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一十七章 橫掃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無定城,內城不宵禁。

街道兩邊,燈火通明。

街道上,積雪清掃一空,露出整齊的青磚地板。

不時有馬車轎子匆匆而過。

顧言宛若一個幽靈,穿梭在大街小巷,向著目的地靠近。

突然。

“什么人,站住!”

一個陰暗角落,走出一個跨刀捕快,攔在顧言面前。

“巡夜司辦案,走開!”

一塊血色令牌一閃而過。

攔截過來的捕快,重新縮回了陰影之中。

“艸,巡夜衛了不起啊!”

“不過,難道有妖魔出現在了內城?”

捕快疑惑從懷里拿出一塊羅盤。

羅盤上,指針一動不動。

既沒發現詭氣,也沒發現妖氣。

搖搖頭。

他重新靠在墻角偷懶。

做人,最重要的是別多管閑事。

“孫府,到了!”

顧言停下腳步,踩在圍墻上,看著燈火通明,有些喧鬧的府邸。

孫家,是一個小家族,人口三十多人。

錢四偉的妹妹,就是嫁給了孫家當代家主。

而那采花賊,名為孫月業。

就是孫家家主的兒子。

“橘寶,你在一邊,有情況通知我。”

“嗯。”

橘寶懶洋洋跳下來,趴在圍墻,小尾巴一擺一擺。

顧言不讓他吃人。

沒勁。

來到孫府正門。

這個時間,賓客早就來了。

有仆從縮著手,在門口候著。

顧言手持虎魄刀,走上前。

門口仆從表從疑惑,也沒有怠慢,迎了上來。

“這位爺,我家大老爺在辦壽,您的請帖?”

“請帖沒有,這個行不行。”

顧言拿起腰間令牌。

一輪血月,在夜色中,散發血芒。

“巡夜衛?”

這仆從,居然也不害怕,只是表情更恭敬了。

“您稍后,正好里面也有您的幾位同僚,我去通報下。”

顧言聞言,眉頭一皺,手指快速點在兩個仆從腦袋,將他們打暈。

“希望錢四偉沒親自來,不然今天不一定可以成功。”

對于半步先天,他沒交過手。

不會狂妄以為自己一定可以當著對方面,斬殺孫月業。

推開小門,顧言身形藏在暗中,潛入了進去。

圓滿的《靈狐九縱》,讓他身形宛若鬼魅,不聲不響,出現在府內。

大廳外,爐火溫暖。

即使是寒冬,坐在外面依舊不會感覺寒冷。

一些人交杯痛飲,暢聊。

邊上還有孫家小輩舞刀弄槍助興。

氣氛頗為熱鬧。

顧言雙眼化作灰金色,掃視人群。

一道道逸散的血氣升騰,讓他直觀知曉每個人的實力。

突然。

坐在最前面一桌的兩個人,猛地起身,雙眼有神,看向顧言這里。

“什么人!”

他的灼熱目光,引起了兩人注意。

“言言律令,風來!”

呼呼!

冷嘯寒風,化作冷刀,激射向顧言隱匿的長廊。

這一動靜,也將熱鬧的氣氛打破。

所有人都將目光,注視到這邊。

“吼!”

猛虎咆哮。

音浪激蕩,擊碎所有飛來的風刀。

顧言手持虎魄,緩緩走出。

這里終究不是下河縣那種小地方。

第一次行動,就被發現了。

孫家家主,看著走來的顧言,眼神不善。

這人鬼鬼祟祟潛入孫府,恐怕來者不善。

不過看到身邊幾人,他松了口氣。

這幾人,都是巡夜司的高手,有他們在,應該問題不大。

他卻沒發現。

在那些風刀被擊碎的瞬間,那幾人,已經面色一變。

燈火通亮,將顧言的模樣顯露。

看到顧言走來,那些賓客趕緊閃開。

“你是什么人?”

孫家家主,上前一步,冷聲道。

顧言不說話,目光鎖定在最前面一桌,摟著一個少女揉捏的青年。

孫月業!

孫月業若有所感,正好迎上顧言目光。

一絲不安,涌上他的心頭。

“殺了他!”

他居然直接下令,斬殺顧言。

周邊八個孫家護院,聽到大少爺命令,立刻拔刀而出,沖上前,斬向顧言。

顧言不閃不避,繼續上前。

八把大刀,刀身在火光折射下,閃爍赤光。

八聲鏗鏘之聲,化作一聲。

刀,停在了顧言頭頂三寸之外,宛若斬到實物。

八名護衛,舉刀僵立,眼睜睜看著顧言走過。

身后,八顆頭顱緩緩掉落,砸落地面。

血霧噴灑。

呼呼風嘯席卷,血霧凌亂。

宛若給顧言披上一層朦朧血色。

讓他清秀的臉,在火光照耀下,顯得妖異,邪魅。

“啊”

看熱鬧的賓客,看著那血淋淋的人頭,一片慌亂,嚇得四處亂竄。

孫月業沒有猶豫,桌子一掀,任由自己爺爺和父母落在原地,轉身就逃。

他有預感,這人是沖著他來的。

“業兒,你去哪?”

孫母驚叫道。

孫月業置若罔聞,已經沖到了大廳門前。

他快,顧言更快!

他抓起桌上的一把筷子,隨手丟出。

嗖嗖嗖!

木筷在血氣和恐怖力量加持下,化作弩箭,將跑動的孫月業直接釘在大廳門框之上。

“啊”

孫月業身中十幾根筷子凄厲慘叫,讓顧言眉頭皺起。

這種人,配殺李威?

“咳咳咳”

六十歲的孫家老家主看到自己孫兒如此凄慘,急的上氣不接下氣,劇烈咳嗦起來。

“業兒!”

孫母也眼淚婆娑,急忙看向桌上其余幾人。

“各位巡夜司的大人,看在我大哥面子上,幫我斬殺那歹人,事后必有重謝!”

孫家家主也連連點頭,臉色慘白。

顯然,也是一個草包。

那幾個巡夜衛,看到顧言威勢,已經有些猶豫。

但是想到統領錢四偉,還是點了頭。

“混賬!”

一人拍桌而起,身材雄壯。

“在我巡夜衛面前,安敢作亂,你是不是沒把我巡夜司放在眼里。”

他的腰間,一片銀色令牌隨著他的動作擺動。

這是一個銀牌巡夜衛!

顧言終于停了下來。

他掏出自己令牌。

“不好意思,我也是巡夜衛。”

“今日,發現采花賊孫月業,前來將他緝拿歸案。”

顧言收回令牌。

“對了,擋我者死!”

他語氣漫不經心,繼續上前。

在顧言掏出巡夜令的時候,幾個巡夜衛眼神一愣。

沒想到是同僚。

可是在顧言說出擋我者死的時候,幾人面露怒色。

“一個銅牌,安敢放肆。”

“死!”

一人身形閃爍,瞬身出現在顧言身前,拔刀而出。

其余數人,立刻將暗中準備的束縛之法放出。

一道道光芒纏繞顧言身軀雙腿,將他釘死在原地。

下一刻。

刀聲若驚雷,刀芒如月芒。

死字剛出口。

刀鋒已經斬在了顧言額頭。

幾人配合,堪稱絕殺。

“好!”

孫家家主一刀斬在顧言額頭,激動的拍著桌子大叫一聲。

不愧是巡夜司的高人!

其余幾人,卻面色大變。

出刀的巡夜衛,此時握刀的手,更是已經顫抖起來。

他呆愣楞看著毫發無傷的顧言,嘴唇顫抖。

“金剛不壞!”

他想要求饒。

一只手掌瞬間覆蓋了他的所有視野。

好似西瓜炸裂。

在顧言的大掌之下,出刀的巡夜衛,腦袋瓜子直接炸開。

寒風吹拂。

顧言額頭,一道白印緩緩消失。

無頭尸體緩緩砸在地面,將所有人嚇住。

“兄弟,這是不是誤會。”

“這可是錢統領的家眷,你不要沖動。”

幾個修旁門的巡夜衛,驚慌開口。

最開始拍桌子的那人,更是身形開始后撤。

這銅牌巡夜衛,太猛了吧!

出手之人,可是后天境界啊!

看著幾人后撤,顧言露出獰笑。

人都殺了一個。

這幾人,一起死好了!

“你們身為巡夜衛,卻勾結ying賊,我懷疑你們是不是同犯,跪在地上,束手就擒,不然我視你們拒捕。”

幾人面色一變。

這是不準備放過他們啊!

“艸,和他拼了!”

最開始拍桌的人,一腳踢在桌子上,跟著桌子沖了出去。

其余幾人也面露決然。

頓時,整個庭院內,詭苦狼嚎,陰風陣陣。

外界,也已經有動靜傳來。

顧言抽刀而出,看向自己令牌。

“這些人暴力拒捕,按巡夜衛守則第七條,殺!”

《拔刀斬》!

顧言積蓄良久的刀勢,轟然炸開。

這一刻。

月色黯淡。

雜音消失。

天地間,只有惶惶刀鋒撕裂空氣之聲。

空氣撕裂,聲音尖銳刺耳。

一股恐怖血色刀氣激射而出。

磚石飛濺,刀氣縱橫,撕裂眼前一切之物。

一切,都陷入了沉寂。

刀氣所向,磚石,木桌,人,兵器,全部化作兩半。

一往無前,無物不斬!

踩著一地血紅,顧言收刀歸鞘,走到了已經被嚇尿的孫月業面前。

“告訴我,你是怎么作案的?”

“饒命。”

孫月業顫抖地擠出兩個字。

身后,傳來掙扎聲。

是孫月業的母親。

這個普通女人,被刀氣波及,還沒斷氣。

她一邊吐著血液,一邊爬向這邊,在地面留下一條長長血痕。

“放過...業兒。”

大片血液噴出,將地面染紅一片。

顧言心里升起惻隱之心。

轉頭,用血氣激發她的生命力。

“你的兒子做的事情,你不知道嗎?”

孫母艱難抬起頭,眼露哀求。

“求你放過他。”

“他只是覺得好玩,不是有意的。”

“饒過他,他還只是一個孩子...”

一只手掌,將她腦袋按住,狠狠砸向地面。

孫母的無頭尸體躺在地面,抽搐兩下,沒了動靜。

“呸。”

顧言一口唾沫吐在地面。

惡心。

轉過身,那孫月業居然在趁機從那些筷子上咬牙掙扎了下來。

顧言走過去,疑惑問道:“你娘死了,你不傷心嗎?”

孫月業看到顧言靠近,縮成一團。

“放過我,只要你放過我,你殺了我爹也行啊!”

呵呵。

真孝順。

府邸外,已經有動靜傳來。

是巡視的緝風捕快!

顧言不再墨跡,手掌抓住孫月業的手掌,輕輕用力。

一根手指,炸了開來,被捏爆。

“啊”

“饒了我啊!”

“我怕痛!”

孫月業好似殺豬一般慘嚎。

顧言封住他的手臂神經。

“那些被你折磨的少女,她們不怕嗎?”

孫月業面色慘白。

他知道顧言不會放過他,面露猙獰起來。

“不過是一些賤民,殺了又如何。”

“老子寵幸她們是她們的榮幸。”

“你知道嗎,她們慘叫的聲音,是多么悅耳,她們越是掙扎,我越是興奮,哈哈”

“如果不是我舅舅將我的寶物拿走了,今天老子連你一起干了!”

“等著!”

“我舅舅一定會給我報仇的!”

“來啊,殺了我啊!”

“我舅舅是巡夜司統領,你他媽夠膽就殺了我啊!”

“哈哈!”

他瘋狂大笑,臉卻不停顫抖,鼻涕橫流。

人,已經半瘋癲了。

看著巡夜令已經記錄完這些話,顧言一把捏住他的脖子,猛地一拉。

皮肉撕裂,血液濺射。

頓時。

一大串血色頸柱連同孫月業的腦袋,被連根抽出。

顧言提著還在顫動的腦袋起身。

外邊,十幾個緝風捕快,終于是沖了進來。

看著鮮血淋漓的現場,他們面色一變。

抽刀而出,將顧言圍住。

氣血血氣涌動,周圍空氣變得灼熱起來。

顧言冷視他們,拿出令牌。

“巡夜衛辦事,讓開。”

令牌正面,一輪血月,閃爍紅芒。

沉默間。

人群讓開一條通道。

顧言提著孫月業還沒斷氣的腦袋,緩緩從這些緝風捕快中間走過。

脊柱拖地。

在地面留下一條血色長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