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三十六章 地磁罡體提升,水神廟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夜色深邃。

寒風凄厲。

江面水花作響。

有人踏水而行,從水底緩緩走上江面。

片刻。

一只巴掌大的鳥雀從天而落。

“顧言,那個老頭太嚇人了,將幾百里江面轟了一個遍,嚇死我了。”

顧言淡淡一笑。

“看著嚇人而已。”

他敢出手,就是因為發現了老者的問題,讓他有把握失手也可以逃命。

先天,似乎并沒有想象的那么逆天。

既沒辦法發現他體內一直蓄勢待發的恐怖氣血,也無法如同他前世小說中的修仙高手一般,神識洞悉周圍景物。

又或者說。

是他太變態了。

盛江水深,地下暗流涌動。

那老者,事后,不僅神識橫掃到了他,劍芒也差點轟中他。

只是他肉身無暇,心神有《龜息決》隱匿,一旦封鎖周身,就如頑石死物,只能用肉眼看到,無法神識感知。

所以老者才以為他早就跑了。

至于橘寶。

在顧言腳下將它踏爆的時候,單純用的蠻力。

所以橘寶落地后,一部分軀體,就悄無聲息鉆入地下逃跑了。

“顧言,你將人家弄得只有這么一點大。”

“你要為我負責。”

橘寶身形變動,變成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橘貓,委屈巴巴。

它這次算是元氣大傷了。

“哈哈,你這樣挺可愛的。”

顧言手指摸了摸嬌小的橘寶。

橘寶聽到顧言夸它,罕見有些害羞。

它舒服地趴在肩膀,蹭了蹭顧言手指,打起了呼嚕。

顧言將橘寶放到胸口,躺在地面。

絲絲血液,從他臉上滑落。

一道三指粗的劍痕,留在他右臉,劍芒恐怖,讓他傷口難以愈合。

看著隱匿在烏云后的皎月,顧言嘆息一聲。

“愛別離,怨憎會,撒手西歸,一片虛幻。”

他出手。

并不是可憐陳知年。

或許,也有那么一絲原因。

更多是他顧言,言出必行,而那剎那間,又機會合適。

但是想到對方種種。

他心里還是難免升起感慨。

這是一個幾乎為執念而活的人。

平凡的李小吏,普普通通,卻心有真情。

豪爽的李威,為了親人,愿意拿命去搏一個機會。

灑脫四季劍岳步云,出身一般,卻從不曾退卻,時不待我,銳意灼灼,劍指先天。

悲劇陳知年,生命最后一刻,無力反抗,身為螻蟻,依舊燃燒自己,發出了自己最后的怒吼。

這一個個人物,從他身邊出現又消失。

讓顧言感覺到了這個世界小人物的無奈。

“這個世界,唯有力量,可以主宰自己的命運。”

“如果有一天,我也要死。”

“我希望自己是死在敵人尸體上,而不是如螻蟻一般,被人摁死!”

他緩緩閉上雙眼,開始感悟體內肆虐的劍芒。

先天劍芒凝聚。

但數量太少了。

而且也只比顧言體內血氣堅韌凝聚兩倍左右。

但是這些先天劍芒,是活的!

同等量下。

一份先天劍元,可以撕碎顧言近乎五六倍加持到極限的血氣。

它們蘊含強大活性和侵蝕性。

感悟它們,讓顧言對于先天與先天之下區別,有了更多領悟。

日升月落。

顧言和橘寶,都陷入了沉睡恢復傷勢。

橘寶雙眼朦朧,吃力從顧言懷里爬出來,小爪爪只有小拇指那么大,十分喜感。

“顧言...”

“顧言,快起來,我餓了。”

在橘寶叫喚下,顧言睜開雙眼,張嘴對向江面。

一道細小劍芒一閃即逝。

下一刻。

水面凹陷。

水浪炸起十米多高。

一道足足十米長,一米多深的劍痕,持續了十多息時間,才緩緩消退,融入江水之中。

片刻。

大片魚蝦翻起。

“吃吧。”

顧言說完,從空間袋拿出裝有元磁石的木盒,重新閉上眼睛。

橘寶幽怨看了眼顧言,只好背后伸出一對小翅膀,自己飛下去將那些魚蝦撿起來。

將體內劍芒逼出。

顧言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蠕動,愈合。

此時,橘寶氣息已經平穩,顧言沒了顧忌。

“面板!”

“《地磁罡體》,提升!”

一道道暖流,在顧言體內激蕩。

隨著《地磁罡體》層次提升,顧言肉體開始膨脹,變得越發龐大。

《地磁罡體》,第四重圓滿!

一股無形力場,開始在他周圍出現。

下一刻!

顧言胸前木盒炸開,里面元磁石化作光芒沖入他的腦海。

一個幻象,開始出現在顧言腦海。

浩瀚大地。

地脈翻騰。

無形力量之下,山升山降,陸地遷移...

三天時間,轉瞬即逝。

顧言緩緩睜開雙眼,心中閃過明悟。

地煞磁場!

在體內,模擬地脈,形成強大磁場。

內壓縮肉體,外形成排斥力場。

這就是《地磁罡體》!

“可惜,這次我只明悟了三分之一,元磁石的能量就被消耗一空了。”

一股無形力場下,顧言身體周圍緩緩升起。

一米,兩米,三米...

一直到十米高度,顧言身體才停止升高。

他腳踩虛空,看向四周,心情暢快。

“顧言,你會飛了?”

橘寶蜷縮著身體,被顧言動靜驚醒。

它撲騰小翅膀,想飛到顧言面前。

結果剛剛靠近顧言身邊一米,一股恐怖力場就鎮壓而來。

“啊”

驚叫一聲。

橘寶好似呆頭鳥一般,砸入地面,只留了一條尾巴在外面聳拉著。

“哈哈!”

顧言哈哈大笑,腳下好似有空氣臺階一般,慢慢走下。

每走一步,他膨脹到三米多的身軀,就縮小一分。

走到地面時候。

顧言已經重新變成了一個一米八,身材勻稱,面容清秀的模樣。

“磁場壓縮肉體,我的力量又強大不少,可惜沒有測力器。”

他遺憾從空間袋拿出最后一身巡夜衛服飾穿上,取出虎魄,掛上巡夜令,轉身又變成了銅牌巡夜衛顧言。

“橘寶,走了。”

顧言手一張,一股無形斥力作用下。

波的一聲。

橘寶就好似土撥鼠一般被“拔”了出來。

“顧言,你壞!”

灰頭土臉的橘寶,趴在顧言肩膀上,背對著他。

橘寶不想理顧言!

“快一點,再快一點!”

橘寶爬在顧言頭頂,大呼小叫,滿臉興奮。

逆風將它毛發吹氣,尾巴甩動。

樹頂枝葉輕顫。

一道身影宛若鬼魅劃過。

兩邊視野飛快劃過。

顧言也忍不住仰天長嘯一聲。

“爽!”

在斥力磁場作用他,他身體重量直接被抵消,即使有力的損耗,身形速度,也起碼快了兩三倍!

現在的他,移動起來,真的宛若鬼魅,悄無聲息。

踏浪而行,踩葉而縱,更是輕而易舉!

顧言甚至可以借著斥力,在天空短暫飛躍彈射運動。

不過那樣太耗費心神。

頂著逆風。

橘寶嘴巴被吹得鼓脹顫動,說話呼啦啦帶著顫音,讓它玩的十分歡樂。

“顧言,我們去哪里啊?”

“去殺個神靈,幫你補補身子。”

聞言,橘寶口中唾液快速分泌,尾巴歡快甩動。

顧言真好。

橘寶很快樂。

一個多時辰后。

一座依河而建的城池,映入眼簾。

顧言已經橫跨近千里,出現在了天泉府另一邊的一處小城。

他拿出巡夜令。

“調查:東陽城五個村落村民一夜消失,水神廟神域崩塌,神靈靈光血紅,疑似水神失控。調查情況一百貢獻點,解決隱患,五百貢獻點。”

顧言收回令牌。

“根據信息,神廟就在城外。”

在他接取任務后,周邊山水地形圖,就已經發送給了他。

選這個任務。

自然是這里距離天泉府城夠遠。

他夜鴉這個身份,得罪了一位先天強者,又得罪了坊市主人,現在還是需要避避風頭。

而且,接下來,他缺愿力,缺能量,缺錢。

這些,積蓄不少的神靈,都有。

香火之力,也可以被幽冥眼吞噬。

一神四吃,美哉。

將頭頂玩累睡覺的橘寶塞進懷里,顧言轉向向著水神廟位置趕去。

很快。

一座建在河邊的小神廟,映入眼簾。

周圍一片死寂,地面狼藉,還有殘留香灰,似乎有些天沒人管理這里了。

顧言走上前,雙眼已經化作了血金色。

一座崩塌的神域,立刻浮現在他眼前。

香火逸散,建筑崩塌,還有破爛的紙人,掛了一地,沒有了靈性。

至于神靈,更是沒了影子。

“這怎么更像是被人暴力攻破了神域?”

顧言眉頭一皺,走進神廟。

這水神廟不大,供奉的是一頭烏龜,擬人化露出慈祥笑容,注視下面渺渺眾生,往來信徒。

神像傳神。

但是在顧言的幽冥眼中,已經沒有了神異。

幾個香爐香灰堆積。

顯然之前香火不錯。

地面還有不算舊的凌亂腳印,看痕跡,似乎是在十幾天前殘留。

“嗯?”

突然,顧言快步走到一根斷香面前。

斥力牽引。

地面斷香飛到他手心。

只見斷口位置,一縷幾乎弱不可見的妖氣,在逸散。

“妖!”

這股妖氣,在顧言幽冥眼中,幻化為一只螳螂,向著他嘶吼。

這是一只螳螂妖殘留的痕跡!

“難道這水神廟,是被一只螳螂妖攻破了,導致周圍村莊村民也被吃了?”

再次檢查一遍痕跡后,顧言開始前往那些村莊查看。

五個村莊,都是在周圍。

根據令牌信息,這里雖然也受到詭異襲擊,但是在水神庇護下,并沒有引起太大波瀾。

但是在十幾天前。

有人從縣城返回村莊,才發現村里人居然全部不見。

害怕之下,上報了當地縣令。

上面檢索后,發現了水神廟也出現了異常。

才有了這條調查命令。

五個村莊,全部逛了一遍。

顧言更疑惑了。

沒有任何打斗痕跡。

一切都十分正常,大多村民家中,甚至剛剛擺上已經腐臭的飯菜,好似在晚飯時候,五個村莊村民,就集體離開了村子,消失不見。

關鍵是,連整齊離開的蹤跡顧言都沒看到。

好似那些人,是直接消失的!

“五個村子雖然不大,但是人數加起來也有一兩千,即使有妖魔作祟,也不會任何痕跡都留不下!”

顧言腦子轉的飛快。

片刻。

他重新睜開雙眼:“我不相信有那種能力的存在,會垂涎這么點人口,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這是人禍!”

有人清理了痕跡!

顧言腳踩虛空,雙眼血金色妖異閃爍看向縣城。

下一刻。

他眼中閃過駭然!

“艸,我不會又卷入什么大事件中了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