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四十五章 白煞級詭異,搜尋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在顧言睡覺時候,整個下河縣再次有了大動靜。

一百多衙役,五百多白役,浩浩蕩蕩出現在北町,甚至許久不出面的縣令陳知年都露了面。

繁華的北町商業街,被徹底封鎖。

不少人好奇圍觀。

他們畏懼那些白役衙役手上刀刃,只敢遠遠看著,討論發生了什么事情。

唯有一些年紀大些的,看到這一幕,二話不說,立刻拉著同伴遠離這片區域。

“阿爺,為什么要拉著我離開?”一個少年想看熱鬧,結果被自己阿爺拖著走,急的直跳腳。

將孫子拖的老遠,老頭才放開手:“你懂個屁,看到那場面沒有,以前,每次出現這場面,都要死不少人。”

最后官方結案告示,要么是流竄的大盜行兇,要么是街坊沖突殺人滅門。

呸。

這說法狗都不信!

絕對是出現了那東西!

老頭想到那玩意,眼中滿是恐懼。

聽到要死人,少年身子一縮,老實跟著老頭離開了。

花樓外,張松看著眼前的三把腰刀,眉頭緊皺。

這三把腰刀,是官刀,有編碼,被發現在花樓下面的亭子內。

刀身完好,木質刀柄卻成了一堆木屑散落周圍,和眼前這個亭子內情況一至。

腰刀的主人,則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這情形,和賭場一般無二。

賭場內,木質結構全部被侵蝕腐化,唯有地面散落一地刀刃,至于那些原本準備斬殺顧言的幫眾,包括一名通力境好手,則全部失蹤。

“大人。”

馬元滿頭汗水,喘著粗氣跑到張松面前。

他剛被下面白役從家里叫過來。

“你昨天叫那個顧言,在哪里集合?”

感受到張松語氣不善,加上看到這邊封鎖的架勢,馬元身體一顫,知道出事了。

他趕緊說道:“就在前面的茶攤。”

原來,集合點不是這花樓外外廊長亭。

張松順著馬元指的方向看去,發現是一個在外面搭建的棚子。

那個棚子位于北町入口位置,距離花樓只有二十多米。

馬元補了一句:“一般都是在這里,衙役夜尋,或者打更的,累了就會在那里拿出老板的桌椅歇歇。”

張松眼中露出思索:“應該只是那小子運氣好,算了,等到處理了這詭異,我再親自出手解決他。”

張元是他大哥張柏的人。

所以張松對于張元的死,并不在意。

針對顧言,也只是為了維護自己在縣衙的權威。

但是顧言今天一早的姿態,成功將他惹怒!

他要一點點將那個癟三的骨頭捏碎,聽到他慘嚎求饒!

想到這里,張松體內一股暴虐情緒,難以抑制的升起,雙眼更是有一根根血絲浮現。

如果馬元看到這一幕,絕對會嚇個半死!

這根本不是正常人會出現的身體現象。

可惜,他全程低著頭,不敢看張松一眼。

這時,一個衙役跑過來匯報:“捕頭大人,縣令那邊在測試了。”

衙役的聲音,將張松驚醒。

他眼中血絲立刻隱去。

“知道了。”

張松閉上眼睛,緩和情緒后,轉身向賭場走去。

偌大的賭場,此時殘破不堪,地面鋪滿木屑還有散落的刀刃。

陳知年的隨從絡腮胡,正拿著一盆清水,在里面到處走動。

一圈走完,他放下鐵盆,取出一個銀白的瓶子,打開塞子,小心倒出一些灰黑色粉末到清水里。

鐵盆內原本清澈的水,遇到灰黑色粉末后,立刻出現了變化。

看到檢測完,陳知年趕緊問道:“胡叔,怎么樣?”

“老爺,淺白色!”

聞言,陳知年松了一口氣。

那灰黑色粉末,是測詭粉,可以簡單測試詭異殘留氣息層次。

淺白。

等于說,這詭異最多也只有白煞級別。

蜉蝣,白煞,紅煞,黑煞,對應武道通力,氣血,蘊氣,后天四境。

如果只是白煞,不需要上報,他們自己就可以處理。

張松此時正好走了過來。

聽到這詭異只是白煞,也松了口氣。

“大人,既然是白煞,你就先回去吧,我會帶兄弟們處理掉它。”

陳知年滿含深意的看了眼張松,點點頭,帶著絡腮胡離開。

看著陳知年的背影,張松眼中閃過冷漠...還有一絲殺意。

對方忌憚他們兄弟兩人的勢力,他們也忌憚陳知年縣令職位。

幸好這陳知年是個癡情人,只要保持的下河縣安穩,不弄出大動靜,就會待在家里陪著他重病的妻子,不理會縣衙的事情。

只是,對方的存在,對他們正在做的事情,終究有隱患!

命令所有衙役還有白役,去搜尋周邊類似木頭腐朽痕跡后,張松獨自一人來到了巨浪幫駐地。

說是駐地,其實就是一個用青磚圍起來的府邸。

看門的兩個巨浪幫幫眾看到張松,立刻恭敬問候:“二爺。”

張松腦袋輕點,進入府邸,徑直向著演武場方向走去。

他哥時間很規律,無論是刮風下雨,上午都會修煉兩個時辰武學,這時候一定在演武場。

果然,來到演武場,張柏正站樁跨立,光著膀子被三個壯漢手持鐵棒敲打身體各處。

三人不知道敲打了多久,已經渾身是汗,結果張柏上身居然只是微微泛紅。

“哥,你這蠻牛功看來馬上就要大成了。”

聽到弟弟聲音,張柏睜開雙眼,張嘴吐出一口足足數尺長的熱氣:“還差一點。”

揮退手下,張柏穿上衣服:“阿弟,那個弄死張元的小衙役處理好了么?”

張松搖搖頭:“昨天按排的人手,包括我的三個手下,全部失蹤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什么?”

張柏以為自己聽錯了。

自己可是按排了一個通力境好手,二十多個刀手在賭坊,這都沒拿下一個不過十四歲的小衙役?

這怎么可能!

“是詭異,昨晚有詭異出現在北町我安排的三個手下和賭坊埋伏的人,都遭了殃。”

聽到這消息,張柏面色一緊:“詭異?什么等級,會不會引來巡夜司的人?”

如果巡夜司的人來了,一旦發現自己兩兄弟做的事情,就是死路一條。

“不用擔心,只是一個白煞,我這次過來就是為了因為這件事情,現在是關鍵時候,我們必須盡快處理了,免得出了岔子。”

“好,我立刻叫所有人配合你去找出那詭異。”

張柏自然知道弟弟意思。

命令下達,大部分巨浪幫幫眾和一些混子跟著衙役們在北町搜尋痕跡。

人多力量大。

很快,他們根據木頭風化腐朽這一特性,追蹤出了北町,到了靠近義莊的位置。

可惜,此時天色已黑。

沒了光亮,難以繼續追蹤。

張松只好暫時停下搜尋,安排大量人手巡夜。

夜色漸深。

顧言看了眼天色,放下碗筷:“丫丫,哥哥出去消化一下,你在家里好好待著。”

“呀。”

丫丫乖巧點頭。

換上夜行衣,顧言悄無聲息地融入了夜色。

這注定又是一個不會安寧的夜晚!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