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八、世界格局

更新時間:2021-09-03  作者:流浪的蛤蟆
“凌霄姐姐!”

“裳裳!”

“蕭翡,李桐學姐!”

胡歡只覺得,祖國考驗自己的時候到了。

先分了輕重緩急,跟四個女孩子打了招呼,正要轉動腦子,如果庖丁解牛,游刃有余,完美的從這一場復雜環境下脫身。

就聽到裴林格大叫道:“找到了!”

胡歡心頭暗叫一聲:“好隊友!關鍵時候,就是靠得住。”

裴林格額頭處涔涔汗下,叫道:“他過來了。”

胡歡安慰道:“不用怕!”

如果光是他在,還要打點一些精神,小心應付,白霓裳都來了,還怕些什么?

一發靈光炮解決不了問題,就再來一發靈光炮,如果還是不能解決問題,只需要喊一嗓子:“裳裳救我!”

任是什么異妖也架不住白霓裳一刀。

就是喊過之后,凌霄那邊不好交代,在蕭翡和李桐心目中的形象只怕也要崩掉了。

好吧,后面那個不是什么大事兒。

形象這種東西,崩了也就崩了。

彌漫的黑氣,從一面墻壁透出來,白霓裳按住了腰間,小手只要輕輕一動,秋水冷煙刀就會自虛空穿出,但就在這一剎那,黑煙漸漸淡去,全身枯焦的老者居然沒有出現。

白霓裳低聲說道:它逃到萬物之影了,我要去追殺它,待會再來跟你說話。”

這小妞長腿一邁,直接跨入虛空。

驚艷了所有在場的人。

白霓裳會過來,胡歡并不意外,白家兄妹加入潛龍軍,很快就成為了特聘人員,一躍成為了高層,是極少數的知情者之一。

只是胡歡沒想到,白霓裳在潛龍軍的融入度這么高,居然很自覺的先處理公務去了。

走了最大的一個,胡歡頓時支棱起來了。

他露出一個輕松的微笑,說道:“我們找個地方吃飯,等結果吧!”

裴林格倒是知道,潛龍軍招攬了兩位五階,甚至內部培訓的時候,還特意讓白帝蜀和白霓裳出過場,免得下面的人不認識,不小心惹怒了這兩位。

五階大佬可是潛龍軍的寶貝,不能讓下面的人有眼不識泰山,把他們當普通人頂撞。

他喃喃自語道:“這就是五階嗎?”

裴林格還有一句:“她老人家都出動了,我們還過來干嘛?”

凌霄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她還真不是故意來的,老巫師帶著她在萬物之影獵殺異妖,她真就是偶爾路過。

當然,凌霄之所以會路過這邊。

是老巫師指的路。

她雖然轉修了二階的巫師,并沒有感覺到剛剛的危險,問了一句:“你們在做什么?為什么都好緊張的樣子?”

蕭翡和李桐也感覺到好緊張,但她們兩個更多的是驚訝,為什么胡歡身邊多了一個美少女,而且還跟他顯得非常親熱。

至于凌霄,她們兩個麻木了,沒得反應。

兩個女孩子只是覺醒者,雖然看到了黑煙滿墻的異兆,但也不知道那是啥玩意。

胡歡呵呵一笑,說道:“先吃飯!”

他沖著凌霄打了一個招呼,說道:“凌霄姐姐,這頓我來請。”

凌霄笑吟吟的問道:“你現在有錢嗎?”

胡歡的小臉頓時就苦了。

他是真沒錢。

伊麗莎白給的錢,還有周丘生投的錢,如今都在公司的賬戶里,他想要折騰出來,還是有少許一丟丟的難。

因為……

那個公司特么兩個財務都沒有,現在還是個純空殼。

海克塞爾最近非常消沉,已經回去紅日集團總部了,目前不在國內,麥克斯被殺了,其余人也都撤走。

胡歡不知道怎么玩一個公司。

畢竟現代公司跟百多年的公司,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有各種法規約束。

凌霄拍了拍胡歡的臉,說道:“還是姐姐請你。”

蕭翡和李桐都冒出了一個相同的念頭:“這混賬經常掛嘴邊那句,男孩子的臉不能被人隨便摸。”

“他特么是糊弄誰呢?”

一行人在附近找了一家頗有些年頭的老館子,胡歡忙前忙后,就怕凌霄問他,關于白霓裳的事兒。

凌霄也沒問,只是笑吟吟的跟蕭翡和李桐聊天。

老巫師在骨笛里罵罵咧咧的叫道:“這都能讓你過關?”

“那個什么玩意,怎么就出來的這么寸?它再晚一點出來,你老狐貍就要玩完。”

胡歡忍不住了,用靈波回了老巫師一句:“你信不信我把你交給裳裳。”

老巫師滿嘴的苦澀,他真不想在一位五階大佬的手里,那種日子簡直不是人過的。

太難了!

被胡歡懟的不敢說話,老巫師良久才用秘法跟胡歡說道:“我已經快要收集到足夠的異妖精血了,但是我現在只是歷史投影,無法看護她擁有第一頭守護靈。”

“你要過來幫忙。”

胡歡回了一句:“這事兒義不容辭。”

老巫師過了良久又說道:“那個東西,我也沒見過,但很有可能是一只巫靈。”

胡歡驚了,停下了筷子,又用靈波回了一句:“巫靈?”

老巫師無奈的說道:“你也知道,我提過的惡魔不止一頭。”

胡歡罵道:“你什么時候說過?”

老巫師不接這話,繼續說道:“巫靈,又叫做反叛的巫師和守護動物之靈。”

“你也知道,有些巫師擁有獨屬于自己的力量,他們死后,所擁有的動物之靈,無法歸回圣靈圖騰,會跟巫師的靈魂結合,成為一種全新的存在。”

胡歡驚了,問道:“你們巫師一脈,歷代的巫師可不少啊!”

老巫師咳嗽一聲,說道:“大多數巫師都是從圣靈圖騰柱借來的力量,并沒有擁有獨屬于自己的動物守護靈。”

胡歡說道:“老朋友,我記得你自己就有這玩意。”

老巫師忙道:“別打岔,我在說很重要的事兒。”

胡歡心道:“我也在說很重要的事兒。”

他終究沒有打岔,任由老巫師繼續說下去。

老巫師說道:“我們部落的靈泉眼下,鎮壓了幾乎所有印第安巫師的巫靈,大概有一兩百頭!”

胡歡不想評價了。

趕緊毀滅吧!巫師們。

老巫師繼續說道:“剛剛那個東西,它可能就是一頭巫靈,那股氣息有些熟悉。”

胡歡反駁道:“我見過它,它一身民國的大褂袍,看起來就是個中國人。而且……你的靈泉眼不是沒有復蘇嗎?”

老巫師驚道:“民國打扮?我知道它是誰了。”

“他是我們印第安巫師一脈,唯一的中國人!”

“至于靈泉眼……”

“我并沒有開始引靈,但你也知道,天地間的靈氣越來越濃烈了,這個城市又剛剛爆發靈氣潮,也許它自己悄然在復蘇。”

“老朋友,聽我說,如果是那位的巫靈復蘇了,我們都要麻煩了。”

胡歡不在意的問道:“能有什么麻煩?裳裳可是五階。”

老巫師淡淡的說道:“按照現在七階十五族系的劃分,我們巫師屬于自然族系,但巫靈卻屬于靈魂族系。”

胡歡反問道:“什么意思?”

老巫師苦澀的說道:“也就是說,并不是只有你們想到幽神法。”

“他可能無法被殺死。”

胡歡對幽神法的了解,縱然不如莫斯提馬,也不會差太遠。

惡魘這個東西剛出現的時候,太平天兵內部甚至認為這東西無法被消滅。

那時候,太平天兵的元老們,修為都被世界壓制在二階,萬物之影還未出現。所以當時的人并不知道,惡魘同時存在于現世和萬物之影。

當時也有人猜測,惡魘可能同時存在于現世和某個奇異的空間,導致無法在現世被殺死。但那個時候的人,沒人知道萬物之影,也無法進入其中,無法驗證這個猜測。

胡歡思考了一會兒,說道:“就算是真正的惡魘,又或者邪靈,也不是沒辦法殺死。你們巫靈就算有些詭異,也一定不如幽神法那么邪門,裳裳能應付的來。”

老巫師說道:“請你相信我,那位來自中國的巫師非常特別,千萬不能小覷。”

胡歡被老巫師說的,也有些擔憂起白霓裳來,起身說道:“我去上個衛生間。”

他離開了飯桌,找個沒人的地方,身上虛冥火騰起,一閃身就進入了萬物之影。

白霓裳的氣息,在現世有所收斂,但在萬物之影如萬里燭火一望可見。

胡歡相信白霓裳也能知道自己,她在胡歡和貝拉斯克斯身上都留了氣息,隨時能找到他們。

胡歡微微感應了一下,向著白霓裳氣息升騰的地方飛了過去,半路上就看到一道白光飛來,撲入了自己的懷里。

白霓裳抱住了胡歡,仰著俏臉,不好意思的說道:“我讓那個東西跑了。”

胡歡甚是驚訝,問道:“它怎么會跑掉?”

白霓裳搖了搖頭,說道:“它好像不止存在于現世和萬物之影。”

“我追入了萬物之影,一刀就劈了它,但是它的氣息沒有斷絕,應該還能恢復過來。”

“我找不到通向更上層的入口,沒法找出來它的真身。”

胡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問道:“它現在大概什么實力?”

白霓裳皺了皺好看的眉頭,說道:“大概是三階,但又比普通三階強很多,他身體內有很多奇怪的動物。但肯定不是四階,他要是四階,我就沒那么容易一刀劈碎了。”

白霓裳用手指在胡歡的胸膛上轉圈圈,低聲說道:“對不起啦!”

胡歡大概有了準數,說道:“我會想辦法解決掉它,你不用在意這事兒,又不是你做錯了什么,是它太狡猾。”

白霓裳忽然就興奮起來,叫道:“我現在跟哥哥住在你的古堡里,聽說你換了身份,回頭我也搬過來好不好?”

胡歡心頭大大的恐慌,忙叫道:“這個身份非常敏感,真不方便,還是我沒事汲取看你吧。”

胡歡也不敢回去,跟白霓裳出來萬物之影,就提議先把她送回去,白霓裳當然很開心。

總而言之,胡歡這一趟廁所,去了足足四十五分鐘。

絕壁是腎虧十八級的標準了。

擺平了白霓裳,胡歡脫身回來,也不大敢看凌霄,正思忖如何扯謊,就聽到凌霄說道:“我剛才跟老師說了,他同意蕭翡和李桐兩個妹子也拜師,跟我一起學習巫術。”

胡歡吃了一大驚,問道:“他想要干什么?”

裴林格舉了舉手,說道:“老師也答應收我為徒了,還跟我說,巫師體系力量來自動物之靈,也是自然族系,跟我的路子并不沖突。”

胡歡現在很有踩碎骨笛的沖動。

凌霄笑瞇瞇的說道:“你既然回來了,就幫我們看守一會兒,我帶他們去見老師。”

胡歡看著凌霄催動骨笛,把蕭翡,李桐,裴林格一起帶入了其中,瘋狂的diss老巫師。

老巫師根本不理胡歡,拄著法杖,笑呵呵的看著幾個年輕男女,說道:“我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我們印第安巫師一脈,也有來自中國的古人。所以你們不用見外,我們五十萬年前都還是一個物種呢!”

這話說的真心沒毛病。

老巫師瞧了一眼自家的圣靈圖騰柱,對凌霄說道:“你有合適的物神卡嗎?”

印第安巫師們的動物守護靈,要么來自圣靈圖騰柱,要么自己降服一頭身具靈性的動物。

前者至今還未復蘇,而且也只有一根將近復蘇,根本沒法分配。。

后者,老巫師手里真沒什么動物之靈。

所以,他也就只能把主意打到凌霄的物神卡上。

胡歡在外面,聽到老巫師這句明顯是擠兌自己的話,氣呼呼的扔了幾張狂風魔豹和人頭蜘蛛進去。

不管是狂風魔豹,還是人頭蜘蛛都是GR卡牌,相當于二階職業者。

但巫師一脈跟天魔外道神通不一樣。

胡歡和天魔孫友能發揮封印的異妖,百分之八九十的實力,跟自身能力疊加,GR卡牌就真的能發揮二階的實力。

巫師一脈跟動物之靈締結契約,實力會大打折扣,往往需要十幾頭異妖疊加,才能獲得它們生前的六七成實力。

這也是胡歡雖然拿到了巫師一脈的傳承,卻從沒有嘗試過修行的根本原因。

物神卡是封印異妖,借助異妖這個力量體系中,最為先進,最為有效率的法門,吊打一切同類法門。

其實就連梵天術,在利用異妖的效率上,也遠遠不如物神卡。

梵天術煉成的神兵金牛角,雖然對胡歡的實力增幅極大,但若是胡歡能將之煉成物神卡,那可是SSR級卡牌,遠比金牛角強的多了。

雖然金牛角還有成長性,可以隨著梵天術的修行,不斷提升品質和威力。

但在物神卡的體系中,到了那時候,換一張更高階的物神卡就是了,根本不用梵天術那么辛苦,還需要提升神兵的品質。

當年天魔孫友,就是仗著物神術,橫掃全球修行界。

胡歡雖然會物神術,但是他那時候并不醉心戰斗,還真沒用物神術擊敗過幾次敵人。

凌霄手里也有一批物神卡,但還真就比不上胡歡扔出來的狂風魔豹和人頭蜘蛛。

老巫師呵呵一笑,收了呵呵送進來的物神卡,說道:“這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已經再沒有巫師了,你們作為新一代的傳承者,我給你們挑了最合適的動物守護靈。”

“請大家選擇一頭屬于自己的動物守護靈吧。”

老巫師在骨笛的時光縫隙內,就如神明,胡歡扔進來的物神卡,就連凌霄都沒注意到,更別說蕭翡,李桐和裴林格了。

當他們看到排成一行的狂風魔豹時,都情緒有點激動。

老巫師教了他們如何跟動物之靈簽訂契約,又詳細的指點了各種細節,這才隨手一按,廣場上立刻出現了三個魔法陣。

每一個魔法陣里都有一頭狂風魔豹之靈,至于狂風魔豹的身軀,在老巫師粉碎了物神卡的時候,就把血肉都扔給圖騰柱了。

也算是一種廢物利用。

胡歡這會兒,重新開始橫掃飯桌,反正有凌霄請客,他什么都不必顧忌,吃的可開心了。

老狐貍給自己倒了一杯黃酒,晃了一晃酒杯,心頭微微嘆息,他雖然早就知道,但還是有些感慨,新的修行盛世就要來了。

只是誰也不知道,這一次出現的修行界將會是什么樣子。

古典法時代的門派,肯定不會是主流。

胡歡相信在職業者崛起的前期,國家的力量必然是主導,因為只有國家才能擁有幾乎無窮無盡的資源,以及不可計數的人力,以后充沛的后備力量。

但隨著職業者力量的覺醒,跨國集團的實力必然會越來越大,就算是現在跨國集團亦是不可忽視的力量。

他們完全不在乎國家,也不在乎地域的阻隔,成員來自無數國家和地區,擁有相同的切身利益,擁有抗衡小型國家的力量。

再過一段時間,靈力復蘇的更厲害,世界的格局還會被再次打破。

胡歡當年愿意加入太平三圣組建的太平天兵,就是因為,當時的各國忙于全球爭霸,根本就沒有一個穩定的環境。

他那時候,只是想要重新獲得長生不老,并不關心各國的風起云涌。

現在,完全不一樣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