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一十六章 棘手,實力暴增。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巡夜司駐地最深處。

看著門口掛著的牌子,顧言松了口氣。

人在。

咚咚咚!

顧言敲響了屋院門。

嘎吱。

屋門自動打開。

這是一間不大的屋子。

一張床,一張供桌。

供桌上供奉著三十多張牌位。

房間昏暗。

黑暗中似乎有重重陰影疊加,陰風習習。

一進屋,顧言就感覺自己被許多視線窺視。

來源,正是那些牌位。

“你的刀,煞氣很重,它們不喜歡。”

懶洋洋的聲音,在屋頂響起。

屋梁之上,一個胡子渣渣的頹廢中年仰躺,手上還抓著一個大酒壇。

“我在令牌上傳訊網上,看到你這里賣信息。

中年一翻身,飄然落在顧言面前。

“對,只要是無定城的事情,大部分我都知道,只要你出的起價錢!”

顧言退后一步。

“保密么?”

“我死之前,都保密。”

“為何?”

“哈哈,你是新人吧。”

中年放下酒壇,坐到一旁。

“這條信息,算我免費贈送。”

“旁門左道,想要從死人身上得到消息的方法太多了。”

“不過,我徐帆,跑路一流,除非先天大佬對我下手,不然你不用擔心。”

敢做這生意,怎么會沒底氣。

“好。”

顧言走到徐帆對面,坐下。

屋門無風擺動,自動關上。

“說吧,想問什么。”

“我想知道,最近一門采花賊的案子。”

“其中有一個名為李威的猛虎武館弟子身死,他還是軍中武官。”

徐帆頹廢的眼一閉,嘴唇快速蠕動。

房間內,陰風更甚。

竊竊私語,沖擊著顧言的心神。

好似房間內還有許多“東西”在開口討論,頻率極快。

顧言環視四周,忍住打開詭眼的沖動。

無緣無故。

他不想犯忌諱。

片刻。

徐帆睜開雙眼。

“這情報,你買不起!”

“嗯?”

聞言,顧言眉頭皺起。

“很貴?”

徐帆點頭。

“當然貴,因為你想要我的命!”

顧言深吸一口氣。

這徐帆說,先天以下,他都不懼怕。

那豈不是這件事情,涉及到了先天層次!

先天!

他不知道。

但是夜輝煌無意思彌漫的氣勢,就給他一股無法抵御的感覺。

那是另外一個層次!

一個顧言現在沒有任何概念的層次!

“這件情報,難道涉及先天?”

他語氣沉重。

哪知,徐帆搖搖頭。

“這個問題,一千兩銀子,或者一百貢獻點!”

顧言二話沒說,從懷里掏出一錠銀髓。

李威叔侄,在自己最絕望的時候,給了他希望。

不然,當時即使自己有作弊面板,那種情況下,也是十死無生。

他必須為他們討回公道。

血債血嘗!

這是他做人的原則。

干的過,現在就處理。

干不過,變強后,他一樣會來處理!

收過銀髓,徐帆臉上都帶了幾分笑容。

“因為這件事情,涉及到了我們巡夜司的一位統領!”

“對方開了口,這件事情,淡化。”

“我賣這件情報的話,巡夜司這塊牌子,可護不住我,我跑都跑不掉。”

“統領么?”

顧言閃過思索。

統領,是由金牌巡夜衛擔任,最低需要半步先天實力。

“對方有很強的家勢么?”

徐帆搖頭。

“沒有,他自己就是家族最強一人。”

“你掏錢痛快,我就再告訴你一條在藏經閣看不到的信息。”

顧言心里一炳。

他居然知道自己剛去過藏經閣。

“先天,是凡俗轉變非人的一個階段。”

“你知道蘊氣和后天的區別吧?”

顧言點頭。

他剛從藏經閣出來,自然是知曉。

人類修行武道或者旁門,前期有四個階段。

武道是通力,氣血,蘊氣,后天。

旁門左道為感神,養神,蘊神,神蘊。

蘊氣或者蘊神,就是醞釀出血氣或者神魂,武學招式或者旁門秘法殺傷力大增。

而后天或者神蘊,則是將其升華凝聚,達到極限。

本質上,是一個量的區別,不是質。

“三四個蘊氣境,配合恰當,可以斬殺一般的后天。”

“但即使是十個后天境,配合再好,一般情況下也不是半步先天的對手!”

徐帆敲了敲桌子。

“所以,我不建議你牽涉進這件事情。”

顧言卻好似沒抓住他話的重點,抬頭直視他的雙眼:“那二十個后天呢?”

徐帆翻了個白眼。

“半步先天又不是真正先天,別說二十個后天,你就是十來個人結成陣法或者七八個領悟勢的高手圍殺,一樣可以斬殺對方。”

“那就行,這條情報,要什么代價?”

顧言一拍桌子,開口道。

他現在還有三百多能量沒用!

半步先天。

一樣干翻!

“咳咳。”

徐帆一口氣沒喘過來。

他看著顧言稚嫩的臉蛋,有些無語。

這人是虎還是傻?

自己都說的這么直白了,咋聽不懂人話呢?

老子不敢賣啊!

“怎么,你不想做這生意?”

顧言緩緩站起身。

一股凝重之勢,緩緩升騰。

“這件事情,猛虎武館應該也是清楚,我只是不想波及他們,但是如果你不想做,就把剛才的銀髓還給我。”

呼呼!

伴隨顧言身上氣勢爆發。

房間內陰風呼嘯躲藏,供桌上牌位叮叮叮跳個不停,似乎想要逃離。

而坐在對面的徐帆,也嚇得跳到一邊。

“冷靜。”

“要么完成這生意,要么,還錢!”

顧言直愣愣看向徐帆,語氣霸道。

徐帆猛地驚醒。

“你叫什么名字?”

“顧言!”

徐帆倒吸一口涼氣。

“你就是那個搶了十幾個任務,還斬殺了一名考核者的顧言!”

早知道是這兇逼,他死都不會開門。

如果他沒記錯,這顧言,好像還是由夜家推薦來的!

惹不起。

識時務者為俊杰。

他又不是擅長戰力的一線。

徐帆二話不說,將手一擺:“顧兄,坐,我們現在來談生意。”

周圍凝重之勢,轟然消散。

“說吧。”

顧言坐下,反客為主。

“這件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兩個月前,城中出現了一個采花大盜,專門對那些小商戶子女下手。”

“此人性格囂張,每次動手前,必留一張粉帕給下手對象。”

“并且對方一旦報官,那采花賊就停止行動,對方一松懈,就前去斬殺對方全家,還會將選好的對象“間”殺,扒光衣物掛在院門或者府門之外。”

“一時之間,城內小商戶人心惶惶。”

“對方消息太靈敏了,無奈之下,當時那府令只好暗中懸賞,不通過官方路子,準備陷阱伏殺對方。”

“當時,五個武館弟子,三個流浪武者,成功堵住了人。”

“只是,他們錯估了對方實力。”

“八個人,連同商戶,全部被殺了。”

“其中,你說的李威,就是自己私下出來,通過武館路子來接的懸賞。”

“他一死,惹出了軍備道的震怒。”

“最后,你知道的,對方就是我們巡夜司一位統領的外甥。”

“他動用關系,把這件事情抹平了。”

“案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顧言呼吸加重兩分。

李威如此,都是因為李小吏病重,需要寶藥續命!

結果!

“那統領是誰?”

他聲音沙啞道。

徐帆感覺到顧言壓抑的殺意,沒有賣關子:“名為錢四偉,第三統領錢四偉。”

“我們無定城巡夜司,一共有三位統領。”

“王元先,第一統領,資歷最老,年紀最大,性格平和,為人不爭不搶。”

“雄霸天,第二統領,脾氣火爆,但是一身橫練,實力是三人中最強,性格比較直,人也還可以。”

“第三統領,就是錢四偉了,他是由自由金牌巡夜衛轉過來的,年僅三十一,底子最薄,但是也是目前最有希望突破先天層次的。

為人嗎,陰險,小心眼,但是心狠手辣,善于隱藏。”

徐帆聲音小了幾分:“這么告訴你,這件事情,知道的人就那么一兩個,就是那些死者武館,也最多知道那采花賊身份不一般,不知曉后臺是錢四偉。”

“所以,如果得罪他,就一定要斬盡殺絕,不然必被反噬。”

顧言眼神奇怪的看向他。

徐帆面露尷尬。

“顧兄弟,你這擺明了和那李威關系深厚,你要是不斬盡殺絕,后續錢四偉猜到是我泄露的信息,那我不就慘了...”

這徐帆,也是個妙人。

“這是他外甥信息。”

徐帆抽出一張紙,手指在上面寫寫畫畫,放到顧言面前。

顧言收過,打量兩眼。

很詳細。

外貌,擅長的武學,平日生活習慣,都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徐帆是怎么知道這么清楚的。

“多少錢。”

顧言開口詢問。

聞言,徐帆松了口氣,露出笑容。

這顧言,是個講究人。

他還怕對方賴賬。

徐帆試探道“我冒著生命危險,又信息這么詳細,一千貢獻或者一萬兩銀子,不過分吧?”

顧言搖頭。

“不過分,值這個價。”

按徐帆所言,恐怕真的自己去查,很難。

徐帆更是松了一口氣,

發財了!

他豎起大拇指:“顧兄弟,爽快,現金還是貢獻度?”

顧言起身。

“沒錢,賒賬!”

徐帆:???

大門打開又關閉。

腳步聲遠去。

徐帆還保持著豎起大拇指姿態,沒回過神。

回到客棧。

橘寶睡得正香。

一層清風,在它身軀周圍環繞,給它帶來舒爽。

“嗯?”

橘寶正在夢中和丫丫玩耍,突然感覺渾身發冷。

它迷迷糊糊睜開眼睛。

就看到顧言,正淡淡看著他。

環繞的清風立刻散去。

橘寶露出尷尬笑容,胡須顫抖:“顧言,你回來了啊。”

“你到底隱藏了多少能力?”

“一點點,就一點點...”

橘寶語氣有些虛。

“給我看門,我要修煉,別讓人來打擾我。”

一陣風從顧言身邊吹過。

橘寶嗖的一聲,已經出現在了房間門前,全神貫注盯著大門,好似最忠誠的狗狗。

速度,比以前又快了起碼三成!

搖搖頭。

顧言盤膝坐下。

“面板!”

“精:3.1。

氣:金,火。

神:3.2。

天賦:人刀合一,銅皮鋼筋鐵骨,控體,心神感知,過目不忘,詭眼。

刀勢:一往無前,無物不斬!

拳勢:孕育中。

《虎形拳》:第二重顯化,不可提升。

《天罡純陽體》:第一重圓滿,可提升。

《蠻牛功》:第三重入門,可提升。

《十三太保橫練》,第三重入門,可提升。

《九煞鷹爪功》,圓滿,不可提升。

《靈狐九縱》,圓滿,不可提升。

《龜息決》:圓滿。

《拔刀斬》:入門,可提升。

能量:330。

愿力:60。

狀態:火氣旺盛。

詭嬰共生:第一階段,心靈相通。

備注:你內火旺盛,正在對身子造成負擔。”

“《天罡純陽體》,提升!”

16點能量點消失。

一個新的漩渦,出現在顧言體內。

《天罡純陽體》第二重,圓滿。

下一刻。

顧言體內血液血氣,全部洶涌向新出現的氣旋。

二倍壓縮!

更大的火氣,在顧言體內蔓延。

“還在身體承受范圍之內。”

“繼續提升!”

32點能量點消失!

第三個氣旋,立刻凝聚。

三倍壓縮!

一股灼熱氣息,直接失控從顧言體內噴出。

虛室生風。

周圍濕冷空氣變得灼熱。

顧言感覺到,他的血氣,幾乎在燃燒!

“不行了,達到肉體承受極限了!”

顧言不敢再繼續往《天罡純陽體》上加點。

他很疑惑。

如果第三重就這么恐怖。

怎么可能有人修煉成功?

他卻不知道,這門功法,血氣越強,副作用就越強!

常人修煉到五六重,恐怕才有他現在的副作用。

當然,相應的,修成后的根基,也會更強。

能量點還剩下282點。

顧言將視野,轉向《十三太保橫練》。

這次出手,可能涉及到半步先天實力的錢四偉。

防御力不能差。

“加點!”

能量點一口氣減少一百八十點。

一股龐大暖流,在顧言體內洶涌。

剛剛壓縮三次的血氣,快速恢復。

這也是為何顧言先提升《天罡純陽體》的原因。

強大的血氣激蕩在體內。

一股金屬光澤,在顧言體表浮現,并且顏色愈發深。

《十三太保橫練》,第三重,圓滿!

“繼續!”

這次消耗不大。

十點能量點消失。

顧言體內幾乎膨脹的血氣,變得更加凝聚。

《十三太保橫練》,第四重,小成。

頃刻之間。

他就從蘊氣境,突破到后天之境。

“不劃算。”

顧言感受下體內血氣,搖搖頭。

他感覺突破后天境后,只是血氣凝固了一點點,對實力提升很小。

想來,是他底蘊太深。

“不過,我的血氣含量,起碼提升了三四倍,也凝聚了兩倍以上。”

“而且,體質又強大了許多。”

就像之前,他“精”加的高,導致武學提升,對體質的提升,開始幫助很小。

現在體質他沒去加。

提升后的《十三太保橫練》,就反哺他的肉體。

這樣反而比他再去單獨加“精”,性價比更高。

看著剩余的九十二點能量。

顧言露出微笑。

“《拔刀斬》,提升!”

這一次,一道幻象,出現在顧言腦海。

他變成了一個機械人。

拔刀,歸鞘。

繼續拔刀,歸鞘。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速度先快,后慢。

最后屹立不動。

唯有濃郁刀勢,積蓄刀鞘之中。

刀出,鬼神驚!

《拔刀斬》,圓滿!

技的方面,他已經達到了《拔刀斬》的創造極限。

顧言睜開雙眼。

一股無窮的力量,在他體內涌動,給他一股可以一拳轟碎虛空的錯覺。

直到夜色降臨。

顧言才重新掌控提升的力量。

看了眼發黑的天色。

顧言提起虎魄刀。

如果他沒記錯,徐帆給自己的情報。

今晚,是那采花賊爺爺六十大壽。

“是個好日子。”

顧言臉上露出微笑。

“橘寶,走,出門。”

橘寶昏昏欲睡,它抬起大胖臉:“干嘛?”

“殺人!”

冷厲殺意,激的橘寶毛發豎起。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