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四十四章 受傷?新的計劃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發現顧言完好無損后,張松表面不動聲色,雙眼卻快速找尋自己昨天安排的三個手下。

一圈下來,那三人,一人都沒看到!

他深深瞥了眼顧言后,走到最前面:“點卯!”

一組頭頭馬元,昨日請了病休,按排了另外一個老衙役清點。

點完后,他跑上前去:“捕頭大人,一組昨日值夜的四人,除了顧言,其余三人全部沒來。”

張松早就在這等著:“顧言,出來!”

顧言抹了抹嘴角的油,懶散上前:“捕頭大人,怎么了?”

姿態間,絲毫沒有恭敬。

現場頓時安靜下來。

張松眉角跳動兩下,上前兩步,宛若一堵大門站到顧言面前,低頭凝實他:“昨日和你一起值夜的同僚呢?為何只有你一人回來?”

顧言絲毫不畏懼,抬頭看著張松:“昨日我去時,就根本沒看到人,夜雨連綿,就找了個地方睡覺了。

大人,難道他們三人不來上值,也要怪我?

那我到要找縣令大人評評理了!”

“混賬,你也配用縣令來壓我?”

張松眼中煞氣一閃。

他手臂肌肉瞬間膨脹,居高臨下,肘向顧言腦袋!

撕拉!

強大力量下,那衙役服直接居然被撐破撕裂。

他下手突然,顧言反應更快。

幾乎是張松剛想下手,顧言已經抽出了腰刀,由下而上,劃向張松脖頸。

這一刀,太突然,寒芒攝人。

張松沒想到顧言反應這么快,肘向顧言的手臂,急忙前推砸向腰刀。

幾乎有常人大腿粗細的關節砸力量爆發,撞擊在腰刀中間位置。

鏗!

一聲金屬悲鳴。

刀芒消失。

腰刀被這一砸,居然直接斷裂。

刀斷。

顧言人也倒飛了出去。

他捂著手臂,表情痛苦,一時居然爬都爬不起來。

想到自己剛剛差點被這個小癟三割喉,張松體內血液躁動,內心涌出一股暴虐。

“會點雕蟲小技,居然敢在我面前班門弄斧,今天縣令在這,我也要廢了你!”

說著,他大步走向顧言。

周圍衙役紛紛避開,讓出一條路。

眼看顧言就要慘遭毒手,門外突然傳來腳步聲。

“張捕頭,好大的官威!”

陳知年面色難看出現在衙廳,身后跟著一個滿臉絡腮胡的壯漢。

張松背對門口,停下腳步。

他閉上眼睛,胸口劇烈起伏。

呼呼!

大股白氣,從他鼻孔噴出。

站在張松邊上的衙役,居然感覺周圍空氣都熾熱了不少。

數息時間,張松才將心中暴虐壓下。

他睜開雙眼,里面居然滿是跳動的血絲,十分駭人。

“今天算你走運!”

說完,張松轉身,完全無視剛進來的陳知年,出了衙廳。

副捕頭趕緊跟了出去,居然也沒把縣令陳知年放在眼里。

這一幕,都看在下面這些衙役眼中,心里難免嘀咕了起來。

陳知年沒有在意,走到顧言面前:“怎么樣?”

“咳咳,多謝大人及時趕到。”

顧言這才從地面爬起。

剛才持刀手臂無力聳拉著,小臂關節頂著皮膚,凸出了一大塊,看著十分凄慘。

“終究是個通力武者,不堪大用,只能再幫他拖拖時間了。”

陳知年內心搖了搖頭,臉上則是掛著幾分關心:“你手臂受傷不輕,給你三天假期,回去好好休息。

養傷期間,不要多想,在下河縣,你不會有事!”

顧言面露感激:“多謝大人仁慈。”

“好了,你趕緊回去休息吧。”

說著,陳知年帶著絡腮胡,去了縣衙后廂,腳步匆匆,似乎另有急事。

其余衙役見沒熱鬧看了,紛紛離開。

都走光了,阿兵他們幾個才敢過來:“顧兄弟,我們都有家人,所以剛才是不敢再出頭了。”

還有一人,將顧言斷裂的腰刀撿起。

顧言搖搖頭:“此乃人之常情,我有大人庇護,沒事的,就是麻煩這位兄弟幫我把腰刀給庫房登記造冊了。”

說完,他捂著手臂,顛嗆著往衙門外走去

看著背影,居然有幾分蕭瑟。

“誒,我實在弄不懂,為何只是幾個月,縣衙就成了現在這樣子。“

阿兵幾人有些感慨,拿著顧言斷成的腰刀去了文吏那里。

每個衙役的腰刀,都有編號,專門登記,遺失破損,都需要詳細登記在冊。

這邊,顧言剛出縣衙大門,遠處大街就有一群驚慌失措的員外書生打扮的人,沖向了縣衙這邊,將一些剛剛出縣衙的衙役攔住,七嘴八舌說著什么。

顧言和他們擦身而過。

隱約間。

可以聽到諸如“詭事”,“賭場”一類的話。

顧言走一步,咳嗽兩下,捂著手臂,慢騰騰回到院子。

廚房那里煙熏火燎。

聽到動靜,一個小小的身影跑了出來。

“呀!”

是丫丫。

發現是顧言回來了,她蹦跳地向著顧言跑來。

靠的近了,丫丫才發現顧言受了傷。

“呀呀!”

她雙眼瞬間化作血眸,激動的小手翻動:“哥哥,你怎么了?”

院內,憑空出現一股陰寒之氣。

沒關緊的院門,也無風擺動起來。

感受到丫丫體內似乎有恐怖在涌動,顧言急忙擺手:“沒事沒事,哥哥故意的。”

他右臂一抖,脫臼的小臂就恢復了正常。

控制入微下,卸掉自己關節,和呼吸一般輕松。

“呀?”

丫丫疑惑了。

顧言沒想到丫丫發現自己受傷居然這么激動,有些感動。

他摸了摸丫丫頭:“哥哥逗壞人呢,丫丫好好修煉,到時候幫哥哥打壞人。”

“呀!”

丫丫重重點頭。

就是那張被熏出來的黑臉,看著十分好笑。

丫丫雖然聰慧,但是在這方面,確實沒什么天賦。

幫丫丫弄好飯,顧言一番洗漱,神清氣爽的躺到床上,享受著丫丫幫他捏肩。

“雖然今天是演戲,但是張松的力量,居然比我還強一點。氣血境武者確實不一樣。”

今天就算張松不對他動手,顧言也會逼著他動手,讓張松知道他顧言只是性格不知死活,實際上“實力”并不強。

因為,今晚他有大動作!

發現詭異蹤跡,還有會被血肉吸引的特性后,顧言便改變了一開始的計劃。

他一大早就去了陳知年府上,偷偷將詭異出現在城內的消息,詭異昨晚的蹤跡,全部寫在紙上,用石頭丟到了絡腮胡那里。

詭異,危害不一。

可能一只最弱的詭異,卻擁有某種瘟疫能力,就會造成巨大死傷。

所以陳知年得知消息后,果然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張松試探過我的成色,加上詭異留下的痕跡太明顯,應該不會懷疑我,就看他們怎么對付那白眼詭異了,說不定我還有額外收獲。”

如果對方沒行動,那更好。

今晚,顧言自己,將化身為“詭異”,襲擊巨浪幫駐地!

到時候血肉吸引,那詭異出現在巨浪幫駐地...嘿嘿!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