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七、新的戰友,新的沙場

更新時間:2021-09-03  作者:流浪的蛤蟆
蕭翡正了正顏色,壓下去了兩個同伴討論次數的興致,說道:“我剛得到消息,那個廠區附近出事兒了,昨天據說死了十七個人,今天警察過去,就是查案子。”

胡歡微微一愣,隨意問道:“這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蕭翡有些猶豫,但還是堅定的說道:“我懷疑跟那個小世界有關系,想要把它的存在報上去。”

“萬一是那里有什么危險的東西逃出來,我們知情不報,我良心過不去,所以來跟你們商量,下午我們就去派出所。”

胡歡不以為然,異妖極少能出封閉區,封閉區越小對現世的侵蝕就越無力,他才不認為那里頭有什么東西能逃出來。

現在靈氣潮已經回落,不是前幾天,封閉區連成一片的時候了。

胡歡也懷疑是不是潛龍軍沒清除干凈,前一段逃出來的異妖晃蕩到了這附近,他決定待會放學,去打個電話給嚴苓色問一問。

胡歡被調來潛龍軍的北京總部,直屬嚴苓色管轄,上頭也覺得他和嚴苓色畢竟有師徒關系,相對容易溝通。

嚴苓色……畢竟也是潛龍軍的高層,身為三個四階之一,地位也足夠高了。

蕭翡見沒人反對,松了口氣,雖然她知道自己沒做錯,可一個人承擔壓力和小伙伴們一起承擔壓力,有太大的區別了。

蕭翡畢竟也只是個高二的女學生罷了。

胡歡看時間差不讀了,站起身來,剛想要走,蕭翡就伸手一攔,說道:“教我們武術。”

胡歡無奈的說道:“沒問題,晚上放學,過來我家。”

蕭翡這才笑嘻嘻的放過了胡歡。

胡歡還是有點惦記,那個小型封閉區的事兒,他趁著中午午休,溜出了校園,先給嚴苓色打了一個電話,然后才激活了噩夢紡織者遁入地下,直奔事發地點而去。

這是大白天,學校附近又是鬧市區,胡歡也不敢亂用三途火車,實在太招惹人矚目了。

最近潛龍軍為了處理異妖入侵,記憶清洗部已經是連軸轉了,胡歡也不想再給這些同袍增添工作。

而且事發地點也并不遠,午休的時間足夠,也不用非要飛過去,噩夢紡織者的遁地速度也不慢的。

胡歡在小印刷廠鉆出了地面,他稍稍感應了一下,發現這里并沒有警察,應該是檢查過現場,人都已經回去了。

再然后,他就忽然感覺到不對勁,因為昨天過來,廠區的院子里,還是雜草叢生,但現在所有的雜草都枯死了。

胡歡眉頭一皺,伸手一按地面,用序列士兵的幾個天演術查了一下。

這一片土地上,有一股非常詭異的靈力波動殘余,這股靈力波動非常特殊,就連胡歡都沒有見過。

“有點像……惡魘,但比惡魘高一階!絕對不是莫斯提馬,也不是馬成武,也不是靈魂教派的老朋友們。”

“跟幽神法修煉出的靈力,還略有不同,說不上來哪里不一樣,也許是沒幽神法那么蕪雜,但卻有一種很極端的戾氣。”

胡歡并不知道,他們昨天離開后,那位什么的焦枯老人就沖出了萬物之影,他昨天并沒有感覺出來,那玩意有多強。

當時他還想一發靈光炮把對方送走。

胡歡在廠區轉了一會兒,也沒查到什么蛛絲馬跡,他決定進入這處封閉區瞧一眼。

胡歡還是惦記昨天的那個全身焦枯的老者,總覺得那玩意有點詭異,決定不管那玩意是什么,陷進去把它一炮轟了。

胡歡換了自己更慣用的三途火車,身子一晃,虛冥火升騰,就直接遁入了萬物之影。

這一次,他直接拔空,開始巡視這一片封閉區。

讓胡歡很意外的是,這處封閉區極小,也幾乎沒孕育什么異妖,他就遇上一群宛如鬣狗的異妖,被他隨手殺了,就再也早有遭遇其他麻煩。

殺了這群鬣狗般的異妖,胡歡還發現這處封閉區居然在慢慢萎縮。雖然萎縮的不快,但按照這個速度,胡歡算了一下,最多也就半年光景,這里就要徹底消失。

胡歡又復轉了幾圈,忽然心頭一驚,叫道:“不好!殺人的是那個東西。”

封閉區能夠侵蝕現世,多一半是當地的靈氣特別濃郁,其次就是有異妖棲息。

偶然有強大異妖出沒,封閉區就會擴張,比如胡歡家鄉的十七號封閉區,就是因為出現了血珊瑚王蛇,這才導致了失控。

后來令狐音趕過來,擊殺了那頭血珊瑚王蛇,十七號封閉區就恢復了原貌。

這里只有一群鬣狗狀的低階異妖,而且胡歡把它們擊殺,封閉區都在萎縮,那就只能說明一件事,他昨天看到的那個全身焦枯的老者已經不在這里了。

這意味著什么,胡歡當然明白,就是那個老東西出去殺了人。

胡歡是真沒想到,它能夠離開萬物之影,離開封閉區,頓時額頭涔涔汗下。

他再也不理會這處封閉區,一轉身出了萬物之影,找了個公用電話給嚴苓色打了過去。

嚴苓色抓起電話,聽到胡歡的聲音,這位老師第一個反應是,要不要先變個身?

胡歡把自己遇到的事兒,全身焦枯的老者,還有那處小型封閉區都詳細說了一遍。

他對嚴苓色說道:“老師,是我考慮不周到。我沒想過那東西能夠離開封閉區,導致這處出了人命,我愿意接受任何懲罰,但請趕快派人過來幫我。”

胡歡不是不能擊殺那個全身焦枯的老者,但是他首先要找到那個東西,這玩意他不算特別專業,老公狐貍很需要援手。

嚴苓色伸手揉了揉眉心,說道:“我也沒有在任何卷宗里看到關于這種異妖的記載。我會盡快派人過去,不過現在抽掉不出三階……”

胡歡斷然說道:“戰斗方面,我一個人就行,我就需要一個痕跡專家,或者追蹤專家,幫我找到那個東西。”

嚴苓色再次揉了揉眉心,忽然就有點頭疼,她甚至知道胡歡為什么這么有信心,這小子連寇列特都殺,區區一個疑似三階的異妖,還真就不在話下。

雖然嚴苓色也不知道,潛龍軍戰士族系的職業者最多了,為什么胡歡就特別生猛。

她掛了電話,就吩咐了一聲,不多時就有一個一臉笑容,和和氣氣的年輕人走了進辦公室,他一身軍裝穿的一絲不茍,非常干凈利落。

嚴苓色把事情說了一遍,然后交代道:“你不是戰斗人員,遇到危險,就讓商洛去應付。”

這名戰士有些懷疑,但軍令如山,他也不好質疑,行了一個軍禮,轉身出了嚴苓色的辦公室。

胡歡“犧牲”,雖然還有半個月,特二十五班才畢業,但嚴苓色還是請辭了,潛龍軍換了一個人去代班。

嚴苓色回來了軍區,專門負責清理京城的異妖工作,盡管現在流落在現世的異妖不太多,但還有些漏網之魚。

而且封閉區的異妖也需要定時清理,免得異妖越來越多,倒是封閉區失控。

這份工作相當繁重,但對嚴苓色來說,卻真的比給胡歡當班主任要來的輕松。

年輕的戰士離開了軍區,開了一輛老式的北京吉普,一路疾馳,等他到了印刷廠附近,胡歡已經不耐煩了,以為他現在已經算是曠課了。

胡歡還以為午休能夠搞定這件事呢。

兩人在約定的小胡同見面,胡歡直截了當的介紹了自己:“商洛,二階士兵!原來在外地,今年才調回來。”

胡歡的名氣雖然不小,但大多數都在外國職業者中流傳,而且他原來的資料和照片也被悉數銷毀。

這個戰士以前沒見過胡歡,也不可能認出他來,他微微一笑,說道:“裴林格,自然族系,二階的天眼師,有豐富的作戰經驗,不會拖后腿。”

裴林格雖然也是二階,但不是戰斗人員,本身異能也不擅長戰斗,盡管他其實并不覺得。

裴林格的格斗全能,又是隊伍里有名的神槍手,擅長駕駛,真不認為自己比普通的二階異能者差勁,所以特意提了一句,自己不會拖后腿。

裴林格覺得自己和商洛都是年輕人,暗暗就生出了比較之心。

胡歡微微一笑,說道:“這頭怪物不太像異妖,我也說不上是什么。一旦遇上,我防高血厚先頂一下,你再尋機增援。”

老公狐貍多會說話,他又不想跟裴林格競爭,胡歡得墮落成什么樣,才會跟這么年輕的人起競爭之心啊?

所以他先提出了自己的優勢,表明會沖在一線,保護戰友,然后提議裴林格尋機增援,就是也把他當成了戰斗人員,并沒有任何小覷的意思。

裴林格果然對胡歡好感大增,笑道:“我雖然不是戰斗向,但在靈光彈這種通用技能上下過一陣子功夫,緩急時候,絕對幫得上手。”

胡歡哈哈一笑,說道:“好巧,我也是在靈力子彈上下了好多苦功,還總被人說這能力沒啥用,低階不如子彈方便,高階人人都會,也不稀奇。”

這句話更讓裴林格有感同身受,笑道:“我這不是沒法子,自然族系又是天眼師,真是沒啥戰斗能力。也不想拖累戰友,這才在小技巧上多下點苦功。”

胡歡問道:“要不要去吃個飯?”

裴林格搖了搖頭,說道:“我帶了點壓縮餅干,我們隨便墊一口,這就開始干活吧。”

“那東西殺了那么多人,我們耽誤一會兒,也許就有無辜的人喪命。”

胡歡也深以為然,兩人上了裴林格開來的北京吉普,裴林格按住了眉心,天眼全功率大開。

胡歡也精通天眼術,但因為是零階天演術,臨時用用還行,正式場合就差遠了。

他倒是不會羨慕擁有天眼術的人,也一直都沒有打算改過道路,天演術雖然萬法皆通,但始終不如原虛法讓老狐貍感覺踏實。

胡歡最近已經探索出來,原虛法的晉級條件,他現在是一階的戲法師,只要學成三十六個魔術戲法,并且當眾成功表演,就能晉升二階的紙草師。

如果是其他人,還要一一去學習,盡管成為戲法師表演這些魔術戲法的條件全部具備,但仍舊要知道這些戲法的原理,并且大量練習才成。

但胡歡上輩子就成功借助原虛法晉升過三階了,這世界上的一切戲法,所有的魔術,對他來說都不是秘密。

換句話說,胡歡現在只差當眾成功表演了。

只不過這種“成功表演”,有很多微妙的條件,不是隨便找個大街鋪個白布,表演給行人看,就能算是成功。

胡歡暫時還沒摸到頭緒,但卻會偶爾練習一下。

裴林格努力尋找全身焦枯的老者,胡歡就隨手練習戲法,把一副撲克耍的變化無窮。

他很想知道,究竟哪一個契機能夠達成,在大眾面前成功表演這個條件。

胡歡在車上坐了一會兒,就下了吉普車打算透透氣,把一面觀察路過的每個行人,一面故意把撲克變化來去。

但就沒什么人關注他的表演,胡歡也一直沒感覺,自己有表演成功的契機。

就在老公狐貍,想著自己什么時候,能成為紙草師,裴林格能不能找到那個東西,忽然就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叫道:“商洛!”

胡歡抬頭一看,卻是蕭翡和李桐,云若若不在,想必是還在上課,他忍不住問道:“你們怎么又逃課了?”

蕭翡忍不住叫道:“你還不是逃課了?”

“你怎么還弄了輛車?”

胡歡正要解釋一下,就聽到一個更熟悉,更清脆,還有點婉轉的聲音,高高的叫道:“胡……”

“錯了!商洛,是我啊!”

然后一個柔軟馥香的身子,就撲到了他的話里,旁邊的蕭翡和李桐驚訝的一起捂住了小嘴。

胡歡一面努力把白霓裳從身上扯下來,一面想要解釋一下,自己其實是吧……

特么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了。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個聲音,帶了幾分笑意的叫道:“商洛!”

胡歡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誰來了,這個聲音太熟悉了。

老公狐貍第三次的社死來了。

人生修羅場,來一場少一場。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