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三十七章 血池,孕育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顧言看著前方的東陽城,眼中駭然。

這個不算大的城池上空。

妖氣遮天蔽日,幻化成數百只猙獰螳螂嘶吼。

只是,他很快發現了不對勁。

這個城池,好歹也有數萬人。

除非是將死之人。

又或者可以鎖死身體能量逸散。

不然無論如何,那些人一舉一動,都會有血氣逸散出來。

但是在顧言眼中。

除了妖氣。

還是妖氣!

想了想,顧言盤膝坐下,感悟氣《地磁罡體》的種種妙用起來。

冬夜來的早。

天色昏暗下來。。

東陽縣城內,也漸漸陷入安靜。

顧言腳下浮空,出現在城內。

除了一些作息比較早的家庭,大部分屋子還有星星點點亮光透出,空氣中還散發著一股飯菜香味。

如果不是幽冥眼發現不對勁,任誰都不會感覺這個小城有什么問題。

城內散發的妖氣,分散在城內各處。

顧言腳下一點,順風前行,飄進一家庭院內。

庭院破落,但是干凈。

屋內,還點亮著油燈。

有男人憨厚笑容從屋子里傳出。

顧言雙眼散發血金光芒,透過薄弱的窗紙,看向里面。

一個面向憨厚的青年,端著一碗雞湯,小心喂著自己的妻子。

微弱燈光下。

他的妻子靠在床上,面容柔和,手掌輕撫隆起的肚子。

“來,再喝一點,到時候給我生個大胖小子。”

憨厚青年吹了又吹,才將木勺遞了過去。

感受著丈夫的貼心,女人嘴角含笑,配合張開了嘴。

這是一個溫馨,幸福的小家庭。

兩人都充滿了對新生命降臨的期待。

只是在顧言眼中,兩人看似身體無恙,實則氣血中空,似乎所有生命力量都被激發出來,完成最大程度的燃燒。

而那孕婦隆起的肚子里,一只小小的螳螂蜷縮成一個肉球,偶爾彎曲的鐮刀顫抖兩下,已經基本成型。

恐怕孕育之時。

就是它破腹而出的時候!

“居然用人身,作為孕育容器!”

顧言眼中閃過寒光。

他轉身離開。

接下來,他將城內每一道妖氣來源都探查了一遍。

結果觸目驚心!

三百六十五個孕婦,孕育了足足三百六十五只螳螂妖!

并且它們發育情況,近乎一致!

而城內所有人的情形,都和那對年輕夫婦一樣,氣血中空,生命在燃燒,逸散出大量血氣,甚至有體虛老弱,無聲無息,就死在了床上。

只是那些逸散的血氣,剛剛離體,則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被什么東西牽引走。

所以顧言在城外才沒有看到有血氣逸散。

一些房間,更是已經有尸體開始散發腐臭。

天氣寒冷。

看模樣,至少死了有十多天才會如此。

可是周圍人,看似言談舉止正常,但是面對死在床上地上的親人,居然視若無睹,好似對方根本不存在一般。

詭異無比!

顧言閉上雙眼。

很快,一幅東陽縣城的地形圖浮現在他腦海。

一個個孕婦所在的位置,也被他在對應位置標記,牽連起來。

很快。

一個連成一片的大碗,或者說漏斗一般的形狀,出現在了顧言腦海。

所有孕婦,分布位置在城內牽連起來,居然成了一個漏斗形狀。

而最后的口子,則對著縣衙!

想了想。

顧言將橘寶提溜出來。

“顧言,怎么了?”

橘寶被弄醒,四肢抓著顧言手指,不滿的巴拉著。

“橘寶,你看頭頂。”

麻雀大小的橘寶小眼睛看了過去,立刻瞪圓。

它吞咽一下口水。

“顧言,我餓。”

顧言指著那些逸散的妖氣。

“這些都是些還在孕育的螳螂妖,肉質鮮美,妖氣充裕。”

被顧言這么一說,橘寶立刻跟著聯想起來。

它嘴里口水分泌的更厲害了。

“橘寶,想吃么?”

橘寶瘋狂點著小腦袋。

“那你這樣...”

顧言叮囑完橘寶后,就向著縣衙放下潛去。

橘寶則身形蠕動,化作一只麻雀大小的蚊子,十分不習慣的撲騰撲騰,向著離自己最近的院落飛去。

小翅膀震動之間。

一股無形音浪傳出,帶著細微催眠能力。

撲通!

院子內房間傳來兩聲摔倒聲。

橘寶嘿嘿一笑,帶著尖銳口器就飛進了房間。

它可以吸收吞噬生物的部分能力,雖然削弱了許多,但是對付一些普通人,效果很好。

看到屋子內暈倒的孕婦。

橘寶身形化作一道利箭,撲了上去,鋒銳口器,猛地扎了上去。

孕婦肚子里的螳螂幼妖感受到威脅,剛要掙扎,發出訊號。

一大股吸力,便作用在了它還脆弱的肉體。

滋遛滋遛。

一股吮吸聲,在房間內響起。

隨著橘寶的吮吸,孕婦的肚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

幾乎是同時。

原本死寂的縣衙,突然有人傳出驚吼。

“不好,三百六十四號實驗體出現了問題,快去查看。”

兩只半米大小的老鼠,從縣衙化作殘影沖出。

目標正是橘寶在的屋子。

只是很快,兩道人影跟著沖了出來。

“師弟,快,三百六十四號實驗體快失去生命氣息了,要是死了,師父回來我們就死定了。”

看著兩人離開,顧言剛要有所動作,又重新縮了回去。

過了片刻。

吱吱吱

一只老鼠,突然返回。

它掃視了一眼周圍后,才重新隱入黑暗。

“左道。”

顧言呢喃一句,眼中血金色一閃而逝,潛入了縣衙。

里面一片死寂,好似沒有活物存在。

只是顧言五感靈敏,耳中捕捉到里面有十分微弱的音波傳出。

他順著聲音,深入縣衙。

很快就來到了一間看著像倉庫的屋子外。

一股腥臭味,涌入顧言鼻子。

他看著屋子外圍那些血色符文,眉頭皺起。

這是用人血畫的!

“哪里來的蚊子妖,給我死!”

寂靜夜色,突然傳來喧鬧聲。

橘寶被發現了。

顧言沒有猶豫,上去就是一腳!

數萬斤力量爆發。

一層血光剛剛出現,就被碾壓破碎。

下一刻。

木門化作大片木塊濺射進里面。

不待顧言進去。

一股狂暴妖風,洶涌而出。

無數血氣,形成肉眼可見的血霧逸散而出。

轟隆!

屋子震動,瓦片翻飛,墻壁倒塌。

伴隨石板碎裂聲。

一只足足三丈多高的巨型螳螂,拖著一個大肚子,從血霧中走出。

“廢物,這群廢物,居然讓人打斷了我孩子的孕育。”

它一雙復眼,憤怒無比看著顧言,口器發出嘶吼尖銳的女聲。

顧言剛想一巴掌拍死它。

突然。

密集的翅膀煽動聲傳來。

一只蚊子急速向著這邊飛來。

是橘寶。

背后還有兩道身影,和一大群老鼠追上來。

顧言無語。

這破貓,把人又引回來了。

幸好這些人和妖,他還把握的住。

不然就是把他坑了。

嗖嗖嗖

一道道鼠毛化作的利箭,射向變大不少的橘寶。

橘寶左閃右閃,盤旋飛行,拼了命躲閃,最后完美將所有鼠毛都接了下來,小PP上插著密密麻麻的鼠毛,眼睛含淚,哭喊著向著顧言飛來。

“顧言,救...”

“嗯?”

橘寶看到了那逸散的血霧...

它眼睛瞬間泛紅!

“放著別動,都是我的!”

橘寶血肉蠕動,身體化作一個血肉盆腔撲向血霧。

“我吸!”

血霧風卷殘云涌入橘寶口中,讓它體型快速膨脹起來。

等到后面一群老鼠追上的時候,逸散的血霧已經全部進入了橘寶肚子。

它化成一頭足足三米多高的橘貓,雙眼泛紅轉身,帶著憤怒:“你們一群老鼠,居然追著我一只貓欺負,欺貓太甚!”

狂風卷起。

無數老鼠,凌空飛起,吱吱慘叫被吸進了橘寶肚子。

追上的兩人,哪里想得到局勢瞬間翻轉,被妖風卷動,嚇得死死抱住一邊柱子,難以動彈。

看到橘寶已經搞定局面。

顧言轉頭看向那只大螳螂。

“廢物”

大螳螂復眼閃動,手上兩把鐮刀舉起。

無數鋒銳殘影瞬間將顧言淹沒。

錚錚錚

火星四濺。

顧言神情淡然,一動不動,手指擋在身前,接下每一次斬擊。

沒辦法,最后一身衣服了,得愛惜。

大螳螂越打越心驚。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它突然收手,向后退去,兩只鐮刀不斷顫抖,表面有一道道裂縫浮現,緩緩流出綠色血液。

它最堅硬的地方,在一次次碰撞下,居然不敵眼前這個人類的手指。

碎了!

顧言眼中也露出滿意。

他實際上都沒怎么用力,全靠第四重圓滿層次的《地煞罡體》。

雖然還沒融合《地煞罡體》,但是體表那層斥力,在這螳螂妖每次攻擊時候,都會承受反震力量。

一旦融入《不滅金身》。

說不定到時候會出現他站著不動,別人全力打他,反而把自己震死的事情。

“結束吧!”

顧言腳下一點。

速度快到在螳螂妖的復眼中,都只能看到一道模糊身影。

它想抵擋。

可是身體居然跟不上反應。

等到它前肢擋在面前的時候。

一股重力鎮壓而下。

剛剛抬起的前肢頓時重新砸在地面。

下一刻。

一只手掌,按在了它不算大的腦袋上。

收掌。

顧言靜靜看著眼前的螳螂妖。

綠色汁液濺射。

一具無頭螳螂尸轟然倒下。

“橘寶,留那兩個人一命!”

橘寶已經將那些老鼠全部吞進了肚子,正在戲耍那兩個人。

聞言,只好一甩尾巴。

尾巴脫體而出,一分為二,化作兩頭大蟒將已經嚇傻的兩人纏繞,拖了過來。

“哼”

橘寶看著這兩人,摸著自己PP,冷哼一聲。

它最怕痛了。

結果剛才...

不過看到那螳螂妖無頭尸體,它眼前一亮,又張開了大嘴...

殺了螳螂妖后,顧言走進了里面房間。

房間內,密密麻麻都是血紋。

這里應該以前應該是一個不小的倉庫。

中間位置,被挖出了一個血池。

血池之上,一只三米大小的烏龜,被鐵鏈洞穿,身上不斷滴落金黃色的血液到下面血池中。

血液翻滾,露出里面一顆顆晶瑩的蟲卵。

地面血紋宛若呼吸一般,一閃一閃。

每次閃爍,都有血霧憑空出現在血池內,融入血池,給那些蟲卵提供能量。

似乎是感應到外來氣息。

那奄奄一息的烏龜,眼皮蠕動數下,卻終究是失敗了。

它太虛弱了。

顧言走上前,體內氣血順轉,化作熾熱,按在烏龜身體。

源源不斷的暖流涌入它體內。

好似回光返照,它終于睜開了雙眼。

“你是巡夜衛?”

聲音蒼老。

顧言點點頭:“銅牌巡夜衛,顧言,奉命來調查東陽水神情況。”

“救人,快救人!”

老烏龜聲音激動道。

“有左道之人勾結螳螂母妖,暗算我,企圖用一城血食和我的神靈之血,孕育出刀槍不入,不懼克制的螳螂妖一族。”

“別管我了,救人!”

看著明明已經命不久矣,卻依舊關心那些供奉百姓的烏龜神靈。

顧言表情默然。

他搖了搖頭。

“晚了。”

“城內無論老幼,全部氣血燃燒,已經油盡燈枯。”

“這里陣法一失效,就是他們斃命之時。”

聞言。

逗大的眼珠,從老龜眼眶滑落。

“怪我。”

“我沒庇護好他們啊!”

它的氣息,快速衰竭下來。

同時地面陣法,紅芒變得前所未有的耀眼。

生命的盡頭。

老龜張開大嘴。

一塊淡白色鱗片緩緩飄出。

“我身上有蛟龍一族血脈,這是我的逆鱗,算是一件寶物。”

“將我埋在這里。”

“這是酬勞。”

鐵鏈抖動。

老龜蒼老頭顱垂落,沒了聲息。

顧言看了眼老龜,又看了眼手心的白色鱗片,心情莫名沉重。

其實最后關頭。

他可以斬殺對方,大概率依舊可以獲得愿力。

不過,他無論多心狠手辣。

本質,終究是個人。

作為一個人,做不出這樣的事。

“一個原本是妖的神靈,死前還想著人類,反而是一些人類,卻將同類當做材料,當做血食,盡情殘害!”

抑制怒火,點燃了顧言體內的血氣。

血氣化作一團血焰在他體表熊熊燃燒,將周圍空氣灼燒扭曲。

顧言披著一身血焰,雙眼淡漠走出屋子。

橘寶正頂著一個大肚子,抓著一把螳螂鐮刀啃的嘎嘣作響。

看到顧言此時模樣,心里具有有寒意蔓延。

顧言好像很生氣?

橘寶下意識縮了縮。

這還是它第一次看到顧言這么憤怒。

“饒命啊。”

“饒命”

被巨蟒吵擾的兩個人,嗓子都已經喊啞了。

“饒命?”

顧言將纏繞兩人的大蟒丟開,拖著兩個人,宛若拖死狗一般走進了一間屋子。

“啊”

“殺了我,殺了我!!!”

橘寶聽著屋子里的慘叫,倒吸一口涼氣。

顧言做了什么。

這兩個人居然剛進去,就求死?

從這一刻起,橘寶立刻明白了一個道理。

那就是不要惹怒顧言!

它舔了舔嘴巴,向著外面飛去,準備拿那些還在孕育的小螳螂當做零食。

慘叫,一直到持續了數個時辰。

皎月當空,化作一輪圓盤播撒銀輝。

房間門,終于被打開。

顧言帶著一聲濃郁血腥味走出,來到那個血芒房間前。

如果不是感覺到這陣法到了最后時刻,那兩個人別想走的那么舒服。

隨著皎月正中。

房間內持續的血芒,全部瘋狂涌入血池中那些蟲卵。

孕育,已經結束了。

如果有左道人士在這,見到這一池品相不凡的蟲卵,一定會欣喜若狂。

顧言只是默默指著池子。

“橘寶,吃了它們。”

“吃完陪我去滅門。”

橘寶欣喜張開嘴巴,將一池子蟲卵全部吸入嘴中。

“嗝”

橘寶挺著大肚子,打著嗝,走到顧言面前。

“顧言,走吧,我又變厲害了好多。”

“嗯。”

顧言背著老龜尸體,將它埋在城中心。

濃郁死氣,在東陽城上空匯聚。

這里已經變成了一座死城。

數萬人,因為同類,死的不明不白。

顧言腳踩虛空,屹立十米高空,看著腳下,張開雙手。

“塵歸塵,土歸土。”

熾熱血氣,沖天而起,化作一輪太陽,輻射四周。

空氣扭曲。

一縷縷死氣化作虛無。

顧言緩緩一動。

從東到西,從南到北。

全部一遍之后,他才有些虛弱落在地面。

“顧言,你沒事吧?”

橘寶關心上前。

它沒有問顧言,為什么今天突然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沒事,只是想宣泄下而已。”

“橘寶,走,下一場。”

“嗯。”

橘寶乖巧跳上顧言肩膀。

一人一貓,轉身離開。

背后。

風聲嗚嗚。

好似死去的人,對這個世界的控訴。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