還不是那個一閃即逝的公子哥,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不然我一定求我父王叫人去做媒。”

她雙手捧在胸前,眼露桃花:“在他舉起我二哥的時候,我就被他征服了。”

“他是那么強壯,有安全感,而且肯定有擬態血脈,說不定我們結合,后代血脈變異,成為新的傳奇...”

花癡!

夜非月不屑看了眼發小。

不過自己腦子也回憶起當時那個公子哥的外貌。

對方其實也很合她胃口。

突然。

一條令牌傳訊,打斷了夜非月的思索。

“他還活著!”

夜非月驚呼一聲。

她在知曉顧言在探尋詭異失聯后,就留下再有他相關信息就傳訊她的命令。

沒想到。

居然真的有信息了。

這驚呼,將蒼天婉YY打斷了。

她不滿看著咋咋呼呼的夜非月:“誰還活著?”

“顧言,就是我說的那個刀法天才。”

“哦。”

蒼天婉對此卻絲毫不起興趣,重新撐著腮幫子單相思。

夜非月卻閃過思索。

“根據傳訊,他令牌遺失,然后用血液認證進入,并且申請了練功房密室。”

總部的練功房,銘刻陣紋,可以創造安全安靜的環境,并且可以輕微阻擋心魔,所以一般黃金巡夜衛,只有感覺繼續差不多,才會申請,準備突破先天。

“難道顧言,要突破先天了?”

夜非月眼中閃過驚駭。

他承受著《天罡純陽體》秘法的影響,身體怎么可能支撐他突破?

想了想,她還是給自己的哥哥發了一條傳訊。

夜輝煌幾乎是瞬間回信:“我馬上趕過來!”

夜非月剛放下巡夜令。

夜輝煌又是一條傳訊而來:“好妹妹,你快給姬無命巡夜使解釋下,我沒騙她,晚了你哥我就沒了...”

夜非月:...

她立刻想到自己因為夜輝煌,被蒼天霸道欺負的事情。

報應!

過了半響,她估摸著差不多了,才給姬無命發了一條訊息。

另一邊。

鎮魔使揚峰也傷勢恢復,向著這邊趕了過來。

三天后。

蒼牙郡郡城,巡夜司駐地。

一群人等在密室之外。

除了有夜輝煌兄妹,姬無命,楊峰之外,還有幾個面孔陌生,但是氣息和夜輝煌類似的男女。

“夜輝煌。”

“這么些年,家族祭典你不回,老祖賀壽你不回,為了一個下等人類,你到是上心。”

一個外貌不比夜輝煌差的青年,對著夜輝煌冷笑。

一記響亮耳光。

血紅一閃。

眾人面前,已經沒有了說話青年的身影。

“什么阿貓阿狗,居然敢這樣和我的男人說話。”

姬無命緩緩收回巴掌。

夜輝煌臉上頂著兩個黑眼圈,嘴角抽搐,不敢開口。

楊峰則縮在一邊裝死。

至于和那被煽飛青年一起的一男兩女,也忌憚看了姬無命一眼,不再多言。

腳步聲,將所有人目光吸引過去。

云霧環繞。

一個頭戴斗笠的青年,肩膀蹲著一只橘色大貓,緩緩走出。

此人,正是顧言。

看到外面這么多人,他也有些意外。

特別是夜輝煌。

那么大兩個黑眼圈,看來最近沒少享受,倒是姬無命,看起來被滋養的不錯。

愛情的力量啊。

“顧言?”

夜輝煌疑惑看著顧言肩膀的橘貓。

看來是他沒錯了。

只是自己為何感應不到他的氣息?

“夜兄,你怎么來了?”

顧言明知故問。

邊上。

楊峰眼神轉動。

這顧言體外沒有波動,沒有天地交融的殘韻。

看來是突破失敗了啊。

但是夜輝煌和姬無命在身邊,讓他很難受。

所以他看向另外幾位夜家之人。

這是他上報后,鎮魔司和巡夜司高層交流后,派來協助他的。

可惜,一個人身先士卒身先飛了。

說曹操,曹操就來。

一個人砸在眾人面前,正是剛才被煽飛的男青年。

他雙眼漆黑看著姬無命:“賤人,你敢對我動手,有種晚上單挑。”

“還有你!”

他手一指顧言:“一個低等人類,居然敢和我夜家之人稱兄道弟,誰...”

這傻逼是誰?

顧言眼中寒意一閃。

下一刻。

一股恐怖重力,碾壓而下。

地面數道裂縫浮現。

說話青年一時不查,面色一變,居然身軀彎曲,以頭撞地,跪在了顧言面前。

顧言淡然從他身邊走過。

“你!!!”

跪在地面的青年,渾身裸露肌膚充血,想要掙扎起身。

伴隨骨骼碎裂聲音。

一口內臟碎片從他口中噴出。

轉瞬之間。

地面多了一團蠕動的爛肉。

這一幕,將所有人都看傻了。

即使是這里實力最強的姬無命,都眼露凝重。

“重力!”

“絕對超過了五十倍!”

這種能力,正是她的克星。

姬無命一個閃身,將夜輝煌擋在了身后。

夜輝煌眼中閃過一絲感動...還有滿滿的尷尬。

我,夜輝煌,黑夜暴君,很狂暴,你別這樣...

“顧言,你突破先天了?”

夜輝煌邊上的夜非月,看著下場凄慘的族兄,開口詢問。

在所有人注視下。

顧言緩緩點頭。

是啊。

幾個月的刻苦努力。

終于先天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