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仙狐

三、高堂明鏡悲白發

更新時間:2021-08-25  作者:流浪的蛤蟆
嚴苓色神色凝重,各處封閉區的情況越發的嚴重了。也有高階職業者冒險,闖入了封閉區,但卻根本無法找到靈泉眼,因為能夠出入的封閉區,距離靈泉眼都已經極遠。幾個進入萬物之影的職業者根本不敢探索太遠,生怕迷失在萬物之影里再也出不來。

幾個國家背景的職業者組織,已經發出了照會,要求潛龍軍做出賠償,這種事兒非常惡心,估計要扯皮好久。

失蹤的人,幾乎都已經被確定再也出不來,所以潛龍軍也通知了胡歡的家屬。

胡有顏接到了消息,如今正在趕來京城的火車上。

胡有顏這已經是第二次接到兒子的訃告了,他也不敢告訴老婆,孤身一個人上北京來“接人”。

胡有顏有過上次的經驗,反復在電話里詢問了多遍,最后確信兒子真的沒了,這位賭棍啥也沒說,就是默默了買了火車票。

胡有顏什么也沒有帶,坐在火車上,整個人都呆呆滯滯,活像是身體里沒了魂。

他買的是晚上的火車,所以第二天一大早,火車準時到了站。

胡有顏下了車,微覺獨自餓,就隨便走了一段路,在街邊找了一家小店,買了一籠屜包子。

付錢的時候,收銀員笑著說了一句:“大爺這是找您的零錢。”

胡有顏對自己的顏值相當有信心,回了一句:“我不是大爺。”

收銀員笑了一笑,沒有辯駁,胡有顏吃了幾個包子,忽然覺得不對勁,他站起來,看到店里的收銀柜臺旁有一面鏡子,就去照了一下。

鏡子里的人,看起來蒼老憔悴,一頭白發如銀如雪。

胡有顏忽然間,就淚流滿面,倉皇出門,什么東西也吃不下了。

嚴苓色正在處理特二十五班的事務,學員們因為萬物之影的變故,就重新回來上課,看起來倒是一切正常,除了胡歡和凌霄不在,也沒什么大變化。

當她聽到胡歡的家屬來了,特意整理了一下儀容,這才讓人把胡有顏請進來。

嚴苓色也沒想到,竟然看到了一個滿頭白發的老帥哥,心底驀然浮現一句:“一夜秋風秋葉落,兩處秋霜明鏡悲。”

她也不知道,該怎么對胡有顏說,只能先把人請進辦公室,低聲說道:“請別難過。”

胡有顏笑的非常牽強,低聲說道:“我沒難過。”

嚴苓色頓時就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她悄悄推過一個盒子,胡有顏眼神驟然縮緊,撒發出一股莫名的悲涼之意,低聲問道:“歡歡就在那里面?”

嚴苓色急忙解釋道:“我們并沒找到胡歡同志的遺體,這里是他的一些遺物,以及……撫恤金!”

胡有顏忽然就用盡全身力氣,把這個盒子狠狠砸在地上,大吼道:“我胡有顏是差錢的人嗎?”

他整個情緒,就如忽然的爆發的火山,嚎啕大哭,蹲在地上,再也不肯抬頭。

嚴苓色勸不住,也不知該如何勸說。

嚴苓色本以為,胡有顏可能要哭很久,卻沒想到只是幾分鐘,胡有顏的哭聲就停了,他低聲問道:“誰殺了我兒子?”

嚴苓色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是凌家的人把胡歡叫走。”

隨即她就覺得,自己說錯了話,急忙解釋道:“胡有顏先生,你別誤會。凌家是海外華僑,他只是去送一位同學,那個同學是凌家的孩子,胡歡的死跟這件事兒沒關系!”

胡有顏淡淡的問道:“什么凌家人,把歡歡叫走,我兒子就再也沒回來,還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對不對?”

嚴苓色想了想,真沒法給一個普通人解釋,什么事覺醒者,職業者,封閉區,萬物之影,跨國的職業者組織……也只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胡有顏忽然發出了笑聲來,問道:“我能問一下,關于凌家的情況嗎?”

嚴苓色拒絕道:“他們的資料是保密級,我沒法提供給你。”

胡有顏點了點頭,并沒有糾纏,他看了一眼地上盒子,過去翻了一會兒,除了拿了一疊錢,什么也沒拿,就那么出了辦公室。

嚴苓色本來還頗同情,這位失去了兒子的父親,尤其是她對胡歡的觀感非常好,但看到胡有顏就拿走了錢,想起他的身份,資料上標注了賭徒,頓時就有些瞧不起,也就沒去送一下。

胡有顏拿了錢,并沒有離開現代文學館,挨個宿舍去敲門,他是胡歡的父親,胡歡好歹也有些人望,跟好些同學感覺還可以。

所以胡有顏一臉含笑,跟好幾個同學都聊的不錯,當他知道七班長蕭劍僧跟胡歡是一起,還特意跟蕭劍僧多聊了一會兒。

也不知道胡有顏怎么忽悠,很快他就在宿舍里拉起了一個牌局,把胡歡的撫恤金拿了當賭資,在賭桌上笑的輕松自如,不知道有多開心,似乎完全不把兒子的死放在心頭了。

到了傍晚,胡有顏贏了一點點的錢,就豪邁的請諸位同學去吃飯。

只是臨出去前,他說要上個廁所,把錢給了蕭劍僧,讓他先帶人去,這一趟廁所,胡有顏直接就上的沒人了,直到大家吃飯回來,都沒有見到這位胡歡同學的爸爸。

胡有顏下了出租車,摸了摸腰間的手槍,忽然露出一個賭桌上練出來的笑容,非常的真誠,而且還有點親切,低聲說道:“嚴苓色老師不肯說,但人吧!只要上了賭桌,就什么話都藏不住,連爹媽都壓的上去。”

“這群孩子也不知道,究竟上的是什么學?居然好幾個人都藏了手槍,虧得他們有這個玩意,不然我還真沒膽子來給兒子報仇。”

一場牌局,天魔凌家的大多數消息,胡有顏已經了然于胸。

他摸了摸懷里的手槍,忽然就冒出騰騰的殺氣,直接闖入了凌家訂的酒店。酒店的服務員見到這個形象有些古怪的客人,還想攔一下,胡有顏隨手彈開一張房卡,笑瞇瞇的跟服務員錯身而過。

胡歡的賭術都是他老子教的,從來往的客人身上弄到一張房卡,對胡有顏來說,就跟賭桌上贏錢一樣簡單。

他都不用打聽,就憑著少年時代為了聽骰子練出的耳力,從房門外走過,就能知道里頭的人在干什么。

胡有顏要替兒子報仇。


在搜索引擎輸入 仙狐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仙狐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仙狐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